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會長,我們仔細搜索過,這裏除了一些打鬥的痕跡,並沒有發現半個人影,整個城堡空無一人!”一名全身黑甲的傭兵急促的跑過來,衝着羅戰低聲的說道。

“怎麼可能?”羅戰一聲怒吼,暴怒的容顏變得極度的扭曲,“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將人給我找出來!”


黑甲傭兵無奈的離開了,高高的城牆外面,一陣急促而整齊的踏步聲響傳來,一隊銀甲傭兵大步跑進了黑炎城堡內,爲首的正是一臉妖異的水蛇!

“羅戰會長,按照您的要求,赤蠍傭兵團全團趕來協助,請您指派任務,我們絕對服從!”水蛇裝模作樣的衝着羅戰一聲大吼,站的筆直的身軀在銀甲的包裹下,散發出一點點英氣。

羅戰無力的瞥了一眼水蛇,乾癟的嘴脣剛想說些什麼,最終還是無力的搖搖頭,“真的懷疑,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赤蠍傭兵團策劃好的,現在五大傭兵團獨剩你一家,這邊緣地帶,怕是早晚都要落入你的手中!”

水蛇稍稍訝異,裝作一臉茫然的看着羅戰,疑惑道:“什麼情況?不是說松岡滅殺了岩石兵團嗎?我們只是來協助公會剿滅叛賊,沒有其他的意思啊!”

羅戰疑惑的瞥了一眼水蛇,分明從對方的眼瞳中發現一絲極其隱祕的得意,剛想呵斥,一名黑甲傭兵焦急的跑了過來,“稟報會長,有人曾看到松岡一個人慌慌張張的從這裏離開,據說昨夜爆炸聲幾乎沒有斷過,戰鬥十分的慘烈!”

“消息可靠嗎?”羅戰依舊有着一絲疑慮,望着對面的水蛇,低聲的問道。

黑甲傭兵稍稍沉默,“應該不會有假,就是住在山下的老伯,我想他是不敢對我們說謊的!”

“恩!”羅戰輕輕的揮揮手,示意傭兵退去,雙手背在身後,略顯焦急的在院子中踱着步,突然一聲大喝,“發佈公會通緝令,整個邊緣地帶通緝松岡,還有,將消息傳回傭兵城,告知整個傭兵界,出了這麼大的事,捂是捂不住的,想是那混亂的沙漠城,已是第一時間知道了我們這裏的消息!”

身邊站立的傭兵稍稍拱手,下去操辦去了。

水蛇一臉諂媚的望着羅戰,眼角閃過一絲狡黠,“羅會長,那麼我們赤蠍兵團有什麼可以效勞的,對於追捕松岡這件事,我很願意效勞!”

“哼!”羅戰衝着水蛇重重一哼,“恭喜你,依照傭兵界的規定,整個松岡傭兵團和獵虎傭兵團的勢力都歸你了,當然,還有被滅的其餘兩大傭兵團,只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那個胃口吃的下!”

聽到羅戰親口確定,水蛇終於露出潔白的牙齒,“這個就不勞會長大人費心了,我想我會很好的掌控這偌大的邊緣地帶,來啊,迅速打掃戰場,以後這黑炎城堡就改名赤蠍吧,這裏是屬於我們的了!”

眼望着一臉奸笑的水蛇,羅戰的疑慮越來越重,最終還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拂袖遠去。

遠處的房頂上,兩名黑衣潛伏在其上,凌厲的目光緊緊的盯着羅戰遠去的身影,一絲絲殺氣遊蕩在二人的身邊。

“小姐,要不要我去殺了他?”白髮老者一臉認真的望着身邊的女子,眼眸中的殺氣愈顯強盛。

“不行!”黑衣女子微微搖頭,“他畢竟是傭兵界的人,那傭兵界的界主可是火聖強者,輕易得罪他,對我們的計劃沒有半點好處,只要略施手段將他攆出這邊緣地帶即可,無需下殺手!”

“小姐英明!”白髮老者職業性的馬屁依舊不忘,“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黑衣女子一陣沉默,旋即眼中流露出一絲殺氣,“山下的老頭必須滅口,只有死人我纔會徹底放心!”

