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最終,一陣閃爍之後,形成了一個男子。

美男子。

通體白皙,柔弱中帶着一種另類的剛強,眉眼間自帶一種淡然清雅。

就算是最有承受能力的色魔,見到這副酮體也會忍不住別過頭去臉紅心跳。

男子伸手一招,四周靜止的世界中,幾片樹葉柔順的飄了過來,在他身邊微微旋轉了一下,便化作一身俊朗的長袍,彷彿女子的輕撫般,飄落在他的身上,將一切美好包裹了進去。

他輕輕伸出如玉般的赤足,還沒落下,整個人就到了百米之外,但卻讓人一點沒有‘快速’的感覺,反而覺得緩慢而優雅。

……

王昃很鬱悶。

他這輩子最怕的,就是跟超級大帥哥站在一起,比如‘帥哥’就懂得這點,所以每次跟王昃出席‘重要場合’,他都是很自覺的低着頭,生怕別人看到他。

而現在面前這位,不但高高仰着頭,還有一種奇怪的眼神盯着他,在王昃眼睛,這絕對是‘蔑視’了。

“操!長得帥了不起啊?長成這個樣子的,八九不離十的就是個同性戀!”

王昃咬牙切齒的吼着。

這個奇帥無比的男子出現太突兀,時機也太玄妙。

而就在這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裏,王昃祭出的世界之力頓了一下。

僅僅是這麼一下,就改變了三個人的命運。

一個是王昃,世界之力消失了,混沌再次回到小世界的周圍充當兩個世界之間的屏障。

一個是黑色霧氣,它渾身就剩下一點點的黑霧,卻在這時撿回了一條命。

另一個便是金甲男子,他還沒等反應過來,或者說心中還在思索王昃離開前說的那句話,就突然腦袋一痛,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而此時的他卻又擡起了自己的手掌,用力的握了兩下,又伸了伸自己的腿,活動了一下關節,臉上浮現出一股仇恨以及瘋狂。

那美男子微微一笑,絕對傾城,讓王昃也忍不住弄了一個大紅臉。

“同性戀是什麼?呵呵,這個世界有太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了,變化太大,我真希望你可以給我好好講講。”

王昃嘴角抽了一下,強笑這問道:“那個……我跟你很熟?”

“呵呵,熟到算不上,只是你得了我一見寶物,然後卻忘記了我們的約定,甚至還在剛纔故意躲開我,算是忘恩負義吧。” 不管劉備是第幾次進出襄陽城,百姓們總會歡送歡迎,這次也不例外,一番熱鬧之後,回到花明樓,樓下酒桌坐無虛席,客房走道男女成對,袁尚依然感覺整棟大樓空蕩蕩的,他需要換身沒有風塵痕迹的衣裳去見劉琦,告訴他一個好壞滲半的消息。

「公子,這是大喬姑娘讓我轉交給你的,她讓回襄陽后才交給你!」史阿磨磨嘰嘰地走進卧室,從懷裡掏出一封黃色封皮的信件來。

袁尚心頭一陣狂喜,看來大喬並不是滿懷怨言地離去,她心裡啥都清楚,自己這麼做都是為了她。

只是等到拆開信封時,他才意識到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內頁最後面的署名竟然是一個封塵以久的名字,一時間又牽扯出另外一個女人,那個曾令自己反覆難眠於無數個夜晚的初戀,她,怎麼會突然寫信過來?

一個對自己毫無愛意的女人能寫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想到這裡,他不禁將信放下。

小飛行 不對,是不是大喬看了這封信,才沒有留下任何多餘的離別贈言,一句我等你,裡面包含著太多信息,不知是好是壞,這會讓大敵當前的袁尚心神不寧。

他又拿起信封,仔細查看封皮間的粘接處,看來是他多心了,以大喬的修養,就算信件內容擺在她面前,都不會多看一眼,她絕不會為了滿足內心的好奇而去偷窺別人的隱私,無論那個好奇心有多大。

