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飛指著南哥身後那批還處在石化階段的小弟,怒喝一聲。

他們立刻像驚弓之鳥那樣,一個個照著葫蘆畫瓢,按照順序從過道上往出口滾過去。

頓時,場面頗為壯觀,引起現場好事者陣陣起鬨,但只有剛才目睹全程的人,才一直將目光放在林飛身上。

這個年輕男人,雖然稚氣未脫,但實力深不可測,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足足過了十幾分鐘,南哥一伙人才在圍觀人群鬨笑聲中完成「滾出去」的過程,一行人灰溜溜地離開了。

南哥他們一走,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了。

如意事 林飛重新坐了下去,繼續和董慶榮喝酒,好像剛才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麗迪熱巴卻按耐不住,湊了過來,挨近林飛,一臉崇拜地看著他,說:「林飛是吧?謝謝你啊!你幫我解了圍,這個人情我記下了,日後一定報答你!」

「擇日不如撞日,要不就今天吧,而且你想要報恩很簡單,就是和我過……呵呵……一晚,怎麼樣?」林飛壞笑道。

「不怎麼樣!臭流氓!死變態!」

麗迪熱巴臉色驟變,伸手過去一把捏向林飛的腰間……

(本章完) 「嗷~」

下一刻,一記嚎叫從林飛口中傳出,接著董慶榮被他臉上的扭曲笑容給嚇了一跳,忙問:「師父……你沒事吧?」

沒事?

這不是廢話嘛!

被人那麼大力擰了一下,疼都疼死了,能沒事嗎?

可是,林飛卻還是強顏歡笑,應道:「呵呵,沒事,沒事……」

「噗嗤~」

麗迪熱巴掩嘴而笑,隨後還特地朝他做了個鬼臉。

林飛一陣苦笑無語,趕緊拿起一瓶啤酒把蓋子咬掉,一飲而盡,只希望這酒精的作用,能把身上的疼痛給掩蓋過去。

接下來,麗迪熱巴沒有再捏林飛,而是也拿過來一瓶啤酒,和林飛還有董慶榮兩人邊喝邊聊。

三人越喝越多,越聊越嗨,不知不覺中,竟然喝掉了兩打啤酒。

董慶榮和麗迪熱巴都醉了,只有林飛千杯不倒,腦子比正常人還要清醒。

林飛叫服務員結賬后,看著這癱軟在卡座上的董慶榮和麗迪熱巴兩人,頓時頭都大了。

憑藉他的能力,絕對可以一邊肩膀扛著一個,大步走出這富蘭克林酒吧,但是經過剛才耳釘男南哥那一出,他有點後悔了。

腦子一熱就高調了,林飛現在恨不得給自己臉上潑幾下冷水,好清醒清醒。

林飛啊林飛,你過來京城不是為了泡吧鬧事來著,而是為了洛雲啊!

一想到洛雲,林飛就越發擔心了,不知她今天有沒有回到京城了?明天就要和李槐那混蛋舉行婚禮了,今晚肯定很難受吧?

「算了算了,先別想其他,還是想想該怎麼解決眼前的困境吧!」

狠狠甩了甩腦袋,林飛再次看向醉癱在卡座上的兩人,眉頭微微一皺,旋即舒展而開,明顯是想到了解決辦法了。

「反正慶容那別墅夠大,房間又多,今晚多一個人而已,簡單!」

自語幾句后,林飛便掏出手機在網上叫了一個代駕,等他一到,便和林飛一起把董慶榮和麗迪熱巴一起扛到蘭博基尼車裡。

二十分鐘后,總算到了董慶榮家別墅。

再次麻煩代駕幫忙扛著董慶榮進別墅,而麗迪熱巴則是由林飛親自橫抱進去。

畢竟這代駕是個男的,而且從他一路上不時地偷瞄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應該是認出麗迪熱巴了,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還是由他親自代勞比較保險。

當然,這樣的做法無可厚非,只是事後林飛回想起來,不禁也有點暗罵自己其實跟那代駕差不多,即便不是故意的,但客觀上還是佔了人家麗迪熱巴的便宜了。

一說到佔便宜,林飛就不免有點回味無窮。

麗迪熱巴不愧是身材魔鬼的當紅明星,剛才他抱著人家的時候,手感超好,而且從對方身上不時飄來的體香,更是不停地刺激著林飛的嗅覺神經。

幸好,最後他還是把持住了,在將麗迪熱巴平放在房間的床上,給她蓋好被子后,就逃一般地離開了。

出來后,林飛感到自己就像做賊般,心虛到不行。

最後,他在確定董慶榮和麗迪熱巴兩人熟睡無礙后,他才回到自己的房間,洗了個澡,正準備睡覺。

忽然,一晚上都沒響過的手機,猛地響了起來。

這麼晚了,會是誰呢?

