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最重要的是自己身處這南陵道人的陣法之中,自己處在了下風,若是對戰,自己未必能逆轉。

“林琪,你回去吧!巫祝那兒,老朽定會前去拜訪!”南陵道人面不改色道。

“你···好!好的很啊!!你庇護的了一時,莫非還能庇護他一世?”林琪再次冷聲喝道,隨即便轉身離去。

白毅看得出這林琪一臉的不甘與憤怒之情,但是不管如何自己得救了,在看向南陵道人臉上的蒼白之色,也緩和了不少。

“小子,初見你之時,你的修爲也就歸一境一二重天,如今已然歸一境八重天!不得不說,你確實有修煉的天賦,至於你剛剛說你是某位高人的身外化身,老朽本是半信半疑,但是救下了你之後,老朽就已然知道此事是假的了!

這修爲不俗,還機智無比,放眼整個四重天,你已然是佼佼者了!”南陵道人一臉欣慰的看向白毅,此刻的他已然知曉得罪了巫祝,既然如此,不如將所有的希望全部寄託在這白毅身上,待白毅突破到通融境之時,南陵道人相信足以與巫祝交談了。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白毅立馬感謝道,更是對這南陵道人行了一禮。

“恩,服下此丹!此丹乃是老朽花了數十年的時間煉製而成,吃了它,不僅可以恢復傷勢,甚至還能突破到歸一境九重天!!”

“什麼?這是什麼丹藥居然還能有如此藥效?”白毅暗自一驚,但是他細細一想,看出了一絲倪端,如今這南陵道人爲了自己得罪了巫祝,那麼自己與這南陵道人已經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了,這南陵道人對自己好,那也是事出有因,自己只有變的更強,才能對面以後的敵人。

白毅深深的再次看了一眼南陵道人,隨即便再次行了一禮,便將這丹藥吃下,這一口吞下,白毅只覺渾身燥熱,一股股極爲純厚的靈力從這丹藥之中暴發而出,融入自己的五臟六腑,直至每一塊肌肉,每一個細胞。

“啊!!!”白毅頓時仰天大叫,渾身上下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氣息,這歸一境八重天的修爲,瞬間突破,直至歸一境八重天巔峯,差一步便可達到歸一境九重天!!

“恩?服了老朽煉製的丹藥,居然還未突破,這小子究竟是有多深的底蘊啊!這一步,老朽圓了你!”南陵道人猛吸了一口氣,隨即再次一掌拍向白毅,這是在傳道啊!

這南陵道人居然將自己的一身武道神通全部傳給了白毅,種種神通,種種修爲,一一浮現在白毅的腦海之中,白毅只覺頭疼欲裂,更是連連大喊,白毅的體內此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歸一境九重天給我破!!!”白毅再次大聲喝道,一臉的亢奮之情,他知道這歸一境共有九重天,這越往後越難突破,放眼整個四重天,歸一境的修士一抓一大把,但是歸一境九重天的修士,人人皆知,這些修士都是突破到通融境的驕子修士。

可是伴隨着白毅的一身大喊,白毅渾身上下再次爆發出一道道恐怖的氣息,隨即便聽到一身轟響,白毅的修爲從歸一境八重天順利的突破到歸一境九重天了!!!

緊握起雙手,骨骼之間發出咔咔聲響,一股恐怖而充實的力量從白毅的體內爆發而出,白毅感到了不一樣,感到了無比的充實!!果然這歸一境九重天的自己更加強悍。

“南陵道人從今日開始,您就是吾師!您這一身神通全部傳承給了我,只要我突破到通融境,那麼放眼整個四重天,何人也不懼!!”白毅看向南陵道人,再次行了一禮,這南陵大人已然一臉蒼白,氣喘吁吁。

“行了,你離去吧!好自爲之!老朽還要休息片刻!”南陵道人緩緩而道,便轉身離去。

白毅點了點頭,心中很已然一片明朗,隨即便再次行了一次大禮,便化作一條長虹向着前方疾馳而去。

這南陵道人與林琪對戰的過程之中,白毅看明白了不少的東西,在南陵道人將武道神通傳給爲自己之後,白毅便知曉這整個南陵山就是南陵道人煉製的一件兵器,待走出這南陵山之後,白毅門人感應到身體之中好似短了一絲連接一般。

“嘣嘣嘣!!!”

