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恪這才恍然大悟。

「不必!不必了!本王只是進城隨便閑逛,不必驚動他們!」

一個圓臉漢子不住點頭:「好的!」

「你叫什麼名字?」

「小的叫趙飛!手下有二十人,剛才殿下剛一進城,我們就已經注意到了!」

李恪對他們的身手非常滿意,自己一身本領,竟然絲毫沒有察覺。

「現在你們的工作進行的怎麼樣了?」是啊,何止變化大,我現在靈魂都換了個新的。

抱了一下張明宇后,周老師目光看向一旁的小了白了兔,笑着問道:「旁邊的這位就是你的小女朋友吧?」

「周老師您好!我是張明宇的女朋友,我叫小兔。」

「小兔你好!」

周老師和小了白了兔握了握手。

簡單的打過招呼后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四百零三章「永不回華夏」的朴佐料夾著尾巴逃跑不只是動物,還有官雪松。

孫警官生怕我會怪罪他,連忙拍著胸膛保證「辜蕪,你相信叔,這件事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老鼠屎,這種事以前從來沒有過!也從來不許有!

「孫叔,我這人你也算了解。我就這麼……

《控魂》第一百五十一章氣餒 深夜,微博因這一消息癱瘓了。

「憑什麼盛卿卿出任?爬床得來的吧?」

「被陸言喻強姦原來是為了陸氏的股份啊,不會吧?這種心機婊。」

「是我們格局小了,不說了,買迷魂藥強姦去。」

盛予宴想起網上的評論,久久睡不着覺。

想了很久,晚上偷偷摸摸跑出來。

「二寶,你怎麼還沒睡?」

盛卿卿的聲音傳來,此時她對着筆記本熒幕,眸間被藍色的光屏折射出冷意。

「我……我想把罵媽咪的賬號給封掉。」

「二寶,你不能隨便封別人的賬號哦,這樣是不對的。」盛卿卿走過來,抱起盛予宴想要把他放回屋裏。

盛予宴委屈極了,「可是他們總是罵媽咪。」

「謝謝寶貝為媽咪着想,但每個人都有發言的權利,媽咪不在意流言蜚語的,快睡吧。」

「我知道啦。」

盛卿卿親了一下盛予宴粉嘟嘟的臉蛋,就把他放到了床上。

得此一吻的盛予宴果然彎起了眉眼,笑得開心極了。

看着三個孩子恬靜的睡顏,盛卿卿合上門,繼續噼里啪啦敲起了筆記本。

翌日。

盛卿卿出現在股東大會門前。

當季最新款的紅色風衣穿在身上,搭配同色系的高跟鞋,微卷的長發披在身後,簡直比模特還要漂亮。

裏面傳來盛雲嫣哭哭啼啼的聲音,「妹妹橫刀奪愛,搶走了我的未婚夫陸言喻,本來他是愛我的,可卻被妹妹她……或許是我不夠好,言喻才會被搶走。」

「可是妹妹總是欺負我搶走我的東西,這次我真的不想讓了,我真的愛言喻哥哥。」

「砰!」

會議室門被盛卿卿猛地推開。

「你當年不知羞恥,勾引自己的妹夫,害得我身懷六甲卻被休。」盛卿卿低眉一笑,「陸言喻喜不喜歡我,我不稀罕,倒是你,要是把握不住自己的未婚夫,就別怪你的未婚夫喜歡別人。」

「妹妹,你怎麼能……」

盛雲嫣正要解釋,盛卿卿眸光一轉,無視她的話。

「魏老,李老。」被點名的兩位老前輩立刻看向盛卿卿。

魏老不屑地看着盛卿卿,「小丫頭叫我們是要?」

這個稱謂,明顯看不起盛卿卿。

「二老都是元老級的股東了,自然是陪着公司時日多了。」

聞言,李老淡淡一笑,「是啊,跟着公司四十多年了。」

「這不是表彰,我是要辭退二位。」

場面突然寂靜下來。

魏老震驚道:「辭退?你個小丫頭片子憑什麼辭退我們?」

眾人連忙看了一眼坐在原地,表情陰鶩的盛胤。

這可是公然打他的臉,這兩位都是當年和他一起打天下的人。

盛雲嫣連忙站出來,「盛卿卿,雖然你是我妹妹,但你也不能這樣胡作非為毀了父親辛辛苦苦創下的公司啊。」

「好大的帽子啊,我可戴不起,」盛卿卿冷笑一聲,一把將手中的文件扔在桌子上,「二老濫用親眷,私吞公司財產,胡亂報賬。這就是證據!」

二老的臉色蒼白。 喬芮心亂如麻,她不知道那個吻是什麼意思。

她們只是接了個吻,她清晰感受到許柔嘉的嘴唇有多軟,和那些描述里的一樣,就像柔軟的棉花糖,夾雜着清爽的薄荷味。

她翻了個身,背對着許柔嘉。

思索間,許柔嘉柔軟的身體貼了過來,她從身後輕輕擁住她,輕聲道了句晚安。

最後喬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過去的。

再醒來時已經天亮,她習慣性摸索到手機關掉鬧鐘。

今天彷彿和平時並沒有什麼不一樣,喬芮揉了揉頭髮從床上下來,趿拉着拖鞋去洗漱。

走出房間時眼睛都沒完全睜開,她聞到了食物的香氣,腳步頓了下,眼睛稍微睜開一些。

自己一個人住早上怎麼可能會聞到食物的味道?這也不像是隔壁傳過來的。

她轉頭正好就與許柔嘉對上視線,她剛把粥從廚房端出來,身上還穿着那件白襯衫,欲得不行。

喬芮一瞬間醒神了,眼睛睜得老大。

對哦!昨晚許柔嘉過來了!