“還有,讓你安排的事情都辦妥了嗎?”

老者微微點頭,“已經安排妥當,想必他們此刻已經動身,這次,絕對給他致命一擊!”

“希望吧!”黑衣少女一聲輕嘆,“家族中養的廢物多了,也是時候該清減一下了!”

老者一陣訝異,顯然沒有明白少女的意思,剛想開口,黑衣少女的聲音再次傳來,“接下來我會離開一段時間,你立刻趕回家族,通知父親,儘快將三水拍賣行搬入傭兵界,這是咱們第一次依靠自己的實力爭取得來的地盤,不能有絲毫的差池!”

“屬下遵命!”老者恭敬的彎下腰,衝着少女拱拱手,“可是…家族中那些頑固的長老們,不知道會不會支持族長的政策!”

聽到長老二字,少女的眼眸頓時一陣收縮,凌厲的殺氣漂浮在周身,屋頂上的瓦礫片片爆炸,發出砰砰的聲響。

“那些個老傢伙,除了坐享其成,其他的毫無作爲,只會在長老會議上否決這個否決那個,等我的計劃成功實施之後,我敢保證,他們的頭顱將會被懸掛在家族的牌樓上喂蒼蠅!”


感受到少女怨毒的殺氣,老者的身軀微微一顫,旋即眉頭緊皺,“小姐息怒,我想只要族長支持你,相信這件事便會毫無問題,聽說上個月大少爺聯合帝國大王子,舉辦了一場聲勢浩大的狩獵比賽,用的是三水拍賣行的名頭,可是爲家族拉了不少的生意啊,深得那些長老們的歡喜!”

“那個廢物,還是隻會出一些庸俗低劣的招數,大王子心思縝密,爲人八面玲瓏,七竅通透,簡直是一個萬花筒,跟着他混,下場會比死還慘烈!”少女毫不在意的搖搖頭,轉身盯着老者,“水老你放心,跟着我這麼久,我是不會虧待你的,我想明年的家族會議,你就會名正言順的成爲新一代長老,到時候,可別忘了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哦!”

老者的面孔明顯一陣欣喜,抽搐的面龐略顯激動,“屬下感謝小姐重恩,必定以死相報!”

“嗯!”黑衣少女臉帶笑意的點點頭,“趕快回家族吧,替我向父親問聲好!”

“是!”老者感動的擦拭着眼角的淚水,剛剛轉身,肥胖的身軀便頓在屋頂,扭過頭望着少女,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那個…小姐,有件事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望着略顯扭捏的老者,少女的眼中閃過一絲迷茫,旋即淡淡的點點頭,“說吧,再不說可就得等很長一段時間了!”

老者一陣猶豫,終於張開了口,“那個…水蛇是我的親侄子,他也在這傭兵界呆了很長時間了,孩子想家,您看能不能…”

“不能!”還不等老者把話說完,少女便果斷回絕了,鷹一般的雙眼兇光涌動,露出深深的戾氣,“一個毫無用處的廢物,留着他還不如養條狗,要不是看在您老的面子上,我早就一掌拍死他了,還想回帝都,做夢!”

“順便告訴他,再敢提這件事,我閹了他!”

PS:相信看本書的讀者都知道,本書很長,得慢慢看,新書像是嬰兒,得慢慢養,真心求鮮花,收藏,明日上午休息,儘量多碼幾章,最近出差培訓,給大家帶來不便,敬請諒解! 第127章:滅星神箭

高高的天空,團團猶如白霧的雲層,溫和的氣流涌動,下方無數疊欒的山峯,耳邊的風聲呼呼作響,一輪烈日盤旋在頭頂,釋放出耀眼的光芒。

藍焰雕抖動着雙翅不停的在天空中滑翔,寬厚的脊背上,石然一臉茫然的抱着昏迷的俞潔,黑色的瞳孔看不到一絲的光亮。

“唉!”玄奇的嘆息自石然的心底響起,蒼老的聲音帶着幾分沉重的無奈,“小子,你知道我爲什麼讓你來這傭兵界嗎?”

