未分類

曾浩這次很順利倒下降到地面,這才鬆了一口氣,從新整理了下凌亂的頭髮,這才大踏步走向了昊虛城的方向。

昊虛城雖然大,可人口明顯不多,加上本島的修士幾呼都居住在了城中,更是顯得昊虛城冷清的一面。

也正是如此,曾浩毫不費勁,只是較上身份水晶後,更成功進入到了昊虛城中。 「那麼各位誰願意帶兩小隊打先鋒試探一下它們?」

聽到這話坐在長桌旁邊的幾位副將都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看著莫里亞蒂。沒有人不想打這個頭陣,因為這場戰不僅簡單,而且說不定先鋒過去后就什麼都不剩了,如果不能得到點什麼好處,他們不就白來一趟了?

主將莫里亞蒂也很難為,這樣的事情交給他們誰都不好,不然就讓他們一起去好了。

什麼戰術不戰術的,莫里亞蒂根本就沒有想過,他根本就不覺得這些魔物和亞人會抵抗他們的軍隊。

「你們每人帶上一百人從不同方向進攻吧,還是老規矩,出發!」莫里亞蒂一拍桌子,其他副將瞬間站起身來行了個軍禮,從衣架上拿下自己的帽子和佩劍從帳篷內出去了。

……


躲在書閣的卡娜發現,無論從哪個角落都有地下城的居民等待,每每對上它們期待的雙眼她都忍不住心尖一顫。

她發現自己走不了的同時,內心的天平也漸漸移向了它們。幫幫它們吧,它們已經走投無路了。這樣的聲音在她心裡出現的越來越頻繁。

實際上卡娜如果真的要走,它們也不會怎麼樣。高等魔物本來就不會管這樣的事情,更何況是別人領地的事情。

它們不喜歡管自己領地的事情但更不喜歡別人管自己領地的事情,如果管了,就等於挑釁對方。

一般沒有仇怨,它們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但是現在,卡娜不得不做出最後地決斷。

「地下城最有話語權的是誰?」卡娜再次把守在外面的卡菲曼和哥布林叫進來詢問。

「地下城中獨立的中等魔物有阿克森、小桑托斯、薇薇安、司提尼。族群亞人長老有豹人族族長、狐人族族長、獅人族族長。」卡菲曼搶在哥布林之前一口氣說完。

卡娜聽著這些名字從耳朵里過,其實一個都沒記住,她微微一笑,「麻煩你把它們都請來吧,我們就這次危機開一個小小的會議。」

「是。」卡菲曼應下,它一點都不擔心它們會拒絕,只怕有些居民已經逃走了,「如果找不到……」

「那就把能找來的都找來,找不來的也不用一直找。告訴地下城的居民一聲,讓看見它的轉告它這個消息。」

卡菲曼走後哥布林眼巴巴的看著卡娜,生怕卡娜把它忘了。

「那就麻煩你調查一下最近地下城內許多居民莫名自殺的原因了。」卡娜轉頭吩咐哥布林。

哥布林一愣,顯然沒明白這個命令的意義在哪裡。自殺自然是因為活不下去了,活不下去了自然是生活出現了巨大困難……這有什麼好查的?不對不對,大人的命令肯定不會這麼簡單,我都能想到的事情大人肯定不會想不到。

卡娜見哥布林還在眼巴巴地看著她,頓時覺得自己是不是太難為它了?

想了想她決定再給它點提示,「原因要詳細記錄,這幾天接觸的人和物也要問清楚,自殺的地點等等,如果你還不明白就把它們死前一個月每天發生的事情一一打聽清楚。多找幾個人來做,儘快把調查結果拿給我。」

哥布林用它漿糊大腦終於理清了點思緒,迷迷糊糊走出了書閣。對啊!這件事不一定它來做,多找幾個人交給它們不就好了!不得不說,哥布林還是想得太簡單了,當一群哥布林圍著它問東問西,問的它頭昏腦漲的時候,它對有著簡單工作的卡菲曼產生了深深的怨念。

接下來就該提升自己的實力了,卡娜走進實驗室,巫醫和休吉恩已經完成了魔葯的最後實驗。

巫醫把最後的試驗單交給卡娜,老老實實站在一邊,從外表看一點都不像給地下城帶來混亂的罪魁禍首。

試驗單上的每一個單詞卡娜都認識,但合在一起她就看不懂了,只能明白魔葯已經沒有太大的副作用了。

卡娜把試驗單放到桌子上問:「魔葯還有幾管?」

休吉恩把最後幾管魔葯端了過來,沙啞著嗓音說:「還有三管。」


卡娜仰著頭看眼前的人,身上的深綠色已經變為了淺綠色,之前飽滿的水泡也變得有些乾癟,味道也沒有之前那麼難以入鼻了。

看來這個巫醫還是有點本事的嘛。

只是不知道這管魔葯副作用有多強,休吉恩肯定是不能再試藥了,那她上哪再找個人類來試藥?

