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杜安忽然一拳砸在一顆樹上,狠狠說道:「五年前的那次測試就夠黑暗了,要不然阿烈早就進了內院,沒想到如今還是這樣。」

阿蓉道:「自從那個古良華和內門的松鶴執事來了以後,學院有有些烏煙瘴氣,院長也不管,真是氣人。」

三人邊走邊說,卻正好路過一片矮小灌木林。葉濤天微微怔然,腳步放緩了很多。

阿蓉心細如塵,急忙警覺問道,「怎麼了?」

葉濤天沉默了一會,微微嘆道,「當天我在這裡和秦石分開,他追著南寧羽而去,自此之後三個月我便再也沒見過他,不知……」說到這裡,他臉色有幾分陰沉,顯然心事滿懷。

阿蓉輕輕拍了拍葉濤天肩膀,寬慰似的說道:「巨龍幫到處在尋找秦石,可見他至少性命應該無憂,上一次也傳出他殺了熊武和李雷,或許是怕被報復,躲起來了罷。」

「希望如此!」葉濤天微微嘆了口氣。

一旁杜安卻冷笑一聲,不屑似的說道:「秦石這人,膽子大,本事小。上一次在南山就是他壞了阿烈的好事,這一次居然還敢單槍匹馬去追南寧羽,要是沒死,真的要去求神拜佛了。」

葉濤天一聽,眼中露出痛苦神色。阿蓉急忙用手肘頂了頂杜安示意他嘴上注意點,杜安翻了個白眼,也不再多說。

沉默了好一會,葉濤天深深吸了口氣,「石頭的本事我知道,他一定會回來,而且會讓我們大吃一驚。如今我們先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別讓南寧羽的奸計得逞。」他說完,繼續前行起來。

「也許罷!」杜安依舊有一絲不屑,聲音卻已經壓的很低。二人緊隨著葉濤天的背影,壓低身形在樹林裡頭穿行。

魔林的一處,幽暗僻靜,一間由破爛木板臨時搭起的小屋旁邊,巨龍幫四大金剛里的冷朋興和冷正文兩兄弟正坐在那裡高談闊論。

「過了今天,我們就終於不用再干這不是人乾的事情了,老子已經快悶出鳥來了。」冷朋興一邊抖著大腿,一邊不住的埋怨道。

「哥!」冷正文坐在他的身旁說道:「你說到時候幫主會如何處置這兩個美女?」他臉上掛著一絲狡詐的笑容,露出一絲淫蕩的表情。

「這兩人可不是簡單的角色,你自己好好掂量。」冷朋興給了他弟弟一個白眼,他這個弟弟什麼都好,就是為人好色,這一次肯定是看到這兩個妞有些忍不住了。若不是自己這幾天看著,只怕他早就迫不及待,想要將二人佔為己有。

冷正文臉上露出一股猙獰的笑容,「吃了那麼多天苦,要是幫主大事成了,裡頭這兩個妞可一定要送給我們,也算是犒勞我們一下。」

冷朋興的臉上明顯有些不爽,「那是自然的,他娘的內門名額給了邊振海,我們要是連妞都沒撈到一個,幫主也太不公平了。」

「必須的,必須的!」冷正文像是在暗示自己一般,不停的說著,他甚至已經可以想象自己一會享樂時的模樣了。

正這時,林子裡頭,「嗖!嗖!嗖!」三聲,頓時躥出三個人影。冷氏兄弟一個激靈,翻身站起。二人各自運起功法,急忙防備起來。

【作者題外話】:今天爆更,兄弟們多多支持我,留個言也可以呀。 「果然是在這裡!」杜安上前跨了一步,發現是面前卻是自己的老熟人。他們已經打了好幾年的交道,彼此都熟悉的很,當下便兩手朝後一掏,拿出兩把短劍來。

