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彤聽到身後傳來的嬌聲,立即轉身望去,隨即微笑道:“蘇師姐,你也來啦!”

“是啊!這裏可是一個看雲聽風思情郎的好去處,每當修煉之餘,我便會來這靜靜呆上個半天,和你一樣。”藍衣少女是李彤的三師姐,同爲百靈道姑門下,姓蘇名醉墨。醉墨寓意文靜,喜歡書畫,能醉在其中,可事實卻不是這樣,她只喜歡畫,卻並不喜歡書。

“蘇師姐,咱們認識這麼久,你和我說過多次來這是會思情郎,可是你卻從沒告訴過我,你思念的情郎是誰。這很不公平,師姐,你可是騙我說出思念的人是誰,而你卻守口如瓶,今天你一定要告訴我,不然我就把你偷靈果吃的事情告訴師父。”李彤威脅道,上次她倆再次,蘇醉墨可是騙她說出自己思念的人是葉東,可輪到她說的時候,卻腳底抹油溜了,當時可把李彤氣壞了。

“好吧,既然師妹這麼執意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但你可得保證不要說出來。”蘇醉墨嘆了聲氣,覺得把她的情郎給說出來,畢竟她也需要一個吐入心生的對象。

“我保證會爛在肚子裏。”李彤露出兩顆小虎牙,笑着保證道。

“好,那我就說了。”

蘇醉墨微微擡頭,用憂鬱的眼神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緩緩說道:“故事發生在六年前的冬天,那一年的雪比以往來到稍晚了些,我和青梅竹馬的他,在飄雪中的菩提樹下許下諾言,我說今生只願做他妻,他說今生非我不娶,那一刻,我們緊緊相擁在一起,便奪走了各自的初吻,他還趁機摸了我的胸,好無恥的說……我和他相愛兩年後,我父親生意瀕臨破產,也這時師父出現了,她說能幫助我父親度過這次生意危機,但卻要我做師父的徒弟,也就是這樣,我和他分開了。”

“三年後,我學有所成,下山找他時,而他卻失蹤了,我詢問了好多人包括他的父母,都沒有一人知道他的消息,從那之後我每年都會下山去找他,可是結果還是一樣,他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李彤聽完後,內心久久不能平息!蘇醉墨的愛情故事,讓她很感動,煽情的李彤情不自禁便流下眼淚。

許久,李彤擦去淚水,看向蘇醉墨,問道:“師姐,說了半天,還是沒有說出你情郎是誰,師姐你該不會實在忽悠我吧!”

“哦呵呵……習慣了,用第三人稱說比較流暢,說着說着就忘了說了。”蘇醉墨莞爾一笑,再次說道:“我的他姓潘,名東,我高興就叫他東子,不高興就叫他冬瓜,你也可以這麼叫他。”

“呃……”李彤看着一臉笑意的蘇醉墨,很是懷疑她在便故事,如果是真的,她怎麼會那麼開心,看不出任何傷感的表情。

“師妹,你是不是在奇怪我爲什麼那麼開心,其實很簡單,人哭多了愁多了,看起來就會很憔悴,而且對皮膚也不好,要是以後遇到冬瓜,他見我肯定會很失望,所以我要保持青春,保持美麗,要把最好最美的那一面留給他,這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

蘇醉墨這一番大道理,看似無厘頭,卻暗含大愛,如果不是愛到處處爲人着想,怎麼可能會壓抑悲傷,成天笑呵呵的,就是爲了把最好的一面留給他愛的人,當然,這其中也有女人天生愛美的成分,但這不是關鍵,關鍵是蘇醉墨對潘東的那份心意,着實讓李彤感動。

“師姐,你說得對,我受教了,以後我再也不會愁眉苦臉,我也要把最好一面留給東哥,再有一個禮拜,我就能突破到築基期,到時我就可以下山去見東哥,和我父母了。” 蘇醉墨見李彤臉上綻放神采,會心一笑;“這就對嘛!不管是爲了自己還是爲你的情哥哥,都要快快樂樂的,每天愁眉苦臉的幹嘛!這不是虐待自己的嗎?”

“蘇師姐,我知道了,以後再也不會啦!”李彤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隨即說道:“蘇師姐,咱們回去吧!昨天大師姐不知道從哪弄了只熊貓,那小模樣好可愛,咱們去逗逗小熊貓。”

“納尼!大師姐搞了只小熊貓,你也不早說,還愣着幹嘛快走啊!”

