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天無語,有時候,自己父親說起來性子就跟他一模一樣,怎麼說都說不通,所以這個時候,只好林母出面了,

“行了,你們兩個也都別再吵了,好不容易來看小天一回,消停點,”

林父,呢喃着什麼,沒有再說話,目標編號014 當天傅濤和劉子光帶着林天的父母好好參觀了俱樂部,當他們看到俱樂部良好的環境之後心裏也放下一塊大石頭,

在這樣一個專業的俱樂部裏面,至少兒子也不會學壞吧,

尤其是在林母拿出了許多小零食分享的時候,李自豪,朝陽這些小子們簡直是高興壞了,

一口一個阿姨,一口一個叔叔,叫的親密無比,

就連板着臉的林父也是露出了笑容,

最喜劇的是當阮君和餘冉如此熱情的時候,林母的目光明顯的不對了,一個勁的問姑娘多大了啊,有沒有男朋友之類的……

兩個妹子的臉一個比一個紅,而林天,真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隊友們在旁邊笑的合不攏嘴,

父母留下來住了一晚,第二天便要走了,

這次來就是看看林天,也決定了林天以後堅持選擇打職業的道路,

當林天把父母送到火車站的時候,內心充滿了不捨,

“小天,好好的啊,”

林母說道,

林父淡淡的道:“過年記得回來,”

望着父母的背影,林天悄悄握着拳頭,

回到基地,林天感激的看着傅濤:“謝謝你,濤哥,”

傅濤悠閒的喝着咖啡:“謝我什麼啊,我是老闆嘛,員工出了問題,我不是要跟着解決的嘛,”

林天沒好氣的笑了笑,兩人對視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知道傅濤不遠千里從東海將父母請來費了多大的心思,而且學校那邊,說不定也已經在溝通了,林天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不過他會用自己的時機行動來表達,

“謝謝濤哥,”

“行了,趕緊訓練去吧,下週我們就要啓程去廣州了,好好加油,”

“恩,”

林天的問題徹底解決,但是李自豪的問題纔剛剛開始,

“準備好了嗎,”餘冉嚴肅的問道,

小胖子深深的呼吸着,用力點點頭:“好了,”

阮君再次提醒道:“小狗,你還有一次換隊友的機會,”

李自豪的目光深深的看着阮君,那意思好像是在說,君姐,你是在逗我嗎,

“咳咳,好了,我來說一遍啊,”周毅笑着道,“這次對李自豪的考覈是這樣的,”

“你的隊友,分別是,食堂王阿姨,新媒體的官博妹子小倩……額,還有你的輔助是……濤哥,”

當傅濤過來的時候,衆人實在是沒有想到,震驚的不行,老闆也來玩LOL啊,

不過喬木一直忍着差點笑出聲來,

傅濤笑着說道:“大家隨意啊隨意,我跟着玩一玩,”

劉子光和喬木搖搖頭,傅濤雖然說是GOD戰隊的老闆,但是那玩遊戲的水平實在是不敢恭維,

郊區白銀不能再多了,有段時間還一直卡在青銅一不能上去,實在是讓這位老闆尷尬,

不過這並不影響傅濤對LOL的熱愛,李自豪兼職是欲哭無淚,

給自己分配的幾名隊友,沒有一個是上的了檯面的,貌似只有官博妹子小倩是個白金,其餘的,王阿姨就是來加個人數的,

“而你的對手,”周毅咳嗽一聲,“孫策,老狼,小鐵,林天和朝陽,清楚了吧,”

李自豪:“你一劍殺了我了吧,”

考覈正式開始,BP的時候,除了李自豪,其他幾個人隨便拿,

王阿姨只會一個英雄,就是提莫,李自豪苦笑一聲:“阿姨,您就在上路好好種蘑菇就好了,”

“可以啊,我就喜歡種蘑菇呢,”

李自豪呢喃着:“沒準待會還能摘下來煮飯吃呢,”

“小狗,你還是換一個英雄吧,至少有位移的,”餘冉說道,

李自豪堅定的道:“就用這個吧,”

燼,

他曾經在燼這個英雄上失敗過,現在,要親手拿回來,

“有卡牌,遊人馬,你確定要拿燼嗎,”

“確定,”

“好吧,”

