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有,只要你主動和他說出離婚,他一定會氣憤的離開你。秦可兒,我知道你其實喜歡的是文翰,如果你肯答應我和逸晟離婚,我就告訴你文翰在哪!”宋佳佳目光期待的望着我說道。

“你別告訴我,我不想知道。”我別過頭,不去看她這樣的目光。

說實話,我這一刻心跳的急速,因爲我好怕她說出來文翰就是許霆的話來,這樣,我真的沒法在自己騙自己了。 塔可現在的心情很複雜,她感覺自己和大家之間的距離正一點點疏遠。

這讓塔可感到不安,她想要做些什麼吸引大家的目光,從而讓大家再次注意到她。

而塔可之所以會產生這種孤單的感覺,是因為近些日子其他人都成對行動,只剩下塔可一個人孤零零的呆在房間里。

又由於塔可即不想打斷青和小淺的交流,也不想阻礙輝和殤的訓練,這就導致了她現在無法加入到任何一方之中,只能一個人對著空氣自語著。

塔可就這樣一個人過了些時日,直到有一天她意識到,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所以,塔可決定從輝那邊尋找突破口。

於是,這天一大早,塔可就爬起來悄悄的摸到了天台上。

但等塔可推開天台的門后,她卻發現,輝和殤早就開始訓練了。

而塔可推門的聲音引起了殤的注意,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天台門前的塔可。

「輝,沒想到我們這裡大清早的就有訪客啊。」

殤這麼對輝說著,同時也朝塔可招手,示意塔可過來。

「塔可,沒想到你居然這麼早就起來了。」

而正在訓練著的輝聽到了殤的話后,也自然注意到了塔可。

「輝,還有…殤,我想和你們談談。」

塔可走到了輝和殤身前,她這麼對兩個人說著,她的臉上竟然露出了為難的神色。

殤察覺到了塔可的神情變化,而這也讓他猜測起塔可會露出這種神情的原因。

說起來,最近都沒有人陪在塔可身邊吧。雖然塔可和青她們都呆在一個屋子裡,但通過這三個人晚餐時的表現來看,她們應該不怎麼說話呢。

大概也是因為那個失憶的小淺,塔可現在才會露出這種神色吧。

殤這麼分析著,他很快就找出了問題所在。

只不過,殤並沒把自己想到的事情說出來,他只是盯著塔可和輝,臉上則露出了笑容。

「我也想加入你們的訓練之中,我也想要變強。」

就在這時,塔可也表明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塔可,為什麼你會…」

而輝在聽了塔可的話后,卻愣了一下,他沒明白塔可為什麼會這麼說。

「因為塔可她現在不能使用能力呢,輝。

你也知道吧,只要她一使用能力,就會陷入暴走之中。

而不使用能力的她,連自保的力氣都沒有,所以她現在才會想要和我們一起訓練呢。」

殤對輝這麼解釋著,而他同時也瞥了塔可一眼。

至於塔可,她在聽了殤的話后,默默地點了點頭。

「我不想看著自己像個廢柴一樣,什麼也做不到,我想在下次戰鬥的時候幫上大家。

更重要的,我想要守護希菲爾,雖然她失憶了,但這並不能改變我們之間的血緣關係。」

塔可這麼對輝和殤兩人說著,雖然她一開始的目的只是為了排解心中的孤單感而已。

殤聽著塔可的話語,他眯起了眼睛,思索著要不要答應塔可的請求。

至於輝,他則沒有想太多,而是很快就回應了塔可的話。

「塔可,如果你這麼想的話,那就和我一起接受訓吧。」

「既然輝都這麼說了,我也沒有反對的理由了呢。」

雖然殤一時還沒有決定要不要同意塔可的話,但他聽輝都這麼說了,於是就順其自然,同意塔可跟著輝一同訓練了。

不過,殤心裡此時卻產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這讓殤覺得,塔可加入訓練或許並不是一件好事。

