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木景年此時拿着官方的通牒直接來到了火王宮,火王炎胤沒有想到木景年會來他這裏。

“賢侄怎麼會有時間來看本王?不會是來給我送請柬的吧。”火王笑着問道。

“炎伯父,小侄前來是想找一位朋友,他進入您領地後就失蹤了。”木景年沒有遮遮掩掩笑着說道。

“原來是找朋友來了,去把吳大人找來。”火王對身邊的太監說道。

吳大人是主管京城治安的,城裏來了木家的人他竟然不知道。

“賢侄稍等一下,一會吳大人來了後,我讓他好好的查一查。”火王客客氣氣的說道。

木景年現在可是金王的女婿,他雖然也是一家之王,但是一家對兩家實力肯定差很多了。

“謝謝炎伯父了,小侄給您找麻煩了。”木景年客客氣氣的說道。

“不用這麼客氣,一點都不麻煩。”

炎亞新聽說木景年來火王宮後,想到肯定是爲了找秦巖而來的,他得到消息後,直接來到了宮裏。

“新兒,你怎麼來了?”火王看到自己的兒子不請自來後有些驚訝的問道。

“父王我聽說木家三王子來了,我想他一定是找人來了。”炎亞新笑着說道。

這是他第一次跟木景年見面,木景年是他的情敵,平日聽的最多的就是三王子的事情,他的父王經常拿木景年來教育他,希望他跟木景年一樣優秀。

“新兒,你知道三王子要找的人是誰嗎?”火王聽自己兒子這麼說,肯定是知道人的下落了。

“三王子的朋友來兒臣的府上來找我了,此時已經離開我們火家的境內了,他現在去金家了。”炎亞新看着木景年說道。

木景年皺着眉頭有些驚訝,“他爲什麼來這裏呢?他去金家做什麼呢?”

“這個我不清楚,三王子可以去金家找他問一下情況。”炎亞新看着木景年說道。 木景年可是他的頭號情敵,就算是知道情況他也不會說出來的,他就想木景年着急。

木景年知道秦巖去金家下聘的事,此時秦巖去金家這不是去找事嗎,這哪裏是給他退婚啊,簡直是給他找事。

“伯父,小侄打擾了,小侄去金家找他吧。”木景年跟火王告別後,向金家的位置走去。

“三王子等一下!”只見炎亞新追了上來。

“四王子有什麼事情嗎?”木景年知道炎亞新肯定是知道什麼的。

“我勸你還是不要去金家了,萬一到時候被金家的人知道你們木家讓人假扮你去下聘,再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炎亞新目無表情的說道。

“這件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木景年不慌不忙的問道。

他纔不管金家知不知道呢,他現在巴不得事情穿幫了,他就不用娶金公主了。

炎亞新雖然很討厭木景年,但是爲了金公主的聲譽,他是不會說出去的。

“你不用擔心,我是不會傳出去的,如果我想傳出去當着我父王的面我就說了。”炎亞新說道。

“是不是你知道秦巖去金家做什麼了?”木景年知道秦巖肯定是有什麼計謀。

“他是去幫你退婚的,但是你放心不會連累你們木家的。”說完炎亞新就走了。

木景年看着炎亞新離去的背影不知道自己該回家還是去金家,看着炎亞新淡定的樣子,他決定相信秦巖一次,炎亞新這麼信任秦巖肯定是秦巖有什麼好的計謀。

木景年回到木家等待着秦巖的消息,本以爲自己會在木家等着娶金公主的,沒想到等來的是金公主大病的消息。

金公主的貼身丫鬟,查到木景年已經心有所屬了,娶金公主是家裏逼迫的,金公主知道後非常的傷心

自此就病倒了,金公主的病肯定不是因爲木景年有喜歡的女人而病倒了,是秦巖跟她見面的時候在她身上種下了病種。

秦巖下的疑難雜症的病種,除了他沒有人能夠救治,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整個人會一直昏迷不醒,這種病還傳染,被傳染的人症狀跟金公主是一樣的。

“秦巖,金公主生病了你知道嗎?”無晶得知消息後立馬告訴了秦巖。

秦巖不急不忙的看着無晶笑了起來,他當然知道了,病種就是他給下的。

“你笑什麼?沒聽到我跟你說的話嗎?”無晶假裝生氣的說道。

“當然知道了,她的病種就是我給下的。”秦巖看着無晶說道。

“你這傢伙沒看出來啊,這麼聰明,是不是她的病只能你解?”無晶笑着問道。

“晶姐,你太聰明瞭,我這只是小聰明而已。”

