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正心想:不管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自己今天剛做一件好事,上天不會這樣對好人的。

他朝着日出的方向走去。

絲毫沒有注意到在路邊有一塊被積雪覆蓋的牌子。

如果他將牌子上的積雪去掉,會看到牌子上面寫着:危險區域,遊客勿進。

一路上沒看到什麼人。

但是李正的心情很好,手中的手機拍個不停。

日出下的長白山特別漂亮,陽光照射在山頂上,白雪反射出光芒讓人有些眩暈的光芒。

李正站在山坡上,看着遠處緩緩升起的朝陽。

在這一刻,他李正柔軟的內心在這一刻彷彿被觸碰到,想起了那個女孩。

她是他的初戀。

初戀,總是刻骨銘心的存在。

李正深呼吸一口氣,朝着遠處大喊一聲:「三年了,我來了,你在哪裏?」

喊完之後,他的鼻子有些發酸。

望着這朝陽,有點想哭。

可是沒來得及等他流淚,地面開始微微顫抖。

怎麼回事?

他回頭一看。

看到自己站這地方後面有一個將近70度的斜坡,而斜坡上的積雪正化作雪崩滾滾下來。

糟糕,太大的聲音在山谷之間會引起震動,震動能引起雪崩。

剛才顧著看日出,居然把這個物理常識給忘了。

望着滾滾下來的積雪,李正拔腿就跑。

但是人的雙腿怎麼能比雪崩快呢?

很快雪崩就來到了李正的身後,把他捲入雪崩之後。

他的身體被積雪覆蓋,很快就暈過去。

他暈過去的最後一個念頭是:我還不想死,誰來救救我…..

雪崩持續了一分鐘就過去了。

只是一個非常小型的雪崩。

十分鐘之後,一隻通體雪白的狐狸一蹦一跳的來到這一片雪地上。

正是李正救下的那隻白狐。

它在這片雪地上打轉。

彷彿在找什麼。

這時,它看到遠方有一隻鞋子。

它趕緊跑過去,在鞋子上聞了一下,又轉了一圈。

它十分興奮地在雪地上蹦蹦跳跳。

接着,讓人瞠目結舌的事情發生了。

白狐身上的皮毛髮出一陣白色的光芒,它的身體在發光。

然後開始慢慢變大。

白光一閃而過。

一個身材修長,穿着白色宮裝的少女站在原地。

她的頭髮也是雪白的,身後拖着一條尾巴,頭上還長著兩個小小的獸耳,額頭處還有畫了一朵花。

那花的花瓣有七瓣,鮮紅色。

她睜開眼,眼眸居然是藍色的,看上去十分好看。

。眼瞧著夜玖就要出房門,宮女驚了一下,她急匆匆的拉住夜玖。

「娘娘,您可是皇后,怎可如此樸素。」

樸素?

夜玖看著一旁全身鏡中的自己,沉默。

鏡中,女子的面容絕色,臉色淡妝粉飾,一身紅衣,風華絕代。

夜玖沉默了一下,面無表情的抄起一旁放在臉盆里的濕布,

《夫君個個美如花》530. 「炎穹,血刀你們可以退下了!」

楚非梵並沒有理會面前玄冥而來,側目看了眼炎穹,血刀,抬手示意他們離開。

對於玄冥二老,現在兩人已經願意臣服於自己,那就是說自己身邊無形中多了兩名武皇境巔峰的強者。

楚非梵看著炎穹,血刀兩人消失在夜色下,轉身眸光注視著面前玄冥二老,聲音冷冽:「你二人既已臣服於朕,以後便要言聽計從,若是敢有絲毫不臣之心,他日所受的痛苦必將是今天百倍!」

「屬下明白!」

「屬下明白!」

兩人不停的頷首,雙眸中渙散的目光都變的敬畏,顫抖的聲音回蕩在夜空中。

「唰!」

「唰!」

「唰!」

楚非梵抬手間,數道真龍之氣進入兩人體內,他們身上的痛苦短暫的消失,兩人如釋重負,身形驟然騰起,恭敬的聲音響起。

「屬下鹿杖客,謝主人不殺之恩!」

「屬下鶴筆翁,謝主人不殺之恩!」

「退下吧!」

楚非梵揮手示意兩人退後,眸光向遠處趙雲,單雄信激戰的地方看去,嘴角不自覺的浮現出自信的笑容。

「唰!」

一道身影從虛空中飄落而下,只見瑤琴手中拎著高闕,此時白狼太子已經徹底暈死過去,到時瑤琴看到玄冥二老站在楚非梵背後,俏臉上騰起緊張之色。

「主人,難道被他們二人脅迫了?」

瑤琴心中盤算著,倩影向後退去,手中裂天綾飛出,直擊玄冥二老而去。

「瑤琴,莫要動手,他們兩人現在已經徹底臣服於朕!」

聽到楚非梵的聲音,瑤琴面帶疑惑,收起手中裂天綾,蓮步輕啟而來,只見玄冥二老移步上前,抱拳:「瑤琴姑娘受罪,以前我兄弟二人多有得罪,還望姑娘諒解!」

「主人莫不是被這兩人欺騙了,看他們陰險狡詐的樣子,怎麼樣都不像是好人!」

瑤琴神情依舊警惕,輕聲細語的自語道。

「瑤琴,玄冥二老既已誠心歸順,以後就是朕身邊得力的幫手,你切不可對他們二人再有成見!」

楚非梵知道瑤琴單純,他剛才的私語自己也聽到了,但眼下他正是用人之際,玄冥二老若是忠心耿耿,無疑也是他的一大助力。

他堅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相信玄冥二老若是留在他身邊,假以時日定然也會成為正人君子。

