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汐聞言一笑,伸手敲了一下雪飛煙的頭,說:「小小年紀,哪裡懂得什麼是愛,就只會信口胡謅。」

「可是她為了姬夜連進入皇家學院的機會都放棄了,不然,她現在肯定進入四階了,甚至是五階。而不是像我一般,才堪堪半步四階。」雪飛煙說。

「別這麼說,你是很好的女孩,或許是沒有緣分吧。」林汐輕嘆。

「或許吧。」雪飛煙愣了愣,苦笑道。

「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馬都能夠走到白頭的,但你們畢竟還有婚約,而這是他無法逃脫的。」林汐輕輕一笑說。

「林汐姐,你到底還是他姐么,我怎麼感覺你是我姐啊。」雪飛煙輕輕一笑,問道。

「我當然是他姐,可是我,確實不太喜歡那個小姑娘。」林汐愣了愣,微微一笑,伸手欲拍一下雪飛煙的頭,想了想又放下了,輕聲回應。

「我一直感覺,我有些看不透她。可能是我多心了吧,總感覺她心裡藏著很多事,即使是姬夜也不知道。」

馬車漸行漸遠,向著江城的方向走去。

……

人族西境,聖殿聯盟,滄瀾帝國邊境。

一名身著黑色巫神殿長袍的少女正站在邊境線上,眺望遠處戈壁灘上的綠樹。

少女兜帽遮臉,僅僅露出圓潤細膩的下巴,身形高挑,似是年紀不大的樣子。

「三年多,差不多四年了,不知道哥哥現在怎麼樣。」少女抬頭看了一眼天空,輕聲自語。

「爺爺去輝耀公國看望舊友,說是一天就回來,現在都快兩天了,還不回來。」少女有些憂鬱的看著天邊的雲彩,低聲嘟囔著。

「我還是去綠洲集市逛一逛吧,估計這會爺爺不會回來。」少女想了想,目中露出異彩,帶著對集市的期待,快步向綠洲集市奔去。

輝耀王國邊境,沙漠綠洲。

輝耀王國是治外區三大王國之一,與滄瀾帝國接壤,歷史上一直是滄瀾帝國名義上的盟友,實際上的附庸。

人族領地之中,自治外區中西部開始,北方邊境多是沙漠,荒原戈壁灘。這些地方極度貧瘠,出產甚少,馬匪隱蔽於風沙之中。

在聖殿治下,囿於聖殿威嚴,馬匪很少出現,最多在聯盟邊境掠奪之後,便迅速逃入治外區。

起碼來說,在明面上,沒有任何馬匪敢於在聖殿治下稱自己是馬匪,那會使他們迎來聖殿祭祀們的問候,從而送入牢獄,甚至直接處死。

但在治外區,一個獨行在外的人,即使是自稱輝耀王國的儲君都不如自稱是某一馬匪的成員來的好用。

因為王室無法根除馬匪,並且若是輝耀王國的儲君獨行在外,那麼有很多人會樂意自稱馬匪來出手解決這位自稱為輝耀王國儲君的年輕人。

而在少女踏入綠洲時,正好就碰上了一批馬匪。

這批馬匪在此的人數不多,但或許是分開行動了,不過,此時這地方只有十三名馬匪。