「醒了?正想叫你呢。」

喬芮胡亂抹了把臉,生怕自己剛起床蓬頭垢面的樣子被人看見,略尷尬地應了聲后急忙跑去洗漱。

沒有用很久時間,十分鐘后她便梳洗完畢從衛生間出來,睡衣領子都認真理過了。

「我有點餓了,看到你冰箱裏有點青菜和肉我就拿來煮粥了。你不會介意吧?」

「有吃的我怎麼會介意。」喬芮拉開椅子在許柔嘉對面坐下。

粥已經盛出來有一小段時間了,並沒有剛出鍋那麼燙,食物的香氣勾起喬芮的饞蟲,她舀了小一勺吹了兩口便送進嘴裏。

青菜粥鹹淡適中,早晨起床不宜吃油膩的食物,卻又不會覺得寡淡。

喬芮沒有忘記今天的任務,很快說:「我爸媽大概下午到,聽他們的意思要來家裏做飯,我下班去接你我們一起回來吧?」

她自顧自地說着:「按照他們之前的習慣,也就來吃頓飯,我再給他們訂個酒店住,明天是周六,我們再去吃個早茶就把他們送回去。」

「今天晚上我把他們送到酒店就送你回家,明天早上再去接你。」

她說完抬眼看向許柔嘉,詢問她的意見,「可以嗎?時間上你方便嗎?」

「可以。」許柔嘉略微點頭,她嘴角沾了些粥漬,在白光下嘴唇透著晶瑩。

這讓喬芮忍不住想起昨天晚上的吻。

許柔嘉表現得太淡定了,淡定到她都懷疑昨晚是不是她做的一個夢。

許是她的目光太過直白,許柔嘉停下了進食的動作,一隻手托著腮笑着看她。

「你在看什麼?」

喬芮一下便回過神,對上許柔嘉笑意盈盈的目光,襯衫領口隨着她的動作敞開了些,明顯看到那條深邃的陰影。

心跳無預兆地加快了,她下意識岔開目光,欲蓋彌彰道:「你嘴角沾到了。」

許柔嘉曲起食指下意識想用揩掉,動作一頓,轉而問:「能給我一張紙嗎?」

紙巾就在喬芮手邊,聞言她立馬抽了張紙遞過去。

她只是兩指夾着紙巾一角,明明能夠輕鬆將那張紙抽走,許柔嘉卻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圓潤的指尖掃過她的手心。

這一瞬間,喬芮的手抖了下。

慌亂間她好像看到對方眼裏一閃而過得逞的笑容。

「謝謝~」許柔嘉朝她眨了下眼,之後優雅地擦起了嘴。

許柔嘉是淡定了,喬芮卻覺得自己的心完全亂了,她說不出到底是什麼問題,讓她有些煩躁。

吃過早餐后喬芮換好衣服準備去上班了,她看着同樣穿戴完畢的許柔嘉,「你去哪?我送你。」

許柔嘉想了想,卻說了別的話題,「叔叔阿姨下午大概幾點到?要不到時我先過來吧,有人在不容易被看出破綻。」

「那也行。」喬芮點了下頭,很快說:「你方便嗎?今天不用……工作嗎?」

她想說不用上班嗎,可是她們這行好像……並沒有嚴謹的上班流程。

「這兩天休息。」許柔嘉如是說。

喬芮想了想,從鑰匙圈裏取出一支備用鑰匙遞給她,「那我到時候提前跟你說,你再過來吧,這是大門的鑰匙。」

許柔嘉接過鑰匙,揶揄道:「就這麼把家裏的鑰匙給我,不怕家裏少了東西么?」

喬芮上下看了她一眼,一個開奧迪A8的人大概也不屑要她那點零錢,「我要怕也不會給你了。」

「好。」許柔嘉兩隻手背在身後,笑眯眯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我先去補個覺。」

「隨便你吧。」喬芮擺擺手,「我要去上班了。」

她在門口換好鞋,剛直起身想要轉身出去,卻見面前許柔嘉朝她夠了勾手指。

「?」她將信將疑地湊過去,以為她有話要說便微低下頭,沒等詢問,許柔嘉忽然抱住了她。

喬芮身體在這瞬間僵硬得不行,表情也凝固在臉上。

許柔嘉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在她耳邊壓低嗓音說:「路上小心~」

她只是抱了一下,說完話便鬆開。

這一幕像極了電視機男女主臨出門前的送別。

聯想到這個的喬芮一時間不知道該作何表情,胡亂嗯了聲便轉身開門出去了。

一整天喬芮坐在工位上就心神不寧的,同事叫了好幾遍她才回過神來。

「喬芮,你今天心事很重啊?老是出神。」同事端著水杯疑惑道。

「沒事。」喬芮下意識搖頭,頓了下,又叫住同事,她見周圍同事都在忙沒人注意她們,便壓低聲音說:「我有件事想問你。」

「就是……」她猶豫了下,還是按捺不住心裏的疑慮問了出來,「你會和同性朋友接吻嗎?」

「哈?」同事一臉驚恐的表情,「你這問的什麼鬼問題啊,我為什麼要和同性朋友接吻?!」

「呃,沒什麼。我隨便問問的。」喬芮有些尷尬,見到同事的反應她就知道自己不應該問這個問題。

可是,兩個女的在非戀愛非同性曖/昧的情況下接吻也太奇怪了吧????這事還發生在自己身上。

許柔嘉看起來也不像les啊???

「我沒有遇到過,也不想遇到。」直女同事回道,「不過我聽說有些人會和閨蜜親嘴。」

「什麼?」喬芮一臉震驚,這顯然超乎她的認知範圍,「為什麼要和閨蜜親嘴?les嗎?」

「不是啊,直女圖好玩唄。」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