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最重要的是,蘇慕還總是不停地說他年紀小,給他找借口,弄得他那點自責的心理,全都變成了厭煩。

他知道她經歷得多,可那又怎麼樣呢,就算再強大,不也還是要哭著喊著求他對她好一點嗎?所以這樣的話,就可以證明他也很厲害了吧,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夠讓她低下頭,放下面子,不要自尊的啊。

所以控制住了這一點,她就永遠都不會離開他了,他就永遠會高她一等,不用被她的年紀壓制著了。

很久以後凌楓想起自己曾經竟然有這種想法的時候,他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與此同時,也覺得十分後悔。

或許真的就像蘇慕所說的,她用光了她所有的耐心和期望,所有的感情和未來,就只是為了陪他一個青春的叛逆期。他終於成熟了,終於明白那些道理了,也終於知道要去照顧她了。

可是她卻走了。

他曾經試圖彌補過那些遺憾,也曾經無數次地幻想過兩個人結婚生子,卻從來沒有一天想過,她會有真的放棄他的那天。他一直以為最困難的日子都熬過來了,那就沒有什麼能阻攔他們的了。可是當最後他發現,原來最困難的日子,不是和她每天都吵架、每天都要聽她講道理的日子,而是每一天都在後悔失去她的日子。

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在那種時候總是想要去傷害她,總是想要去做那些挑戰她底線的事情。有時候自己回想起來他都覺得,蘇慕能熬到那個程度,也真的是很不容易,他這樣差勁的一個人,卻總是覺得錯都在她,肆意踐踏著她的感情,又覺得這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

所以,可能從此以後,都不會再有這樣一個人能像她一樣愛他了吧。

因為再也不會有這樣一個女人,能夠受到她這樣多的傷害了。

她確實教會了他很多東西,從溫柔到忠誠,從體貼到偏愛。那些曾經她想要的一切,現在他都學會了。

可以後她會被別人保護得很好,再也不需要他了。他也會用這些去愛別人,會比以前對她好上一百倍。

可這些人,都不是她了。

蘇慕可是喜歡極了店裡的這些東西,眼看著那些髮飾和小配件,她恨不得全都買下來,於是她有點後悔,為什麼自己沒穿漢服來,可轉念一想,要是真想穿,免不得兩個人要吵架,也就只得做罷了,連帶著她連想買這些的心都沒有了,把反覆看了好幾遍的包也放了下來。

說實話,蘇慕很少有一樣東西拿起來反覆看的,所以凌楓其實已經做好了掏錢的準備了,卻沒想到蘇慕竟然又把它放了下來,扯著凌楓就出去了。

凌楓覺得十分神奇,他實在是沒搞懂蘇慕怎麼突然一下就變了態度,整個人看起來這麼低落,他很想帶蘇慕回去,把包給她買下來,但是蘇慕一直阻攔,就說要去看看別的。

爭執無果,凌楓就和蘇慕又繼續逛了一會兒,眼見著能逛的都逛完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兩個人就回去了酒店。

或許是這一天都在走的緣故,蘇慕覺得有些累,不過她還是很想趁著月色去外灘逛逛,可是凌楓點了外賣,吃完之後就躺進了被窩,沒有再打算出門的意思了。

蘇慕向來不喜歡把這些話說出口,她更希望的是凌楓能夠主動去了解她,去考慮和照顧她。然而遺憾的是,這一點,從開始到很久以後,凌楓都沒有做到過,甚至還拒絕得理直氣壯,完全補承認自己究竟有哪裡沒有做好。 第二天一早起來之後,凌楓領著蘇慕去了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上海博物館。

蘇慕一直不知道凌楓究竟對什麼東西感興趣,有的時候她甚至感覺,在某些方面,凌楓的認知簡直是一片空白。或許是之前有關的職業習慣,讓蘇慕在這種時候總是想要去了解凌楓的家人對他的教育方式,希望能夠藉此去更加了解凌楓整個人的性格和行為習慣。

