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敏急忙給李浩打了個眼神,李浩本來正在給一旁一直默默吃菜不說話的方娟加菜,察覺到小妹的眼神,他立刻笑呵呵地說:“小何工作不操心,我在山東那邊自己搞了個公司,到時候可以過來幫我。對了,平時有什麼愛好沒有?”

“打打籃球。”

李敏見氣氛輕鬆一些了,急忙說道:“老哥還記得上次我給你發的視頻,就有乃軒,你看了覺得怎麼樣?”

“我說嘛,怎麼那麼眼熟,不錯,我還以爲是職業聯賽呢,不錯,有時間也打打,我也喜歡籃球。”

何乃軒微笑的附和着,這個時候李蓮英咳嗽了一聲,頓時幾個人不說話了,等着她說話。

“敏敏以後要回蘇州,以後肯定不能離蘇州太遠,我和他爸不可能讓敏敏距離的太遠,所以我讓敏敏等着你。”

聽到李蓮英的話,李敏的嘴立刻就撅起來了,李浩也覺得有些尷尬。

何乃軒沒生氣,他依舊笑呵呵的,好像沒聽懂李敏媽媽話裏的意思,很是從容地說道:“阿姨,沒事,您可要給我看好敏敏,我到時候不會讓敏敏等多久的。”

“沒錯,男人就該有信心,來,吃菜吃菜!”

李浩急忙打着圓場,李蓮英再也沒有說話。 一天宛如一年

一年宛如一天

任時光流轉

我還是我

一遍用了千遍

千遍只爲一遍

當回憶久遠

初心始現

我做了那麼多改變

只是爲了我心中不變

默默地深愛着你無論相見不相見

我做了那麼多改變

只是爲了我心中不變

我多想你看見

一天宛如一年

一年宛如一天

任時光流轉

我還是我

一遍用了千遍

千遍只爲一遍

當回憶久遠

初心始現

我做了那麼多改變

只是爲了我心中不變

默默地深愛着你無論相見不相見

我做了那麼多改變

只是爲了我心中不變

我多想你看見

我做了那麼多改變

只是爲了我心中不變

默默地深愛着你無論相見不相見

我做了那麼多改變


只是爲了我心中不變

我多想你看見

我做了那麼多改變

只是爲了我心中不變

我多想你看見

這首歌是何乃軒感觸最深的一首歌,楊宗緯在2015年12月19日在北京工人體育館演唱會上何乃軒聽到的,那個時候他也在現場,看到那熱鬧無比的場面,聽着周圍那些小女孩尖叫無比的聲音,上一世的何乃軒幻想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有這樣的場面。

可是終究上一世他只是個連房子也買不起的屌絲,可是,他重生了。

今生他變了,他爲了錢變得更加努力,他做這一切只是爲了不變,爲了身邊人不會因爲金錢改變,爲了情意不受金錢而改變,所以他變了。

這一切,他希望有一個人可以看見,卻又不能讓人看見,夜晚的孤獨只有他一個人能夠體會。

何乃軒身邊是唐潔,談完事情,他們出來已經是晚上了,他們兩個人不知怎麼樣的,就開始在爲在路邊慢慢散步起來。

晉原還沒有其他大城市的鋼鐵森林。在這裏隨便逛逛,就會讓人流連忘返。徒步悠然地城內走走,你也會有不少的收穫和感觸,在晴朗的晚上,觀賞湛藍、清亮夜空上的閃閃繁星,更是一種愜意的享受。

城裏的某些道路是青石條鋪成的,有的石條已經被天長日久的踩踏,變的光滑和發亮,地面乾乾淨淨,遠遠望去整個街道彎彎曲曲,街道兩邊的房屋彷彿如同童話中過去那種木板閣樓,靜靜的,好象在述說滄桑的歲月。


不知不覺,他們就走到了一處熱鬧的酒吧,聽着那震動人心的dj音樂,突然唐潔開口了:“進去坐坐?”

何乃軒詫異了一下,點點頭同意了,他最近壓力很大,所以也想放鬆,看來唐潔也是。

酒吧裏除了很多酒,還有很多人,當然包括很多漂亮的女人,白天在晉原你是根本見不到這麼多漂亮的女子,但到了夜色低垂的時候,她們就像那一朵朵盛開的夜來香一樣,不知道從什麼角落裏冒了出來,讓你驚歎於當今社會美女的繁多。

此時,這裏正是高巢迭起的時刻,這一個神奇的地方,在這裏沒有矜持和低調,“時尚”也不僅僅只是一個形容詞。

有的女孩們累了,蜷縮在沙發上和男朋友喃喃私語,有的女孩手裏拿着鏡子,往已經很漂亮的臉補妝,空氣中瀰漫着香水的味道,分不清牌子,卻令人迷醉。

絲襪,彷彿是女人們走進酒吧的門票。不同款式、不同顏色、不同質地,區分了數以萬計原本一樣的女人。

即使現在是剛剛進入春天,天氣還有些冷,但是仍然有很多妖豔的女子穿着黑絲,白絲出現在這裏,只爲放縱。

在浮躁的社會,他們每天忙不迭地奔波,偶爾在暗夜裏放縱肉身,卻緊鎖心門。這所有放浪形骸的背後,其實都隱藏着靈魂深處的痛,或許,這痛,只有她們自己和夜色能讀懂。

這或許是他們唯一可以發泄心中感情的地方,也或許除了這裏,她們根本不知道該去哪裏?

