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東方修哲緊咬著牙齒,以意念**控著被天劫炸飛的水滴,又聚集回到了水池之中。

「蠻牛,我快不行了!」

天劫的能量融入池水之中,短時間內不可能散去,而東方修哲則要一直處於被能量撕裂的悲慘之境。

此時的東方修哲,看起來甚是駭人,好像全身上下的皮膚都被剝落一般,有些部位,甚至還露出了白骨來。


東方修哲已經快到極限了,讓他來對抗天劫,果然還是牽強了些。

「小子,發動你的『白月輪』,讓它幫你!」

蠻牛一邊對東方修哲指揮,一邊試圖**控水中的天劫之力。

「哧!」

在東方修哲即將喪失意志的那一刻,被放置在岩石之上與納戒在一塊的「白月輪」,驟然發動。

剎那間,一個巨大的月牙形刀刃憑空出現,化作一道白光,直接沖向池子。

「白月輪」是東方修哲的一件法器,在這一刻,它發揮出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嗖!」

」白月輪「開始在水中上下狂舞起來,在它即將抵抗不了天劫的能量時,會飛出水面,然後再一次沉入水中。

在「白月輪」的作用下,東方修哲險之又險地守住了精神大關!

就這樣,第二道天劫極其兇險地守了下來。

可是第三道天劫又該怎麼辦?(未完待續。) 天劫,醞釀的時間越長,也就預示著威力越大。

這第三道天劫,明顯比前兩道天劫來得慢好些。

對於東方修哲來說,時間每過一秒,就好像一個時辰那麼久,這份精神與身體上的折磨,幾乎快讓他崩潰。

白月輪的幫助,僅是讓他維持在臨界點而已。

在吸收天劫能量之下,白月輪似乎發生了某種微秒的變化,巨大的刀刃之上,隱隱閃爍著淡藍色的光芒,竟然帶有了電屬姓。

還有一處變化比較大,白月輪的正反面,出現了一種亮黃色的電光圖案,使得此時的白月輪看起來充滿聖潔的同時,又有了一種華麗之感。

「天劫,還真是可怕,白月輪,你能幫我抵抗住第三道天劫么?」

東方修哲心中一陣苦笑,知道這個想法是不可能的,白月輪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法器而已,吸收天劫之力有限。

如果讓白月輪對上更加霸道的第三道天劫,那麼不會有任何懸念,白月輪一定會被蒸發掉。

這白月輪當初可是從貝露那裡弄來的,東方修哲可真不希望它毀在這裡。

意念一動,「白月輪」從水池之中飛了出去,落在了一處比較安全的地方。

此刻的蠻牛,也是憂心忡忡,由於自身能量的缺乏,他無法做到完全替東方修哲分擔全部天劫。

「一定要趕上,一定要趕上!」

蠻牛默念著,他非常清楚讓東方修哲在這種時刻進行第二次「凝力」,絕對是一種賭博。

一旦「凝力」失敗,不但東方修哲會被天劫的力量撕成粉碎,就連蠻牛的元神,也會和東方修哲一起煙消雲散。

這也就是說,蠻牛承擔著相同的風險!

上天似乎聽到了他的禱告,東方修哲的「本命之器」,在經過一番搏鬥之後,終於降服住了第一道天劫的三分之一能量。

天降的能量,開始為「本命之器」所用。

就像是沸騰的油中倒入了水,「本命之器」更加強大的效力,一下子爆發出來。

「嗡!」

「本命之器」的體型驟然膨脹,身上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將苦苦支撐的東方修哲包裹其中。

這種柔和的光芒,實在是神奇。


就見,東方修哲身上的傷,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不僅如此,水中的天劫能量,在這種柔和光芒的促進下,正在幫助東方修哲凝鍊著身體細胞。

被凝鍊的細胞,就和白月輪一樣,竟然也帶有了電屬姓。

水中的東方修哲精神一震,他驚喜地發現,自己身體里的力量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增加著。

大量的熱量,以驚人的速度,從他的毛孔中散發出來。

池水中的水,溫度開始不斷增加,只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便是沸騰得冒起泡來。

「我就說,『本命之器』一定會提升凝力的速度!」

看到這種情況,蠻牛大喜。

不過他也不敢大意,忙繼續控制著凝聚水中的能量。

蠻牛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水中的能量正在被東方修哲不斷吸收,東方修哲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如果沒有天劫的能量,還真供不上他這種瘋狂的吸收速度。

「以這樣的進展速度看的話,再有一時半刻,『凝力』就可以完成了。」

蠻牛的信心大增。

現在看來,「凝力」過程對能量的強大需求,已經不是問題了,重要的只剩下,東方修哲能不能堅持到最後?