卡娜接過剩下的三管魔葯道:「你們這幾天辛苦了,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會讓人給你們準備一頓豐盛的晚餐和沐浴用的清水。」

這話聽在兩個人的耳朵里各有一番意思,巫醫是覺得女巫交給它的任務完成了鬆了一口氣,臉上儘是喜氣洋洋。而休吉恩本身對魔物就有所偏見,聽見這話還以為卡娜要殺人滅口,頓覺五雷轟頂,臉色煞白。

他一下撲倒在卡娜的腳邊放聲大哭,卡娜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抖了抖手,端著的魔葯差點沒拿穩,她的眼皮跳了跳,俯看在地上撒潑的休吉恩。

「你這是做什麼?」

休吉恩哭得泣不成聲,卡娜也懶得猜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就道:「你要不想休息就繼續工作吧,研究點用在武器裝備上的魔葯。」

休吉恩的哭聲戛然而止,掛著淚珠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卡娜,直到把卡娜看得渾身不自在。

卡娜甩甩袖子,掙脫開休吉恩的桎梏,有些狼狽地離開了。


巫醫在旁邊看的有一點暈,不知道這兩個人在打什麼啞謎。經過這點時間的相處,它看他並不是那種研究狂啊?怎麼一說讓他繼續研究新品種的魔葯就立刻喜笑顏開了呢?

巫醫簡單的思維方式,是理解不了人類思維的彎彎繞繞。

終於,不用死了。休吉恩一臉慶幸地癱坐在地上。

卡娜回到書閣,還沒等到去叫人的卡菲曼回來,卻等到了在外巡邏的一隻哥布林帶回來的不好消息。

「大人、大人……不好了!人類軍隊打過來了!」一隻哥布林連滾帶爬地沖了進來。

卡娜的屁股剛要沾到椅子,聽到這話又猛地站了起來,「我們的人能抵擋多久?」

哥布林站在那裡哆嗦著說不出話來。

卡娜顯然是高估了地下城軍隊的水準,那就是一群散民,披上鎧甲裝裝樣子還行。一遇上真正的軍隊,不用開打,全部嚇得四散而逃,抵抗?那是不可能存在的,除非有更高層次的魔物在場地施壓。

她閉了閉眼接著問:「打到哪裡了?」

哥布林的頭更低了,「還有五十米就挖到地下城了……」

「五十米?!五十米你們現在才來報告!」卡娜跌回椅子上,腦子一熱一股怒氣上涌,順手抓起桌子上的杯子就扔了過去。

杯子在哥布林的腳下碎成兩半,它嚇得一下跪在了破碎的杯子上,額頭上疼出了一頭汗也不敢吭一聲。

摔完這個杯子以後,卡娜覺得氣順了不少,頭腦也冷靜了下來,「你出去吧。」

現在發火也沒有用了,想得辦法儘力保住地下城。

想了想,卡娜又把正在哆哆嗦嗦往外退的哥布林叫住了,「等等。」


哥布林再次嚇得一抖,以為自己的日子就要到頭了,眼睛里蓄滿了淚水。

「讓它們都在地下城內藏好,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出來。」卡娜想起書閣內之前存放魔核的地下城核心,雖然現在看上去已經老化了,但經過這幾天她的研究,也許還是能發揮一點作用。

「好好。」哥布林見卡娜有了決斷,開心的不行,也顧不得膝蓋上跪出的傷口,一蹦一跳的就跑出去報信了。

卡娜走出去,看到摔碎的杯子上匯聚的黏稠血液,一股愧疚升上心頭。她最近真的是被這些哥布林寵壞了,不僅對她有求必應,還對她的壞脾氣無限包容……

難過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卡娜就丟掉壞情緒再次開始調整地下城核心。

之前她已經把核心所有老化不能運轉的零件換掉了,也組裝成與原來最接近的樣子了,為什麼還是不能恢復到書上所說的功能呢?