「那麼,塔可,你該從什麼訓練開始呢?你以前鍛煉過自己的身軀嗎?」

殤換了個話題,他這麼問著塔可,想要為塔可制定一個訓練計劃。

畢竟男女有別,殤不能把對輝的訓練方式照搬到塔可身上。

「磨練嗎…我並沒有刻意鍛煉過自己的身體。

只是在以前的時候,因為我一直控制不好火焰,所以就做了許多重體力活呢。」

塔可思索了一會,如此回應著殤,有些尷尬的撓撓自己的頭髮。

「那就是有過鍛煉了,這樣一來,你也就不至於一上來就累倒了。

不過,在開始訓練之前,我必須要了解一下你的實力呢,塔可。」

「你想讓塔可和你對戰嗎?塔可完全不是你的對手吧,你會傷到塔可的。」

在聽到殤說想要了解塔可的實力后,輝立刻就明白了,殤想要通過戰鬥了解塔可的實力。

於是,輝就立刻說出了反對的話語,想要阻止殤那樣做。

「我當然知道,所以和塔可戰鬥的不是我,而是你呢,輝。」

但殤聽了輝的擔憂后,卻露出了笑容,他這麼對輝解釋著,輕輕拍了下輝的肩膀。

殤的話讓輝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殤會讓自己和塔可戰鬥。

「就不能換種方式了解塔可的實力嗎?」

輝愣了有將近兩秒,才無奈地嘆了口氣。

「輝…就按殤說的來吧,我會認真攻擊輝的。」

雖然塔可也不想戰鬥,但此時不想再一個人呆在房間里的塔可竟然同意了殤的要求。

塔可對輝點點頭,很是認真的擺出了一副攻擊的姿態。

「既然塔可本人都同意了,你還在猶豫什麼呢,輝?」

殤見塔可同意用戰鬥的方式檢測實力,於是就笑著拍了拍輝的肩膀。

而輝見狀,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卸下了身上的負重。

「塔可,我們適可而止就好。」

「知道啦,輝你不用太緊張,我有好好系著緞帶和手鏈呢,不會陷入暴走之中的。」

塔可見輝還在擔心這什麼,於是這麼安慰著輝,同時對輝露出了笑容。

對於塔可的笑容,輝也只能微微一笑表示回應。

傭兵王 為了能儘快結束這場戰鬥演練,輝率先發起了攻擊。

經過了地獄訓練之後,輝的攻擊速度也變快了許多,這讓塔可根本沒機會防禦輝的攻擊。

不過,輝並不打算傷害塔可,他的拳頭命中了塔可腦袋右側的空氣。

「輝的拳頭很快哎,我根本沒辦法防禦輝的攻擊。

不過,輝的拳頭倒也沒有快到讓我看不見的地步。

那也就是說,現在的我還是可以反抗一下的!」

最強天眼皇帝 塔可說著,她側身閃去,用力朝輝打來一拳。

輝處於本能伸手防禦了塔可的攻擊,但他沒有想到,塔可的拳頭居然那麼輕柔。

輝擋下了塔可的攻擊、握住了塔可的拳頭,他嘆了口氣,想勸塔可結束這場戰鬥演練。

但塔可卻並不像輕易放棄,雖然她的左拳被輝抓住了,但她又揮右拳朝輝打去。

塔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打出了右拳,但她的拳頭卻再一次被輝接住了。

只不過這一次,輝雖然接住了塔可的拳頭,但他接的卻有些吃力。

輝沒有想到,塔可那毫無章法和技巧可循的一拳,居然能夠打出這麼大的威力。

如果這一拳打在身上的話,那一定能夠留下一道青腫的拳印。

「塔可,這一拳很重。

我們差不多可以到此為止了吧,我大致上也了解你的戰鬥水平了。」

輝這麼對塔可說著,他沒有放開塔可的雙手,因為他不想再讓塔可攻擊自己了。

「我們才打了兩下哎,就這樣結束的話,有些遺憾呢。

輝,我還能繼續戰鬥下去…」

本來塔可還想繼續和輝戰鬥一會,但她的話還沒說完,她就意識到了自己現在這個姿勢的尷尬之處。

也是因為這樣,塔可的臉頰才有些紅了,而她也沒了戰鬥興緻。

而輝則感覺到,塔可剛才還緊握著的拳頭現在也鬆開了。

於是,輝也就鬆開了塔可的拳頭,轉身對殤點點頭。

「戰鬥就到此為止吧,塔可現在完全沒有掌握戰鬥的技巧。

殤,我認為應該等塔可訓練了一段時間后再做這種測試才有效果。」

「那塔可和你的戰鬥就到此為止吧,不過,在訓練塔可之前,我想看看你的成長呢,輝。」

「可以容我拒絕嗎?」

輝好不容易才結束了上一場戰鬥,而當他聽殤這麼說后,只能嘆了口氣。

但到最後,輝還是迫不得已和殤戰鬥了。

於是,三個人就這樣在訓練中度過了一天時間,而當三人回到公寓的時候,青和小淺已經準備好晚餐了。

不過,青看著塔可還有輝,卻若有所思的眯起了眼睛。

自從來到這裡之後,我還沒有怎麼接觸過這些傢伙呢。

我只是大概知道這些傢伙的身份,但還不清楚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這些傢伙救了我和小淺,但也讓我們陷入了難以解釋的危機之中。

我現在真的應該成為這些傢伙的夥伴嗎?還是說,我有其他的選擇呢?

不,我和小淺不能再繼續呆在屋子裡了,我們需要更進一步了解這些傢伙。

也只有那樣,我才能明白,今後到底該做什麼了吧。

青這麼思索著,她也在不經意間握緊了手中的勺子。

而殤卻注意到了青臉上的複雜神情,他知道,青現在應該有話對自己說。

只是青卻並沒有說什麼,她見上正看自己,於是就回瞪了殤一眼,然後迅速移開了目光。 “爲什麼?你不是愛文翰嗎?”宋佳佳詫異的看向我。

“我愛的一直是逸晟,什麼時候也沒愛過文翰,我和他,是友情!宋佳佳,我知道你愛逸晟,可感情這種事情。要兩情相悅纔可以。你以爲,我離開了逸晟,他就會愛你,就會娶你嗎?”我勸她道。