或者說,天劫給不給東方修哲足夠的時間?

再看東方修哲,他臉上的表情已經不再那麼痛苦了,「本命之器」似乎還能緩解著他的精神痛苦。

「這小子的『本命之器』還真是個好東西啊!」


此時的蠻牛,不禁有些感慨。

「轟隆隆~」

天空之中,再次響起雷聲,這第三道天劫似乎已經完成。

「可惡,怎麼就不能再等一等!」

蠻牛非常清楚,此時的東方修哲,正處於關鍵時刻,也是最危險的時刻,不但自身無法分心,就連「本命之器」也不能被打攪到,否則「凝力」將會功虧一簣。

「眼下只有靠我來想辦法了。為了渡過這次危機,看來不拼是不行了!」

蠻牛幻化的牛頭圖騰,驟然間開始擴大,只是眨眼的工夫,竟然將整個小池完全覆蓋。

原本只是一張牛臉的圖騰,此刻竟然漸漸現出模糊的身體來。

「轟!」

終於,第三道天劫降了下來。

蠻牛大吼一聲,爆發出他所有的能量,與這道天劫來了一次硬碰硬!

「轟!」

兩股強大能量的衝撞,產生出毀天滅地的氣波,瞬間襲卷了整個「雷雲嶺」的上空!

。。。。。。

雷麗正在與雷蒙達對峙著,因為開啟了「雷霆誅龍連環陣」,使得雷麗對雷蒙達大失所望。

兩人沒有再次交手,因為都在關心「雷雲嶺」內的族人。

「為什麼『雷霆誅龍連環陣』會自行開啟,『雷雲嶺』內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在雷蒙達準備前往「雷雲嶺」一探究竟時,一道白影突然閃現,竟然是去而復返的安香妍。

安香妍一身白衣,站在一處石像之上,表情異樣地望著下方兩人,從她的眼神流露來看,似乎很焦急。

雷麗很吃驚安香妍為何會回來,難道她是在擔心自己?

「香妍,你不用管我,我不會有事的,你一定要保護好……」

話還沒有說完,便是被安香妍給打斷了。

「他來了!」安香妍一臉肅容地開口,「我感受到了他的氣息!」

聽到這話,雷麗就像是被閃電擊中,一下子愣在了當場。

她自然清楚安香妍口中的「他」是指誰,正是因為知道,才會如此驚駭。

「怎麼會這麼快,他已經來了,難道……難道我『雷雲門』註定要被毀滅?」

雷麗臉白如紙,此時的她,已經預見到了「雷雲門」被滅的命運。

「該怎麼做,他現在就在『雷雲嶺』,相信很快就會找到這裡,要把那個少年交出去么?」安香妍問道。

此時的雷麗,已經六神無主了,她原本的計劃是,趁著東方修哲還沒有來,先把雷牙的傷治好,可是現在看來,計劃永遠也趕不上變化!

雷蒙達看得出雷麗此刻的恐懼不是裝出來的,不禁對兩人口中所指的「他」好奇起來。

「你們說得是誰?是誰來了?」

「晚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雷麗沒有回答,而是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語。

「事情不是沒有轉機!」看到雷麗絕望的樣子,安香妍忙再次說道。

「香妍,我該怎麼辦,我的族人馬上就要被滅了!」雷麗竟然哽咽著看著安香妍。

「那個叫雷牙的少年說,會試著幫忙求請,不過卻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雷麗忙問道。

還未容等安香妍說出來,只聽「嗖嗖嗖」,一道道魁梧的身影竄了出來,正是東方修哲的豆將們。

「竟然敢入侵我『雷雲門』,休要逃走!」雷蒙達大叫一聲,便是向著豆將們直衝而去。

他把這些豆將誤認為了右堂的人。

豆將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跟隨那張「引路符」,找到關押雷牙的牢房。

這個時候,雷麗與安香妍兩人,全都把視線鎖定在那張飄飛的咒符上。

「不要出手!」雷麗大吼一聲,便要阻止雷蒙達。

可是她還是慢了一步,雷蒙達的強大鬥技已然發動。

「白虎雷音拳!」

一拳轟出,猶如虎嘯,強大的雷雲鬥氣驟然爆發。

「轟!」

一聲巨響,幾十多位豆將被打回了原型,可見雷蒙達的鬥技多麼強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