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月光纏繞在身,凌莫的身上充滿著聖潔的冷光色調,宛如一尊戰神般,不可侵犯。

與之對比的妒則是周身灰色,一雙破舊黑翼在其後拍打,綠色魂氣纏繞灰色,一圈一圈擴散開來。

妒自恃身上有著嫉妒之主利衛但的繼承,本想好好折磨凌莫到死,誰知凌莫本身有著月神所留的繼承之力,硬是生生將其破解開來,也是讓他感到一絲恐懼。

「你終究不過是半皇,就算有著神的幫助又如何?」

妒強壓下恐懼,魂氣盡數湧出,魂皇實力一展無疑,顯然,他是打算用魂氣上的等級來壓制凌莫了。

「切,不過魂皇初期,又豈容你放肆?」

凌莫緩緩說道,周身魂氣也是一涌而出,無數雪花飛舞,與月光一同旋轉在他的周身,這種情況下,凌莫也只能使用半皇領域來減輕自身壓力,畢竟對方的魂皇初期實力是實打實的,他不過半皇,又怎能與魂皇的魂氣對抗呢?

「所以說,實力才是最重要的,你就算有身的幫助,終究只不過半皇的廢物而已。」

妒冷笑道,繼續擴大那魂皇的魂氣,配合著他的妒主之體,倒也是一時壓制凌莫一頭。

「你真的以為,靠你那魂皇領域可以抹殺我嗎?」

凌莫冷冷說道,瞳中倒映著雪花模樣,右掌之上,一抹白光也是驟然亮起。

「半皇領域?別費勁了,比起我這幻皇領域,你還差的遠呢。」

妒看著凌莫發白的右掌,不由感到好笑,在他看來,他已是完全壓制凌莫,此刻他釋放的頂多算是強弩之末,螳臂當車而已。

一道高大的身影也是緩緩站起,妒的身影緩緩消失。

「死於恐懼之下吧,哈哈哈……」

一陣狂笑,那巨大的身影已是踏著奔雷之勢衝鋒而來,目標直指凌莫。

「即為幻,眼前之景皆是幻覺,真正殺機,必隱藏於其中。」

凌莫的夜瞳豁然開啟,看著那道巨大的身影奔來,眼中無絲毫懼意,迎面而上。

「到最後,還是要用上這雙眼睛啊。」

凌莫在心中苦笑,魂氣湧入到那雙眼睛,看著眼前的巨大身影,景物變得模糊,終是被他看出一絲貓膩。

「就是那裡!」

凌莫不顧那巨拳迎面,竟無視一般穿過其中,耳旁那猶如催命般的音符纏繞,卻被屏蔽一般,絲毫無法影響到其心神,以凌莫的精神力,誰又能影響其心神呢?

咔——

那道巨大的身影憑空消失,只見凌莫左手狠狠抓住一隻玉笛,其上鋒芒帶著毒液,也是滲入到凌莫手掌內的血口,凌莫眼中閃過寒芒,右手毫不猶豫地一掌拍向眼前。

嘭!

冰皇絕掌,一絕封魂!

那手掌正貼在妒的胸口之上,妒的眼神中終是流露出恐懼,怎麼可能,他的幻皇領域,就這樣被一個半皇所看穿?

可凌莫以他的實際行動告訴他,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雪花幾乎全被壓縮在這一掌之中,凌莫的半皇領域,冰皇絕掌同樣是不能小看的,雖無法使出三絕之威,但眼下的情況,一絕足矣。

咔嚓——

妒只覺自胸膛處,一大片寒涼自其中擴散而去,整個身體猶如陷入冰窖中,連經脈都被凍結,更不用說魂氣了。

「你對我做了什麼?!」

魂氣無法催動,魂皇領域自是不破而解,周圍環境幾乎一瞬便被轉換而來,露出原來的空曠之地。

「凌莫!」

洛依一咬銀牙,洛水大力一揮,當即也不與那青衣男子糾纏,飛掠向凌莫身邊。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

魂氣無絲毫反應,沒了魂氣,他只能是發日日一個。

「呵……」

凌莫臉上掛著冷笑,並未多言,左手上的毒液卻是爆發開來,同樣是竄入到了他的體內,凌莫只覺身體接近崩潰,經脈火燒火燎般的疼痛。

「我們走!他中了我的領域毒,也活不過三日。」

妒一咬牙,魂氣無法使用,他現在只想儘快離開這是非之地。 場面變得僵持不下,洛依狠狠地瞪著眼前二人,手中的洛水也是嗡嗡作響,那副模樣,簡直是要將其活剝。

「洛依。」

凌莫道一聲,伸手攔下洛依,對方還是有一名魂皇,而且他只是凍結了妒的魂氣,他的背後,可是站著嫉妒之主利衛但,萬不能小看了他。

「中了我的領域幻毒,你活不過三日。」

妒強忍著被凍結之痛的經脈,一指凌莫說道。

「下毒嗎?」

傾國傾城女 ,右手化掌為拳重重一壓。

噗嗤——

妒徑直口吐鮮血,那凍結在其體內的冰皇寒氣直逼他經脈,令其痛苦無比。

「回宗門!」

妒咬牙說道,凌莫的半皇領域同樣是不弱,深悟后的一絕又怎會差了?