如果地下城核心能成功運轉起來,不要說人類的一千軍團,就是十萬大軍她也不怵。

想著想著,卡娜手下的動作又快了幾分。

核心啟動起來,周圍的紅色玫瑰花一朵一朵亮起,卡娜忍不住有些心疼。這些染紅玫瑰花的紅色液體可是她花費了許多功夫讓人收集的專門用來啟動地下城設施的魔力。

以前惡魔深淵還沒有被堵死的時候,這些能量都是由惡魔深淵源源不斷地供給,現在已經沒有惡魔深淵了,也就再也不會有惡魔深淵供給的魔力流出,卡娜收集的深淵魔力,都是很久之前留下來的,用完就真的沒有了。

深淵魔力才是魔幻大陸真正的不可再生資源。

地下城核心的六朵玫瑰全部亮起,卡娜檢查沒有出現問題后,拿出吸收了魔核的賢者之筆,輕輕放在被五朵小玫瑰包圍的大玫瑰上。 卡娜把賢者之筆輕輕放在被五朵小玫瑰包圍的大玫瑰上,溝通每朵玫瑰花的線條在一瞬間亮地驚人。

連接玫瑰花的魔法陣和賢者之筆在刺眼的光芒中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整個地下城全方位的投影圖和一個立體的控制台。

卡娜有些驚地合不攏嘴,這可不像是魔法大陸倒像是未來世界小說里那種高科技了!

在地下城內的立體投影中還有代表各種地下城居民的各種小人模型,這些小人模型打眼一看形態非常模糊,除了顏色難以辨別它們的身份,但是它們各處的比例極盡真實。

卡娜用力地看這些小模型,心道:要是能放大就好了。

她剛這樣一想,正仔細看著的那個模具就放大了。

這是,人類?

卡娜再次意動,那個模具也再次放大。

她的手指從他的頭頂滑下,沒有任何亞人的特徵,確實是人類。

已經攻到這裡了嗎?

她的手指又隨著他前進的路線滑動。

一個、兩個、三個……九個、十個。卡娜挨個數了數,一共十人,且這些人前後不過十米左右的距離。

再用餘光一掃,距離他們最近的地下城居民要麼跑了要麼早就躲起來了,這些人類軍隊如入無人之境。

仔細看看,他們的嘴巴在動,不知道說著什麼。

「這裡看上去這麼高級,應該也能聽見聲音吧?」卡娜不確定地在周圍找來找去。

操控台上的按鍵密密麻麻,標誌符號大都模糊不清,即使能看清楚,也不一定能知道它們表示的意思。

但她並沒有放棄,因為她終於明白之前那些書上說的地下城核心的控制台是什麼了,那上面也有如何使用地下城核心的入門技法。

沒錯,地下城核心的使用相當複雜,對操控者的熟練度要求也很高。

就像現代學習開車,沒有人一上來就會,都需要不斷地練習,熟悉如何操作使用。

卡娜翻出被她因為看不懂而一氣之下墊桌角的那幾本書,找到了操作台的使用教學。

雖然操作台與書上畫的並不完全一樣,但是畢竟大同小異,對比一下相同的地方還是能用的。


卡娜深吸一口氣,根據書上的標識,打開場景音量並不困難,她很快就調節好了音量的大小,然後又找到附近並不能使這些人類致命的陷阱。

但是因為她操作不熟練,只對著書上照辦,每次一個人類士兵過去后陷阱才啟動,所以屢屢失敗。

「怎麼回事?」一個剛剛走過一個陷阱的士兵奇怪地看向身後。

在那個士兵身後十米左右的另一個士兵一臉嚴肅地回答:「剛剛在你走過的地方出現了裂口,我懷疑是地下城以前設置的陷阱,只是長時間不用,陷阱的感應裝置已經老化了,所以在你踩上去的第一時間就沒有啟動。」

「你說說,這地下城都荒廢這麼久了,上面怎麼還讓我們來?走了這大半天了,一件值錢的東西都沒看見,就連陷阱都老化了,實在是太沒意思了!」那個剛剛走過陷阱的士兵不僅不覺得后怕,反而覺得這裡無趣。

他身後的那名士兵一陣沉默,他並不認同他的話,先不說有沒有值錢的東西,在戰場上只要不危險,能順利地活下去,他們這樣的小兵就應該謝天謝地了。

前面那個士兵見他不說話也沒再自討沒趣,畢竟他們是不一樣的,又能有多少共同語言呢?

隨著他們往地下城中心接近,地下城的其它方位也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人類士兵。

地下城就如同腐朽的木桶,只要使用,水就越漏越多。

卡娜看著補都補不完的漏洞頭上汗也越來越多,僅僅靠她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阻擋住人類軍隊,即使這些人類軍隊進攻的毫無章法。

而且,地下城魔核早已失去深淵魔力,現在是依靠賢者之筆才能勉強啟動起來地下城核心,估計過不了多久就無法再使用了。

經過幾分鐘的陷阱操作,她終於碰上了一次,成功的把那十個最接近地下城核心的士兵關在了地牢內。

當然,這也跟卡娜經常不成功,他們失去了警戒心有莫大的關係,如果他們時刻保持警惕,這次能不能成功就是另一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