宋佳佳看我的目光越來越寒冷,“或許他不愛我,但會娶我!如果你沒有在出現,他就會娶我了!我眼看着要成爲他的妻子,甚至於婚紗都訂好了,結果,你跑出來……”

說話間。她伸手一下掐着我的脖子,“結果你跑出來,一下搶走了我的一切!憑什麼啊……”

“你放開我!”宋佳佳掐我脖子掐的很緊,讓我難受極了,我伸手一把拽向她的手,居然輕而易舉的就拽掉了,隨後我伸手狠狠的推了她一把。

結果。她就猛地撞向更衣櫃前方的牆壁上,只聽“咔”一聲,她痛苦的喊道:“啊!我的胳膊……”

我沒感覺自己的力量有多大啊,她怎麼會像是飛出去,並且撞到牆壁上呢?

我看着自己的雙手有些疑惑。

她這一聲喊,本在外面的盛男和宋佳佳的助理,推開門,一前一後的衝了進來。

兩個人進來後,盛男第一時間看向我,上下打量了一遍,又拉起我的手。“你沒事吧?”

宋佳佳的助理則看到她撞向牆壁,捧着手呻吟的模樣,嚇了一跳,“呀,佳佳姐,你沒事吧?”

“嘶……我的胳膊好痛,快送我去醫院。”宋佳佳疼得額頭都冒虛汗了。

我見狀,忙對盛男道:“快叫救護車。”

“你們這是怎麼了?難不成還打架了?”盛男一邊拿出兜裏的手機,一邊朝我問道。

我沒回答。而是看向宋佳佳,她正好也朝我看過來,只是目光裏充滿了憤怒,“秦可兒,我……我胳膊要是骨折了,你就等着吃官司吧!呃……”

“我並不是故意的。”我正的不敢相信自己的力氣會這麼大,居然這麼一推,就把宋佳佳推到那麼老遠的牆壁上,還撞傷了胳膊。

“留着和法官說吧!”宋佳佳在助理的攙扶下起身,艱難的走到我身邊,朝我白了一眼。

我呆呆站在原處,盛男見狀卻追向宋佳佳,勸她,“佳佳。有話好好說嘛,可兒不是故意的。”

“哼,說一句她不是故意的,就不必承擔責任了嗎?簡直……呃……做夢!”宋佳佳根本就不理會盛男的話,隨即,在助理的陪同下,出了瑜伽館。

“完了,她要是胳膊有事的話,再在記者面前胡亂說話,可兒,你就慘了!”盛男看着宋佳佳消失處,一臉的煩躁。

我不是不知道這件事情有多嚴重,可我不安的卻是我突然變大的力量。

“不行,先給姜逸晟打個電話,讓他想想辦法。”盛男自言自語的說完,拿起手機就去給姜逸晟打電話。

她剛打通姜逸晟的電話,告訴他這件事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我回過神,從兜裏拿出手機,看了看來電人,發現是李熙然,就瞭然的接了電話,“李熙然,不用替宋佳佳約我了,她已經見到我,我們還發生了一點不愉快。”

我話音落了好久,李熙然的手機那邊,才傳來他沉沉的男音,“可兒,我不是來幫她約你的,我只是想告訴你,我知道你之前請的古曼童真身在哪裏了,你要是想要,馬上來你之前住的別墅,我在這等你。”

“洋洋?”我聞言,驚愕的問道。

然而,他卻掛斷了電話。等我再給他打過去時,就提醒已關機了。

盛男這時也剛和逸晟打完電話,這會放下手機,朝我說道,“可兒,姜逸晟讓我先回公司一趟,你先在這練着瑜伽,一會小莫送我過去之後,就來接你。”

“我……”本來我想說和她一起的,可想起李熙然剛纔說的話,我就趕緊話鋒一轉,“不用了,我一會自己打的回別墅好了。”

“能行嗎?萬一碰到狗仔隊怎麼辦?這瑜伽館附近,肯定有狗仔隊潛伏着。”

“我回逸晟別墅,他們拍到也沒什麼大礙。”再說,有狗仔隊跟着,我也不怕有人會對我不利。

盛男一想,大概也覺得我說的有道理,就提醒我仔細點,就匆匆離開了。

她前腳離開,我後腳就出了瑜伽館,打的去了我之前的別墅。

下出租車的時候,我還特意看了看車的後視鏡,果然看到一輛跟着我的銀灰色商務車,估計是狗仔隊車。

有他們守着,我反倒是安心些。

隨後我輸入了自己的生日,然後打開了別墅的門。

“你來啦?”我一關上別墅院外的鐵門,院子裏就傳來了一抹我熟悉的男音,但不是李熙然的,而是文軒的!

我忙往出聲處看去,只見大廳入口的大門中,站着一個戴着面具的男人,我一看到面具,就將目光移向面具下的那雙眼睛,果然看到眼瞳是藍色的,我心微微一顫,“你是文軒?”

“兩個多月不見,你就把我忘了嗎?”他聞言,一步步走向我。

我看到他走近,心中的疑惑更甚,“李熙然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