冷正文神色緊張的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只有眼前三人,忽然放鬆了下來。

「哎呦,我道是誰,這不是杜少爺嘛,給大爺我送美女來了?」冷正文盯著阿蓉俏美的臉孔,開口笑道。

阿蓉面無表情,只是輕聲對著葉濤天輕聲道:「你去救人,我和杜安擋住這兩人,動作要快。」說完之後,她上前兩步,與那杜安並肩而立,一雙杏目狠狠瞪著眼前兩人。

「廢話少說,要麼放人,要麼受死。」她聲音清脆響亮,頗有氣勢。

冷家兄弟似乎並不緊張,反而一臉戲謔地看著杜安和阿蓉,「我倒是司徒烈來了,還有點緊張,沒想到是你們兩個。」冷朋興邊笑邊說道。

「哥,又來個美女,我兄弟倆怎麼分呢。」冷正文三句話就離不開女人,此刻兩眼不是掃視著阿蓉那姣好的身段來。

阿蓉氣的俏臉一紅,忽然摸出一個木杖。

「找打!」她喝了一下,木杖朝著地上一點,一個赤紅圓圈蕩漾開來。

這紅圈分明就是一個陣法,此刻杜安和阿蓉站在這紅圈裡頭,頓時覺得氣血翻滾,能力稍稍得到提升。

「喝!」二人運起功法,搶先猛的攻了上去。

冷朋興二人卻並未慌張,只是嘴角冷笑,兩手上滿是黑色真氣,靜靜等著二人攻來。那黑色的真氣詭異神秘,上頭的氣息卻是異常的凌厲,稍有見識便能看得出這絕不是一種簡單的功法。

「上!」冷正文功法在手,瞬間朝著阿蓉二人迎了上去。

葉濤天轉頭一瞥發現了一旁那窄小木屋,此刻這木屋裡有些動靜,顯然是裡頭的人聽到外面聲音開始掙扎。他繞開四人,急忙上前救人,可還沒走幾步,卻聽到「嘭!嘭!」兩聲。

四人混戰,才一個照面,阿蓉和杜安竟然已經被打倒在地。那杜安似乎受傷頗重,捂著胸口大聲喘氣。

葉濤天見狀,心裡大為驚駭。這冷家兄弟的實力應該也是煉脈期四層,與己方這二人相當。就算杜安二人敵不過也不可能在一招之下就被打翻在地,絲毫沒有還手的餘地。

「什麼情況,巨龍幫的人好像一夜之間都強大了不少。」葉濤天心裡一陣迷茫,一種不好的預感漸漸升起。


「接下去就輪到你了,漏網之魚。」冷家兄弟捏著手腕朝著葉濤天靠近過來。葉濤天明顯能夠感受的到,對方二人身上的氣勢,根本就是煉脈期五層,而他們拳頭上凝聚的功法,分明就是地階高級的功法。

「煉脈期五層,地階高級功法。」葉濤天感到一陣絕望,自己雖然辛勤修鍊,如今已經提升到煉脈期三層,但是若是要和對面二人抵抗,卻依舊如同以卵擊石,毫無勝算。

「男的殺了,女的留下!」冷正文的聲音低沉,話語里卻充斥著殺氣。那冰冷的聲音,從口中蹦了出,猶如是一種死亡的宣判。二人拳頭上那剛猛漆黑的氣息,也猶如死神鐮刀上的黑霧,下一刻就要取葉濤天的性命。