金公主生病的消息,可把不知內情的炎亞新急壞了,他直接進宮去找他父王籤通牒了。

木王告訴木景年他跟金公主的婚事因爲金公主身體的原因要往後拖一下了,木景年知道這一定是秦巖搞的鬼。

秦巖法力雖然不高但是人很機靈,能把火家四王子忽悠的那麼信任他,他知道秦巖肯定不會讓他失望的。

同時木景年有些感動,他沒有白幫秦巖,秦巖對他確實也很好。

“她是木家的兒媳婦,以後就是木家的人了,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火王有些生氣的說自己的兒子。

自己的兒子太不讓他省心了,他喜歡金家的公主,自己是知道的。

“父王,聽說她的病非常的重,我必須去一趟,要不然我自己在這裏寢食難安。”炎亞新緊張的說道。

“你去了能做什麼?你會醫術嗎?她的病傳染的特別的快,聽說送飯的宮女們全部跟她一個症狀了,現在她的身邊都沒有人伺候。”木王生氣的說道,他是絕不允許自己的兒子去送死。

“父王……”炎亞新還沒有說出來,木王就走了,他的決定任何人改變不了。

秦巖直接進王宮拜見金王了,“金伯父,小侄前來是想看望金妹妹的。”

金王沒有想到此時火家王子會來。

“賢侄啊,小女命薄,她的病情現在很重,只要有人靠近就會被傳染。”金王哪裏敢讓火家的王子進入,要是出了事情,他沒辦法跟火王交代。

“伯父,就讓我進去吧,如果金妹妹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也不想活了,我略懂點醫術沒準我能夠治好金妹妹的病呢!”秦巖看着金王說道。

“你會醫術?”金王還是第一次聽說。

“我會,就讓我去看看吧,我就算是死我也願意,我已經跟我父王說了,他不會怪金伯父的。”秦巖知道金王擔憂什麼。

“好吧,既然你對小女一往情深,我也不好阻攔什麼,只要小女能夠醒來,我願意把小女許配給你。”

秦巖聽了這話,差點笑出來。

“伯父,金妹妹不是跟木家的三子有婚約了嗎?”秦巖帶着傷心的表情問道。

“本王派人通知了木家小女的病情,但是木家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可見根本就沒有把我金家女兒當回事,本王一定要把這門婚事退了。”金王嚴肅的說道。

“謝謝伯父的厚愛,我現在就去看看金妹妹。”秦巖說完就走了。

金王此時痛苦的坐在椅子上,自己的女兒一直是他的心頭肉,此時竟然得了這麼嚴重的病,金王宮的御醫都治不好。

秦巖來到金玉妍的身邊,止不住的笑,此時他的目的可以說達到了。

他拿着自己配置的解藥在金玉妍的鼻子處放了一會,金玉妍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四王子怎麼是你啊!你沒有回火家嗎?”金玉妍疑惑的問道。

“你生病了,我怎麼能夠安心的回去呢?你如果有事,我也不想活了。”秦巖神情憂傷的說道。

聽了秦巖的話金家公主眼角默默的流下了眼淚,秦巖趕緊擦拭掉金公主的淚水。

“如果我能活下來,我答應收下你的禮物。”金公主看着秦巖激動的說道。

“你放心吧,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秦巖摸着金公主的臉說道,隨後把自己帶來的戒指戴在了金公主的手指上,特別的合適。 秦巖給金公主吃了一顆仙丹,“這是回魂丹,全世界只有一顆,只要你吃了可以解百毒,以後不管什麼病毒都不會進入你的身體。”

“這麼珍貴的東西,你爲什麼不留着備用?”金公主此時非常的感動。

“沒有了你,我獨自活着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秦巖深情的看着金公主說道。

“你怎麼不早點出現啊!”金公主又哭了起來,她不知道自己退婚會有什麼後果,但是此時她一定要退婚了。

秦巖非常的開心,木家沒有得罪金家婚事就這麼黃了,回去後他可要木景年好好的報答一下他。

“現在也不晚啊,以前你的眼裏只有木景年,哪裏有我的位置,現在好了,你終於看到我的好了。”

“以後我的眼裏只有你,很多的宮女被我傳染了,你能救治他們嗎?”金公主此時非常擔心自己身邊的丫鬟們,在一起時間長了,有感情了。

“你放心吧,我會救她們的,只是她們沒有你運氣好有回魂丹吃,但是她們會跟以前一樣,不會有生命危險。”秦巖在金公主身邊打保票。

“真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金公主躺在牀上,面無血色虛弱的說道。

“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擾你了,以後有我在,誰都不會傷害你,我會保護你的。”秦巖拉着金公主的手說道。

此時他也不想拉着金公主的手,既然是演戲就應該逼真一些。

金王非常感動,炎亞新能夠不顧自身安危去見自己的女兒,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不如找喜歡自己的,金王也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幸福。