蘇醉墨最喜歡毛茸茸的小動物,圓滾滾憨像十足的熊貓更是她的最愛,如今聽到李彤說大師姐搞了只小熊貓進山,光是看看,肯定不足以滿足的心,至少也要帶回去玩個十天八天的……

傍晚時分,江南市海景別墅區,42號別墅。

此刻,一輛哈雷摩托正向別墅駛來,騎車的是張楚,在他身後坐着劉倩倩和王素素,劉倩倩坐在中間,雙手抓住張楚腰間衣服,身子稍稍往後傾,避免她高聳的胸脯碰到張楚的背。

今天,放學時,劉倩倩和王素素剛剛騎着助力車來到校外,結果車子拋錨了,正好這個時候,張楚騎着拉風無比的哈雷從學校出來。

當張楚看到劉倩倩的車子拋錨,頓時眼神之中閃過一道精光,這可是上天賜給他接觸劉倩倩的機會,他怎麼會放過。

隨即,張楚便騎着哈雷來到劉倩倩和王素素身邊,邀請兩女上車送她們回家,同時又打了個電話給他的小夥伴,叫小夥伴來處理劉倩倩拋錨的助力車。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原本劉倩倩不想讓張楚送她回去,可是王素素看到拉風的哈雷和帥氣的張楚老師,就一直勸唆劉倩倩。

最後,劉倩倩在張楚盛情邀請和王素素的勸唆下,終於同意下來,讓張楚送她回去……

然而,當張楚載着劉倩倩和王素素兩女來到別墅門口時,葉東也正好開着車回來。

劉倩倩看到葉東回來,心裏不知爲何有一絲驚慌,也許是怕葉東見到張楚,產生誤會吧!

當葉東停好車,和林蓉蓉走下車時,劉倩倩立即開口解釋;“東哥,這位是一中的老師,叫張楚,回來的時候我車子拋錨了,所以張大、張老師纔會送我和素素回來。”

劉倩倩原本想叫張楚張大哥,可又怕葉東誤會,一下子有改口了。張楚聽到劉倩倩臨時改的口,心裏莫名一酸,看來眼前的男人在劉倩倩心裏,比他重的多,他想要俘獲劉倩倩的芳心,還需長久的革命精神啊!

“哦,就這事啊!看把你緊張的。”葉東笑了笑,隨即看向張楚;“張老師,謝謝你,專程送倩倩和素素回來,要不進去坐坐喝杯茶。”

“正好我也有些口渴,那我就不客氣了。”


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可以接觸劉倩倩心儀的男人,張楚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不然下一次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次來這。

“哈哈,說什麼客氣不客氣,你是倩倩的同事,又是素素的老師,來我這就不必客氣了,咱們進去吧!”

葉東本來就是禮貌性的問問,還沒想到張楚居然真的答應下來,而且張楚看向劉倩倩的眼神柔和中可是透着愛意,這麼明顯的表現,葉東當然知道張楚的心思,還不是想來挖他牆角嗎?

劉倩倩見張楚應了下來,看了看葉東,有看了看張楚,張楚留下來喝杯茶,肯定會和葉東針鋒相對,這樣她也能看看葉東對她的心如何,想到這,她原本有些擔憂的臉色,忽然綻放出笑意。

隨即,一羣人走進別墅。

來到別墅,林蓉蓉便主動去給泡茶,這或許是她職業性的習慣,因爲她是葛靈兒的祕書,這些事做慣,但她這麼主動去做,主要原因還是她已經漸漸把這裏當做她家,葉東是一家之主,來了客人,端茶奉水這些事,她很自然的就去做了。

“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葉東,目前是一名司機兼總監助理,我這輩子最羨慕的就是你們這些教師,假期多還不說,關鍵是在學校裏,每天都能看到那麼多青春靚麗的女學生,好生羨慕啊!”葉東剛坐到沙發上,便開始自我介紹,不過他說的可都是實話,他沒有上過高中,和夢寐以求的大學,因爲這段時間他已經孤身來到國外,過上傭兵生涯。

葉東曾經也幻想過,在高中或是大學,草長鶯飛的時光中,談一份純潔的戀愛,給自己有個完美初戀回憶,那該是多麼美妙啊!

“原來是葉先生,久仰大名啊!”張楚聽說過葉東,但沒見過,所以一下子沒有認出來。

“哦,居然久仰我的大名,我又不是明星富二代神馬的,你怎麼久仰我的大名?”葉東問道。

“一個多月前,葉先生在江南大酒店,出手數億拍下璀璨明珠,當時我也在場,只是我這個蝦米,你肯定不會留意,我雖然有留意,但由於時間過去一個多月也有些淡忘,所以一下沒有認出葉先生。”

張楚表面歉意十足,但心底卻有點看不起葉東,花了好幾個億買下一枚沒有用處的璀璨明珠,這肯定是超級富二代,而且是很敗家的那種,這種人是他張楚最爲不恥的人,同時,心底追求劉倩倩的想法更濃,一定要把劉倩倩救出火坑,因爲跟着敗家富二代的女人,幾乎沒幾個人能夠幸福。

“原來是這樣的啊!那想必張老師你也不是普通的中學教師吧!”


