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本來她以為墨九狸和帝溟寒兩個人,只是沒什麼了不起的人,但是卻沒有想到,自己回到包間時,發現墨九狸和帝溟寒竟然三界拍賣行的陳管事,帶到了頂級的天字貴賓間。

身為龍家的大小姐,對於三界拍賣行的天字貴賓間,自然是有所耳聞的,龍天嬌再想到帝溟寒打自己的時候,那奇異的身法,雖然打了她讓她心裡十分憤怒。

但是,龍天嬌覺得是因為帝溟寒沒有看到自己的美貌,龍天嬌自認自己容貌絕美,否則也不會因為討厭別人覬覦的視線,戴上面紗了!

現在得知帝溟寒是一個有能力坐在三界拍賣行的人,不管對方是誰,這樣的身份絕對是配得上她的,所以龍天嬌才會跟龍鵬等人扭曲事實,目的很簡單,讓龍鵬他們想辦法除掉帝溟寒身邊的墨九狸,這樣自己才有機會接近帝溟寒,成為帝溟寒的女人。

幾個巴掌換來一個強悍的男人,龍天嬌覺得自己賺到了!

如果知道墨九狸知道龍天嬌的想法,一定會祝她好運的,別人就算了,想討好帝溟寒,真的是沒一點可能的!

帝溟寒的眼裡除了墨九狸別的女人都不是女人的!

龍鵬聽龍家二爺如此說,眼神也是微微一閃,想了想看著龍家二爺道:「二弟,你不是跟那陳禮認識嗎?不然你去問問,如果那個女子真的只是沒什麼背景的,直接讓陳禮想辦法給喊過來,我們解決了就是!」

龍家二爺聞言想了想說道:「好,那我出去一趟!」

龍天嬌聽著龍鵬和龍家二爺對話,心裡開心不已,覺得自己很快就能帶著龍家人前往天字貴賓間了!

大廳還在拍賣第一件商品血靈參,喊價聲一直沒有停止下來!大概是因為這場拍賣會籌備的時間比較久,人也多,所以現場熱鬧無比,很多人都想著前面有喜歡的就趕緊買了,後面都是些大家族看上的東西,想搶都沒機會了……

陳禮在後面看著拍賣會現場,身為三界拍賣行的管事,平時很逍遙,但是有拍賣會的時候,必須打起二十分精神,否則出事了他可是會掉腦袋的! 這時,忽然有夥計跑來跟陳禮說是龍家二爺來找他了,陳禮聞言想了想,便跟著出去了,他和龍家二爺有點兒交情,但是也很一般,只能算是點頭之交罷了!

「龍二爺,好久不見!」陳禮看到龍家二爺客氣的說道。

「好久不見陳管事!」龍家二爺笑著道。

「二爺找我有事?」陳禮看著龍家二爺直接問道,畢竟他今天很忙,沒有時間敘舊。

龍家二爺也沒生氣,他也知道陳禮今天會很忙,於是笑了笑直接說道:「陳管事,我知道你忙,我來就是想問你點事情,問我就回去!」

「什麼事情?」陳禮看著龍家二爺問道。

「我想知道天字貴賓間內的一男一女是認識的嗎?我聽我們家天嬌說,在門口的時候,天字貴賓間的男子想邀請嬌兒一起入座,結果被一個女人給打了……」龍家二爺把龍天嬌說的事情,簡單跟陳禮說了一遍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嗎?我並不清楚,對方看著似乎是一起的!」陳禮聞言皺眉說道。

之前夥計來找他的時候,他剛收到主子的消息,說是貴賓會來參加拍賣會的,結果他剛收到消息,夥計就來找他了,然後他就急忙出去了。

至於墨九狸和帝溟寒到底是原本就一起的,還是後來走到一起的,陳禮還真的不知道。

而陳禮的話和表情,也讓龍家二爺覺得,龍天嬌說的可能是真的,如果對方是一起的,龍家二爺覺得起碼陳禮應該知道的!