瑤琴見楚非梵一臉嚴肅,她看了眼面前躬身施禮的玄冥二老,細若無聲:「是,瑤琴知道了!」

接連天羅太子秦晏,大乾太子洪承,白狼太子高闕三人盡數被捉,楚非梵知道千雁山下的事情已經落幕,眼下是時候返回楚國了。

就在他思索之際趙雲,單雄信回歸,兩人已將高闕帶來的武者擊潰,只有少數人趁著夜色倉皇而逃。

「俺回來了!」

楚非梵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到背後傳來一道渾厚有力的聲音,眾人轉身看去,夜色下羅世信和燕雲十八騎早已變得鮮血淋漓,身影上衣衫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

夜色下,羅世信一手拖著闊劍,一手拉著一桿還在滴血的長矛,整個人宛若從修羅煉獄中爬出來的殺神一樣,要不是他嘴角噙著憨憨的笑容,眾人真的會以為他和燕雲十八級是來自地獄的惡鬼。

瑤琴看著不斷逼近的羅世信和燕雲十八騎,倩影下意識向後移動了一步,雙眸中騰起一抹緊張之色。

這還是素日在她身邊憨憨的羅護衛?

這也太可怕了,他們到底經歷了什麼?

到底經歷了什麼,放眼望去,千雁山下高闕麾下一千名麒麟兵團悍兵無一生還,所有人葬身在山下峽谷中。

十九人斬殺一千名麒麟兵團悍兵,這也許有些匪夷所思,可眼下就真是發生著,就連楚非梵也被他們恐怖戰力震撼。

「今世孟賁!」

「地獄之鬼!」

羅世信和燕雲十八騎絕對對得起他們如此稱號,真沒想到羅世信帶領燕雲十八騎還有如此奇效。

「世信,辛苦了!」

「子龍,將他們五人帶上,我們即刻出發返回楚國!」

「主人,這五人都要將你除之而後快,為什麼還要帶他們離開?」

瑤琴不明所以,俏臉上布滿疑惑之色,聲音不解的問道。

「三個傻子,一台戲。」

「接下來朕要給大乾,白狼,天羅三國唱上一出大戲!」

楚非梵雙眸中狡黠之光閃爍,聲音冷冽的說著,轉身躍上馬背。

「出發!」

…………

濃墨的夜色籠罩在天地間,千雁山下峽谷中呼呼的勁風聲呼嘯而過。

夜色下隱藏的孤鳥發出一道道哀鳴之聲,聲音激蕩在四周的孤峰上,讓人不寒而慄,頭皮發麻。

孤峰叢林中一道道幽藍的眸光不斷逼近峽谷,可只聽到幾聲仰天長嘯聲,幽藍的光亮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峽谷中血腥氣衝天,就連山上的群狼都不敢靠近,選擇避而遠之。

此時。

距離楚非梵一行離開千雁山已經足足過去三個時辰,一道黑影凌空飄落而下出現在峽谷中,她抬手掩住鼻尖,大睜的瞳眸從山谷中掃視而過。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難道這一切當真都是楚帝所為?

這簡直也太匪夷所思了!

來人腦海中接連騰起兩個疑問,接著便是一聲震驚,她鼻腔中充斥著讓人作嘔的血腥氣,目之所及到處都是殘屍,地面上的血跡還沒有完全乾涸,不少地方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出粼粼亮光。

黑影沒有在山谷中過多的停留,很快她便消失在夜空下,整個山谷再次恢復平靜,只有時不時傳來幾聲蟲鳴。

時間滴滴答答而逝,一個時辰后,炎龍國皇宮,碧雲宮外,一道黑影疾行而至,快速向進入宮殿之中。

「屬下輕凝拜見公主!」

「怎麼樣了,可有楚帝的消息?」

「回公主,千雁山下血染千里,慘死之人數以千計,可未曾發現楚帝蹤跡,輕凝認為山谷中一切都應該是拜楚帝所賜。」

「什麼!」

「殘屍數以千計,都是楚帝一人所為?」

上官邦寧披著輕紗的倩影從木塌上騰起,抬手撩起面前的紗幔,聲音震驚的再次確認道。 「陰池?」

我點了點頭:「對!顧名思義,就是匯聚陰氣的池子。」

「那現在該怎麼辦?」陳墨問道。

我低頭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女人,看着有點眼熟,以前肯定是見過,很可能就是楊家鋪的人,只是我記不得她是誰了。

「她應該就是這楊家鋪的人,我先把人弄醒,再問問她在土廟裏到底看到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