與李自豪對線的是林天,他玩的ADC,用的是伊澤瑞爾,

當前版本的幾大ADC,燼,伊澤瑞爾,寒冰,女警都是出場率極高的英雄,用EZ來打燼,是有優勢的,

遊戲開始,李自豪邊全神貫注的進入遊戲狀態,由於第一次和傅濤配合,他也不就不選擇去放眼,安安穩穩的在塔下等待着時間,

小倩,王阿姨她們還開開心心的跳着各種舞臺,一片歡樂,

李自豪嘆口氣,這場考覈,下路纔是最關鍵的,

對線開始,李自豪補兵補的十分穩健,面對林天的騷擾絲毫沒有畏懼,

可是漸漸的,他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怎麼EZ連兵線也不補了,

直接上來就是硬懟,朝陽玩的輔助還是娜美這種對線超級強勢的,實在是有點無解啊,

反觀是濤哥,秀了一手石頭人輔助,也是挺萌的,

“濤哥,你去做一下眼吧,”

“好,馬上,”

傅濤剛去做眼,之間人馬從草叢裏鑽了出來,

“我去,”

李自豪目光一凝,操縱着燼開始往回走,一點也不慌張,先是往必經之路放了一朵花,隨後W已經捏在手中了,

“不好,”他神經高度緊張,一個轉身躲過了EZ的Q技能,不過卻中了EZ的W,這麼辦法,

但是最爲關鍵的在後面,朝陽笑着,朝着燼躲避的方位釋放了一個Q技能,

前面EZ的技能是一個幌子,娜美的Q纔是關鍵,如果中了的話,在加上有人馬在這裏,非死即傷,

“小心啊小狗,”朝陽笑着說,

就在這個時候,李自豪眼神凝重,在躲避EZ的Q技能瞬間,就看到娜美Q技能的起手,

大家都知道,娜美的Q技能是有起手時間的,李自豪就靠着這個起手時間按下了治療,

先開治療,

這個結果讓朝陽有些不解,可是林天確實微微一笑,點點頭,暗道反應不錯,

果真,燼的初始速度不足以憑藉走位躲開,可是如果加上治療就不一樣了,治療的加速效果能夠讓李自豪這樣的頂尖選手做出很多選擇,

比如,輕鬆的躲開娜美的Q技能,

六級之前,娜美的Q技能如果空了的話,那麼留人效果就大大減少了,

此時朝陽只能給EZ上了一個E技能,喚潮之佑,減速燼,

這個時候,人馬開始動了,當孤狼準備開着加速衝過來的時候,李自豪的燼卻先動手了,

W,致命華彩,

孤狼似乎也感覺到了,操縱着人馬開始向左邊走位躲避,可是這個時候,李自豪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正中下懷,

李自豪一個W十分自信的釋放出來,

“蹭,”

正好定住了正在向左邊竄的人馬,

“喲,”孤狼詫異了片刻,隨即一笑,饒是自己很小心,還是被定住了,

反應很不錯,燼定住了人馬之後,依然沒有抵擋的住孤狼的攻擊,而且此時燼的治療都交了,只剩下一個閃現,正是殺他的好時候,

於是孤狼絲毫沒有猶豫的開着加速衝了過去,如果踢中了燼那就是一個人頭,即使交出閃現也沒用,

李自豪當然清楚這一點,於是非常果斷的交出了閃現,

躲開了人馬的技能,就是這個時候,李自豪笑着道:“濤哥,打,”

“好,”

傅濤的石頭人在這個時候起了作用,進入防禦塔攻擊範圍的人馬此刻已經捱了一下防禦塔的攻擊了,現在傅濤的石頭人一個Q技能穩穩的跟上了人馬,

“砰,”

減速,

人馬想要儘快脫離防禦塔是一個奢望了,此時根本就是被黏住了,

而燼就是在這個時候,扔出了第三發子彈和第四發子彈,

是的,沒錯,

在人馬來GANK的時候,李自豪就想好了,留下兩發子彈,不僅能夠快速的打出第四發的暴擊,兩槍再加一個Q技能能夠最大程度的打出傷害,

此時人馬就是這樣,前期的人馬根本就很脆弱,兩下防禦塔的攻擊在加上燼和石頭人兩人的圍毆,只能是交出閃現逃走,

孤狼苦笑一聲,這波打出了燼的雙招,但是自己的閃現也沒有了,而且還要回家,刷野的節奏肯定也丟失了,不清楚這是賺了還是虧了,

餘冉點點頭:“燼雖然交出了雙招,但是保住了性命,最重要的是打出了人馬的閃現,而且還把人馬打殘血了,這樣一來,人馬就必須回家,如果是正常的比賽,燼這邊的隊友一定不會放過入侵野區搶BUFF的,”