葉東可不傻,能夠參加一月前拍賣會的人,除了傍上土豪富婆的拜金女和小白臉之外,其餘人可都是江南市的上流社會的人,張楚雖然有小白臉潛質,但他身上可是有着一種生活無憂纔會散發出來的安逸氣質,如果他不是富二代那就一定是***。

“呵呵,普通不普通都改變不了我是中學教師的事實,而且這也是我的理想,只要甘願普通,我就是一名普通中學教師,葉先生,你說是不是?”張楚不是一個喜歡拼爹的人,所以每次有人問起這些,他都是避而不答。

“張老師,你說的真好,贊一個。”

林蓉蓉端着茶水和茶具放到茶几上,然後倒了五杯,端着一杯遞給張楚,笑道:“張老師,請喝茶!”


“謝謝!”張楚露出一個迷人微笑,伸手接過茶水,吹了吹小喝了一口。

通過簡單的交涉,葉東大概也能看出張楚的性格,這人如果不是一個看淡物質,追求理想的人,就是一個心機很重,喜歡耍陰槍的人。

如果是前一種,葉東會和他深交,儘管他想挖自己牆角,也會如此。如果後一種人,以後一定要讓劉倩倩和王素素,少緊接他,不然會吃虧。

此刻,景田幼兒園附近。

在城中逛了一天的林老邪,路過這裏。

跟了一天的龍七,也是非常有毅力,始終和林老邪報仇三十米的距離,一直跟在他身後而且還沒有被林老邪發現。

這時,景田幼兒園忽然想起一陣下課鈴聲,沒過多久,孩子們便從幼兒園揹着小書包走了出來。

林老邪忽然停住腳步,盯着跑出來的孩子們。

“嘖嘖~~~~這裏居然有陰月陰時出生的小孩,既然被我遇到,那我就客氣了。”

林老邪陰笑一聲,身形一閃,便來到一位扎着兩小馬尾小女孩面前,伸出殷紅的舌頭舔了舔嘴脣,然後以迅雷之勢擄走這名小女孩。

“混蛋,快放開我家小梅……”小女孩的母親看到女兒被擄,驚慌的叫了出來。

就在這時,甜甜從幼兒園中跑了出來,同時衝着前來接她的柳如雲喊道:“媽媽,爸爸今天怎麼沒來啊!”

遠處,正準備開溜的林老邪,聽到甜甜的聲音,回頭看了一眼,頓時眼前一亮。然而,當他想要回去擄走甜甜時,卻發現龍七的身影,冷哼一聲,使用全力奔跑,然後消失在街道盡頭。

小女孩的母親,追了沒多遠,便被絆倒,當她起身的時候龍七的身影快速在她身掠過,向林老邪追去。

見此,小女孩的母親臉上露出一絲感激,隨即撥打電話報警……

柳如雲剛剛看到林老邪當街擄人,那是嚇了一大跳,好在剛纔甜甜沒有過早出來,沒有讓林老邪看到。

現在的柳如雲也懂一點修真知識,見林老邪渾身散發着邪氣,她可不認爲林老邪是人販子,不然人販子能跑的那麼快嗎?

以柳如雲的猜測,林老邪估計是名邪修,而且剛纔林老邪回頭看了一眼甜甜,那眼神看的柳如雲心裏直發毛,現在她最擔心就是那名林老邪會回來擄走甜甜!

“媽媽,在想什麼呢?咱們回家吧!”


甜甜見柳如雲發呆,伸出小手扯了扯她的衣服。

“嗯,咱這就回家。”

隨即,柳如雲牽着甜甜,便往海景別墅區內部走去。路上,柳如雲越想越不放心,隨即把甜甜抱了起來,看着甜甜吩咐道:“甜甜,如果見到臉頰看着非常臃腫,額心還有顆肉痣的中年男人,你一定躲遠點知道嗎?”

“媽媽,你是說剛剛那個看着我眼神發光,擄走隔壁小梅的那個壞人嗎?”甜甜雖然出來較晚,但在幼兒園裏,她也看到林老邪擄人,所以她纔會一出來就問她媽媽她爸爸葉東怎麼沒來,在甜甜心裏葉東是無敵的,她想要葉東去把她的同學小梅給救回來。

“對,就是那個壞人,甜甜,你見到他一定要躲起來知道嗎?”柳如雲再次強調道。

“嗯,我以後見到那壞人就躲起來報警。”甜甜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林老邪全力奔跑的速度飛快,龍七追了他兩條街,便被他給甩了。

龍七靠在一顆樹上,粗喘了一口氣,然後拿出手機撥通姜玉書的電話,說道:“老大,我就說狗改不了吃屎,剛剛林老邪擄走一名小女孩,我追了過去,但他好像是屬兔子的,跑的那是賊快,分分鐘就把我給甩了,老大我現在該怎麼辦啊?”