既然再次拿起,他便初略掃過一遍,卻意外的發現這是一封飽含情真意切的書信,如果真是她本人所寫,那麼,自己之前的預見和感知並不是痴心妄想,只是這封信來的太晚了。

「我不會離開荊州的,對不起!」袁尚很想拈筆回信,告訴那位身在北方像當年他牽挂她一樣牽挂著自己的人,此時置身事外,不僅意味著放棄雙重身份,只怕連普通的生意人都做不下去,人一但失去信用,便不再是人。

可惜這是一封有來無回的信,送信的是誰,通過什麼渠道,大喬又是如何拿到手的,都是迷,袁尚也不敢有這樣的奢望,他只知道,有一段很深的感情付出,意外收到回報,這便是命運弄人之處。

「馬車備好了么?」袁尚匆匆將信丟到火盆之中,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荊州從事在和曹氏家庭一位舉足輕重的女人通信,那樣會帶來無數麻煩。

「準備好了,可乘五人,內置火盆,密封得也很好!」史阿辦事向來嚴謹,這一點和趙雲如出一轍。

數日不見,劉琦整個人蒼老了許多,從盼望劉備的接見,到祈求除劉琮和蔡夫人兩人之外的人能夠與自己聊上幾句,失去存在感的人對時間沒有什麼感覺,能見到袁尚,他心存感激,不管來人抱著何種目的。

「長公子,最近可好?」不知道劉備有沒有指使下人苛扣他們的伙食,但從面相上來看,削廋了不少,袁尚決定在出城之前請他們下館子好好吃頓飽飯。

「一切都好,都好!」當所有希望變成奢望,全身的鬥志都被消磨乾淨,不再指望荊州舊臣想起還有這麼一位主子,他只想過清閑安逸的生活,僅此而已。

「難得還有人想起我們母子三人來!」面黃飢廋的蔡夫人抬起疲倦不堪的眼皮,幾日不見,她對袁尚有了新的認識。

「最近荊州不太平,曹軍已經攻佔樊城,馬上便要發兵襄陽,我們都在作戰鬥準備,所以沒來看望你們!」袁尚這麼說,並不是想澄清劉備沒有見他們的原因,而是借著戰事的危機感,幫助他們做出決定。

「難怪好久不見皇叔!」劉琮自言自語。

「他雖沒有來,卻囑託我將你們送至安全的地方,襄陽若是被曹軍圍困,到時想出去都出不去!」三人當中,劉琮的神情最為驚恐,他畢竟沒有經過大的戰事,對戰爭的恐慌非常濃烈。

「這是我們的家,我們哪都不去,要死也要死在州牧府!」蔡夫人頻繁的眨眼,暗中又輕推了劉琦一把,看來在她眼裡,當務之急並不是保住性命。

紅玫瑰的誘惑 「我們在又能怎樣,能保得住荊州嘛,你就別再添亂,一切按皇叔的安排行事吧!」劉琦何曾不明白袁尚傳達的什麼意思,明白又如何,現在自己說啥都不算,能暫時保住性命,已經很不錯了,想多了只會帶來更多不必要的災禍。

被兒子當著外人的面慫回,蔡夫人不是滋味,但又無言以對,只好默不作聲。

「皇叔認為哪裡比較安全呢?」當劉表決定將荊州讓於劉備的時候,他心裡非常清楚,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如果換作是曹操,母子三人不見得有這般好下場。

「按最壞的打算,襄陽若守不住,曹軍下一步便會順勢攻取江陵,他們會派出分支奪取荊南四郡,主力則沿江而下,直取江夏,也就是說目前來看,荊州境內江夏是他們的最後一站,相對最為安全!」想要說服對方,需要從全局分析。

「袁公子說得很有道理,那我們便按皇叔的意思,前往江夏郡!」江夏是劉備部曲控制的地方,萬一有什麼動靜荊州舊部反應不及,這符合對方的利益,按這樣理解,劉備暫時還不想要他們的性命,只想嚴密監視而已,劉琦想到這裡便爽快的答應下來。