“所以說,這一波,是小狗賺了,”

林天也是同樣的想法,看起來燼很吃虧,其實不然,己方三打二,依然沒有能殺死燼,

朝陽笑着說:“燼沒有了雙招,這下可以壓的很強勢了,”

可是結果與朝陽想的不太一樣,李自豪的燼並沒有因爲雙招沒有了,就打的非常猥瑣,相反還更加激進了,

這點還是原來的那個李自豪啊,

阮君擔憂的說道:“依然是在壓線,這樣會讓打野有機會的,”

周毅呢喃一聲:“不一定啊,”

“怎麼,”

“你看,”

衆人一看,只見李自豪這邊的打野劍魔一直在附近轉悠着,幾乎就沒有離開過,

劍魔的等級比人馬足足低了一級,但是他畢竟也是一個打野,打野在的時候,三打三還真不好說,再說,現在人馬還在上半野區刷野呢,因此李自豪敢壓線,他也不怕林天和朝陽來打,

要打,可以啊,

三打二,

即使劍魔和石頭人不怎麼會玩,但是技能會放吧,一旦EZ和娜美輕敵的話,倒黴的就是林天他們了,

“這個小子……”林天笑着說,“他很聰明,劍魔一直在附近,料定我們不敢打的,”

“可要是我就打了呢,”朝陽不服氣的說,

“那你去打了試試,”

朝陽沒有急着放Q技能,先給自己加了一個E技能,平A減速燼,結果只平A了一下……

燼和石頭人就掉頭跑了,

走的比誰都快,

而娜美再打算追下去的時候……

劍魔來了,

朝陽苦笑一聲,小狗啊小狗了,驚的很,

林天帶着欣慰的目光看着李自豪,這小子,終於成長了,

“他的壓線不再是無腦,而是帶着目的性,”喬木分析着,“如果這是在正規的比賽中,前期人馬的節奏就會全失,他的壓線也就完全沒有問題,還會爲隊友創造機會,”

“你看,明知道自己這邊打不過,娜美一上前,撒腿就跑,打的很聰明,”

都說改變,或者是沒改變,從哪裏看出來,

就是這些細節,

當李自豪完美的渡過了對線期的時候,人們發現,他帶着一個白銀的玩家與林天和朝陽的組合硬生生打了一個五五開,

這個結果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而當大家完整的看完了從對線,團戰,推塔的節奏時,李自豪的表現征服了每一個人,

大家心裏只要一個想法:當初的那個狂小狗,又回來了,目標編號014 視頻室,

電子大屏幕裏播放的是對李自豪考覈的視頻和最近三場有他參與的GOD戰隊訓練賽,

9,7的KDA,場均拿下八個人頭,場均傷害佔比高達百分之三十五,

如此耀眼的數據進一步說明了李自豪的歸來,

喬木,餘冉,周毅三位教練臉色一喜,用眼神交換着意見,從對方的目光中,他們都知道,這次歸來的李自豪,必定更加強大,

“我想,我們終於誕生了一位世界級ADC,”餘冉激動的說道,

周毅微微一笑:“我同意你的觀點,這次小狗的狀態出乎意料的好,我相信他在選拔賽上一定能夠打的非常好,”

喬木道:“此話還言之尚早,看看隊伍整體的狀態再說,”

“也是,我們戰隊從夏季賽中期開始就一直在走下坡路,處在低谷已經很久了,這次的選拔賽事我們唯一的翻身仗,”

“可因爲隊伍長期狀態不佳,要在段時間調整回來實在是困難,也並非是靠着一兩個選手的超強發揮就能夠帶來勝利,我們的路,還很長啊,”

喬木深深的說着,三名教練的壓力格外大,

要實現一穿三的壯舉,分析對手,做陣容的應對,十分重要,可以說教練佔了一大頭,選手的發揮反而是其次,

“不管怎麼樣,我們就當是通關考試,一場一場的來,考完一場忘一場,”

“第一個對手,TCL,小冉,老周,這段時間,我們三個……吃透這個TCL戰隊,”

喬木堅毅的說道, 修仙歸來當贅婿 異明156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