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有內傷?

斯諾心想,阿特曼當時或許被爆炸波及,內臟出現了挫傷。但不管是什麼,他現在要先給阿特曼輸氧。

當他打開阿特曼的口腔,打算為他清理氣道后戴上吸氧面罩的時候,他才意識到阿特曼到底經歷了什麼。

看著整個從顎部到喉嚨的紅腫區域時,他意識到阿特曼的情況已經危及到了生命。 阿特曼出現了吸入性燒傷。

這種燒傷傷在氣道,從表面是看不出來的。但正是因為傷在氣道,所以也尤其危險。

斯諾很快意識到燒傷源自賈馬爾引爆的燃料包,想必阿特曼那個時候吸了一口氣,結果把灼熱的氣流吸進了肺里。

倘若熱氣流是被阿特曼吸進來的還好說,斯諾最擔心的是阿特曼當時並沒有在吸氣,氣流是以衝擊波的形式直接灌進阿特曼氣道里的。那樣的話,只怕治療已經沒有意義了。

斯諾趕緊用聽診器聽了一下,

還好,沒有氣胸。

至少阿特曼的肺沒有被衝擊波吹炸。

「阿特曼!阿特曼在嗎?謝老師在嗎?」

斯諾剛摘下聽診器,就聽到走廊里一陣喧鬧,隨後一個滿臉焦急的亞洲姑娘就闖了進來。

「阿特曼?阿特曼!!你怎麼樣了?!」

卿曉蘭到現在都沒睡,一直在等她的隊友們回來。當聽聞阿特曼的狀況是,她便跑了過來。一見到阿特曼,卿曉蘭整個人就失控了。她跌跌撞撞地跑到阿特曼身前,當看到他蒼白的面孔和被鋼筋扎穿的右手后,卿曉蘭腿一軟就跪在了地上。

在這個時代,很多孩子都是沒有家人的,因此他們的隊友就是他們的家人。任誰看見幾個小時前還活奔亂跳的傢伙被扛著回來恐怕都受不了,更何況阿特曼是整個搜救隊里年齡最小的。

斯諾雖然感同身受,但他現在可管不來這麼多。現在是大半夜,本來人手就不足,而他隱約記得這個這個聲音就是之前被鮑里斯強行勸退的醫療兵。

「你,換衣服,手套口罩,來幫我忙。」

醫生們救人的時候可不講究說辭,雖然斯諾也想安慰卿曉蘭幾句,但是時間緊迫,能把眼前的男孩從死亡線上拉回來就是對她最好的安慰。

「是!」

卿曉蘭哭著回答道。

這個女孩前一秒還梨花帶雨,兩腿癱在地上扶都扶不起來,卻在聽到斯諾的命令后,下一秒就用袖子一抹,站起來沖向了準備間。

醫療,即使是在和平年代,也是一種十分奢侈的行為。人類潰敗之後,更是無力支撐。好在遠東基地在這方面是十分幸運的,阿爾丹要塞在成為要塞前便是一座大型療養院,裡面的設備一應俱全。而遠東基地作為曾經聯邦的軍事基地,更是藏有一個生化實驗室。共和國的北上和歐洲的方舟計劃帶來了像謝侯禮和約翰斯諾這樣的頂尖人才,他們依憑實驗室和療養院的設備,在這個時代仍然能進行複雜的醫療救治。

或許遠東基地之所以仍能保持正常的社會秩序,醫療能力的支持起到了重要作用。

…………

另一邊,謝侯禮看著看著他的常煊倆,陷入了困惑與糾結。

麻醉藥不管用。

雖然他已預感到所謂的適格者對麻醉藥的耐受性可能比常人要強,但是他已經注入了3倍的標準劑量了,常煊倆依然眨著雙眼在瞅他,完全沒有一點要睡的意思。

再打一針?

會死人的。

不打?

這姑娘會疼死的。

此刻這個外科聖手突然有了種無從下手的感覺,面對情況完全不明,生理超出認知的個體,手中那把柳葉刀顯得如此渺小。

「那個……大夫,阿特曼他不會有事吧?」

常煊倆此刻的心思還放在阿特曼身上,從她第一次見到阿特曼起,她就下意識將阿特曼的身影與記憶中的弟弟重合。雖然兩人長的完全不像,性格也天差地別,但是只是那一聲他自以為將死時喊出的「姐姐」,就足以激起她的保護欲。

在常煊倆心中,這個時代原本已經與自己無關了,她愛的人,愛她的人都已不在。自己所熟知的一切都沒有了,沒有定能武器,沒有機甲,自己作為適格者的存在已經沒有意義。

她現在,除了有點擔心這個喊她「姐姐」的人之外,已經沒有任何活下去的念想了。

她必須緊緊抓住這一絲稻草,才能避免自己停止自己心跳的這種想法。

「你……唉……放心,斯諾博士是最優秀的大夫。不說這個,小姑娘你難道不覺得困么?傷口不痛么?」

經謝侯禮這麼一說,常煊倆才開始關注肩膀上的傷口,此時劇烈的疼痛傳來,常煊倆立刻疼出了一身冷汗。很難想象之前她是如何忽略掉這等劇痛的。

「大夫……我覺得嘶……我或許……可以配合你一下。」

常煊倆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如此重的傷,之前她自己的痛感卻並不嚴重,這已經不能用注意力的轉移來解釋了。

