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嶽心中不停地問自己道。

“沒有!”林嶽最終,得出這個答案。

“還沒有?你這個喜新厭舊的傢伙,老子好歹也是陪伴了你幾個月了吧,有了新歡,你居然忘了舊愛……嗚嗚……我恨你!我會恨你一輩子!一輩子!”

炎火大喊一句,然後,哭着走了。

“你什麼時候跟他搞上了?”江靈在一旁看着林嶽,調笑道。

“我沒有!我的取向很正常!”林嶽抗議地說道。

“正常?人獸麼?呵呵。”江靈笑道。

“我……”林嶽看着江靈的樣子,頓時感到非常無語。

我今天招誰惹誰了我?小炎子這傢伙,難道大姨媽來了?

哦!天哪,我……我便祕了!

我便祕去了。

林嶽心中暗暗說道。

“哈哈。”蕭大和蕭二看着林嶽的一臉便祕的樣子,便是哈哈大笑起來,林嶽的樣子,着實很好笑……天已經完全亮了,太陽當空,而林家,也是發生了一次翻天覆地的變化…… 經過一夜苦戰,此刻,已經是風平浪靜。

經過一夜熟睡的人們,也是舒服的醒了過來,包括被林嶽撒了**的林府裏面的所有人。

原屬於林家的人,看到地上躺着的兩具他們所熟悉的屍體,以及站着的一個蒼白老人,他們都是頓時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躺着的兩具屍體,其中,有一個是他們現在的家主,但是,已經死了,這個所謂的家主,就沒有了,而站着的,卻是他們曾經的家主。

林天當上家主,是因爲他拿着一份號稱是林晨的遺書出來,稱林晨已經死了,而林晨決定傳位給他,所以,才當上了家主。

但如今,前任家主卻是好好地站在這裏,一點事情都沒有,而和林天口中的家主已死,根本互相矛盾。他們幾乎都懵了。

“衆位,林天這林家叛徒,企圖弒父奪位,給他當了一段時間的家主,現在,我就將這個家主給收回來,他已經被我們制服,所以,我,林晨,重新當上家主!”林晨咳嗽着說道。

“好!”聽到這些,原屬於林家的族人都是拍手稱好,其實,他們早就開始憎恨林天以及林帆兩父子了,但是,迫於林天是現任家主的壓力,他們都敢怒不敢言,只能暗地罵幾句林天和林帆而已。

而對於林天和林帆的肆意、大量揮霍林府的財產,以及欺負他們這些人,他們也是隻能將這口惡氣給放在心中,不敢吐出來。

而此刻,林天和林帆,卻是已經死了,真真正正的死了,這個他們曾經做夢都夢見多次,卻並沒有實現的事情,卻是在今天,此時此刻,徹徹底底地實現了。

而他們尊敬的家主,林晨卻是回來了,這個,更加讓他們歡喜、高呼。

“我知道,林天這逆子統治的這段時間裏面,你們受了許多的苦,不過,現在,我回來了,你們也就不會再受苦了,但是,我們對於某些外來的勢力,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林晨身體雖然沒有完全康復,但是,也是好得差不多了,所以,說話中氣十足。

林晨說話的時候,眼睛卻是有意無意的朝着那些林天弄來的軍隊那些人那邊看去。

他們的藥力也是已經解除了,他們都不敢相信他們一覺醒來之後看到的場景,所以,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的樣子。

而林府中的所有人,看着這些林天設置的軍隊,一個個都是厭惡至極,不因爲其它,就是因爲他們經常欺負他們,但是,因爲迫於林天的統治,他們都統統是敢怒不敢言,每一個都默契般,都選擇隱忍下來。



退一步,海闊天空;進一步,刀山火海。

他們只想要好好地生活,所以,他們選擇了退一步。

而如今,那些軍隊已經是羣龍無首了,而林府中的人心中的支柱也是回來了,頓時士氣大振。

“讓他們滾出去!滾出去!”

其中一名男子大聲喊道,接着,便是引起了連鎖反應。

“滾出去!滾出去!滾出去!滾出去!”

滔天的喊聲,已經傳到了紫檀鎮之中,衆多人都是一頭霧水,林家這邊一大早就這樣大喊大叫的,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都感到非常奇怪。

所謂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如此多的人一起吶喊,便是將那一羣羣龍無首的人們嚇破膽。

“媽呀!我跑了!這裏太危險了!”