當蘇慕如此冷靜的考慮這件事情的時候,她其實是覺得很害怕的。因為在大多數的情況下,能讓蘇慕有這種感覺的,都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她不想承認凌楓在性格上有什麼缺陷,就像她也不想承認,自己在有些時候有的癥狀和習慣,與抑鬱症的癥狀完全一致。

她曾經和樂多以及未央他們討論過類似的問題,那個時候他們都勸她,讓她不要太敏感。但是後來發生的事情多了,別說是蘇慕了,就連他們都覺察出來了那些不對的地方,於是他們開始紛紛要求蘇慕分手。

可蘇慕沒有。

也不知道應該說蘇慕是天真還是怎樣,她一開始總是覺得,她是可以讓凌楓變好的。也許凌楓的家庭教育給他樹立起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思想,讓人無法接受,但是既然他說愛她,那麼在潛移默化之間,她相信她肯定能讓他做出改變。她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但是越到後來她越發現,其實自己這個觀點從一開始就存在一個重大的問題。

他沒愛她過,從始至終,都沒有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用心愛過她。

沒有這一點做保證,她什麼都做不到。

可她明白的太晚了。

兩個人在博物館外面拍了很久的隊才進去,蘇慕興高采烈地一間展廳一間展廳地看著,偶爾還要蹭一下別人的講解,而凌楓就在一旁跟著她,像個小跟班一樣,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感興趣。

蘇慕一開始注意力都在這些文物上,並沒有注意到凌楓的反應,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一下就失去了所有的興緻,但是她知道她這個時候不能有任何的表現,不然的話,兩個人肯定是要鬧不愉快的。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最主要的是,蘇慕可不想因為這件事情而影響到她接下來所有的行程。

於是蘇慕以累了為理由,回答了凌楓的疑問,然後帶著他離開了博物館。

這對於蘇慕來說是有點遺憾的,但是好在她還出現在了這博物館里,相對於根本完全去不上了的外灘和東方之珠以及迪士尼來說,已經算是好上很多了。

其實蘇慕來上海,最想去的就是博物館和迪士尼,其他地方來不來倒是真的無所謂,可是迪士尼因為時間的關係,再加上蘇慕總覺得凌楓不願意和她一起去,所以就並沒有去上。就連接下來他們兩個人去的蠟像館,凌楓都是百般的不願。

他說因為價格太貴。

蘇慕不知道凌楓究竟是怎樣想的,才會說出這樣一個理由來。她雖然從來都不在意給凌楓花錢,但是她很在意,凌楓和她計較錢的問題。她完全不覺得凌楓這樣做是想給她省錢,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完全不必要用這樣的態度,他眉宇間的那種抗拒,根本就掩飾不住,結合他所有的表現,在蘇慕看來,就是十分抗拒和蘇慕一起,卻又不好意思說出來。

蘇慕不知道這樣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如果是這個樣子,一開始為什麼要說來這裡呢?如果什麼都不想做,那留在杭州不好嗎?如果留在杭州也不願意,那可以都在蘇州啊,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把所有的事情都變得如此不愉快呢?

蘇慕不知道答案,也不想知道答案了,她只是堅持著要去,如果凌楓不同意的話,可以在外面等他,或者他想去做什麼都可以。凌楓當然不可能同意這樣,左右商討無果之後,他還是選擇了妥協。

可蘇慕並沒有高興起來。

在很多事情上,凌楓都抱有這種態度。 隱婚小甜妻:大叔,我不約 他始終覺得,只要自己道歉了,蘇慕就應該解聘他,只要他示弱了,蘇慕就應該給他個台階,只要他妥協了,蘇慕就應該高興。了是這個世界沒有這樣的定律,就像「對不起」不會換來原諒一樣,他做的那些事情,除了傷害蘇慕更深之外,沒有起到任何緩和他們關係的作用。

蘇慕經常希望凌楓能夠好好考慮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她不是不可以接受分手,她可以,她沒有纏著他不放,甚至於在後期對她來說,原諒他都會變成她的一場噩夢。她希望凌楓能夠坦誠,她不害怕真相,她只是想聽一句實話,說他不愛她也好,說他沒辦法對她好也罷,就只是一句實話而已。可每次說到這裡的時候,凌楓就總會反問她,她有哪裡不愛她。

有哪裡不愛她嗎?