這十三名馬匪有四個中年男人,七個青年男子,以及一個少男和一個少女。

四個中年人此刻正在茶棚里喝茶,七名青年男子則是在馬匹周圍警衛,少男與少年在茶棚邊緣,少女面露不忿,少男在給少女賠罪。

此時,穿一身巫神殿長袍的少女走到了這裡,她向四周一掃,看到集市門口茶棚的景象,皺了皺眉,沒有過去,而是停在了原地。

茶棚內。

四名中年男子之中一位看到孤身一人來此的巫神殿少女,目中流露出一絲貪婪。

四名男子都穿著動物皮毛製成的衣服,打著赤膊,腳下放著各色武器。

這名腳下放著鐵鎚男子轉頭看向坐在首席的男子,說道:「大哥,那邊有一個獨行的巫師,讓我去問候一下。」

坐在首席臉上有一顆黑痣的男子聽聞,微微眯眼,看向巫神殿的少女。

仔細感受了一下那名少女的氣息,這名男子搖了搖頭,說道:「四階初期,老七,你自己打不過。」

「四階初期?這麼年輕的巫師,修為竟然有四階初期,難不成是聖殿的聖子?」老七聞言一愣,猜測道。

「不會,聖殿的聖子身邊都有至少一名護道者,而且聖殿那些高貴的聖子不可能來治外區,即使是來治外區,也是大張旗鼓的進來,不會孤身一人來此。呸,幹了這一票,等老二回來就走。」腳下是一把精鋼鑄造的長劍的老大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贊同的點了點頭。

「老五老六,你們倆一塊去,我在這看著以防不測。」隨後,這個馬匪又示意一旁喝茶的另外二人也前去策應。

「知道了,大哥。」

老五老六拿上武器,分別是長斧和寬刃劍,隨著早已站起的老七一同走去。

「等一下,帶上伊利,讓他那小女友看看這女娃娃,如果看得上,那就和氣生財,給她當個丫鬟,也免得動手。」仍舊坐在原位喝茶的馬匪首領看到自己那在帳篷外的幼子,忽而抬頭開口說。

「知道了。」三人應了一聲,繼續向前走去。

「大哥對這兒子比對自己還上心。」老六低聲嘟囔道。

「呸,小聲點,別讓大哥聽見,如果不是伊利收到神殿一名主教的賞識,小小年紀就到了三階,大哥會在乎他?孩子而已,出去搶一個女人回來,還不是要多少有多少。」老五伸手打了一下老六的頭,叱道。

「還不是有個好爹。你看那小子,對一個女孩唯唯諾諾,跟個孫子似的。」老六還是不忿,低聲說道。

啪!

老五伸手用力打了一下老六的後腦勺,壓住聲音說道:「張老六,你給我小點聲,那是神殿那個賞識伊利的主教的女兒,叫墨蘭,今年十六歲,已經是三階後期,這話你要是讓大哥聽見了,肯定不只是抽你一巴掌。」

「那個……主教的女兒?」張老六聞言一怔,不可置信的說道。

「還能是誰,不然你以為大哥會對她那麼客氣,還讓她跟著咱們出來?」張老五輕聲說,「還有,伊利已經基本確定是那位主教的女婿了,這對咱們馬幫有多大好處你不知道?少說點話,整天沒個正行。」