「喝!」

就在這時,一聲熟悉的喝聲忽然從冷氏兄弟的背後響起,在這荒無人煙的魔林之中,聽的人毛骨悚然。

「唰!」

只見寒光一道,隨後便是那冷正文的脖頸之上鮮血狂噴,那一股子正好噴在對面葉濤天的臉上,溫熱腥臭。


葉濤天心裡疑惑,卻只見那冷正文倒下之後,他身後露出了一張稜角分明,濃眉大眼的臉孔。

「秦……秦……」冷朋興就站在冷正文的身旁,他微一轉頭,驚呆之下忽然變的口吃起來。冷正文的身軀轟然倒地,冷朋興如夢初醒。

望著地上一動不動的弟弟屍體,他心裡悲憤交加。「你他娘的去死!」他大罵一聲,一招「豪鬼哭」運到極致,重重朝著秦石打去。

這便是冷氏兄弟的地階高級功法,之前杜安和阿蓉就是被這功法一招擊敗。此刻杜安坐在地上,急忙提醒道:「小心……」

那男子一動不動,只是目光寒冷盯著那冷朋興。他的周身氣勢,分明只有煉脈期二三層的實力,可是卻如此自負,竟然不躲不閃,打算硬接這冷朋興的全力一擊。

杜安心裡的失望已經化為一陣絕望,之前冷正義被偷襲身死,他以為今天這事情會有所轉機。可如今看來,來人也不過就是一個笨蛋。

「嘭!」拳頭已經沉沉落下,而冷朋興的嘴角也露出一絲冷笑。

這一拳,他用盡了拳頭,如今全力砸在對方胸口,就算打不死,至少也能砸碎他全身的骨頭。

可是預料之中的事卻沒有發生,冷朋興的笑容有些僵硬。他清楚的看到面前的男子身形未動,腳步未動,甚至連表情,也沒有變化。

「去死吧!」這男子一聲大喝,一腳踢在冷朋興的小腹之上。空中頓時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那冷朋興被遠遠甩了出去,落在遠處地上,生死不知。

「什麼!」

杜安和阿蓉驚訝的盯著那寬闊背影,眼中閃出的盡數是疑惑的神色,這個男子定是有了某種方法壓抑住了自己的氣息,不然憑藉他煉脈期二三層的實力怎麼能夠一招擊敗煉脈期五層,又擁有地階高級功法的冷氏兄弟。


「你沒事吧!」男子朝著葉濤天露出一個溫柔笑容,惹得後者臉上滿是複雜神色。

「石……石頭,你……」葉濤天的情緒忽然激動起來,分別三個月,如今卻在這種場合重逢,這不得不說人生如戲。


「他就是秦石?」杜安心裡一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刀讓冷正文斃命,擋住了冷朋興一擊之後還一腳將他踢飛,這實力起碼是要在煉脈期六層以上。

可是這秦石好像一年之前才剛到的煉脈期,當時他也在場。「一年升六級,這也未免太恐怖。不,不一定是他。」

「你真是秦石?」杜安掙扎著爬了起來,上前幾步,愣愣的在秦石身後問道。

「如假包換!」一個清麗秀美的少女忽然笑盈盈的從旁而來,甚至連阿蓉都有些驚艷感覺。一根漆黑短棍被她捏在手上,本來難看至極的棍子卻如今看來十分順眼。

「慕容幽幽!」阿蓉對眼前美女印象很深,不由喊出了聲。

慕容幽幽朝著她微微一笑,將她從地上扶起,隨後拿出兩顆療傷的丹藥分別給二人服下。

「他就是秦石,我就是慕容幽幽。大家又不是沒見過面,怎麼好像不認識一般。」慕容幽幽笑顏如花,頓時讓之前緊張窒息的眾人如沐春風。

杜安的臉上一陣火熱,之前他還諷刺秦石沒有本事,可是如今對方只是一招就秒殺了冷氏兄弟,而冷氏兄弟之前還一招打敗了自己。

「這小子究竟是什麼恐怖的生物。」杜安惴惴不安的打量起秦石來。

葉濤天站在那裡,望著地上一動不動的冷氏兄弟,他大大吁了口氣。這次出行太過魯莽,差點救不到人,還賠上了自己的性命。

正這時,一旁小木屋之內忽然發出「咚咚」的聲音。葉濤天心裡一驚,大喊起來。

「糟糕,把最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他急忙沖了上去,一拳砸開那破舊的木板。只見裡頭兩個女子微閉著雙眼坐在地上。陽光照在二女微帶蒼白的臉孔之上,更加顯得二人楚楚可憐。

這兩人的身上臉上雖然有些污穢,身體卻沒有大恙,葉濤天急忙將二人鬆綁,隨後扶了出來。

「這!」秦石有些疑惑,「晴姐姐,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秦石本朝著天機學院一路而去,誰知路過一處樹林卻聽到有些響聲。躲起來一看,就看到冷家兄弟一擊將杜安和阿蓉打翻在地。他認出另一個就是葉濤天,急忙用出一枚隱身符文,三秒之內就閃至二人身後,出手救人。