「陳管事,我想拜託你,能不能把那個女人請過來一趟,就說我找她有事,其餘的事情就不麻煩你了!」龍家二爺看著陳禮說道。

「這樣似乎不和規矩吧!畢竟,對方不管是不是一直在一起的,都是我們三界拍賣行的貴客,我不能這樣做的!」陳禮聞言,有些為難的說道。

「陳管事,只是一句話的事情,就拜託了,當我欠你一個人情好了!」龍家二爺看著陳禮商量道。

「我是不可能去幫你說話的,你要是實在想知道,就找個夥計給你跑一趟,但是對方來不來我就沒辦法保證了!」陳禮看著龍家二爺想了想說道。

「也行,那就麻煩陳管事了,那我回去等著了啊!」龍家二爺聞言笑著說道。

「不用,你就在這裡等我一下,我找個人過去幫你傳個話,否則對方拒絕了我還要過去找你!」陳禮聞言說道。

「也好,那我就在這裡等你!」龍家二爺聞言想了想說道。

陳禮點點頭轉身走到前面去,攔住一個夥計交代了兩句,夥計點點頭轉身玩樓上跑去,陳禮轉身走回來,半路遇到一個夥計不小心拿著的東西太多,差點掉了。

陳禮走過去幫忙扶了下然後說道:「小心點,別急急忙忙的!」

「我知道了管事!對了,管事,剛才那對夫妻是什麼人啊,竟然有天字貴賓間的門票!」夥計看著陳禮說道。

「你說什麼?夫妻?你怎麼知道對方是夫妻的?」陳禮聞言皺眉道。 ?我念了個淨天地咒,“唵敕吽吒,天地自然。$免費提供閱讀穢氣分散,洞中玄虛……兇穢消蕩,道氣常存。急急如律令敕。”

周圍的異象瞬間消失。

但是卻突然冒出個空靈清麗的聲音,先是“格格”一陣脆笑,然後才說,“你終於來了!”

我眉心蹙起,心說聽這話好像是冤家!

只是這妖墓我從未踏足,哪輩子結的冤家?

當即,呵呵一笑,說道:“既然知道我來了,那就現個真身唄!”

大魏霸主 話落,一陣陰煞炁場波動,伴着一股子腥氣,一道白色的身影閃現。

是個白衣白髮卻生的無比嬌媚的女子。

別人生個白頭髮,就要老十歲似的。眼前這個女人一頭的白髮,美的如雲朵,儼如仙子下凡似的!

任我是女人,也忍不住多看她兩眼。

“蛇妖?”我脫口而出,她雖是人形,但那身上那股子腥氣,我太熟了。跟蛇魄那是一股味道出來的!

“你敢說我是妖?”白衣女子立即翻臉,那眼睛瞪起來,蛇眼那種陰悚勁兒就顯出來了!

我嘴角抽抽,“要不然你讓我叫你什麼? 錦年紀 叫仙,你也配?”

這句話算是徹底惹惱了白衣女子,她水袖一揮,宛如遊蛇般就對我衝過來。

離得我近了,我更是實在受不了她身上那股味道,一個勁兒的打噴嚏,挺煩人!

我不耐煩的唸了個斬邪咒,一道符籙甩出去,金光四射,那白衣女人驚叫一聲,身形被符籙罡氣震飛。

這一個較量,那白衣女人沒吃到好處,自然不依不饒。

我倒不是小瞧她,倘若她就是傳說裏的那條白蛇,阿嬤和爺爺都顯敗,我一個人又能沾得了什麼便宜?

然而此刻最大的好處,就是這白衣女人根本不是活物,什麼仙什麼妖,千年的道行,原身一死,也折了大半!

更何況我身上還有蛇魄。這纔是真正入了仙流的柳仙!

眼見那白衣女人對着我又飛撲過來,我催出蛇魄,對它說,“別總白吃米飯不幹活了,這時候就抻抻胳膊吧!”

蛇魄那個懶,似乎沒睡醒,蛇尾巴對着我甩了甩,傲嬌又慵懶,沒半分幫我的意思!

我立時惱了,罵道:“你不會被這蛇妖的美色給迷住了吧!要是不幫我,就滾得遠遠的,再依附我身上,我就讓你神形俱滅!”

蛇魄那大蛇頭立時轉了過來,大眼珠子骨碌碌的轉着,跟個小媳婦似得,好像它還多委屈!

我受不了的臭罵一聲,身邊抖落一地的雞皮疙瘩。

吼一聲,讓蛇魄滾開,我手持魚骨劍就衝過去,想和白衣女人鬥個你死我活!

偏偏蛇魄不幫我也就算了,還橫在中心,分開我和那白衣女人。活脫脫要將我氣死的節奏!