當物質越來越豐富,空乏的卻是精神,讓人感覺心越來越累,所以她們喜歡來這裏尋求刺激。

比如說白領,少婦,辣媽,未成年的小妹妹,這裏也可以被稱爲“墮落的天堂。”

因爲它墮落,所以這裏是天堂,只不過只是黑暗的天堂。

何乃軒他們進去的時候,好一點的位置已經沒有了,何乃軒隨便看看,就發現在吧檯旁邊那幾大盆一米多高的龜背竹後面,還有一張小小的桌子,他就拉了一下唐潔,走進這個隱祕之所,你還別說,坐在這裏,由於高大,繁茂的龜背竹遮擋了光線,外面的人是很難看出裏面坐的是誰,而他們在燈光的陰影處,卻可以清晰的看到走過吧檯的來來往往之人。

何乃軒叫來了一個穿着黑色絲襪很漂亮的小服務員,要了一打啤酒過來,起初也沒有說太多的話,兩人先是幹掉了幾瓶啤酒,唐潔這才說道:“你經常來這種地方?”

“沒有,偶爾來這種地方玩玩。”

何乃軒如實的回答,不說上一世,他重生之後來酒吧的次數也屈指可數。

“你呢?”

何乃軒也反問道,唐潔搖了搖頭笑道:“我哪裏有時間,你就把我剝削死了,我每天忙的很,果然資本家都是可惡的。”

聽着唐潔的話,何乃軒呵呵笑了一下,舉起酒杯敬了唐潔一下,說道:“多謝你的努力。”

唐潔也挺豪爽,仰頭就將一杯酒灌下,放下酒杯她又看着何乃軒問道:“明天準備的怎麼樣了?”

何乃軒給自己倒了杯酒,又給唐潔倒了杯酒,搖搖頭說道:“還可以,明天主要看馮坤怎麼辦了,說實話,有點興奮。”

“靠!”

唐潔爆了一口粗口,然後才一臉不屑的說道:“你裝呢吧?能不緊張興奮嗎?我想想都覺得不敢相信,幾千萬人民幣,可不是幾千塊!”

“呵呵!”

何乃軒只是笑,沒有說話,今天他就是想喝點酒,和李敏媽媽吃飯吃的讓他不開心,但是也僅僅是不開心。

李敏去賓館陪她媽睡了,他不想回易居園睡,出來去網吧逛逛,結果碰見了唐潔,然後討論點事情,他們兩個人這才遇見出來喝酒。

“對了,等公司安穩了,你去進修一下。”

沉默了一會,何乃軒眯着眼睛看着唐潔來了這麼一句,唐潔愣了好大一會,才緩緩點了點頭。

唐潔剛要說話,就聽旁邊那吧檯“呯”的一聲,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叫你們老闆過來,看看我們需要不需要買單。”

那收銀的服務員就低聲下氣的說:“老闆不在,你們要是不付賬,最後我得把錢墊上,求你們理解一下。”


何乃軒就轉過頭去, 霸道寵婚:鮮妻,撩不够 ,見吧檯旁邊站了三個人,歲數都在40多的樣子,每個人都喝的有點搖搖晃晃的,站在那裏,一搖一擺。

中間一個長相兇惡,額頭有道疤的人一語不發,很有威嚴,在他旁邊一個倒是指着收銀的小姐說:“你搞清楚一點,信不信我明天就把你這場子封了。”

那收銀小姐只是一個勁的說着好話,陪着不是。

成精的何乃軒已經猜到了一些,估計這個人應該是國家的公職人員,旁邊兩個也是,按說一般的場子是認識他們的,沒人敢問他們要錢,不要說免費喝你點東西,到了逢年過節時候,你老闆還得屁顛屁顛的拿上紅包去拜年的。

對轄區的所有娛樂場所,他們都是有治安管理的權限,要是封你個場子,隨便都可以找到個合理的藉口。

今天看這樣子,收銀小姐是不認識他們,纔會出現如此的誤會。

何乃軒搖了搖腦袋,這樣的事情哪裏都有,不會避免的,這也是老百姓的悲哀。

“走吧!”

遇到這樣的場景,也沒有心情繼續喝下去了,何乃軒對唐潔說道,唐潔點了點頭拿起包,兩個人徑直出了酒吧。

他們已經付賬過了,所以圍觀的服務員也沒有管他們,看着周圍好奇圍觀的其他人,何乃軒搖了搖頭。

離開酒吧走在大街上,這時候已差不多有些晚了,街道上昏黃的燈光已經開始在守候着夜色,整條大街有很多喝醉的人。

何乃軒看見遠處兩個喝酒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情侶,他們在酒精的刺激下很亢奮,他們時而手拉手,時而相互追逐,時而大聲地對天大笑。

唐潔今天很興奮,也許是何乃軒剛剛那會說的那句話,她仰頭對着何乃軒說道:“你把我帶起來的,所以我註定要把所有的情分還掉,你放心吧,秦軒我會做好的。”

何乃軒還是眯着眼睛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有些時候多說無益。

唐潔打車回去了,何乃軒也回易居園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去過墮落的天堂了,他睡的很香,回到易居園他躺下之後,很快的就睡着了,那麼的香甜,就連李敏發給他的短信都沒有看見。

難耐的夜晚終於還是過去了,天色亮了起來,清晨的陽光穿過窗簾的縫隙,悄悄的溜到夢鄉中旅人的臉上,想用一種最溫柔的方式將他們從夢境中拉回到現實中來。

想到今天重要的事情,還在夢中遨遊的何乃軒瞬間清醒了,千萬富翁,哥來了! 李敏的老媽李蓮英是一個女強人,可以說算是女繼父業,是一家民營公司的老闆。李敏的老爸和李敏的老媽結婚,也算是聯姻,強強聯合的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