“我擦,那老傢伙,還真敢犯事,你現在在那,我過去找你,一起去找林老邪藏身之處,然後我們兄弟倆連手滅了他。”姜玉書今天在葉東面前吃癟,現在聽到林老邪犯事,正好可以拿林老邪出出氣。

姜玉書之所以把話說的這麼滿,那是因爲他有必勝把握!姜玉書修爲雖然比林老邪差一個層次,但他和龍七都是有靈寶的人,綜合實力並不比林老邪差,而且還是二對一,勝算非常大。

而且,半年前姜玉書和龍七兩人一個築基中期,一個築基初期,以這樣的修爲連手都能斬殺凝丹初期的林老鬼,現在兩人修爲都提升一個層次,對付同爲凝丹初期的林老邪,那結果可想而知。

不過,姜玉書卻算漏了一件事,那就是以前的林老鬼沒有靈器,而現在的林老邪卻有一件靈器,儘管品階可能不如他們倆的好,但兩人想要對付林老邪,不死就是最大的幸運。

十五分鐘後……

姜玉書和龍七匯聚在一起,這時,龍七不知從哪拿出一塊巴掌大小圓形羅盤,口裏碎碎唸了幾句,羅盤的指針便快速轉動,九秒後停留在東南方位。

“老大,林老邪在東南方,我們快追過去。”

龍七收起羅盤,開口說道。

“嗯,快走吧,不然那小女孩會遭不測。”

確定了方位,姜玉書和龍七兩人,立即往跑了過去,路上的行人只能感覺到一陣清風在耳邊飄過,卻看不見奔跑的兩人。

…………

柳如雲回到別墅時,張楚已經離開。

葉東看到柳如雲和甜甜,立即起身把甜甜抱到懷裏,捏了捏甜甜的小臉,笑道:“甜甜,有沒有想爸爸啊?”

“想哦!可惜爸爸都不來接甜甜,剛纔有個壞人瞪了甜甜一眼,嚇死我了。”甜甜拍了拍她還沒有發育的胸脯,可憐兮兮的說道。


“哦,是誰這麼大膽趕瞪我女兒,告訴爸爸,讓爸爸把他打扁去。”葉東嬉笑道,並沒有把甜甜說的話放在心上。

“東子,是真的,而且那個人身上散發邪氣,還擄走一個小女孩,跑的非常快,估計是一名邪修。”柳如雲還是很焦慮,儘管現在只是猜測,但她還是非常緊張,畢竟甜甜是她生命中最重的人。

“管他是邪修還正道修者,只要不惹到我就行,不然我打得他滿地找牙。”葉東捏了捏拳頭,雖說他修爲不高,但他有靈寶***,絕對能夠保證甜甜的安全。

“話雖如此,可是,先前那個邪修看向甜甜的眼神,可是透露着擄走甜甜的意思,要不是那時正好有個人追了過去,估計剛纔邪修就會動手擄走甜甜,所以我非常擔心那個邪修會再次出現。”柳如雲擔憂道。

“柳姐,你別擔心,如果真是你說的那樣,那麼暫時應該是沒事,那麼邪修必須還在被追他的人糾纏着,或許被那人殺了也說不定,不過爲了保險起見,這段時間就由我送甜甜上下學,這下柳姐,你該放心了吧!”

葉東目前也沒什麼事,除了下個禮拜一去參加拍賣會,其餘時間都可以用來保護甜甜,他們的小公主。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那就辛苦東子啦!”柳如雲笑道:“那我去做飯啦!”

“柳姐,我和蓉蓉買了七隻美國大龍蝦,一隻一大盤的那種,飯就不用煮,晚上咱們吃龍蝦宴。”葉東邊說還邊做動作,比劃了兩下。

“好哦好哦,有大龍蝦吃咯!”甜甜聽到一隻龍蝦能有一大盤,興奮的手舞足蹈跑進廚房,想要去看一看那一隻一大盤的美國大龍蝦。

“東子,美國大龍蝦我可不會做,嫣兒這個大廚又沒有回來,你會做嗎?”柳如雲做些家常菜那是非常拿手,但這些昂貴的海鮮,以前吃都難道吃,更別說做了,所以現在放囧了。

“嘿嘿……我要不會做,我買這玩意幹嘛,看我的吧!”

葉東說着給衆女拋了個媚眼,然後走進廚房,去準備今天的晚餐,大盤裝龍蝦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