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飛搖搖頭:“還不知道,但是應該是出了什麼事。”

陳雨薇點點頭,叮囑:“那你快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林飛點頭,脫掉身上的白大褂,飛快的朝趙義的實習醫院趕過去,林飛雖然不知道趙義在哪,但卻知道趙義是哪個科室,因此抓了一個人詢問趙義所在的科室,就飛快的趕了過去。

讓林飛意外的是,到了趙義所在的科室,並沒找到人,林飛隨手抓了一個人,着急的問:“知道趙義在哪裏嗎?”

那醫生詫異的打量了林飛一眼,看到林飛滿身地攤貨的衣服,一臉不屑的道:“你是什麼人?”

林飛淡淡的道:“你不認識的人。”

被林飛拉住的醫生臉一黑,抽出手怒聲道:“你找趙義什麼事?”

林飛不耐煩的道:“我找他有事,你快點說。”

男醫生眼珠子轉了轉,忽然一笑:“你是不是那個病人的親戚?趙義他現在在急診部,你快過去吧,說不定還能踩上一腳。”

聽着男醫生幸災樂禍的聲音,林飛忍不住皺起眉,什麼踩上一腳?這男醫生什麼意思?

不過想到趙義給自己打的那一通電話,一定是出了什麼大事,還是涉及到病人的,不然這醫生不可能這麼說。

男醫生看到林飛聽了自己的話後更加着急的樣子,以爲林飛是怕趕不上對付趙義,指了一個方向道:“就那,走到盡頭拐個彎就是了。”

林飛飛快的跑過去,一頭拐角,就聽到其中一個病房裏傳來嘈雜的聲音,聲音裏帶着暴怒和悽慘的叫聲,那個發出聲音的病房門口還圍着一圈又一圈人。

“誒,真是造孽啊,這護士也太不靠譜了,怎麼能出這種事情呢?”

“就是,連藥都能拿錯,還做什麼護士,簡直害人害己,被打死算了!”

“男人就是粗心大意,我看以後還是不要找這種男護士的好。”

聽着圍觀的人三言兩語議論的話,林飛眉頭皺起,推開人羣,一眼就看到病房裏好幾個男人正在毆打趙義,周圍站着好幾個醫生,在勸說那些人不要衝動,但卻沒有一個上前阻攔。

“你們在幹什麼?”林飛暴怒的呵斥,走上前一腳將那些人踹開,看到地上的趙義已經滿身是傷。

趙義一看到是林飛,眼睛立刻一亮,激動的就要開口,但忽然像是想到什麼似得,偏過頭冷聲道:“你是誰?我不認識你!”

林飛愣了一下,不明白趙義怎麼忽然這麼說,不過轉眼看到剛纔被自己踹飛的幾個人這時候又凶神惡煞的圍住自己,頓時是明白趙義是怕這些人找自己麻煩才這樣裝作不認識自己,不想給自己帶來麻煩。

“你是誰,敢多管閒事?”

“就是,是和這個護士是不是同夥?害了我們家人,現在還敢對我們動手!”

“臭小子,你既然和這個缺德的護士是一夥的,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


林飛神色淡淡的掃了一眼這五個凶神惡煞的病人家屬,因礙於這裏是醫院的關係,門口圍觀的人又多,所以剛纔他踢飛這五個人的時候並沒有用太大力氣。倒是沒想到這些人在爬起來後還這麼囂張。

眼看着和五個人衝上來就要對林飛動手,趙義忽然喊道:“你別動他,是我拿錯了藥,和他無關,你們要打就打我好了!”

林飛拍了拍趙義的肩膀,淡笑道:“沒關係,你在旁邊休息一下,我很快就能搞定這羣人。”

趙義怎麼可能相信林飛的話,覺得林飛一定是在安慰自己,但讓他驚訝的是,不到半秒鐘,那五個衝上來的人竟然被林飛打倒,一個個躺在地上痛苦哀嚎。

“趙義,這是什麼人?怎麼能好端端的對我們醫院病人的家屬動手?”