就在白毅走出這南陵山之後,便感到不遠處傳來一陣陣轟鳴,這遠遠一看,只見紅旗招展、鞭炮齊鳴,人山人海!

“莫非這四重天之中又發生了大事?”白毅心中詫異,要知道自己不久前再被林琪追殺,這林琪更是散播了整個四重天,那麼四重天必定每一個修士都知曉,但是在這強敵面前還能如此鎮定,舉辦這等行事,那麼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這家族後臺極爲強大!一個巫祝還不足以撼動!!

“閒來無事,剛好溜一圈!”白毅看向遠處,便向這前方疾馳而去。

片刻之後,白毅看見這人山人海之中,數千位修士全部圍着一個平臺,在這平臺之上站着一位中年修士,這修士身穿棕色衣衫,一副邊角寫着一個蘇字!

在看向四周,在這平臺周圍,做着的修士皆是前輩,衣衫也都有一個蘇字!

“各位道友也都知道今日是我蘇家招婿的日子!但凡是能進入我蘇家的修士,日後必定前程似錦,衣食無憂啊!

但是想要成爲我蘇家的上門女婿,還要看實力才行!今年依舊是往年的規矩,通融境的老鬼一律不給參與,這機會呢都留給歸一境的修士!哪怕你歸一境九重天也可以站在此地,接受我蘇家的考覈,只要我們認準,那麼你就可以成爲我蘇家的上門女婿!!

當然了,也有很多修士是爲了金聖丹而來,此丹也可以作爲等換條件!給予此丹,但是要履行條約,守護我蘇家一人十年······”

“金聖丹?”白毅聽到這話,輕咦了一聲,隨即來了一絲興趣,隨後在往前擠了擠,聽到四周的修士紛紛議論。

“這金聖丹傳聞只要吃下一粒,便能立馬突破一層修爲啊!”

“可不是嘛!這丹藥極爲珍貴,乃是這蘇家的大名煉丹師煉製而成!我如今停留在歸一境七重天已然數十年,若能吃下此丹,我必定能突破到歸一境八重天!!”

“哈哈哈,這上門女婿遠遠不如這金聖丹的誘惑大!”

“但是這蘇家的要求極高,無論是想成爲這上門女婿,或者想這這金聖丹都不容易啊!”

“這蘇家對於修士的戰力有着極高的要求!一般歸一境的修士無法通過這蘇家的考覈!”

“······”

“金聖丹!!蘇家!!!”白毅心中再次默唸了一下,臉上浮起一絲濃郁的興趣。

就在這時,一個修士走了上去,成爲了第一個考覈者,白毅略微看了一下這修士乃是一個歸一境七重天的修士,已達到歸一境七重天巔峯之境,可以說距離八重天只有一步之遙!

白毅一眼就看出了這修士的想法,必定也是衝着金聖丹而去的,只要自己修煉突破到歸一境八重天,那麼在服用這丹藥,那麼自己必定可以突破修爲,達到歸一境九重天的地步!

這修爲的突破,遠遠比上門女婿要好得多啊! 陸豐匆匆跑出陸家寨,對寨子門口一個賊眉鼠眼的碎空境修士恭敬地說道:「海隊長,今天不是還沒到收靈石的時候嗎?你怎麼就過來了?」

「我今天不是來收靈石的,趕緊把你們陸家寨所有的人都給我叫出來,我要一個一個查!」海隊長瞟了陸豐一眼,帶著一股傲氣和鄙夷。

陸豐立即拿出一個空間戒指塞過去,討好地說道:「海隊長,這裡是我們陸家寨今年要交的靈石。孝敬你的那份也在裡面。你對我們陸家寨熟的不能再熟了,要不就免了吧?正好你也省事。」