那男子倒也未做猶豫,甩手一張符印被撕裂開來,一道詭異法陣升起,將二人包繞在其中,下一瞬,二人已然消失在眼前,只剩那法陣還在散發著淡淡殘光。

噗嗤——

凌莫這次吐出一口濁血,烏黑的血污里滲著一絲綠色,顯得詭異無比。

「這是怎樣的毒?能夠污染這精血呢?」

凌莫也是吃了一驚,雖不知這毒到底會有何影響,但只是觀其色便可得知這毒絕非一般。

「魂皇領域所化的毒嗎?看來他的魂氣本身就附著有毒屬性。」

凌莫緩緩坐下,看著洛依自手鏈中取出白衣撕成布條。

「你中他的毒了?」

洛依將白布條小心翼翼地貼在他的傷口處,但幾乎剛一碰上那綠色毒液便發現白布被燒灼,可見其毒並非常物。

「好霸道的毒。」

洛依驚呼一聲,這是種怎樣的毒,竟能將外物也是燒灼而去?

「別碰,我自己試試看。」

凌莫按住洛依的手搖搖頭,他本身是魂氣醫師,修鍊之餘仍不放棄醫術修鍊,倒是使得他的醫術增進小分。

靜入心神,凌莫盤膝坐好,魂氣緩緩流淌,進入其經脈處。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倒是另得凌莫也是皺起了眉頭,經脈幾乎到處都沾染了一層綠斑,猶如苔蘚緊緊貼其上,魂氣走過其中,帶起陣陣刺痛。

「嘶——」

凌莫想過強行祛除那綠斑,卻最終也是放棄,魂氣大手試著祛除,發現那綠斑早已與經脈貼合在一起,強行祛除會極大損傷經脈。

經脈破損,精血自能修復,可如此大範圍的經脈受損,凌莫可不敢保證修復得了,況且,就算修復,那也是需要一定時間的,在這種地方,顯然不可能給予他更多時間。


「呼——」

凌莫輕呼一口氣,魂氣自周身消失,只要不催動魂氣,那綠斑自不會擴散,也只能使用如此方法暫保毒素不會爆發了。

「哥哥。」

曦一飄而出,站在凌莫肩膀上,小手一招,調動起凌莫體內的熾火。

「好像很慢呢。」

凌莫無奈說道,自身承受高溫倒是無妨,但熾火祛除毒素的過程也是十分緩慢,要完全祛除也要三日之久。

「哥哥,我感受到了與我相同的屬性。」

曦搖搖頭,手上的動作卻未放慢半刻,便釋放邊說道。

「是梔璃嗎?」

凌莫淡淡點頭,問道。

「不止是月……還有……一種歸屬感,好奇怪……」

曦輕皺眉頭,迷茫地說道。

「有消息了。」

凌莫與曦幾乎同時一怔,月那小小的童音也是傳來。

「怎麼了?怎麼了?不是傻了吧。」

洛依焦急問道,難道這毒素很難祛除嗎?

凌莫沒有多言,藍寶石項鏈中甩出一個羅盤,遞於洛依,他現在無法催動魂氣,只好把羅盤交與洛依了。

「這……這是梔璃嗎?」

洛依將魂氣注入其中,一道影像徑直在羅盤上展開,那紅點分散各處,而有一處則是距離他們很近,應該只差著一片上古宮殿的樣子。

「應該是她沒錯了。」

凌莫點點頭,月的聲音也是傳來。

「爸爸!」

「額?」凌莫著實吃了一驚,月這是在叫誰呢?

「嗯?哦哦!媽媽不讓這麼叫的……」

月的影像出現在凌莫腦海的精神化海中,曦微微一探身,也是進入到其中。

「……」

凌莫感到一陣無語,這個小丫頭搞的他一愣一愣的。

「不說這個啦,媽媽說的話我要傳達的。」

月撓撓頭,不好意思地說道。

「媽媽現在在與凌曦在一起。」

小丫頭倒是直接,開門見山說道。

「這是真的?」

凌莫眼中突然一亮,小曦她,來到這裡了嗎?

「哥哥不要激動,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

曦與月對望一眼,說道。


凌莫又怎會壓抑內心的激動,有多長時間未與凌曦相遇呢?他一直不停的修鍊,為的不就是將凌曦接回到身邊,好好守護她嗎?

「媽媽說,此事不會這麼簡單,有兩個與她同樣的七宗繼承者也在這裡,而且監視者也在周圍。」月繼續說道,與凌莫對望著。

「然後呢?」

凌莫臉色嚴峻,問道。

「媽媽說如果見到,還是不要相認的好,冥界在找仙人,而凌曦她,剛好是仙人。」

月也是將冷月的話複述出來,道。

「仙人,那應該是了……」

凌莫暗想道,如果與凌曦不能相認……

「我們的實力都太弱,盡量保護她不被暴露才是正道。」

月輕輕說道,這句話應該便是冷月的原話了。

「我明白了,我……」


凌莫只覺腦中一片混亂。


「冷靜,凌莫,不是我不想讓你相認,現在的話對凌曦她確實不可以。」

冷月的聲音通過月傳來,月看著凌莫。

「媽媽叫你冷靜,能聽到嗎?」

月小心翼翼地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