隨著這一路的奔波,她漸漸注意到自己的特殊,體質的增強已經超出了心臟痊癒所能解釋的程度,更何況在面對拳師時那如同透視一般的能力,肯定不是正常人能擁有的。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適格者,傳言中能與機甲交流的人。

常煊倆嘗試控制自己的痛覺,這種嘗試很快有了反應。常煊倆可以感覺的自己左肩的痛覺在迅速減弱,而與此同時,她對周圍的感知能力也變的遲鈍。

很快,肩部的疼痛感降低到了可以承受的額程度,此時她已經聽不清醫生說的話了,一切聲音在她耳中都成了嗡嗡的震動。

「大夫……我感覺有些困……我能睡會嗎?」

「睡吧孩子,醒來后一切都會過去。」

不會的。

常煊倆心想,孤苦伶仃就是她的現實,自己醒來后只會繼續面對這個與她毫無瓜葛的世界。

阿特曼啊,醒來后陪姐姐我聊聊天吧,就像小津那樣。

…………

周定波擦拭著臉上的傷口,內心無比鬱悶。不管鮑里斯手段如何,自己終究是被他救了一命。要是沒有這個老兵精湛的微操作,用火箭彈炸倒兩棟樓拖延了黑天,自己這幫人今天全得進蛇從肚子里。

周定波之前還奇怪為什麼鮑里斯堅持清掃通往河岸的幹道附近的衍生體,如今事後想來,這是何等的先見之明。

但是他是怎麼知道宇航員可以行動的呢?要知道,之前所有人都以為他們要做的是用生命保護休眠倉,直到拖至戰術部隊火炮洗地。

蘇定波很快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一個有點大膽的聲音在周定波腦中響起。

其實這傢伙,一開始就沒打算犧牲吧?

賈馬爾為什麼會帶一大包燃燒彈呢?為什麼不是幾發更有用的火箭彈?

相比任務,鮑里斯恐怕更在乎隊員的生命,如果他們找到的宇航員不能離開休眠倉,那麼……

思及此處,蘇定波渾身一涼,不敢接著細想。

他打開筆記本,開始記錄今天的經歷。在筆記本的旁邊,是被縫在一起的一沓厚厚的白紙,白紙的頁角被反覆翻動已經變毛。在第一頁白紙的頁眉,寫著四個很是美韻的大字:風波辭備。 「(小智,強敵啊!)」

「嗯。」

拉帝亞斯的聲音有些慌張,同時還帶有一絲絲興奮。

小智也同樣如此,畢竟面對MEGA暴蠑螈,要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

而且——

他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一眼操作台的屏幕,上面顯示進度已經到百分之九十了。

估計再過一會,蓋歐卡就會被放出來了。

更糟糕的是,現在還沒法一打六。

暴蠑螈和暴鯉龍依舊和水梧桐的兩隻精靈糾纏在一起,恐怕一時半會兒沒法脫身。

眼下能對付希嘉娜的,除了巨金怪和拉帝亞斯以外,還有雙劍鞘和皮卡丘。

然而,雙劍鞘要用來提防水梧桐,小智還沒自大到直接把他當成死人。

至於皮卡丘……

小智決定把它當成一個殺招。

所以正面對抗MEGA暴蠑螈的,只有巨金怪和拉帝亞斯。

「我說小智,你為什麼就不肯乖乖離開呢。」希嘉娜一臉無奈地捂著額頭,「還有,你對待朋友的態度也太惡劣了吧,好歹她為了你也拚命戰鬥了。」

「哈啊?誰和那傢伙是朋友——等等!」

吐槽到一半,小智忽然反應過來。

「(小智,為什麼這女的會對你說教啊?)」

「我怎麼知道啊!」

別說拉帝亞斯了,小智也是感到莫名其妙。

這女的以為自己是誰啊,而且從一開始就這樣,為啥搞得一副大家很熟的樣子?