請問在不停地和女孩子聯繫的時候有愛她嗎? 上官,別跑! 在選擇欺騙的時候有愛她嗎?在被揭穿了謊言第一反應就是否認然後把責任都推到她身上的時候有愛她嗎?在她被傷害到難以承受的地步,整個人變得越來越糟糕的時候,他嫌棄她,罵她,然後晾著她去和別的女人聯繫的時候有愛她嗎?

如果這一點,也都是愛的話,那愛到底是什麼啊?

既然都已經這樣了,那為什麼還一定要堅持在一起呢?

在邁進蠟像館的那一刻,蘇慕滿腦子都是這個問題。她很想哭,卻只能強忍著,為了不讓凌楓發現,還要裝作很開心的樣子。

因為這裡有她最愛的鋼鐵俠,也有她最愛的盜墓筆記,她就算再難過,也不能表現出難過的樣子,再惹來凌楓的一頓埋怨。

花了那麼多錢,還看到了她喜歡的人物,她再鬧彆扭,再耍性子,那就都是她的不對了,和他可沒有半點關係。

等到順利地把所有的展品都看完之後,他們兩個人就按照之前的計劃,一起去了周杰倫的咖啡店。 如果說起年少時最深刻的記憶是什麼,那對於蘇慕來說,除了在暑假裡還早早上六點爬起來,只為了看一上午的《仙劍奇俠傳》,就剩下小學畢業那年,從早一直聽到晚的《七里香》了。

周杰倫剛剛火起來的時候,蘇慕還是個只會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的一個孩子,她幾乎很少與外界接觸,每天除了上學,就只會躲在自己的家裡,看書或者看電視。她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也很少和朋友們出門玩耍,整個人看起來靦腆而又有些自閉,除非有人願意主動走進她的世界,不然她從來不會去主動接近別人。

在這樣的環境下,蘇慕很少會追求什麼流行,掰開指頭算一算,她做過的和他們那個時候的學生一樣的事情,大概就是抄歌詞了。

而她收藏的歌詞本里的歌,基本上都是林俊傑、SHE以及周杰倫。

而周杰倫,算是讓蘇慕對國風感興趣的最大的一個原因了。所以來上海的話,她當然是很想去他開的店去看看。

就好像在懷念所有改變開始的起點一樣。

他們兩個人都有對方不知的過去,只有零零散散的碎片,拼湊不出來完整的故事。更為重要的是,凌楓說的那些話,蘇慕根本分辨不出來真假,所以說是對他的過去一無所知,也未嘗不可。

她有那麼一瞬間,恨自己的直白,也恨自己的毫無保留,或許正是因為這樣,才給了凌楓無數次傷害她的機會,讓他覺得她始終都會等他,無論他做了什麼樣的事情。

因為沒有什麼胃口的緣故,蘇慕依舊吃得很少。

事實上,早在這個時候,有些事情就已經初露端倪了。但是這種預兆實在是太過普通,只是好像把日常生活里會發生的事情重複了很多遍,放大了影響程度而已,根本無法讓人察覺。哪怕人有本能的恐懼,會在恐懼中放大所有的細節,也不會注意到這些。

有些時候蘇慕也會想,如果自己能夠早一點發現這些異常,或許就可以避免很多事情,但是很多劫難都是不可避免的,就像蘇慕明知道凌楓並不值得託付,卻還是一而再再二三的選擇原諒一樣。