「別跟我來這套!」海隊長一把將陸豐的手推開,「我今天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立即把人給我叫出來。我要一個一個查!」

陸豐無法,只能讓整個陸家寨的修士都到外面去集合。

楊恆聽到兩人的對話,肯定那個海隊長就是沖著他而來的。

他呆在陣法里也不敢輕舉妄動,等著對方離開。海隊長只是無妄境的修為,想要發現他根本是不可能的。

沒多久,陸家寨沒外出的一百多個修士全都聚集在了一起。

海隊長將陸家每個修士都仔細打量了一下,神識也在陸家寨一遍遍掃過,最終沒發現異常。

他正想帶人離開,陸甄突然站了出來,指著楊恆住的房間喊道:「海隊長,我們陸家寨還有一個人沒出來,他就躲在那個房間里。」

「什麼?」海隊長勃然大怒,對陸豐喝道:「你既然敢騙我?」說完就朝著楊恆的房間衝去。

王八蛋,我跟你無冤無仇,你居然要陷害我!

楊恆咬牙切齒罵了一句,立即從房子中走了出去。

「你不是陸家寨人?為什麼要躲在裡面?趕緊將你的身份玉牌給我拿出來!」海隊長有毫無商量的語氣喝道。

「你剛剛是說讓陸家寨的人出來,我不是陸家寨的,自然沒必要出來。」楊恆已經打算把海隊長几個修士殺掉,然後趕緊離開這裡,要不然肯定會連累到陸家寨。

「別跟我廢話,趕緊把玉牌拿出來。要不然就把你當成外來修士帶走!」海隊長目光乍冷,身上的氣勢狂暴無比。


陸豐和陸韻兩人看到這個情況,面面相覷。

城主府以前很少到他們這裡查身份,楊恆突然出現之後,海隊長馬上帶人過來,這件事肯定不是巧合。城主府的目標,很可能就是破虛境的楊恆。

陸韻轉頭朝著陸甄看去,對方正一臉得意地看著她,氣得她只能是狠狠的跺了跺腳。

陸豐知道這件事很肯定會連累到陸家寨,他朝旁邊幾個老者使了個眼色,快速走到海隊長旁邊說道:「他的玉牌可能沒帶在身上,我現在馬上讓他去拿,你們到裡面去歇歇吧!」

海隊長狐疑地看了陸豐一眼,心裡知道這次肯定釣到大魚了。但是周圍的氣氛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好像有什麼陰謀。

他的眼珠子轉了幾圈,嘴臉一變,說道:「你們陸家寨在這裡紮根也很多年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我先到其他寨子去看看,等我回來的時候再過來。」

說完他又對楊恆呵斥道:「趕緊去把玉牌給我拿過來,要不然就把你當外來修士帶走!」

海隊長態度的突然轉變,讓陸豐愣了一下,也放棄了開始的想法,目送對方離開陸家寨。

「好了,沒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陸豐說完把楊恆拉進房間,說道:「那個老狐狸很可能是回去找幫手去了。現在不管你是去是留,我們陸家寨都已經脫不了關係了。」

「我現在就出去把他們幾個給殺了,然後離開這裡,你們來個死無對證就行了!」楊恆覺得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要不然,不僅他的情況危險,陸家寨也要被牽連。

「你只是破虛境,能殺他們三個?」陸豐失聲問道。

「現在不是能不能殺的問題,是必須要殺了。」楊恆擔心對方走遠,立即從房間沖了出去。

他走到門口,看到一道白影從前面飄了過來,一個和陸韻長得有些像的女修從遠處飛了過來。

楊恆肯定這個就是陸韻的姐姐陸瑤。

「我大孫女回來了,你趕緊過來。說不定她有辦法!」陸豐馬上就把楊恆給叫住。

陸瑤柳眉微微一蹙,問道:「爺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豐見楊恆沒說話,遂將事情的始末說了一遍。