我正要發飆,突然一陣男人的大笑聲。

“自己跟自己打,是不是很有趣?”這聲音似乎有些耳熟。

但我猛回頭,一眼瞧見的是身後走來一個巫婆子。

起初我還以爲那巫婆子是狼眼男附身,這會兒才知道完全猜錯! 「因為之前他們排隊的時候,兩個人的氣質很不一樣,所以我就多看了幾眼,那個男子排隊時,全程都護著懷裡的女人,就連龍家大小姐發瘋罵了那個女子一句,都沒罵完就被那男人給打了啊!」夥計聞言想了想說道。

陳禮聞言心中一驚,暗罵一聲:「該死的!」

接著直接拿出傳音石,聯絡了剛才自己打發的夥計,那名夥計剛來到墨九狸和帝溟寒的門外,伸手想要敲門,傳音石就亮了,他一看是陳管事這才接起來,聽完陳禮的話之後,轉身又離開了,心裡也是一陣的莫名其妙,覺得管事似乎心情不太好啊!

陳禮在得知夥計還沒敲門,這才狠狠的鬆了一口氣,轉身冷著臉回到了龍家二爺的面前,看著龍家二爺憤怒的說道:「龍二爺,以後這種無聊的事情,就別來找我了,我很忙!」

龍家二爺看到陳禮回來先是一愣,隨即聽到陳禮的話,一臉的莫名其妙,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陳禮情緒變化如此之大,難道自己那裡說錯做錯了?

「陳管事,你這話什麼意思啊?我怎麼了?」龍家二爺臉色也是有些難看的瞪著陳禮問道。

「呵呵……怎麼了?龍家二爺我倒是想問你是什麼意思?你分明知道能坐在我們三界拍賣行的天字貴賓間的客人,絕對是非富即貴的,豈是我一個小小管事能隨意得罪的?結果呢,你我相識一場,我看在你我交情上,不忍拒絕你的請求,

一心想讓你滿意,可是你卻來害我,我陳禮是瞎了眼,才會跟你做朋友!」陳禮怒瞪著龍家二爺說道。

「陳禮,你這話什麼意思?我那裡害你了?你給我說清楚!」龍家二爺拉住想轉身離開的陳禮怒道。

「想知道為什麼?那你就回去問問你們龍家大小姐,為什麼要說別人的夫君,想請她去天字貴賓間入座吧!真當別人都是傻子嗎?哼……」陳禮冷冷瞪著龍家二爺說道,說完直接轉身離去。

龍家二爺聞言直接愣住了!

夫妻?

怎麼可能啊?

分明天嬌說對方那個男子邀請她入座天字貴賓間的啊,然後那個女人羨慕嫉妒恨從一邊出來,打了天嬌,才霸佔了原本屬於天嬌的位置,跟著那個男人一起去了天字貴賓間的不是嗎?

龍家二爺等人都是男人,因此他們覺得這樣的事情也是可能的,畢竟男人哪有不花心的啊!

可是,看陳禮的樣子,完全不是在說謊,那麼說謊的就一定是龍天嬌了!

想到這裡,龍家二爺也是臉色一沉,直接轉身回去!

看到龍家二爺回來后,龍鵬立即問道:「二弟,如何了?」

「哼……大哥還是好好問問你的女兒吧,等她說實話之後,你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龍家二爺冷哼一聲做到一邊不再說話,看向外面的拍賣會。

龍鵬聞言一愣,看向女兒龍天嬌,龍天嬌微微低頭掩飾自己的心虛,龍鵬又看到龍家二爺難看的臉色。 ??那個巫婆子竟然是之前遇到的苗族巫師苗恆!

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有種不祥的感覺。(饗)$(cun)$(小)$(說)$(網)免費提供閱讀從來沒有的淒涼預感,好像自己的末日要來似的!

說起來,生死對別人是個威脅,但對我不算個事兒!

我又不是沒死過,死過了不還是被秦老道從地府給攆回來了嗎?

有冥女這個身份,更有秦老道的庇佑,我再糟糕又能怎樣?

所以我很快甩開那種不好的預感。

質問那個露了真面目的苗恆,“你到底爲什麼要來這裏?懷的什麼居心?”

苗恆哈哈大笑,露出兩排森白的牙齒,“爲什麼來這裏?當然是來報仇!”

“爲你姐姐?”

可我惹着你了嗎?要找人報仇,也是阿嬤當年欠下的孽障!

“哈哈,也是也不是!”

“這話怎麼說?”什麼是又不是的,繞誰呢?

苗恆有些得意的望着我,他本來長得有些猥瑣,現在還穿着女裝,說不出來的難看,越看越不順眼!