凌楓這一次並沒有強迫蘇慕吃些什麼,或許是因為他們兩個點的都不是主菜,在他眼裡都屬於零食,吃不吃無所謂,也可能是因為他早就習慣了蘇慕的這種情況,已經完全喪失了想要管她的想法。反正他自己覺得吃飽了之後就準備離開這裡,並沒有問過蘇慕還有沒有想要再呆一會兒的想法。

因為時間還來得及,所以出來了之後,他們兩個人選擇了去看一場電影。這是蘇慕最喜歡的活動,所以她欣然答應,但是這最近上映的電影兩個人都看過了,就只能挑一部他們兩個人都想再看一遍的電影去看。

這本來是一件好事,可就在去電影院的路上,他們兩個人出現了問題。

這是他們兩個人在出門之後,第一次吵架。

對於蘇慕來講,她積壓的委屈已經夠多了,她一直忍著讓著,就是希望能夠給這場旅行留下一個完美的過程可以回憶。所以哪怕她覺得自己受了再多的委屈,她都沒有想要吵架。可是凌楓似乎從來不會考慮這些問題,他始終認為是蘇慕在無理取鬧,始終認為就是他對蘇慕太好,把蘇慕慣出了毛病,所以才會造成現在這個局面。

很久以後他們兩個依舊因為同樣的事情吵了架,而這一次,凌楓並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想法,直截了當地把這句話說了出來。蘇慕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眼淚毫無徵兆地就開始往下掉,然後一字一句地問他,他究竟有哪裡對她好,讓他一件一件、清清楚楚地說出來。

可凌楓說不出來。

他怎麼可能說得出來呢?

從頭至尾,他都沒有真心對待過蘇慕,那些所謂的情話和所謂的照顧,都是停留在表面的虛偽的假象。他以為這樣就可以騙過他自己,也騙過蘇慕,可蘇慕比他還清楚,他的騙局有多麼拙劣。他能欺騙她這麼久,完全是因為,她以為他能讓他改變。

只可惜,一直到最後,這個道理,他都沒有弄懂。

一個人不可能平白就對另一個人失望的,這是必然,可凌楓卻從來不肯承認,蘇慕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因為他,他也不承認蘇慕對她所有一切的指責。他把那些都圈成是蘇慕對他的冤枉,也一直以為,蘇慕的失望都只是一時氣急。所以他毫無壓力,他把和其他女人聯繫當作理所應當,他把對她的冷漠當成讓她消氣的方式,他從來不覺得蘇慕會離開他,所以他在做這些的時候明目張胆,覺得只要蘇慕不說,就可以當作這些事情都沒有發生。

可怎麼可能會當做沒有發生過?

那些哭著醒來的清晨,那些因為難過而整夜無法入睡的夜晚,那些見證她想要死去的每一個瞬間,都在不停得提醒蘇慕,凌楓根本就不愛她。

她不敢忘。

即便她忘了,她身上留下的所有傷痕都會不停地提醒她,那些曾經有過的回憶。

就連那條在上海她獨自走過的街道,獨自逛過的商店都會提醒她,在那個陌生的城市裡,凌楓放開了她的手,任由她消失在人海當中。

就因為他篤定了她會自己回來,她不需要哄,哄她只是白費力氣,一切都是她的無理取鬧造成的。

可蘇慕從來都不是個會無理取鬧的人。

所有熟識蘇慕的人都可以證明這一點。

而他們也可以證明,他根本不配得到蘇慕的喜歡。

但他們不會去做。

因為他們知道,蘇慕不會同意他們插手她的感情。

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做了,蘇慕會更加厭惡自己,厭惡自己處理問題不夠妥當,給他們帶來那麼多的麻煩。