石然一臉麻木的望着天空的烈日,刺眼的光芒照的眼睛微微眯起,“你想讓我成爲傭兵得到磨練,從而迅速的成長起來。”

“嗯,其實你只說對了一半!”玄奇一聲輕嘆,“大戈城的你,就像是一個嬰兒,根本沒有任何自保的能力,可是卻因爲身懷重寶,而得罪龐大的水家,爲了不讓你夭折,我經過深思熟慮才讓你來這傭兵界,因爲這個地方,在整個黑火帝國來說,都算是一個例外,這裏沒有駐紮軍隊,沒有帝國大臣,完全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中之國,雖說帝國也有一定的權限管理這裏,可是因爲這傭兵界界主的原因,一直都未敢動手,而那無所不在的水家,自然也沒能滲透進傭兵界內,所以這個地方對你來說,無異於是最安全的地方,豈料,人生無常,強者的道路註定是不停的殺戮!”

聽到殺戮二字,石然的眼中激射出一道灼熱的光芒,“那個黑暗煉藥師還有松岡,我一定會親手宰殺,替大哥報仇!”

望着石然猙獰的面孔,玄奇並沒有說話,只是微微搖頭,“報仇是早晚的事情,現在的你,最重要的就是提升實力,你以爲憑你昨夜的表現,真的可以對抗那個黑暗煉藥師?若不是蠻荒戒護體,還有紫火靈牌相助,怕是你此時早已變成一具屍體,越級對抗絕對不是靠這些外力輔助,更重要的還是自身的實力!”

石然重重的點點頭,手中閃出一團無比精純的火焰,白色的火焰隨風擺動,顯得特別的璀璨耀眼。

“玄老,我如今的實力已是四星火徒的巔峯,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以突破五星,再加上壓縮本能和幻火丹的作用,徒手對付一名火士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徒手!”玄奇稍稍一愣,臉上的神情十分的愕然,“爲什麼要徒手,有武器不用,你白癡啊,都像你這般,那這個世界也不用煉器師存在了!”


“可是你剛纔不是說不要過於依賴輔助,要靠本身嗎?”

玄奇一陣無語,“話雖如此,我這麼說其實只是想告訴你,這種戰鬥,一旦遇到真正的高手,你會很麻煩,當然,有底牌並不壞,實在不行,打不贏,咱還可以跑嘛!”

“石然,快拉我們上去,這樣被吊着,感覺很不爽啊!”藍焰雕身下的莫雷一聲大吼,聲音中帶着細微的顫抖。

石然一拍腦門,這纔想起被藍焰雕抓着的莫雷和加木,連忙伸出頭去看,可是龐大的鳥背正在急速的移動,眼前都是白色的浮雲,視線受阻,根本無法窺探。

“大哥,你們在忍耐一下,我找個地方停下來!”石然輕輕的拍了拍藍焰雕鬆軟的脖頸,“雕兄,咱們還是找個地方停下來吧,已經飛了很久了!”

“咻!”

極速飛行的藍焰雕一聲尖銳的鳴叫,接着一個俯衝,朝着連綿不絕的山脈飛去。

望着身下湛藍的大雕,石然的眼中閃過一絲欣喜,剛想開口說話,玄奇冰冷的聲音便自心底傳來,“小子,別想了,想要馴服這臭鳥,你還不夠格!”

“爲什麼?”石然一臉茫然的望着身下的泛着藍光的羽毛,用手輕輕撫摸,一絲冰涼的感覺瞬間涌遍全身。

“藍焰雕又稱冷焰殺手,在魔獸界內,兇名顯赫,它既有雕的高傲,也有殺手的冷酷,據我所知,成功馴服藍焰雕的馴魔師只有一位,那就是傳授你引龍訣的前輩,當年他甚至召喚出一頭七階火龍,所以這種魔獸骨子裏的驕傲是不可能屈服你這個四星火徒的,除非你能做到令它刮目相看!”

“可是它爲什麼會回來救我?”石然的臉色頓時萎靡了少許,望着身下的大雕,神色十分的悵然。

“報恩!”玄奇輕聲一嘆,“它雖然冰冷,可是卻懂得感恩,你用心靈之泉幫助它療傷,它救你一命也是理所當然!”