在自己的女兒病好了以後,金王直接派人去送回聘禮了,既然不打算跟木家結親了,木家的東西萬萬不能留。

炎亞新做夢都沒有想到,秦巖竟然假扮他跟金公主還定親了,秦巖跟無晶來到火家直接通知他去下聘禮。

簡單的把金家的事情給炎亞新講了一遍,畢竟秦巖經過的事情如果炎亞新不清楚,以後難免會出問題。

“你竟然會下病種?她身體怎麼樣了可否有後遺症?”炎亞新擔心的問道。

“看來四王子是真心喜歡金公主了,這個時候你不謝謝我幫你保媒成功,竟然想着金公主的身體,你放心吧,她什麼事情都沒有。”秦巖此時想吐血,這男人喜歡女人用心起來真的讓人受不了。

被秦巖當衆這麼一說,炎亞新瞬間不好意思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當然感謝你了,以後秦巖兄弟有什麼事情需要我炎某辦的,我一定萬死不辭。”

“有炎兄這句話我心滿意足了,提前祝炎兄新婚快樂了,我要儘快的趕回木家告訴木景年這個消息,省的他心裏一直記恨着我。”秦巖有些洋洋得意,雖然他計劃好了,但是他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的這麼順利。

“謝謝,這些禮物秦巖兄弟你拿着,聽無晶公主說你送出了一個絕世好看的禮物給金公主。”

在炎亞新看來秦巖爲了幫他促成跟金公主的婚禮,可以說是下了老本了。

秦巖既然這麼夠義氣,他堂堂的炎家四王子豈能小氣了,炎亞新拿了一萬金送給秦巖。

秦巖看了一眼炎亞新給他的大禮,表現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這個東西存在你這裏吧,以後我如果有需要再來找你。”

秦巖知道他不好拒絕,不管他怎麼拒絕,炎亞新肯定不會欠他這個人情的。

秦巖此時把錢留在這裏也是間接的拒絕了,秦巖可不是缺錢的人。

無晶嘴角帶着微笑看着秦巖,此時無晶越來越欣賞秦巖了,如果換做其他的人看到這麼多的錢早就眉開眼笑了。

讓她意想不到的是秦巖對這些金條竟然無感,直接推辭了。

炎亞新此時對秦巖也有了改觀,雖然秦巖的法力平平,但是爲人真的很講究。

“既然秦兄這麼說,我也不勉強了,還是那句話,以後秦兄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炎亞新帶着欣賞的眼光對秦巖說道。

無晶來四象是受了婉君的委託,跟着秦巖去金家也是因爲好奇,想知道秦巖怎麼辦扭轉乾坤的事情。

現在既然已經看到結果了,她也要回大耗族了,兩個人走到熱鬧繁華的火家城的街道上。

“秦巖,我就不跟你回木家了,以後有時間我會去木家找你的。”無晶看着秦巖說道。

無晶要走秦巖肯定不幹啊,無晶還沒有教給他法術呢,他哪裏甘心啊。

“晶姐,這麼快你就要離開我了,你忍心嗎?你還沒有教給我法術呢,你好意思走嗎?”秦巖絲毫沒有扭捏遮掩的意思。

無晶被秦巖逗的開懷大笑,她沒想到秦巖這麼有意思。

“既然收了你做徒弟,你法術要是沒長進不是打我的臉嗎?這是給你的,對你修煉有很大的幫助。”無晶把一本修煉祕籍給了秦巖。

“晶姐,這麼好的東西你不怕我泄露出去交給別人嗎?”秦巖隨口一問,內心要激動壞了。

無晶沒想到秦巖竟然是個武癡,對錢不感興趣對武術倒是癡迷。

秦巖跟她以前一樣,她自己從小到大沒有談過對象,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在修煉上面了。

“當然不怕了,這個是火家的傳家寶,你如果想惹事大可宣揚出去。”無晶笑着說道。

“晶姐,你這不是在害我嗎?你不是說你的法力四象第一嗎?爲什麼拿了火家的武術祕籍?”秦巖不解的問道。

“你現在的法術如果想盡快的提升,第一步先把這本書吃透了,然後我教給修煉的方法,你進步會非常快的。”

無晶這麼說秦巖當然懂了。

“原來這樣啊,還是晶姐對我好。”

“我能夠看出來以後你一定不會是普通人的。”無晶也不知道爲什麼看着秦巖就是非常的熟悉,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晶姐,你多厲害啊,神不知鬼不覺的把別人的傳家寶拿出來了,我以後在厲害,也厲害不過你啊!” “我這是借閱,等你修煉完了,我再還回去,你一定不要讓炎亞新知道了,如果他知道了一定會對你有意見的,這本書對他們來說比他們的命都重要。”無晶囑咐秦巖說道。