可儘管如此,他們仍然覺得,比蘇慕更加覺得,凌楓不配蘇慕的這些喜歡。 那個晚上回去酒店之後,蘇慕一直在哭,也是第一次當著凌楓的面,給樂多打了電話,說要回家。

她沒有在電話里多說多少,哪怕到現在,她也極力剋制,剋制自己不把他們之間的這些事情,說給她的朋友們聽。哪怕她的朋友們都能猜到,凌楓這樣的年紀會對她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她也當他們猜不到一樣,努力維持著他的面子。

也算是在維持她自己的面子。

蘇慕一直這樣覺得,無論怎樣,兩個人的不堪的那些事情,都不應該公諸於眾,這也算是互相給了對方面子。包括在寫兩個人的回憶錄的時候,她以為她會寫一部甜甜的愛情故事,留給以後回憶,結果沒想到,卻成了一部她描寫她悲慘經歷的苦情書。每次她自己看到這些時候,她都難以想象,一向自詡對她寵愛有加的男人能夠做出這些事情,同時她又想問問凌楓,究竟是有多愛她,才會對她做出這些事情。

可他始終也不承認,甚至連改過的勇氣都沒有。他只會說不想分手,只會說他也不知道,只會說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卻半個字都沒有說過他能改,他會改,他愛她,也願意為了他去做任何事情。

那一個晚上,蘇慕覺得出奇的累,一往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全都湧上了心頭,好像一瞬間就擊潰了她所有的堅持。她沉沉地睡了過去,眼淚不知道在臉上掛了多久的時間,等到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她顯得出奇的平靜。

她收拾東西,查車票信息,等到把一切做完的時候,凌楓才幽幽轉醒。

「老婆,你還在生氣嗎?」

凌楓沒搞清狀況,以為蘇慕只是在準備出去玩,所以就問了一句。

一往這種時候,他知道,只要自己稍微示一下弱,蘇慕就會開始哭,然後說一遍自己多委屈,指責他兩句就好了。

悍妻當家:娘子,輕點打 這種事情已經重複過無數遍了,他連蘇慕會說什麼都清楚得不行,所以他根本就不在意。可是這一次,蘇慕好像沒有聽見他的話一樣,還在不停地收拾。

眼見著蘇慕不理他,凌楓也有些生氣。他扯了扯頭髮,低聲咒罵了一句,然後有些暴躁地起身,大聲喊了一句:

「你到底要幹什麼?你鬧夠了沒有,一晚上了還因為這點小事生氣嗎?有什麼好氣的,你一天到晚的作什麼啊,給你慣的毛病是不是?神經病!」

換做以往,蘇慕聽到這話,一定會暴躁地還擊回去,和他大吵一架,可這一次,她一句話都沒有說,甚至於手下的動作,也沒有因為凌楓的話而停下過。

可這樣的反常,並沒有引起凌楓的注意,他沉浸在一種莫名的煩躁里,眼見著蘇慕這樣,他從床上一躍而起,兩步走到蘇慕面前,強勢地將蘇慕扯到了床上。

「你到底要幹什麼,有完沒有了?」

「我昨晚就說過了今天會走。」

蘇慕的聲音是一種鮮有的平靜,平靜到好像沒有一點感情。凌楓聽到這句話,有那麼一瞬間的晃神,但這並沒有讓他的態度做出任何改變。

所以後來蘇慕說他從來也不曾為他改變過,也沒有說錯什麼,他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想寵愛蘇慕的時候就粘著,霸佔了她之後哪怕不喜歡了也想要掌握佔有她的權利。他從來就只憑自己的喜好做事,從來沒有過一次,考慮過蘇慕的感受。

所以蘇慕說凌楓沒有愛過她,也算是事實,他就只愛他自己,從頭至尾,只愛他自己。並且以為愛他的人就應該和他一樣,只愛他。

不能愛自己。

蘇慕一直不想承認這件事情,她也想過,這是因為凌楓年紀太小,不懂得什麼叫責任,所以才會這樣。可是後來她發現,她越縱容,凌楓就越過分,完全不會覺得,她不再縱容他了,就是她的錯誤。