“這就完了!”石然頓時無語了,原先的期許頓時變成失望,眼睛裏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堅定。

隨着藍焰雕的飛行,眼前的景色頓時被一片重疊的黑色山巒覆蓋,綠色的森林密佈,將整片山脈點綴成一汪綠色的海洋。

“咻!”

藍焰雕扭過頭衝着石然輕聲一叫,龐大的身軀極速的向下俯衝而去,一下子穿透緊密的樹林,緩緩的朝着一片山谷落去。

然而,就在藍焰雕向下降落的瞬間,無數黑色的箭矢密佈成一張大網,朝着巨大的雕身嗖嗖的射來。

“不好,有敵人!”石然身軀一震,手中握着一把冰冷的藍色長劍,眼望着越來越近猶如雨點般的箭矢,雙眸中閃現強烈的殺氣。

黑色的箭雨萬箭齊發,一連串的破空聲響起,震得整片天空一陣悶響,極速飛行的藍焰雕銳利的眼珠死死的盯着密集的箭雨,竟然不退反進,龐大的身軀燃燒起一片藍色的火光,帶着一種焚盡天下的霸氣,朝着箭雨呼嘯而去。

藍焰雕的動作嚇了石然一跳,手中的冰雪劍散發出陰冷的寒芒,一個不大的光罩涌現,將自己和俞潔的身軀包裹進了其中。

黑色的箭雨將天空的烈日都盡數遮掩,眼前出現一抹濃重的漆黑,還不待石然做出反應,身下的藍色火光猛的沖天而起,冰冷的火焰散發出耀眼的藍光,一下子包裹住大半箭矢,頃刻之間,一種濃烈的高溫瀰漫,像是地底的岩漿,眨眼功夫,所有的箭矢都化爲了粉末,消失在茫茫的天地間。

感受到藍焰雕身上所散發的威能,石然的心口猛烈的跳動起來,心中對於馴服這樣一種魔獸,愈加期待起來。

“嘿嘿…”蔥鬱的樹林裏,一聲奸詐的詭笑傳來,一大羣黑衣人詭異的出現在山谷中,一字排開,整整12個人,每個人都長的五大三粗,滿臉的橫肉散發出濃烈的戾氣,一看就知道是常年在刀口上舔血的人物。

爲首的是一位長相略顯秀氣的年輕人,手中拿着一張閃耀着青芒的古樸長弓,身後揹着一個白色的箭筒,五支金色的長劍擺放在其中,在烈日的照耀下,散發出點點金光。

“呵呵,藍焰雕果然是名不虛傳,竟然能夠破解我的滅星神箭,看來這一次的戰鬥,應該會很過癮啊!” 第128章:落日長弓

聽着清秀男子略顯激動的聲音,石然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眼前的12個怪異傢伙,自己從未見過,按理說不應該是松岡或者陳家的人,只是不知道他們此行的目的究竟是針對誰。

“大哥,這隻臭鳥交給我,你們都先歇着!”清秀男子身後走出來一位身高馬大的漢子,裸露的胸肌上下抖動,油亮的光頭中間,留着一小撮頭髮,像是一個桃,仔細望去更像是一個饅頭。

清秀的男子略顯不悅的瞪了一眼大漢,手中的青色長弓高高舉起,“野馬,難不成你對大哥的落日長弓沒有信心?”

被稱做野馬的大漢,粗大的手掌輕輕的撓着額頭,將頭頂的饅頭徹底變成了牙刷,臉上的神色略顯恐慌,“大哥,我…我不是這個意思,野馬不敢造次!”

“嗯!”清秀男子微微點頭,對於身親的莽漢,總是特別的無奈,旋即轉過身望着對面盤旋在半空的藍焰雕,衝着雕背上的石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大戈城石家石然,很高興在傭兵界看到你!”

“呼…”石然心中一驚,當聽到大戈城三個字之後,一種不妙的預感立刻浮上心頭,眼神凌厲的盯着下方的男子,眉宇間涌動着淡淡的殺氣,“你是誰?爲什麼會知道我的來歷?”