可是本來是救葉濤天三人,為什麼好端端的卻又鑽出來司徒晴和花筱霜,這讓秦石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阿蓉一邊解釋著事情經過,一邊抬手用出了恢復系的陣法。站在這種陣法裡頭,真氣流動的速度會變快,會加速身體對於食物和藥物的吸收。沒多久,司徒晴和花筱霜的臉上,就再次恢復了血色。

「你!沒事了吧?」葉濤天滿臉關切的朝著花筱霜問道。

「沒你個頭啊!」花筱霜有了力氣,忽然暴怒起來,一下扯住葉濤天的耳朵大罵,「老娘被關在裡頭那麼久,你只顧著和那個狗屁秦石聊天,要是我死了,我哥一定用極度寒冰冰住你的腦袋,讓你一輩子出不來。」

那潑辣的風格,忽然在林子里爆發出來,惹得秦石背後一陣涼意。

葉濤天連連討饒,之前的沉著冷靜,睿智機敏在這一刻,統統不見,只剩下搖尾乞憐。

「嗖!」一枚東西忽然飛來,慕容幽幽一驚,急忙用短棍一檔。

「轟!」煙霧忽然爆開,籠罩住眾人全身。

「糟了,是煙遁魂紋!」秦石大喊一聲,身形一動,朝著煙塵外頭躥去。地上冷朋興早已不見,那一枚煙遁魂紋一定是他發出,用來逃命的。

【作者題外話】:繼續加更,9點和9點30再兩章。

感謝td73086164和td71837183童鞋的打賞,你們的支持是大鍋寫作的源動力,謝謝你們。 秦石沒有殺他,本也不是憐憫。他想抓著這冷朋興去學院,然後用他的嘴巴將那南寧羽的破事公諸於眾,這樣自己就算殺了南寧羽也可以理所當然。

誰知之前因為司徒晴二人的事情,自己竟然忘記理會暈倒在地的冷朋興,導致被他逃脫。秦石心裡一橫,決定就算殺了也絕不能讓他逃命回去通風報信。

只是這林子四處都是一樣,等秦石搞清楚東南西北,前方哪裡還有那冷朋興的蹤跡。

「草!」秦石懊惱罵了一句。

正在這時,遠處忽然紅光一閃,發出「嘭!」的巨大聲響。隨後便是一個男子的哀嚎,哀嚎聲沒持續多久,林子里再次平靜了下來,沒有聲息。

「怎麼了?」慕容幽幽等人聽到響聲,急忙跑了上來,看到秦石站在那裡,急忙問道。

秦石搖了搖頭,示意不知,眾人慢慢朝著那聲響的來源之處靠近,想要上前看個清楚。

遠遠望去,透過那斑駁的茂密的樹叢,只見遠處一團毛絨絨的東西,那東西長的高大異常,似乎是一隻凶獸。

這凶獸實力似乎不容小覷,在場除了秦石之外,其他人恐怕都不是它的對手。凶獸的右手提著一團東西,隱約是個男子。

秦石不停前行,卻讓杜安心裡惴惴不安。

「小心點,別惹到那東西!」杜安不住提醒,生怕秦石引火上身,殃及自己。

秦石卻沒理會,撥開草叢樹枝,那凶獸大致的樣貌已經顯現出來。

「秦石?」遠處凶獸忽然開口,嚇得杜安等人心裡狂跳。

「凶獸竟然會說話,這時什麼情況?」眾人心裡都是這個想法,要知道獸類之中凶獸是最低級的,其後是靈獸、仙獸和神獸。獸類要說人話,若是沒有靈丹妙藥,是要等到成為神獸之後。

神獸相當於是武者的通神境,這在眾人心裡,幾乎是無法想象的事情。

「他不是凶獸!」慕容幽幽忽然開口,眾人急忙定睛去看,只見來人身材魁梧,猶如一隻大熊模樣。可是身上分明穿著衣服,臉上雖然頗多絨毛,但那五官和面貌卻依稀可以辨認出人類模樣。

「你是?」秦石也有些認不出來人,抬頭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