「知道了。」張老六有些不敢相信的說。

「伊利,大哥讓你去看看那邊那個女孩,如果還可以,就送給墨蘭小姐當個丫鬟,不然我們就處理了。」老五走到伊利與墨蘭身邊,有些恭敬的說。

少年眼中原本漸漸表露的不耐煩頓時斂去,轉身看向一旁的女伴,帶著歉意說:「好墨蘭,你就原諒我這次,你看,我爹給你弄了個丫鬟,一塊去看看吧。」

「這次就原諒你了,再有下次,你我就不要再聯繫了。」墨蘭皺著眉,有些氣憤的說。

「好了好了,消消氣,我下次,」看到少女臉色變化的伊利驟然改口,「瞧我說的,我保證沒有下次,再有下次,我就,我就自廢修為。」

「好吧,那我們先去看看你要送給我的丫鬟。」墨蘭白了一眼伊利,挽起伊利的胳膊,柔聲說。

二人跟在三名馬匪後面不遠,有些散亂的走向巫神殿的少女。

那名被稱為老七的馬匪拿著長錘,走到少女前方不遠處,將長錘往腳下一豎,開口說道:「這裡是秋雲集市,想要進入此地,先要付十個金幣。」

巫神殿的少女聞言皺了皺秀眉。

她昨天來的時候,這裡沒有這一隊馬匪,也沒有前來滋事的人,看來今天這一隊馬匪是新來的,想要宰自己這隻肥羊。

只是誰是羊,可還不一定呢。

少女微微一笑,輕聲問道:「哎呀,大叔,我沒有金幣,我進去一小會就出來行么?」

老七聞言一愣,面對著撒嬌的少女感到有些好笑,在感受到身後大哥注視的目光后,伸手握住長錘,厲聲說道:「那就把你所有的財產都留下,然後為我們馬幫服務一段時間。」

說罷,老七抬起長錘,指著前方的少女,面色冷厲。

「可是,我沒有金幣,我有這個可以么?」

少女聞言,輕輕偏頭,自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一柄藍白相間的法杖,問道。

老七皺了皺眉頭,伸出左手說:「現在你的一切已經是我們馬幫的,不要反抗,乖乖讓我們搜身,會少受些皮肉之苦。把那柄法杖給我。」

這時,站在三名馬匪身後的墨蘭,看到了少女手中的法杖,目光頓時一變,心中感到震驚不已,旋即她迅速斂去目中的熱切,對身邊的伊利說道:「伊利,我要那柄法杖。」

一旁的伊利注意到墨蘭眼中的熱切,心中一聲冷哼,但他也不敢拂逆少女,輕笑著說:「你說要那就讓他給你。」

「七叔,把那柄法杖完好拿回來。」伊利對著前方的老七開口喊道。

站在巫神殿少女前的馬匪點了點頭,說:「把法杖給我,我能保證不傷你性命,不然……」

少女聞言一笑,說:「可是我爺爺說不能把這柄法杖給任何人呢?」

「你爺爺?他如果趕來,那就把他殺死,」老七冷笑一聲,繼續說,「給你三個數的時間,如果你不給我,我就出手了,即使你是四階巫師,也打不過我們三個,況且,我們兩個離得這麼近,你沒有時間召喚魔獸。」

少女聽聞,冷冷一笑,將法杖收起,說:「那麼,你需要先問問我爺爺是不是這樣想的了。」

「你爺爺?在哪?」老七聞言一愣,說,「別給我耍花樣,在這裡沒人能夠救你,五哥、六哥,我們一起上!」

「哦?你是在對那兩個死人說話?」

這時,老七頭上傳來幽幽一嘆。

他聞言一愣,面色大變,急忙轉身看去。

身後,只有四具屍體,面上皆帶著驚駭以及不敢置信。

「大哥,救我!」

他轉身向茶棚跑去,口中驚呼。

那個聲音沒有傳來,當他跑到茶棚時,看到已經死去的大哥,雙目中流露著強烈的不甘。

老七跪倒在地,朝著巫神殿少女所在的地方一邊磕頭,一邊說:「姑奶奶,老七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就饒了我這次吧,我保證以後會好好做人。」

巫神殿少女緩緩走到茶棚,目視著老七,說道:「哦?饒過你,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能打得過我的寵物,我就放了你。」

「謝謝姑奶奶,謝謝姑奶奶。」老七聞言面露激動,抬頭要看一下那個所謂的寵物。

這時,他身後傳來一股冷風,一隻風龍張口將他脖頸咬斷,鮮血噴出,落在地上。

「我……」他不敢置信的瞪著雙眼,死去了。

巫神殿少女皺了皺眉,抬頭看向天空,抱怨道:「爺爺,你怎麼這麼慢,您孫女都要被人拐去當丫鬟了。」

飄在半空的老人聞言一笑,和藹的說:「就憑你這四階中期的修為,有那個馬幫敢惹你?何況還有小藍。」

「哎呀,小藍很不聽話的,我讓它去找你,好久才回來。」少女皺著眉頭,還是有些不忿。

「好了好了,不要抱怨了,在治外區誰敢惹你?上次那個輝耀王國的王儲都已經被廢了,知道你的人誰敢惹你,也就這些不長眼的馬幫還趕來惹你這個小祖宗。」老者一時失笑,輕聲說。