聽到石然的問話,清秀的男子淡淡一笑,“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們十二位兄弟,乃是水家拍賣行的奪命護衛,但凡敢挑釁我水家權威的,都將死在我們兄弟的手下,我叫水星,不過我更喜歡別人叫我落日滅星!”

“原來你們是水家的人!”石然心中一震,也不知道自己的家族有沒有遭遇迫害,“沒想到你們竟然將手伸到了傭兵界裏,看來我還是真的小覷了水家的實力!”

“找你可真不容易啊!”水星輕輕地搖搖頭,“是你自己交出紫火靈牌,還是我們動**奪?”

石然眼神一凜,一抹殺氣瀰漫在空氣中,“看來你們還是賊心不死,既然你那麼想要,那就過來取吧!”


“敬酒不吃吃罰酒!”水星瞳孔微縮,手指着身後的野馬,“交給你了大塊頭,別給咱們奪命護衛丟臉!”

躁動的野馬早就按耐不住心中的殺氣,赤手空拳的走向前方,暴怒的身形令手臂上的青筋涌現,好似條條健壯的虯龍,散發出逼人的戾氣。

“藍焰雕!”野馬輕輕的擦拭了嘴角的口水,笨拙的軀體緩慢的扭動,“殺了你這臭鳥,今晚又可以飽餐一頓了!”

“咻!”

狂暴的藍焰雕似乎聽得懂野馬的話語,一聲刺耳的鳴叫響起,震得樹林裏的鳥兒四下飛散。

野馬十分不屑的笑了笑,粗壯的手臂猛的前伸,雙臂交錯,發出鐺鐺鐺的金屬鳴響,全身的皮膚在響聲傳出後,立刻變成了古銅色,整個人面色猙獰,好似抹了桐油的銅人,一絲絲暴戾的氣息籠罩在山谷內。

“鐵臂崩天拳!”

野馬一聲狂暴的怒吼,兩隻赤色的手臂猛的向上擊出,天空中兩道金色的拳影涌動,極速的朝着藍焰雕的身軀射去,暴動的能量甚至牽動了整個空間的火元素,周圍的空氣剎那間沸騰起來。

“好恐怖的拳法!”石然嘴角微張,眼望着極速射來的兩道金色拳影,內心的震撼早已無以復加。

“這傢伙修煉的是一種上乘的煉體技能,配合着拳法,威力的確驚人!”玄奇稍稍訝異,語氣中帶着些許震撼。

半空的藍焰雕雙眼如炬,望着爆射而來的金色拳影,沒有絲毫的震驚,龐大的身軀一陣極速抖動,眼看着拳影即將擊中身軀的瞬間,整個雕身頓時消失不見,遠處的山峯立刻傳來兩聲砰砰的轟響,無數的碎石滑落,捲起一陣煙塵。

“不見了!”水星一臉詫異的望着消失不見的藍焰雕,眼眸中閃過一絲凝重,“大家小心,這臭鳥號稱冷焰殺手,藏匿的功夫絕對是一等一的!”

喧鬧的山谷,自藍焰雕消失之後變得極度安靜下來,詭異的氛圍飄蕩在空氣中,令得所有人的神經都緊繃了起來,站在中央的野馬,小腿也是一陣細微的顫抖,未知的恐懼纔是最可怕的!

“咻!”

山谷的東面,突然傳來一聲尖銳的鳥鳴,悠長的聲音盤旋在衆人的頭頂,立刻吸引了十幾道目光,可是,就在衆人擡頭的瞬間,野馬的身後卻詭異的出現了一隻通體湛藍的大雕,幽暗的火焰懸浮在周身,鋒利的爪尖,狠狠的擊中了野馬寬厚的脊背。

“野馬小心!”水星第一個反應過來,手中的落入長弓對着飛翔的藍焰雕輕拉弓弦,只聽嗡的一聲輕響,一道白色的強光極速射出,朝着藍焰雕的身軀猛地射去。

“砰!”

白色的強光瞬間穿透了對面粗壯的樹幹,一聲爆炸響起,漫天的木屑橫飛,落下一地綠色的枝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