「既然長公子同意,現在便煩請準備一下隨身攜帶之物,馬車就在府外恭候!」說這話的時候袁尚明顯感到自己臉上火辣辣的,如此行徑和包租婆有何區別,叫人家搬走,片刻不得停留。

三人對望一眼,顯然是新主人想讓他們即刻離開,若是再不走,只怕收拾東西的機會也沒有了。

「稍等!」蔡夫人被劉琦剛才那一慫,識相多了,她低眉回了聲,拉著劉琮往卧房走去,劉琦看著他們離去,朝袁尚微微一笑,他能帶的似乎都在身上了。

「天氣寒冷,長公子不帶點厚曖的棉衣么?」袁尚反倒有些詫異,難道劉琦窮到連件衣服都沒有了么。

「袁公子,我聽說你在荊州的做得筆大生意,難道請我這位荊襄長公子吃頓飯,買幾件厚衣裳的錢都捨不得花么?」劉琦朝他探來詭秘的笑容,以他的聰明,不會不知道袁尚是在故意攏絡他,既然是攏絡,做為一個商人,決不會空手而來。

「呵呵!」兩相視而笑,都知道對方不是傻子。 ?王昃眼皮狂抖。[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也許是因爲當面見到人,也許是因爲對方長得太帥讓他忽略了其他感受,也許是對方收斂了原本的氣息。

所以讓王昃並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來,這人便是那黑石之中封印的大能!

“你……你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樣吶……”

“哦?”美男子輕笑道:“那在你想象中,我該是個什麼模樣吶?”

帝少的清純小妻 王昃撓了撓額頭,又擺弄着手指說道:“應該……更老一些?或者……更嚇人一些?面目猙獰什麼的?”

“呵呵,很抱歉讓你失望了,我們精靈族天生都有一副好皮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而且我也無意改變,這樣很好。”

“是,是挺好的。”

王昃心中憤恨,果然是精靈吶!

倩影隨行 也是,除了精靈之外,又有誰能擁有多餘的精靈球吶?

“你……那個你是怎麼出來的吶?”

“呵呵,你問這個啊?其實這還要感謝你吶,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弄驅動混沌之力,但這確實是救了我一次。”

“原來是……咳咳……這樣啊,那你不怪我剛纔不去跟你打招呼了?其實你要理解,我也不知道自己有能力救你的。”

精靈美男子輕笑道:“這我知道啊,我之所以沒有馬上殺了你,正是因爲剛纔我在探索你的力量吶,果然是沒有任何能威脅到我的吶。”

王昃眼睛猛地瞪圓了:“那個……別啊!你這算忘恩負義啊!再說了,憑什麼啊?沒有理由啊,我們沒有任何交集,爲什麼你產生要殺了這種一點都不靠譜的想法?”

精靈美男子緩緩搖了搖頭,更正道:“不,我不是要殺掉現在的你,而是要殺掉‘曾經’的你,當初你背叛了與精靈族的盟約,背地偷襲將我封印在困神石中。”

王昃連忙擺手道:“不不不!您老絕對是認錯人了,我!我叫王昃,現在不過二十幾歲,跟你們那個時代一毛錢關係都沒有,真的!你要找的人在那邊,你看你看,不過是樣子跟我有點像罷了,所以您老絕對是認錯人了!”

精靈美男子卻連看都不看一眼,笑着說道:“你看,你還是那麼的卑鄙無恥,真的是跟當年一模一樣吶。”

“這……我這……我冤枉吶!~”

王昃苦惱的蹲在了地方,表情是一副有理說不清黃泥進褲襠的悲催。

精靈美男子笑道:“你真的不需要狡辯了,因爲就在剛剛,我在這空氣之中感受到了一絲曾經我們精靈族的氣息,這就表示我送給你的那個精靈球已經被你給孵化出來的,而整個天地間唯一能做到這點的,就是曾經的你吶,你看,當初我給你時,你都很開心的接受了,都不知道那是我的一種試探吶。”

