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天四人走了出去,發現這夏冬就是林天昨天見過的夏總裁。

聊了一陣。

夏冬才切入了正題:「林神醫,你們幾個都去參加宴會吧。你放心,我們夏家早就說過了,我們家族的使命就是保護你。你走後,神醫堂的安危由我們暗中照看。如有一絲的損失,我們夏家來賠償。」

夏冬總裁的話語聽起來十分的順耳,但林天絕不會把自己神醫堂的安危,寄托在夏家人的身上。

林天只是客氣了一番,承諾一定準時去參加宴會,才送走了夏冬。

緊接著,林天給龍星吩咐了一番,說神醫堂一旦有事,就讓龍星給他打電話。

而且,夏家大酒店離神醫堂,也沒有多遠。開車的話,十幾分鐘就到。

於是,林天下定了決心,同意帶霍冰燕,許攸和牧成三人一起去赴宴。

林天和許攸坐在林天自己的蘭博基尼裡面,霍冰燕和牧成,自己有車子,便開著車子跟在了林天車子的後面。

十幾分鐘之後,林天四人,正式來到了夏氏五星級大酒店裡面。

酒店的2樓大廳,此刻坐著青州有頭有臉的各種大佬;一些臨聲的大佬,也應邀到來。

2樓大廳有個小小的舞台。以前這舞台可能是歌手們表演節目的地方。今天,這小舞台之上,擺著一桌長條形,足可以坐下20來人的大酒桌。

這酒桌,在舞台之上擺著,位置比其他地方的高一點,足以彰顯出這桌酒席是這大廳裡面最顯赫的一桌核心酒席。

能到這核心顯赫酒席上吃飯的人,當然是各位大佬才能有資格上去。

而那些大佬帶來的太太、兒子、女兒以及其他的家屬,就不能去這桌吃飯,而是在其他地方的桌子上吃飯。

此刻,那核心酒桌邊,目光如炬、衣著華貴的夏老爺在核心位子上坐定。

夏老的旁邊,坐著今天這宴會的另一位主角——夏晴!除了夏老和夏晴,這核心酒桌邊,已經坐著雲家的雲飛,賀家的賀國強,韓家的韓老爺,以及其他的豪門和大家族各位家主。當然還有一些外省來的豪門大佬。這些大佬

,大多是商界大佬,也有一些是部隊大佬。

一個外地大佬,見生日蛋糕已經擺上,各種美酒、大菜也已經擺上,便饞饞的流著口水,提議道:「既然人都來齊了,我們先走一杯,一起給小青說句生日快樂啊!」

核心位子上的夏老卻連連擺手:「不可!我夏家的貴人,還沒有來呢!」

雲飛、賀國強一聽,猜到林天可能就是夏家的大貴人,連連點頭,說願意再等等。

而他們二人心裡,對林天更加尊敬了幾分。連夏老都說林天是夏家的大貴人,他們從心裡為林天感到驕傲。

而很多不知道夏家大貴人是誰的大佬,聽了夏老爺的話語,面色開始變得古怪起來,心裡可是十分的不痛快。

自覺財力逆天的韓老爺,還直接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呵呵,這夏家的大貴人,誰啊?我可知道,能讓夏老自降身份苦等著,他卻遲遲不肯出現的人,這種人可是相當的少啊!」

一個部隊的大佬,那說話的口氣可就顯得十分的咄咄逼人。

要知道,這種大佬,向來都是趾高氣揚。

那大佬道:「這夏家的大貴人,不會是葉老吧?除了京都葉老,誰敢有這麼大的排場?反正我這一生,還從來沒有自降身份的等過別人。」大家一聽,很多大佬都猜測,夏家的大貴人,可能真是葉老。只不過來是從33集到第41集的時間,大古就已經到達這種程度了嗎?

當迪迦毫無徵兆地突然變成強力型,然後緊接着身上的氣息就逐漸暴虐起來時,蘇汐立馬就是嘴角一抽。

這氣息讓她十分難忘,很明顯,這就是她最近一次離開地球前的最後一戰所對決的那個偽閃耀的迪迦紅蓮形態。

還記得

《人在奧特:開局成為黑暗賽羅》第一百二十四章現在就解決掉它! “不過嘛,你從我這拿到,卻不要錢。”

那貨郎不慌不忙,開口說道。

“不要錢?真這麼好?”

老闆一愣。

“沒錯,這刀,我賒給你。

待到米價八十文,娶妻彩禮一萬八千文的時候,我再來跟你要這刀錢。”

“嘿,這不等於白送嗎?”

周圍人一聽,不由樂了,紛紛開口說道。

要知道,如今的米價,纔不過十三文錢,要什麼樣的光景,纔會漲到八十文?

至於娶妻彩禮錢,雖然不少,但其實也就是五六慣,換算下來就是五六千文錢而已,有些地區甚至不要錢。

比如陳少君前身哥哥娶妻,雖說是跟他拿了十兩銀子,也就是一萬文,但實際上彩禮纔不過五千文。

一萬八,歷年來也沒這麼高啊。

別說是一萬八了,這時候若是有人開口叫上一萬,一口吐沫星子就會噴出去,“你是嫁女兒還是賣女兒啊?”