陸瑤的眉頭已經完全擰到了一起,時不時用憎恨的眼神朝著楊恆看去。

楊恆知道陸瑤是奇謨宗的弟子,奇謨宗是中州的一個八級宗門,也算一個大勢力。

他沒有理會陸瑤的態度,等著對方幫他想到辦法。

大勢力的弟子知道的肯定更多,說不定會有其他的辦法。要不然他只能再次追上去殺了海隊長他們幾個。

「瑤兒,你看能不能幫他想下辦法。再怎麼說他也救了你的妹妹和弟弟。我們不能就這樣不管。」陸豐說完后,急切地問道。

陸瑤倒也沒廢話,很乾脆地對楊恆說道:「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陸家寨吧。我可以把我師傅叫過來,他們可能不會為難我們陸家寨。現在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想,除非你是一個九級宗師。」

「即使我是一個九級宗師,他們也會知道我的身份,那不是自投羅網嗎?」楊恆疑惑問道。

「我師傅在流陌城還有些關係,她可以用奇謨宗弟子的身份,說你的玉牌丟了。讓對方直接幫你辦理一個身份,不會引起懷疑的。」

陸瑤說完,語氣一變,有些不屑地回道:「跟你說這些也沒用,你只是破虛境修為,不可能會是一個九級宗師的。」

楊恆倒是不在乎對方的態度,心裡在考慮該不該相信對方的話。

如果對方說的是假,把他騙到了流陌城,他就等於是羊入虎口了。

陸瑤看到楊恆遲遲沒有動作,拿出一件尊級上品法寶,「這件事我們陸家寨也沒辦法幫你了。這件法寶就當我謝謝你救了我的妹妹和弟弟。你趁他們還沒有過來,趕緊離開吧。」

陸豐看到這件法寶,突然變得目瞪口呆,結巴說道:「瑤兒,這件法寶不是你師傅送給你的嗎?你自己都只有一件,如果你送給他了,那你…」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不妥,轉頭對楊恆說道:「其實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們整個陸家寨的人,也只有瑤兒有一件尊級上品法寶,所以…」 “卡戎師父,請問漫雪城的議事廳在哪裏?”星雲問道,聽說這裏是由議會的幾大長老共和議事,這裏既沒有被封王,也沒有城守,雖然這裏屬於龍之國,但實際上是完全自治。

“哦,對了,你們是要遊說各城組建聯合軍,不過怕要讓你們失望了,因爲這裏根本沒有軍隊那種東西。”

“什麼!”星雲等人驚呼起來。


“嗯,沒有錯,在十幾年前這裏就已經取消了騎士制度,也解散了軍隊,僅保留少數騎士維護治安穩定。”卡戎說道。

“怎麼可能,什麼叫做取消騎士制度?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撒隆尖聲叫道,彷彿聽到了什麼難以置信難以理解的話。

“就是說這座城沒有自己的城牆,你們進來的時候不也是看到了。”卡戎鄭重其事地說道。

星雲他們互相看看,確實進來的時候沒有城牆,但也不至於號稱五大城邦的漫雪城連自己的軍事力量都沒有吧。

“那麼漫雪城要怎麼保護自己?”星雲問道。


卡戎說:“漫雪城位於龍之國的最南側,再往南便是綿延的山脈、沼地,西邊則有龍之脊,東邊是大海,北邊是龍都,可以說是龍國的腹地,完全沒有任何隱患,所以要軍隊也沒有什麼作用。”

星雲他們仔細一想確實如此,“可是就算這樣,也不至於連一點軍事力量都沒有吧。”夜幽說道。

“以前是有幾萬軍隊,可是隨着制度的改變也被削減,現在也只有三四千的士兵以維護治安。”

“那我們不是白來了。”星雲一臉的沮喪,玄冰城已經失利,現在漫雪城又無兵無將,難道蒼天真的要讓碎葉城永遠飄零,真的要讓獸族踐踏這大好河山。

“也不是完全沒有,畢竟這裏是漫雪城,如果長老會開啓‘臨戰機制’隨時可以組建出一支軍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