精靈美男子話音剛落,突然頭部上揚,偏向一個方向。

而就在原位置,一道青色光芒一閃而過。

正是王昃的青弘。

精靈美男搖頭笑着,看着閃身後退,一臉警惕的王昃說道:“你看,你真的還是一眼的模樣,連這種偷襲手段都未曾變過,在別人認爲最不可能的時間,突然出手,而你手中的寶劍,真的是連我都不敢硬接吶,當真是精靈族的剋星吶。”

王昃眼皮再次一抖,恨聲道:“不管我曾經什麼什麼的,現在我就是我,我就是天朝的王昃,這個世界的一個普通人而已,想着一輩子過着平靜的生活,讓這個世界繼續延續下去,不停的跟你們這些瘋狂的人鬥爭的人,僅此而已!”

手中法決不斷,王昃不停的試圖提高自己的力量。

但……類似自殺的行徑轟碎小世界的混沌屏障,又哪裏是沒有一絲代價的?

任何力量,都沒有辦法順利的使出,但話又說回來,即便是能正常使用,又能如何?

精靈美男子伸手輕輕一揮,兩人身下千米遠的海水突然沸騰起來,一道驚天水柱直接衝了上來,彷彿一條電閃雷鳴。

正如百樹仙子說的一樣,精靈族果然是主要藉助自然之力的種族,所以纔會後期被神靈和龍族壓制啊。

這自然力量再強,也是借的,他本身那些強大的力量卻不用,這不是浪費嗎?

王昃纔不會好心的提醒對方,直接身形一躍,大笑着相反方向急衝。

但……他想錯了。

世界,自然,本就是最接近的。

而自然之力,也只僅次於世界之力的強大,這一點從亙古到現在,從未改變過。

一滴水珠,僅僅是一滴水珠,碰到了王昃的腳底,卻直接從腳心穿了進去,又從大腿內側擊出,要不是王昃反應快,就會瞬間被它擊破了腦袋!

王昃是什麼身體?那是即便導彈來炸,也不會損傷一點的半神之體,可到如今竟然連一滴水珠都抵擋不住了?

但一瞬間他就恍然了。

自己是半神之體,說來好笑,僅僅是‘半神’,而對方,卻必然是衆神時代的頂點的人物啊!

畢竟,打敗他的人,還需要使用‘偷襲’的,還只能封印而不是殺死。

億萬年時光的黑石封印,女神大人這種強大的存在都變得如此之弱,而這精靈卻依然如此之強,那麼他曾經的力量究竟會強大到何種的境界?

水龍襲來,王昃感覺到了絕望。

他早就知道,如果某一天跟這個黑石封印中的存在單挑,肯定是被秒殺的局面,沒想到今天就成爲現實了。

“媽的,我是真討厭自己的未卜先知啊……”

索性閉上了眼睛,他想在最後的這一點點時間裏,看看小世界裏面,看看那些讓他魂牽夢繞的人,感受一下那個最重要的人,曾經待過的地方。

可就正在這時。

另一道水龍憑空而來,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先前那水龍之上。

一陣水花飛騰,將王昃擊打的千瘡百孔,但他確實是得救了。

呆了一下,王昃猛地轉頭,就看百樹仙子正御空而來,一瞬間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扭頭看向他,眼中……竟然是一片奇怪的依戀光彩。

就像女兒看向自己的父親。

“你保護了我億萬年,今天,便換我來保護你。”

說着,百樹仙子突然咧嘴一笑,彷彿一個撒嬌的小姑娘,吐了一下舌頭,說道:“看女兒我大展神威吧!”

猛地雙腳蹬空,百樹仙子流星一樣向精靈美男衝去。

王昃整個人都懵了,他終於明白了些什麼,那些百樹仙子所講的故事,那個‘帥哥’,那種驕橫,那種……在危急關頭義無反顧的用生命來救他們。

他身體一抖,渾身無力的癱軟在那裏,呆呆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某些懷疑,在這一局話之間,全部變成了該死的現實!