於是她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恨過自己的寬容和心軟。

凌楓也說不出自己怎麼回事,以前蘇慕吵架的時候,她吵他覺得煩,現在她不吵了,他也覺得她很煩,煩得讓他一點都忍受不了。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於是儘管蘇慕的聲音很低了,他依舊還是對她大吼:

「沒完了是嗎?讓你走了嗎?你他媽自己能走到哪去?」

「昨天也是我自己,我也走了,一往都是我自己,我也走了。沒有你我從來都可以,是你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

凌楓最煩的就是這件事情,在他眼裡,蘇慕這個樣子,根本做什麼事都不行,可是她從來不願意承認這些事情,還總要擺出一副什麼她自己什麼都可以的樣子,真的讓人覺得很煩。

她總是想要讓他承認錯誤,那她呢?為什麼她的錯誤她從來都不願意承認呢?

就因為她年紀大嗎?

這都是什麼道理?

凌楓越想這些越不開心,對蘇慕的態度也越來越差,蘇慕什麼也沒說,眼淚卻是挺不住開始一顆一顆往下掉。

她不想哭,她也根本沒必要哭,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哭些什麼,像是在哭自己的委屈,又像是在哭他們已經逐漸消失的感情。

終於要消失殆盡了嗎?她努力想要維持的感情,都沒有想要維持一輩子,仍然連幾個月都挺不過去嗎?

蘇慕一哭,凌楓心裡就覺得更煩了。

以前蘇慕哭的時候,他會覺得特別心疼,可是後來蘇慕越哭越多,他就開始覺得,蘇慕實在是有些太任性了一些。他好像做什麼都不對,好像每做一件事情都會惹她不開心,他真的已經很努力地想要對她好了,怎麼她就不知道滿足呢?

他年紀本來就還小啊,她想要的那麼多,他怎麼可能做到呢?這不是在強人所難嗎?一開始她肯給他時間,那為什麼現在她不願意給了?

就這麼不想好好在一起嗎?都說過以後要娶她了,為什麼不能多給他一點時間呢? 「我說過了,我沒讓你走,你就是不能走。」

凌楓把這句話說完,就強勢地把蘇慕壓在了身下。蘇慕自然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並沒有反抗,甚至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或許等他發泄夠了,她就可以走了。

她半點沒有想要再和他在一起的想法了,他們兩個人走到今天這一步,不是她變了,也不是凌楓變了,而是那些被虛偽所遮掩的現實,在交往中逐漸恢復了本質。她不能否認凌楓是愛她的,因為他對待她的態度,有很多時候都和對待他家長的態度類似,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他把她當成了最親近的人的表現,雖然她不喜歡這種方式,但總不能因此就一票否決他的付出。

只是他們兩個不夠合適而已。

她曾經嘗試過努力接受他表達愛意的方式,但她越包容越理解,他帶給她的傷害就越多。她自己本身就存在很多問題,儘管承受能力已經讓人覺得很厲害了,可到底還是有限的。成年人的世界比凌楓想象的要複雜的多,他以為他和家裡人一起面對的那些就已經是成人的世界了,那完全沒有蘇慕說的那樣累,但是事實上,沒有真正的活在這樣的世界里,他是永遠也不會懂的。所以他並不明白,為什麼在自己面前蘇慕會這樣的幼稚,也並不明白,蘇慕為什麼總是看起來極其狼狽,什麼都做不好。

當然,他也不會知道,他面前的蘇慕,和其他所有認識蘇慕的人,都不一樣。

蘇慕曾經以為他會懂,就算現在不會,耳濡目染,也總會有懂的一天,後來她突然發現,他在他爸媽身邊呆了這麼久都沒有變,又怎麼可能會因為她做出任何一點改變呢?更何況,現在看來,他在她身上已經找不到什麼新鮮感了,那他怎麼可能再繼續對她好了呢?