我不耐煩的催他一句,“有話就說,有屁就放!磨蹭什麼?”

苗恆陰冷的一笑,“當年我姐姐被白蛇害死,連魂魄都散了,連個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這些一切除了阿嬤那個惡婆子,我最恨的當然就是那條白蛇!可惜我沒那個本事找它報仇,還中了它的毒,這些年讓我深受蛇毒所害,每每月圓之夜,身上都要受劇毒之痛,身上還長出一片片蛇鱗,害的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絕世飛刀 這個恨,我要是不解,誓不爲人!”

我越聽越覺得這個苗恆有點兒瘋,誰害的你,你找誰去,與我何干?

但那苗恆卻偏偏認定我就是白蛇轉世,說這個仇自然要找我報。

我心裏那個冤枉,可是跟瘋子實在說不清楚,當下翻臉,有道是水來土掩,我還怕他不成?

我和苗恆鬥法的工夫,冷不丁我發現那個白衣女人在周圍伺機而動的樣子,好像要藉機害我!

我催了蛇魄幾次,它就是不肯幫我。

我起初惱它,但冷靜下來,就覺得其中必有深意!

這蛇魄跟了我也不是一時了,很多時候都救我與危難中,我怎麼覺得它這時候不敢袖手旁觀的。

莫不是真如苗恆剛纔所說,我和那白衣女子是自己打自己,本爲一體?

再想,半路遇到苗恆時,他也說過白蛇轉世,但餘留了兩屢殘魂……

我心中多了雜念,精神就有些不集中,一招沒注意,被那苗恆袖子中飛出的蠱蟲擊中。

那蠱蟲咬破我的皮肉,鑽進我的肉身。瞬間我就有種萬蟻噬心的感覺,好像全身每處都被蟲子撕咬。

以前,我也遭過金蠶蠱,但那金蠶蠱是當我認主,倒不曾真的害我。

現在我中了那苗恆放出的蠱蟲,當真識得那蠱蟲的厲害。當下就利用避蠱術,想要剋制體內的蠱蟲,然而並不奏效。

那個白衣女子又趁這個空當,對我飛撲過來,要鑽進我的身子,對我附體。

我再想控制局面,已經晚了。

危難之際,我對那蛇魄呼救,卻看到它那蛇眼中陰冷的光。

我心中一寒,瞬間想起蛇類本是冷血。地五仙中又屬柳仙最難惹難纏,以前它是迫不得已依附我,現在莫不是找到機會擺脫我的同時,另加放毒對我? 心裡大概猜到了什麼,直接看向龍天嬌身邊的白衣老者冷聲問道:「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不說實話,就死!」

白衣老者一驚,急忙跪在地上把當時的事情說了一遍,他只是龍家的長老,說白了就是龍天嬌的護衛,連長老都不如,龍家人想殺他都是輕而易舉的,他可不想死啊!

「嬌兒,你可有話說!」龍鵬聞言瞪著龍天嬌怒道。

「爹,我也不是故意說謊的,我只是覺得對方既然能坐在三界拍賣行的天字貴賓間,自然實力不俗,背景強大!女兒想找一個強大的男人難道也有錯嗎?你可以問問長老,他的妻子長相不如女兒一半,根本配不上那麼強大的男人……」龍天嬌被龍鵬看的有些緊張,知道自己圓不過去了,於是乾脆直接說道。

聞言,龍鵬和龍家二爺還有其餘兩個老者都沒說話,倒是地上跪著的白衣老者聲音顫抖的說道:「家主,大小姐說的是真的,對方的妻子長相一般,跟那個男子確實有些不配!」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喜歡那個男人?」龍鵬看著龍天嬌問道。

「是的爹,女兒是龍家的大小姐,自然明白身為龍家子孫,要為龍家的利益著想,一個能夠坐在三界拍賣行從未打開過的,天字貴賓間的男人,爹爹難道不覺得適合做龍家的女婿嗎?」龍天嬌看著龍鵬說道。

而龍天嬌的話,也讓龍家二爺的臉色緩和了下,看著龍天嬌說道:「天嬌,你能為龍家考慮,這確實不錯,但是你不能用謊言來欺騙我們,你明知道對方不簡單,你剛才還跟我們說謊!