「算了,別管她。」小智神色一正,「拉帝亞斯,巨金怪,準備戰鬥!」

「(好的,我們也來MEGA進化吧!)」

拉帝亞斯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MEGA進化石,似乎有些躍躍欲試。

事實上,自從上次與大吾的巨金怪打過一場以後,拉帝亞斯就不再太抗拒戰鬥,甚至好像喜歡上了。

尤其是在MEGA進化后,那種充滿力量的感覺,更是讓它著急。

「那就上吧。」

小智毅然舉起了右手,手腕處的進化鑰石發出耀眼的光芒。

「拉帝亞斯,MEGA進化!」

頓時,絢麗的光芒覆蓋了拉帝亞斯全身,體形逐漸產生變化,一雙短短的手臂變得又寬又大,樣子就如同噴氣式飛機的引擎,連帶著個頭也變大了許多。

待光芒散去,拉帝亞斯身上原本紅色的部分變成了紫色,帶著一種高貴的感覺。

「哦?這就是MEGA拉帝亞斯么?」

希嘉娜饒有興趣地盯著拉帝亞斯看。

流星之民和御龍家族一樣,自古便與龍系精靈建立了深厚的羈絆,族內棲息著大量各式各樣的龍系精靈。

可即便如此,拉帝亞斯這種龍系精靈也只是存在於書本里,是稀有中的稀有,更別提MEGA進化后的了。

「變態,看什麼看!」

小智隨口罵了一句,同時暗地裡開始用波導之力下達指令。

「(拉帝亞斯往左,意念頭錘!巨金怪往右,子彈拳!)」

收到指令的一瞬間,兩隻精靈立刻沖了上去,一左一右開始夾擊MEGA暴蠑螈。

然而,MEGA暴蠑螈的速度實在太快,自主性也很強,都用不著希嘉娜指揮,兩隻精靈剛衝到身前,它就一溜煙飛到天上躲開了攻擊。

嘖,子彈拳都打不中么。

小智暗暗咂舌,他特意讓巨金怪用出招速度極快的子彈拳,就是為了試探一下,可沒想到連對方的邊兒都沒摸到。

MEGA拉帝亞斯更是不用多說,按理應該不比MEGA暴蠑螈慢多少才對。

看來只能說是精靈的經驗差距了。

沒辦法了,改變策略!

「(拉帝亞斯,你仔細聽好。)」小智斟酌著說道,「(你就追在那傢伙的屁股後面,只要對方反擊,你就立刻迴避,千萬不要硬碰硬。)」

「(好,明白了!)」

雖然不明白小智想要幹什麼,但是MEGA拉帝亞斯也不去想那麼多,反正它只是精靈,聽指揮就是了。

哪怕這個指令……

非常危險!

「(啊啊啊!好恐怖好恐怖!)」

之前和巨金怪一起夾擊的時候還好一點,可這會兒單獨對上MEGA暴蠑螈,被那雙兇惡的眼睛一瞪,MEGA拉帝亞斯的冷汗瞬間就流下來了。

好在小智可沒有完全不管它。

轟——!

巨金怪在下方不斷用破壞死光轟擊MEGA暴蠑螈,雖說一擊都沒打中,但也成功分散了它的部分注意力。

而MEGA拉帝亞斯也沒有辜負小智的期望,不時地噴吐出龍息攻擊對方。

一旦MEGA暴蠑螈想要反擊,這小傢伙立刻掉頭就跑,接著沒一會就故技重施。

這種游擊戰的打法沒造成什麼大的傷害,倒是把MEGA暴蠑螈氣得夠嗆。

「(很好,就是這樣。)」

看似是做無用功,但其實一切都按照小智的劇本在走。

他現在就是在等一個機會。

一個一擊必殺的機會。

可這個時候,希嘉娜本能地感覺到不對勁。

哪怕沒有開口指揮,但現場的戰況她是一直都是在關注著的,小智的舉動明顯十分異常。

「暴蠑螈,別管巨金怪,先全力解決拉帝亞斯!」

希嘉娜的想法很簡單,就算不知道小智要幹什麼,總之想辦法阻撓就是了。

「拉帝亞斯,快跑!」小智急忙大喊。

聽到小智的呼聲,希嘉娜微微皺了皺眉。

小智一直都在用波導之力進行無聲指揮,這點她是早就知道的。

這會兒突然開口喊了出來,如果是旁人,多半會認為這小子是著急了。

可希嘉娜並不這麼認為。

「唔嗯……原來如此。」希嘉娜略一思考,再度說道,「暴蠑螈,追擊的時候注意距離,不要離我十米以外。」

聞言,小智頓時臉色一變。

希嘉娜暗自得意,看來她猜對了,這小子果然是在斬首的鬼主意。

雖然想法不錯,就是招式老了點,用來對付那些沒有實戰經驗的訓練家還行,但像她這樣常年和黑暗組織打交道的,那就不夠看了。

MEGA暴蠑螈和MEGA拉帝亞斯在天空中互相追逐著,越飛越遠。

可無論MEGA拉帝亞斯怎麼挑釁,MEGA暴蠑螈始終遵從訓練家的指令,牢牢保持在十米內,不輕易衝上去,最多在遠處用技能對轟。

這麼點距離,哪怕巨金怪想要攻擊希嘉娜,MEGA暴蠑螈也能瞬間衝過來保護她。

更別提在開戰之初,希嘉娜就一直注意與小智保持距離。

所以……等一下!

希嘉娜的動作陡然變得僵硬,因為她忽然發現一件事。

她、小智還有水梧桐,他們三人站的位置大致是一個三角形,彼此都有些距離。

而此刻MEGA暴蠑螈離水梧桐最遠!

那小子難道是想……

果不其然,下一刻小智臉上的表情又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