「好吧。」少女聞言偷偷一笑,說,「我們回家吧,我想哥哥了,離開哥哥已經快四年了。」

「嗯,我們回去,」老人喃喃說道。

「不知道夜兒現在怎麼樣了,好久不見那孩子了。」老人低聲說著,從空中緩緩落到地上。

「哎呀,也不知道我哥哥選擇了哪個嫂子呢。」少女挽住老人的手臂,有些好奇的說道。

老人皺了皺眉,說:「那個婚約是必須履行的。」

「可是我也挺喜歡邵月姐姐的,雪家的小公主我總感覺太冰冷了,不適合哥哥。而且,婚約這東西,原本就是可以取消的嘛。」少女歪著頭,想了想,雙眼彎成月牙,笑著說。

「這些事等你回到江城在操心也不遲,好了,走吧。」姬易輕聲說。

而那個巫神殿的少女,毫無疑問是姬夜的妹妹,姬楠。

遠方的人,陸續踏上了歸途。

暮春將逝,長夏到來。

…… 邵月離開之後,姬夜離開家裡,到巫神殿住下。

巫師修為已經達到三境,勉強達到向姬玄學習一些中級巫術的要求了,所以姬夜早已迫不及待的來到巫神殿,想要找姬玄學習。

但是姬夜卻被告知姬玄因巫神殿事務而外出,不知何時才能回來,這倒是令姬夜有些詫異,

在他的印象里,姬玄很少離開巫神殿,一般都是在巫神殿後院枯坐修行,便是連外出訪客也很少,何談外出公務。

江城的巫神殿,暫時沒有會長,或者說,會長應該是家族每一代的傳承者,但是上一代的傳承者是姬夜的父親姬天,姬天遠走,不知去向,妹妹姬楠的修為還達不到成為會長的要求,所以目前巫神殿沒有會長,只有一個長老姬玄以及一些學員,不過其他的高層人物倒是也有,但那些巫師沉迷修鍊,很少外出,以至於巫神殿在江城的代言人只有姬夜和另外三個年輕人。

這也使得巫神殿一直比較冷清。

巫神殿年輕一代只有寥寥十餘人,目前還留在江城的只有四人,除了姬夜外另外三人多是江城各家族的成員,雖然屬於巫神殿,但更親近他們各自的家族,而真正與巫神殿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只有姬夜。

在巫神殿呆了幾天之後,姬夜從巫神殿藏書庫尋得了三個還算不錯的中級巫術,自然是沒法跟六境巫師姬玄的巫術比,但也勉強能用了。

其實,姬夜父親在空間戒指中留下了許多巫術,雖然多是高級巫術以及更為高深的巫術,但是也有一些低級、中級巫術,但讓姬夜無奈的是,這些巫術都有封印,初級巫術姬夜已經能夠破開封印,要求是精神力三十級,而中級巫術則是四十五級,高級巫師是八十級,但以姬夜目前的精神力還無法打開封印,只能自己從別的地方學習。

在基本學會了三個巫術之後,姬夜離開巫神殿,漫步在江城之中,思索著今後的去向。

法師的修行已經步入瓶頸,但姬夜也感覺距離突破已經不遠,重新回到三階之後,許多法術便能夠施展了。

中級魔法最低的使用要求是三十級精神力,二階後期。而一些比較耗費精神力以及元素親和力的中級魔法即使是三階後期法師都難以完美施展。

不過,已經快要破境了,為了以後的修鍊,已經可以先接觸一些中級魔法了。

除了那些恢復性的魔法,姬夜所掌握的魔法之中幾乎沒有中級魔法。

即使是那些恢復性的中級魔法,姬夜所掌握的也只有聖光之耀、白蓮庇佑,而這兩個魔法還是母親教給自己的。

但其實這兩個魔法只是禁咒的萬分之一,被姬夜母親簡化,方便姬夜施展,所以才只有中級魔法的威力。

在江城河道周圍呆了許久,姬夜轉身走向法師公會。

公會圖書館里有很多低級、中級、高級法術,殘缺的禁咒也有一些,至於真正高深的魔法則是在法師塔中。圖書館里的法術供學員們自由學習,如果要進入法師塔學習,則是需要足夠的貢獻點。這在各大公會都是相同的,貢獻點是獲得更好更多修行資源的貨幣,在賞金獵人公會以及冒險者工會則是積分。

法師公會各成員的等級根據貢獻點或者積分劃分為十級,前三級分別對應一百、三百、五百貢獻點。

自第四級開始,貢獻點要求遞增迅速。

第四級入門要求是一千貢獻點,第五級是三千點,第六級是五千點,第七級八千點,第八級是一萬點,第九級是三萬點,十級是五萬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