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有沒人找到過洞穴?”

劉天師激動的問道。

“找是肯定有人找到過,只是進去的人都死在裏面。”

店小二的表情變的嚴肅起來:“我們這裏接待過一個倖存者,叫蕭戰。”

“蕭戰?”

秦宇的眉頭不由的一縮,這不是蕭妃的父親嗎,也就是他的準岳父。

這個蕭戰居然也去過巨龜島?

如今蕭戰的實力是修真界的扛把子,莫非蕭戰已經將寶貝拿走了?

“不錯。”

店小二嗯了一聲,坐在椅子上面,說道:“蕭戰出來之後,他說並沒有得到什麼寶貝,那洞穴之中存在一個黑山老妖,實力極強,即便是他也不是對手。”

說完之後,他還興奮的指了指牆上面的海報:“你看,這個海報畫的就是蕭戰,當時他受傷也是極其嚴重呢。”

秦宇撇了一眼海報,不得不說,就長相上,蕭妃還真的很隨這個蕭戰。

但他感覺,蕭戰身爲修真界的扛把子,去過巨龜島之後,不可能沒有拿到什麼東西。


就劉天師這樣的練氣師還能拿到寶貝,蕭戰豈會拿不到?

至於黑山老妖是什麼鬼,他其實也不是很清楚。

他閉上眼睛,開始收集周圍人的心思和想法,眉頭皺了皺說道:“這黑山老妖,是一道先天魔氣,如今也算是修煉得道了。”

“先天魔氣?”

店小二有些驚訝的說道:“你知道那玩意?”

“聽說過一點。”

秦宇摸了摸鼻子,這都是收集來的線索,其實到底是真是假,也說不好。

如今忽悠個把人還是很輕鬆的。

“你可有應對之法?”

店小二的眼睛微微閃爍光芒,激動的問道。

“沒有。”

秦宇搖了搖頭,他也是實話實說,這先天魔氣可是相當恐怖的,並非是他隨便就可以打敗的。

如今他的修爲雖然已經達到了練氣九層巔峯,但多少還是有些棘手。

除非拼命的呼吸,加快靈氣的運轉,突破築基期或許還有點可能吧。

店小二聽到秦宇的話之後,不由的有些失望。

秦宇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其實他早就知道這店小二心中打算。

看上去是在說事,其實就是在尋找合作之人。

秦宇可不想和這種人合作,油嘴滑舌,一看就是那種喜歡背後捅刀子的人。

“服務員,上菜。”

就在這時,四五個人緩緩的來到了客棧之中,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面,其中一名穿着道袍的男子,輕輕的呼喊了一聲。

“來了。”


店小二連忙向着這邊走了過去。

秦宇撇了一眼,眉頭不由的皺了皺,看着這一羣人穿着的衣服,恐怕是修真家族的人吧。

“這是山海樓的人。”

劉天師看了一下這羣人穿的衣服,臉上瞬間就露出了一抹陰沉之色。

“山海樓?”

秦宇一愣,看劉天師的表情,似乎和這山海樓的人有一些過節啊。

“這一羣人胡作非爲,我被修真家族趕出來,幾乎都是受到了山海樓的影響。”

劉天師嗯了一聲,語氣冷淡的說道:“我發誓,總有一天會殺回去,找他們報仇的。”

“他們不認識你吧?”

秦宇挑了挑,發現這羣人似乎正向着這邊看過來。

“他們只是從中作梗而已,並不知道我長什麼樣子,這一點你大可放心。”

劉天師搖了搖頭,語重心長的說道:“如果認出我來,我也儘量不會連累你。”

“沒想到你還挺仗義?”秦宇笑了笑。 “不仗義也沒辦法啊,我又打不過你。”

劉天師深深的嘆了口氣,這並非是他仗義不仗義的問題。

關鍵他打不過秦宇。

“淨說實話。”

秦宇眨了眨眼睛:“放心,在你沒有幫我找到洞穴之前,我不會讓你有任何事情。”

劉天師一愣,深深的呃看了秦宇一眼。

“如果你想去找山海樓的人報仇,就去吧。”


秦宇撇了撇那一羣山海樓的人一眼,淡淡的說了一句。

他也不管山海樓到底有多強,反正都沒有他強。

“算了吧。”

劉天師連忙搖了搖頭,在他看來,這秦宇雖然強,但還沒強到離譜的狀態。

現在去找山海樓的人報仇?

開什麼玩笑?

這簡直就過去送人頭好吧?

“給你機會,你要珍惜啊。”

秦宇眉頭一皺,難道他說的還不夠明白嗎?

“……”

劉天師一臉的苦澀。

大哥,咱能別裝逼嗎?

如果我現在去找山海樓的麻煩,罵的,估計你跑的是最快的。

靠人不如靠自己,還是猥瑣發育吧,不能太浪。

秦宇知道劉天師的想法之後,無奈的笑了笑。


看來這個劉天師還不清楚他秦宇的實力吧?

算了,既然劉天師不敢上,那就不上好了,他也不想處理這些破事呢。

轟。

就在這時,山海樓的一名身材魁梧的漢子,站起身子,一腳把椅子給踢飛了。

然後指着一名隔壁餐桌上面穿着白色西服的男子呵斥道:“罵的,你瞅啥?”

白衣男子眉頭一皺,冷冷的說道:“瞅你咋滴?”

“弄嫩娘。”

魁梧的漢子直接向着白衣男子就衝了過去。

他拳頭之中帶着一陣陣的火光,瞬間就朝着白衣男子砸了過去。

轟。

白衣男子也不甘示弱,運轉內勁,拳頭砸去。

彭的一聲,這白衣男子不是對手,整個人就倒飛了出去。

噗。

他張開嘴巴,噴出了一口鮮血。

“就你這樣的,還好意思出來混?”

魁梧男子哈哈大笑起來,還以爲這白衣男子到底多強呢,原來就是個弟弟。


“你特麼的給我等着,襙。”

白衣男子站起身子,向着外面走去,他得去喊人。

“等着就等着,老子還怕你不成?”

魁梧男子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小子,記住了,爺爺叫龐飛,我就在這裏等你回來。”

說完,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面,開始喝酒吃肉。

白衣男子則是衝出了酒店,喊人去了。

秦宇看到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後,眉頭不由的皺了皺。

這山海樓的人確實有點囂張,隨便看一眼,就把人給打了?

“罵的。”

劉天師怒不可遏,真的很想衝過去教訓一下山海樓的人。

只可惜,有賊心沒賊膽。

蹬蹬瞪。

就在這時,房間外面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很快,十幾名穿着白色衣服的人闖了進來。

帶頭的是一名中年人,面白鬍須,身體健壯:“剛剛誰打了我兄弟,站出來。”

“老子打的,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