軍隊之中,第一個堅持不下來而逃跑了的人,出現了。

連鎖反應再次出現,不過,林家這邊是積極的,而他們這邊,卻是消極的。

他們紛紛扔掉手中林天之前分發的武器,然後,朝着林家大門的方向,逃跑,因爲有的人跑得過於太快,腳下一個不穩,便是摔倒在地,他們剛想站起來,卻是被後面瘋狂涌來的人羣給踩在腳下,最終,直接被踩死……

這種事件,在這羣人之中,頻頻發生,雖然很多人都死了,但是,有一些人非常幸運,並沒有被踩死,所以,跟隨着大部隊,逃離了林家。

一逃出林家的大門之後,他們便是作鳥獸散。

本來因爲清晨還沒有多少個人的街道,此刻,卻是有着一窩蜂的人不停地狂奔着,這倒讓一些前來散步的人嚇了一跳。

人羣已散,留下的,只有一具具的屍體,這些,都是剛纔走路沒有走穩而被踩死的人。

林晨心中默哀一句:下輩子,先學好走路,然後,再學跑!

“好了,來人吶,清理了這裏的渣滓吧。再派人打掃打掃現場。”

林晨說完,便是被林逸然和林母扶到了他原本住的房子。不過,因爲上次林天的折騰,這裏,已經是成了一片廢墟,林晨只好另尋一處,做暫時的休養之地。

受傷了的衆人,也是紛紛回去,開始了養傷。

“小炎子,小憶呢?”林嶽緩慢地由江靈扶着走回去,對着一旁已經縮小了的炎火問道。

“糟了,那小娃娃還被我留在天香棧裏面呢!”炎火頓時撓起腦袋來,“我怎麼忘了這事呢。”

說完,炎火便是扇動翅膀,沖天而去。

……

此刻,距離與林天的大戰,已經過去了三個月。

三個月裏,林家休養生息,因爲林家由林天掌管的那一段時間裏,林天大肆揮霍林府的資金,使得林府的財產漸漸減少,三個月的時間,也只是恢復了十分之一而已。

看來,這還是一個漫長的時間。

期間,林晨也正式宣佈下一任家主的繼承者,正是林羽,而不是林羽的二哥林軒。一個,是因爲林羽的才華更能夠好的管理林家,另一個,林軒也是不願當家主,他是一個喜歡悠閒生活的人,要是當上了家主,豈不是得和他的悠閒生活說拜拜了呢,這他可不願意,所以,哪怕他知道林晨不可能傳位給他,他還是朝林晨提出了自己的意見。畢竟,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而林嶽,三個月的時間,都是陪伴着牀或者說牀陪伴着他度過的,經過大夫的診斷,便是發現林嶽身負內傷,而且,還是非常重的內傷,再加上林嶽的胸骨坍塌,身上多處呈現骨裂,林嶽便是被大夫用石膏給固定了整個身體,然後,便是擱在了牀上,除了頭能動之外,其他地方,則是一動都不能動。


這種做法,一開始,林嶽是非常反對的,因爲,這樣便是間接性變成了禁錮他的人身自由,不能讓他動彈,而且,他除了不能動之外,還要喝許多的苦藥,這個,是林嶽最不喜歡的,雖然老人都說良藥苦口,但是,林嶽從小到大,就是不喜歡喝苦藥,這個,便是讓林嶽有着很大的反對。

林母卻是在這個時候爆發了,她撂下一句話,便是讓林嶽乖乖地屈服了。

林嶽至今不清楚,爲什麼林母會知道這件事。

而林母,在和林嶽說這句的時候,則是湊近林嶽耳朵說的,並沒有傳出去,不然,林嶽肯定沒臉見人。

“你要是不吃藥,老孃就將你光着屁股被狗追的事情,傳播出去。”

就是聽到了這句話,林嶽的心跳頓時慢了一拍,林嶽心中咯噔一聲,他可不知道,林母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按理說,她不可能知道的啊。