萬一我們因為聽信了你的謊言,私下殺了對方的妻子,你覺得自己還能入對方的眼嗎?你覺得一個強者,或者一個背景強大的男人,能夠容忍殺妻的挑釁嗎?到時候別說你入不了對方的眼,怕是我們整個龍家都會被你害死!」

「二叔,爹,對不起!我剛才不知道他們是夫妻,我去的時候他們只是站在一起,我沒有想那麼多!爹,對不起,二叔你們別怪我了好嘛!」龍天嬌扯著龍鵬的手臂搖晃的說道。

「行了,這件事拍賣會結束之後再說,這裡是三界拍賣行,不管你想什麼,都不可能!」龍鵬瞪了眼龍天嬌說道。

「我知道了。」龍天嬌聞言心中一喜的說道,她知道自己的爹爹這麼說,就一定會幫助她的。

自是白衣卿相 這時,拍賣會現場,已經在拍賣第二件寶貝了,是一瓶七品丹藥回靈丹,可以快速回復靈力的丹藥,一整瓶是100顆,現在已經被喊到了三萬極品靈石了……

墨九狸看著手裡的單子,也沒什麼興趣就放了下來,然後看向水靈問道:「你們這裡的拍賣商品,都是你們拍賣行的?」

「是的,大部分都是,也有是別人寄賣的!」水靈說道。

「那我記得剛才下面的藍莓似乎說過所有商品都是有緣人得,這個又是什麼意思呢?」墨九狸好奇的問道。我趁着意識還清楚,默唸咒語,幾乎是垂死掙扎!

好在,最終還是被我拼命控制了局面。

我覺得我將那試圖附身我的魂魄驅除出身體。

只是穩住心神後,再也不相信眼前的一… 「回夫人,有緣人得,指的是一些有神智的寶貝,比如說拍賣一隻神獸,加入我和你都在加價,最後你的價格高,本應是你拍到的,但是神獸如果拒絕跟你,選擇讓我買走它的話,那麼不管我的價格比你低多少,都是按照我最後喊出的價格成交的!

一般沒有靈智的丹藥和藥材等寶貝,都還是現在這樣價高者得的!」水靈笑著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還有點兒意思!」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冷酷爹地:媽咪有點酷 拍賣會繼續進行,這一次的三界拍賣會一共有1500件寶貝拍賣,按照這個速度下去,起碼也要拍賣上幾天幾夜才能結束,也好在所有人都是修鍊者,換成一般人的話,怕是體力根本承受不了的……

墨九狸和帝溟寒一邊吃著面前的點心,一邊看著下面的拍賣會,一直到一百多件寶貝拍賣結束,一個墨九狸感興趣的東西都沒出現,前面也大部分都是丹藥,藥材,煉器材料等等……

雖然也很珍貴,但是並非特別珍貴的!

可是拍賣會場的熱情,依舊是熱火朝天,喊價的人依舊是絡繹不絕的,場面十分熱鬧。

墨九狸感覺有些無聊,乾脆直接躺在帝溟寒的腿上,閉上眼睛睡覺了,帝溟寒寵溺的看著墨九狸,讓她舒服的躺在自己的腿上休息,眼神看著帝溟寒十分的溫柔和深情。

水靈和水心見到這一幕,會心一笑,也不出聲去打擾墨九狸休息,她們姐妹沒有想到墨九狸和帝溟寒的感情這麼好,而且她們覺得帝溟寒夫妻看著十分有氣質,主要的是跟兩人同處一室十分的舒服,不會讓人覺得難受!

她們姐妹兩個人在三界拍賣行已經數千年了,雖然中間有段時間三界拍賣行沒有營業,但是她們接待過的客人什麼樣子都有,基本都負責接待貴賓間的客人,但是很多客人讓她們十分不喜歡,要麼眼神致命的,要麼問題多的數不清,要麼就是各種找事的,真的是很不舒服。

墨九狸躺著也沒睡著,只是在跟小書聊天,順便看看小寧兒在幹嘛,墨九狸的神識在空間找了一圈,才找到在葯田邊玩耍的小寧兒,看著小寧兒墨九狸故意問道:「寧兒,娘親在看拍賣會,你有沒有喜歡的東西,娘親幫你買!」

「真的嗎?寧兒要什麼娘親都買嗎?」小寧兒聞言仰著小臉問道。

「真的,只要有的,都給你買,寧兒要不要出來看看?」墨九狸笑看著女兒問道。

「不要出去,不過我想要買個小哥哥,娘親給我買吧!長得好看的小哥哥,就像這樣的!」寧兒想了想從戒指裡面抽出一張紙,上面畫著一個帥氣的小男孩。

最特別的是男孩的眼睛,竟然是藍色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