疑惑了片刻后,林飛掏出手機一看,赫然發現是一個陌生電話號碼,本不想接,但當目光看到是來自京城本地的時候,鬼使神差般就按了接聽鍵。

「喂,您好,您是誰?」

「林飛,是我,洛雲!」

電話那邊傳來洛雲的聲音,略顯沙啞,雖然魅力不減,但很明顯聽得出來是剛哭過,因此林飛沒來由地感到一陣心疼。

「洛雲,你……沒事吧?聲音怎麼這麼沙啞?剛哭過嗎?」

「我沒事,只是今天有點感冒,咳嗽,所以才會……咳咳……」

聽著電話那邊洛云為了不讓他擔心而故意撒謊再假裝咳嗽的聲音時,林飛忍不住落淚了。

「嗯,知道了,你要保重身體,對了,這麼晚了,找我有事嗎?」

林飛強行控制住自己,舒緩了一下心情后,柔聲問道。

「你現在是不是在京城了?你是不是知道我明天要嫁給李槐了,所以特意過來參加婚禮的?」洛雲忽然激動問道。

林飛一愣,不明白洛云為何忽然如此激動,片刻之後才應道:「嗯,沒錯,我今天下午剛到,我是特意來參加婚禮的。」

「林飛,你聽我說,明天無論如何,你都不要出現,好嗎?求你了!李槐他知道你要來,故意和一堆人合謀給你設了個局,你要來了便上當了,到時候結果會怎麼樣,誰都不敢保證,他是瘋的,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還有這事兒?」

林飛愕然,不過片刻后便釋然了,既然李槐親自打電話給他,林飛便早已做好了迎接一切挑戰的準備。

即便是設了局那又如何?

就算是龍潭虎穴,我林飛也要攪你個天翻地覆!

今時今日的我,早已不是當日那個普通耳朵高中畢業生了,這一次,我一定要奪回自己的女人!

「林飛,我有必要騙你嗎?你還是快回去吧,李家家大業大,在京城更是隻手遮天,如果你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了,李槐他不會放過你的……」

「洛雲,你不用勸我了,我既然來了,就肯定做好了一切準備,就算他李家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怕!好了,很晚了,早點休息吧,我先睡了,明天見!」

林飛咬咬牙,說完后就把電話給掛斷,接著更是以最快的速度把手機關了。

放在床頭柜上后,林飛輕身一躍,整個人在半空中緩緩落下,接著盤腿而坐,迅速進入修鍊狀態……

與此同時,京城李家別墅內。

李槐正躺在陽台的藤椅上,優哉游哉地玩著手機。

忽然,「滴滴」一聲響起,一條信息傳來,李槐打開一看,當即便笑了。

信息只有寥寥數字,但在李槐看來,卻已足夠。

「李少,一切準備就緒,只欠東風!」

林飛,我就靜靜地等你過來……

(本章完) 次日清晨。

林飛緩緩收功,正要睜開眼睛時,卻猛地聽到一聲凄厲的尖叫從外面傳進來,當即眉頭一皺,這麗迪熱巴怎麼就沒一刻消停的呢?

搖了搖頭,苦笑片刻后,林飛張開雙腳,讓其碰到床鋪,整個人再緩緩降落到上面。

經過昨晚一夜修鍊,林飛自覺體內真氣又增加了些許,繼而渾身上下覺得體力充沛,頭腦清晰無比,雖沒進一步明顯突破,但相對來講,也不算沒有收穫了。

穿上拖鞋后,林飛快步走出房間,迎面就見到麗迪熱巴。

她頭髮蓬鬆,臉色憔悴,若放在晚上不開燈的時候,肯定會嚇死人,這簡直就跟見了鬼一樣。

「林飛,這、這、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在這兒?」麗迪熱巴見到林飛,就像是找到了組織一樣,激動地一把抓住他雙手,死死盯著他雙眼焦急問道。

「哦,這是我徒弟慶容家,你昨晚喝醉了,我又不知道你住在哪兒,所以就只有送到這兒了。」林飛應道。

「你……你怎麼不叫醒我啊?你、你、你昨晚沒有趁機對我……什麼吧?」麗迪熱巴狐疑地問道,繼續警惕地看著林飛。

「……」林飛一陣無語,說:「大姐,你都爛醉如泥一樣,我還怎麼叫醒你?還有,我在這兒鄭重聲明,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OK?」