精靈美男子看着正在靠近的百樹仙子,眉頭第一次皺了起來,俊美的臉龐瞬間變得猙獰。

“哼!原來是你這個小雜種,你就如同你的母親一樣,一樣是廢物,一樣是叛徒,一樣的水性楊花!”

百樹仙子身體在空中停了下來,冷聲說道:“精靈王,我最後一次喊你一聲王,自從你將我的母親下嫁人類,我便不屬於精靈,自從你將我一巴掌打到大殿外面,我便不再是精靈,那時我才五歲啊!

不過我感謝你,如果不是你這樣做,那麼我便永遠也能人,僅僅是……帶着一點混血的人。

我乾爹說的很對,他說……混血的人,纔是最美的!”

百樹仙子猛然張開四肢,噗噗幾聲,身上突然出現幾個不大的傷口,而從傷口之中,無數的枝葉從裏面飛了出來。

翠綠,鮮嫩,瞬間鋪滿了天地,而在其中的百樹仙子,美麗的……彷彿聖母一般。

精靈王眼睛先是一亮,隨即又是憤怒,幾乎咬牙切齒道:“好,好,很好!沒想到世代精靈都想得到的世界之樹的力量,竟然被你一個雜種得到了,很好!”

世界之樹,僅僅一根樹枝,便孕育出整個神靈一族。

精靈族世代守護,卻不能得到一絲一毫的益處。

傳說,僅僅是傳說,世界之樹的每一根枝條的盡頭,都貫穿連接孕育着一個獨立的世界。

它無比的強大、偉大,但卻又無比的脆弱。

以至於在最終,被精靈王親手以天火燒燬!

得不到的,便毀了它吧,這……就是這個精靈王,世代精靈中最強大存在的性格!

噌!~

一把長劍,巨大的跟身體一般大的長劍,出現在精靈王的手中。

劍,殺人利器,統治之證。

精靈的武器!

輕輕一揮,精靈王面前的空間突然‘消失’了,變成一道漆黑無比的黑色空間。

世界……被切開了!

而那切口,便是黑洞。

劍氣一樣的黑洞,緩慢的飛向前方,正好撞在百樹仙子那些枝條之上。

瞬間的破碎,無情的粉末。

百樹仙子眉頭一皺,猛地一聲嬌喝,一捧海水從水面升騰而起,落在枝葉上,瞬間扭纏在一起,變成一把樹枝組成的長劍。

想那黑洞擊去。

兩個人,都在使用着連自己的身體都不能承受的力量。

精靈之力,本就是這種雙刃劍,他們能最大限度的藉助,藉助那些本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即便在他們如此衰弱的現在。

枝條破碎,如同扔進絞肉機的一片樹葉。

零散的擴散到天地之間。

而此時……王昃痛苦的捂住腦袋,豆大的汗珠從下顎滴落。

“我該怎麼辦,我能怎麼辦……” 「荊州水軍大都督蔡瑁晉見大漢丞相!」營門森嚴的曹軍大營,十步一哨五步一崗,蔡瑁的名號從轅門一直吼到曹操的中軍大帳,兩列士兵同時將頭扭向蔡瑁,能夠讓丞相如此禮遇的人長得哪般模樣,曹兵們都想看得真切,免不了向他學習升遷之道。

蔡瑁得意洋洋的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他自然不會透露給這些蝦兵蟹將,他是靠出賣主子,帶隊投降換來的榮譽。

他甚至都沒將曹操帳中兩側的眾將放在眼裡,十萬荊州水軍,相當於曹操南征全部人馬的四分之一,這份量只怕是大帳之內的任何人的功績都無法與之比擬的。

「蔡德珪,吾盼你盼之如朝露,今日總算得見,不枉老夫一番苦等!」曹操見蔡瑁踏入帳內,果然氣宇軒昂,急切從座上站起,上來拉扯蔡瑁的手掌。

「參見丞相!」沒想到橫遭世人沫罵的曹操果真不堪入目,身材矮小不說,相貌醜陋,五官似乎也不正,但是一股無形的威嚴表露無疑,這讓蔡瑁感覺到眼前這位絕對是奇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