“晶姐我知道了,您回去後一定幫我好好的照顧婉君,她非常的單純,沒什麼心機,我怕她會出什麼事情。”秦巖神色凝重的囑咐道。

“我會的,她有我哥能有什麼事?”無晶笑着說道,自己的哥哥能夠忍着生理需要不勉強婉君,如果不是真愛根本不可能做到。

“等下一次見面我一定會讓晶姐刮目相看的。”秦巖說完傻笑了起來,秦巖不知道爲什麼此時竟然有些捨不得。

無晶看着秦巖同樣也是有些捨不得,很多的人法術雖然高,但是能夠入她眼的人很少。

或許是莫名的熟悉感吧,讓她看秦巖格外的親,就像很多年的好友一般。

“那好,我們就此別過吧,以後在這裏多多的注意安全。”無晶說完直接消失了。

秦巖看着無晶消失的地方,笑了一下,他知道無晶肯定是捨不得離開他,他相信他們兩人很快會再見面的。

秦巖走出城的時候,竟然沒有看到軍哥。

“經常在這裏的軍哥呢?”秦巖好奇的問守城的守衛。

秦巖此時在火家已經是不公開的貴人了,就是因爲秦巖來到這裏通過軍哥走了個方便,吳大人追查下來後,把所有的守衛全部抓了起來。

當然軍哥也被抓起來了,好在秦巖沒有什麼事情,但是這件事情直接給火家帶來了安全隱患,因爲是火王直接責令吳大人嚴查的,所以私自放外人進來的守衛跟軍哥等人全部被關了起來。

“他被抓起來了!”守衛如實的對秦巖說道,秦巖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因爲他被抓起來的。

木景年來過的事炎亞新已經告訴他了,木家的人直接進入了火家境內,火王肯定要查一下原由了。

“哦,謝謝!”秦巖得到答案後向木家的方向走去了,腦中閃現出一絲絲想救軍哥出來的想法,但是畢竟跟軍哥不是很熟悉,他還是告密的人,反正他進去後也不會有生命危險,他也沒什麼好自責的。

秦巖還沒有回到木家的時候,木王已經得到了金公主悔婚的消息,木王被氣的勃然大怒。

木景年同樣成爲了整個木家的笑話,雖然木景年希望金公主能夠主動退婚,他並不想娶她,但是此時所有的人見到他都想笑不敢笑的感覺,整的他非常的鬱悶。

秦巖回來後直接來木景年的府上邀功。

秦巖在木家城內走的時候,已經聽到老百姓的議論了,可見金家悔婚的事情木景年已經知道了。

只是秦巖有些鬱悶,退婚怎麼會鬧的沸沸揚揚的呢,他之所以想到下病種那個辦法,就是爲了木家免去口舌之議的。

原來金公主跟炎家四王子的婚事被木家老百姓知道了,所以木景年成爲整個木家百姓茶餘飯後的娛樂對象了。

秦巖走到木景年府門口的時候,侍衛見到秦巖後,客客氣氣的的把秦巖請進門了,以前秦巖來的時候,侍衛們都是鼻孔衝着秦巖的,此時竟然變了態度。

秦巖看着變化這麼大的侍衛還以爲有什麼陰謀在等着呢,畢竟木景年成了人們的娛樂對象是他直接造成的。

木景年看到秦巖後內心是非常開心的。

秦巖見到木景年後,笑着說:“三王子,怎麼樣?幫你解決了大麻煩你,怎麼感謝我呢?”

“你還有臉笑?你知道你害我害的多慘嗎?”木景年假裝生氣的說道。

“不想娶金家公主的是你,我幫你解決了,你就應該能夠想到這件事帶來的負面影響,時間長了人們就不說了,如果再有人說,你直接抓一些人殺雞儆猴一下,我保證沒有人再議論你被甩的事情了。”秦巖忍着笑說道。

“你用的什麼方法把金公主給說服了,她沒有發現你嗎?”木景年好奇的問道。

“沒有看出來啊,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以後慢慢的告訴你吧。”秦巖有些得意的說道。

“你行啊,就靠你這三腳貓的功夫,橫跨三大家,真能耐。”木景年本以爲秦巖在四象就像螻蟻一般沒有什麼作爲,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哪裏都敢去。

“現在就讓你過過嘴癮,看我怎麼超過你。”秦巖說完直接走了,他現在需要安靜,需要修煉。

木景年隨即叫住他,“你去哪裏啊?”

“我回藥材鋪啊!”秦巖有點疑惑的問道,秦岩心想難不成讓他住在他府上嗎?

“我聽說你一直在藥材鋪修煉,那裏那麼吵哪裏適合修煉啊,以後你在我府上住下吧,後院有個安靜的院子,你在那邊沒有人會打擾你。”木景年覺得考驗秦巖已經考驗過了,給他提供場所修煉法術纔是最重要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