是以,其他人紛紛開口,一副新奇的模樣。

“當真白送?”

那店老闆也樂了,忙反問道。

“不是白送,是賒給你。

是要還的,米家到了八十文,彩禮到了一萬八千文的時候,我就會來找你問刀錢了。

到時候,你可不興不給啊。”

那貨郎卻一臉認真的反駁道。

“那當然,當然不會。”

那店老闆自以爲佔了便宜,忙樂顛顛的說道。

“那好,我們來籤契約文書。

文書一定,契約生成,我這刀就是你的了。”

貨郎說着,早有準備式的將一個契約文書取了出來,平攤在桌子上。

字跡工整,正是賒刀和確定收取時間的文書憑證。

眼見要簽字畫押,那店老闆不由遲疑了。

兼之他不識字,生怕裡面有什麼奸詐。

旁邊早就有好奇的人觀看着,其中自也有識字之人,這時候倒是自告奮勇的上前,將文書上的契約文字給講了一遍,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這才讓那老闆微微放心了下來。

“你放心,只要我說的條件沒達到,比如米家沒有到達八十文,或者彩禮錢沒有出到一萬八千文,兩個中任何一項沒有達到要求,那麼我就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也不會向你要這賒刀的錢。

契約文書爲證,你就算拿到官府上,也是能夠告的贏的。”

那貨郎一臉誠懇的說道。

見狀,那老闆才徹底放心了下來,順勢結過紅章,就要按下指紋,完成契約。

陳少君吃着早餐,可謂將這一過程全程看了個真切。

剛開始也好奇這貨郎的路數。

不過當他看到對方將契約文書拿出來的瞬間,他臉色就不由變得古怪了起來。

有問題。

刀沒問題,契約文書也沒有問題,但是這個賣貨郎有問題。

若是他沒猜錯的話,這貨郎應該就是民間傳說中的賒刀人。

鑑寶畫面中,他也從鬼手七多年跑江湖中,看到過對方與這種人的一些交際,知道這賒刀人,同樣也是江湖旁門中的一種,不過與一般的旁門歸根結底都是賺錢養家不同的是。

這賒刀人,看似賒刀不要錢,但要的,卻是別人的運數,命格。

這賒刀人一般乾的,其實也是商販一樣的買賣,低買高賣,是正經人做生意的路數。但他們走南闖北,遇到的邪事怪事太多了,也時常遭遇危險。

爲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於是他們就會在每一次外出之前,找到一個或者幾個運氣好,命格硬的人,以賒刀的方式,從別人身上買來‘氣運’‘命格’,讓別人幫他擋災擋難。

不管是賒刀還是簽訂契約文書,都是一種‘術式’的形成方式。

一旦賒刀成功,術式就會完成。

當賒刀人遇到災禍的時候,就會從賒買人的身上,借來氣運,命格。

擋住了,自然相安無事。

沒有擋住,那麼賒買人輕則破財,事業不順,重則倒一場大黴,大病一場,嚴重的,甚至會危及生命。

這其實與陳少君的李代桃僵之術相差不大。

不過,他的李代桃僵之術,乃是真真正正的法術,一旦施展,往往只有被擋災的人倒黴,而這賒刀人的賒刀術,實際上真正承受危險的,還是賒刀人,只不過是借別人的命格氣運,擋住一些危險,增加一些逃脫的機會而已。

明白了這一點之後,陳少君在那老闆打算簽下文書指紋之時,出聲道:“老闆,結賬。”

在遞上十文錢的同時,他順口提醒道:“這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這刀好拿,可別在事後生出了什麼事端。”

“沒事兒。

這不是鐵定佔便宜的事嗎?

米家現在才十三文,根本不可能漲到八十文,彩禮錢從我們大周皇朝開國以來,什麼時候到過一萬八千文?要知道這嫁女兒上了一萬文,可就是賣女兒了,普通人家,誰敢擔上這樣的罵名?還要不要臉了?”

店老闆擺擺手,笑着說道。

這是一回事嗎?

陳少君看了對方一眼,也不在多勸。

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

他出於好心,點了一句,對方不領情,他自然也不會多說。

雖然賒刀人的路數有點邪異,但其實如果對方一路順風的話,也並不會出多大的事。

那賒刀人見陳少君提醒,還有些擔心,見狀也放心了下來。

於是,老闆簽字畫押,契約文書成。

那柄刀也落在了店老闆的手中。

賒刀人這時候也重新背起了貨箱,打算離開。

周圍看熱鬧的,見着老闆撿了便宜,其實早就心動了,這時候連忙追問道:“這位爺,您那還有刀嗎?我這也可以跟你賒上一把,等到時候了,您來取賒刀錢,成嗎?”

“你?”

賒刀人見了,仔細打量了那人一眼,一搖頭,道:“你不成。”

然後就鑽入了人羣,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