「哦~」

麗迪熱巴被林飛回懟得一點脾氣都沒有,但在聽到最後一句時,她火了,當即柳眉橫豎:「哼,不是就不是,你還是我最討厭的那一種呢,切!」

林飛:「……」

咕嚕嚕~

忽然,一陣肚子叫聲從麗迪熱巴那邊傳來,她隨之一臉尷尬地捂住肚子,不敢去看林飛。

林飛沒好氣地白了麗迪熱巴一眼,說:「快去刷牙洗臉吧,我給你弄個早餐。」

麗迪熱巴當即瞪大眼睛,像是聽到什麼特大新聞般,好奇問道:「林飛,你……還會做早餐?」

在麗迪熱巴的印象中,進廚房煮飯做菜,都是女人的專利,很少聽到有男人會下廚,因此乍聽到林飛說要給自己做早餐的時候,她第一反應就是不信。

「對啊,怎麼了? 豪門狡妻 有問題?」

「沒……沒問題!」

「沒問題就給我馬上去刷牙洗臉,快去!」

「哦,好!」

看著一臉不情願的麗迪熱巴,林飛搖了搖頭,接著轉身朝廚房方向走去。

待麗迪熱巴洗漱完畢后,林飛也恰好從廚房內走了出來,手上端著一碗熱乎乎的麵條。

這碗麵條不只有面,上面還放著蔥花、瘦肉等等,咋看過去,賣相相當好,而且香氣四溢,一言概之,色香味俱全。

林飛將其放到麗迪熱巴跟前,說:「趁熱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麗迪熱巴目瞪口呆,先是閉目一臉享受地聞了一下,然後驚嘆道:「好香啊!林飛,我能說這是我長這麼大,聞過的最香的麵條味道嗎?」

林飛笑了笑,說:「你吃過之後就會覺得這將是你這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麵條了。」

「切~」麗迪熱巴白了林飛一眼,說:「給你點陽光你還真就燦爛了是吧?」

說是這樣說,但當麗迪熱巴吃下第一口后,臉色立刻驟變,瞪著大眼看向林飛,眼神中儘是疑惑和讚歎,接著在停頓了幾秒鐘后三兩口把麵條給吃下。

「哇,怎麼這麼好吃?」

剛吃完第一口,麗迪熱巴就迫不及待地朝林飛舉起一個大拇指。

林飛不以為然地笑了笑,轉身就要走:「你慢慢吃,我回房間去……」

「喂,別走那麼快呀!你等一下嘛,我還有話問你呢!」

麗迪熱巴叫住林飛,急得就差沒上前抱住他了。

林飛無奈,唯有停下腳步,問:「怎麼了?我的大明星!」

「大明星?」麗迪熱巴一愣,接著狡黠一笑,說:「你知道我是明星?」

林飛翻了個白眼:「大姐,你叫麗迪熱巴,是本年度最當紅的花旦,沒有之一,好吧?只要是個華夏人,都知道你,好吧?」

麗迪熱巴嘿嘿一笑,「嘿嘿,知道知道,那你既然知道我是大明星,難道你就沒有一點心動過嗎?畢竟本大明星身材還是不錯的喲?」

說著,麗迪熱巴傲嬌地朝林飛挺了挺她的前面的資本,林飛順勢一看,規模是有一點,但是比起洛雲和陳雨菲她們,差距還是不小的,一手可以掌握的東西,顯然如不了林飛法眼。

「嗯,是不錯,可惜還是小了點。」

「不錯吧?小了點……林飛,你找死……」

麗迪熱巴聽到林飛說不錯的時候,一臉得意,但聽到最後那句時,臉色立刻驟變,接著順手抄起旁邊椅子上的抱枕直接朝林飛那裡砸去。

「小是小了點,不過還是可以繼續開發的,彆氣餒,潛力很大~」

林飛早已腳底抹油開溜,不過他留下的這句話,卻讓麗迪熱巴又是一陣嬌羞跺腳。

「小嗎?不小好吧,人家都已經25了……」

片刻之後,麗迪熱巴用手託了一下,自語了一番后,這才轉身回去繼續吃面。

待麗迪熱巴吃完面后,林飛也穿戴整齊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麗迪熱巴見他出來,正要開罵呢,卻整個人猛地愣住了。

此時的林飛,一身阿瑪尼西服,頭髮梳得錚亮,腳上穿著一雙義大利工匠純手工製作的私人訂製真皮皮鞋,左手手腕上戴著價值百萬的名牌瑞士金錶,整體上的氣質一看上去,和一般的富家公子無異。

惡少的私有寶貝 「林飛……你……這是要去幹嘛?」

目瞪口呆的麗迪熱巴,足足看了好幾分鐘,這才回過神來,支吾問道。

林飛無暇理會麗迪熱巴熾熱的目光,敷衍式地回答道:「我要去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你吃完早餐了沒有?吃完了我可以順路送你回家。」

哦,原來是參加婚禮,還以為你這是要去做新郎呢!

幸好不是!

「哎呀,麗迪熱巴,你怎麼回事?胡思亂想什麼呢?」麗迪熱巴在內心狠狠地罵了自己一頓,接著趕緊擯棄這些雜念,點頭應道:「好啊!那我先謝謝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