正因爲這句話,林嶽乖乖地在牀上躺了三個月,也吃了三個月的苦藥,終於,身體的傷勢,無論是外傷還是內傷,都是好得差不多了……

……

今天,可謂是一個好日子。

當然,這是對林嶽來說的。今天,可是他“解禁”之時,這麼好的事情,他怎麼能不高興呢。

只見一個人影,拿着一個大錘子,緩緩走了進來,看着人影是誰之後,再看看那錘子的大小,林嶽的心,在除了三個月之前一次之外,再次咯噔了一下。

人影,又是他老孃,只見林母手上的錘子,足足有他這般大小,而且,看起來重量那是相當非常地重,林嶽也不知道,林母爲什麼能夠拿得起來,但是,現在可不是他需要想這個的時候,要是林母拿着錘子對着他這麼一錘子下去,林嶽想都不用想,不躺上半年,恐怕,是好不了了的。

眼看林母就要舉起錘子了,林嶽趕緊喊道:“老孃,手下留情!”

“放心,老孃是不會打死你的。”林母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繼續舉起錘子來,就要朝林嶽這邊錘下來。

“老媽!我可是你兒子啊!”林嶽看着錘子就要下來了,趕緊喊道。

“我知道你是我兒子啊,所以,很快的。”林母沒有猶豫,直接一個錘子錘了下去……

“嗷嗚!”林嶽痛苦地大喊一聲,“我死了!媽啊!我死了!我真的死了!”

林嶽閉着眼,在牀上掙扎的說道。

不過,他卻沒有感覺到痛楚。

“咦?怎麼不痛?原來,死了是沒有痛苦的。”

林嶽睜開眼,卻是發現眼前的景象沒有變。

林母已經將大鐵錘扔到一旁了,而林嶽身上的石膏,也是全部破裂。 林嶽解開石膏之後,便是高興的蹦起來。

一蹦,因爲蹦得太用力了,林嶽直接躍了四米多高,差一點點,便是撞到了房頂。

林嶽在降落的時候,突然感覺身體嗖涼嗖涼的,他便低頭看着自己的身體,他不禁大罵一句。

“尼瑪,坑爹啊!”

罵完,林嶽趕緊用雙手捂住身下某物,羞紅的低着頭,眼睛還四處找被子,找到之後,趕緊生出一隻手將被子拿過來,披在自己身上,掩蓋住自己身上的“春光”。

“遮什麼遮啊,喲呵?還害羞了,老孃我可記得,你小時候就穿着一條開襠褲,在人們面前晃來晃去呢,怎麼,現在居然懂得害羞了?”林母呵呵地笑道。

林嶽聽着林母的話,真是羞得無地自容了,頭埋在被子中,都不敢擡起頭看林母。

“好了,我不逗你了,衣服我已經幫你備好了,你穿好衣服後,來找我,我有話要跟你說。”林母手上突然出現一套衣服,她將衣服放在牀頭,然後,便是出去了,出去的時候,還不忘記幫林嶽掩上門。

林嶽看見林母已經走了,便是鬆了一口氣,但是,他依舊小心謹慎,趕緊從衣服中找到一條褲子,然後穿了上去,穿上褲子之後,林嶽便是覺得輕鬆了許多。

接着,林嶽便是不緊不慢地穿上衣服。

“恩,還挺合身。”林嶽看着這套褐色的衣服,無論他怎麼看,他都是覺得非常合身,而且,衣服上,還有着一股淡淡的女子幽香,讓林嶽聞起來,沁人心脾。

林嶽雖然不知道這淡香如何而來,但是,他卻知道,他現在是應該去找林母了,從林母剛纔的語氣來看,她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所以,林嶽不敢怠慢。

林嶽知道林母在哪裏,於是,直接走到了她和林羽的臥室之中。

咚咚。

林嶽輕輕敲了兩下門,林母說了一句進來之後,林嶽便是乖乖地進來了。

只見林母正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緩緩地倒着茶喝。

“坐吧。”林母是背對着林嶽這邊的,她拍了拍自己身旁的椅子,說道。

林嶽便是直接走過去,坐在了椅子上。

“先喝杯茶。”林母也沒看林嶽,直接倒了一杯茶,放在了林嶽的面前。


林嶽二話不說,便是喝下了茶。

一陣苦澀刺激着林嶽的味蕾,林嶽不禁皺了皺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