她不能否認他喜歡她,但是喜歡的程度和喜歡的東西,都是她不能保證的,既然看不到未來和希望,那麼又何必在意這些東西呢。

她已經不想再去猜了。

事實上,別說蘇慕不知道凌楓究竟是怎麼想的,就連凌楓自己,有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甚至於每當蘇慕問他是不是愛她的時候,他都想問問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經不愛蘇慕了。

選擇題實在是太難做了,他根本不知道答案是什麼,每一次進入蘇慕身體的時候他都覺得自己是愛她的,是想對她好的,甚至是想把所有自己能給的一切都給她的,可是脫離開這樣的環境之後,和蘇慕在一起他真的覺得很累也很煩,她做的每一件事情似乎都不能讓他覺得滿意,他感覺不到她有任何一點愛他的地方,甚至於他覺得,對她來說,他就好像一個累贅一樣,完全找不到任何存在的意義。

不是的,不應該是這樣的,怎麼可以變成這樣呢?

一開始在一起的時候,他是多麼想要保護她啊,他想讓她覺得快樂,他想讓她覺得幸福,想要把她從所有的難過和悲傷當中解救出來,怎麼現在就變成這樣了?

他到底有哪裡做得不夠好啊?又到底有哪裡做得不對?為什麼她就不能多容忍他呢?

凌楓想到這裡,身下的動作就越發顯得狠厲起來,可是蘇慕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就只是用力地閉著眼睛,好像正在做的這件事情,是她的恥辱一樣。

凌楓完全不能忍受蘇慕這樣的姿態,他狠狠地握住了蘇慕的下巴,強迫她睜開眼睛看向自己,並且一遍一遍地吼著她讓她叫出聲來,可是蘇慕依舊什麼都沒有做,甚至連一滴眼淚都沒有。

她那樣愛哭的人,受了那麼一點點委屈地人,在這種時候卻連半顆眼淚都不掉。

憑什麼?

看著蘇慕這個樣子,凌楓有那麼一瞬間,心底晃過了一絲挫敗感。他停下了動作,覆在了蘇慕的身上,壓著她,很久之後,才輕輕地說了一句「對不起」。

蘇慕知道,凌楓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對不起,也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是哪裡做得不對,讓她產生了這種感覺,他向來以為只要說了「對不起」就能夠得到蘇慕的原諒,就好像以前,哪怕吵得不可開交,把她傷害得只想逃跑的時候,他說一句對不起,她就能回來一樣。

那一個瞬間蘇慕突然覺得自己特別廉價,那些自卑一點點地侵襲進了她的四肢百骸,她毫無控制地哭了出來,卻並沒有像凌楓想的一樣,只是發泄她那些所謂的委屈。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裡,蘇慕流過的眼淚,其實都不是因為生氣,也不是因為委屈,而是因為,她知道,自己的這段感情,終於要畫上句號了,她每哭一次,距離這場馬拉松的終點就更近一分,可是凌楓卻全然並不知情。

或許不是他不知情,而是對他來說,分手這件事由蘇慕說出來的話,他就會走得毫無負擔,也不會一直生活在自責和後悔里,哪怕日後他明白了這些道理,他也不用去承擔,是因為他的不懂事才會讓他們兩個分手的這個責任。

他害怕,他害怕自己有一天會後悔,後悔在蘇慕最愛他的時候,對她做了這些殘忍的事情。

哪怕他現在覺得自己很對,他也依舊擔心,等到他真的到了蘇慕的這個年紀,會發現原來蘇慕說的這些,才是真正的道理。

這樣的後果,他怕他承擔不起。

凌楓知道蘇慕在哭,他很想給蘇慕擦掉眼淚,可是他不敢動,這樣冷靜下來之後,他很怕自己一鬆手,蘇慕就會立刻走掉,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根本就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要蘇慕留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