“就是,趙義,你和他認識?”

圍觀的三個穿着白大褂的醫生板着臉氣沖沖的質問,這三個人,其中正中間的那個有五十歲的年紀,另外兩個看起來年輕一些,這三人在看到林飛竟然破壞了他們的好事時,一股惱怒。

趙義低垂着頭對中間那個中年男人道歉:“對不起,主任,他是我朋友,這件事情都是我的錯,你們大人大量不要怪罪他。”

“報警,我們要報警,這個護士,不僅故意拿錯要給我們母親,將人害死,還招來同夥毆打我們!” “是啊,殺了人,還這麼囂張,讓警察抓他,讓他坐牢!”

躺在地上**的那些病人家屬,你一言我一語的憤怒的大吼。

趙義臉上露出恐慌的神情,被趙義稱作主任的中年男人,板着臉對趙義怒斥:“趙義,我原本還以爲你是個好的,知道你弄錯藥還算和這些病人的家屬私下商議,可是你看看,你這朋友一來,二話不說就先將人給打傷了,我看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出現這種醫療事故,你直接坐牢去吧!”

趙義的臉立刻變得慘白,身體搖搖欲墜,如果真的坐牢的話,那他的一輩子就毀了,就算以後從監獄裏出來,這樣的一筆也讓自己無法再在醫界找到工作。

不過趙義並沒有怪罪林飛,畢竟林飛過來找自己,也是因爲自己那通電話,反而是他,好像給林飛帶來麻煩了。

“等一下,我想知道,趙義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林飛冷冷的出聲。

風箏誤夢又幾何 :“哼,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的好兄弟自己告訴你,真是不明白了,還自詡名校畢業,沒想到還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而你呢,一來就隨便打人,一會我看他們要是控告你隨意毆打人的話,你也是要坐牢的!”

“王主任。”趙義焦急的道:“王主任,我朋友打人的事情與他無關,你們都推到我身上吧,千萬別讓他坐牢。”

王主任高高在上的仰着下巴,用鼻孔對着趙義,一臉輕蔑:“推到你身上?這是我說了算嗎?”

躺在地上痛苦**的那幾個病人家屬,彷彿暗示一樣,強忍着身上的疼痛道:“就是,把我們打成這樣,要麼賠錢,要麼等着坐牢吧!”

“至少要給我們賠十萬,一分不能少!”

十萬?

趙義一聽,眼睛都紅了,別說是十萬塊,就是一萬塊他都沒有,雖然身上有很多,可那不是他的錢啊!

趙義轉頭愧疚的看着林飛,一臉歉意:“對不起,林飛,都是我連累的你。”

林飛淡淡的一笑,擺擺手道:“彆着急,事情還沒到絕境,你先等等。”

趙義苦笑了一下,只覺得林飛是在安慰自己,怎麼可能還有辦法,人已經躺在病牀上快沒氣了。

林飛沒給趙義解釋,轉頭淡淡的看着那些人,淡聲道:“你們要讓我坐牢?可別忘記是誰先動手打人的,要是報警的話,你們也一個都跑不掉。”

那些人一聽林飛的威脅,頓時沒話可說,不過還有人兇惡的瞪着林飛,嚷嚷道:“哼,你朋友那是把我們家人給害死了,打他一下怎麼了?要不是他害死人,我怎麼可能動手打他?”

林飛皺起眉,淡聲道:“可就算如此,你們將人打成那樣,也是要坐牢的。”

“小子,你給我說話注意些,別以爲你能打得過我們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你要是再敢包庇這小子,到時候別怪我們不客氣!”其中有個受傷輕的年輕男人掙扎的站起來,捂着自己被折斷的手腕,一臉猙獰的威脅。

林飛冷聲道:“是嗎?那我等着!”

說完,也不再理會這些人的胡攪蠻纏,轉頭看向趙義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趙義雖然大大咧咧了一點,可他知道趙義在工作方面絕不會馬虎大意,反而心細如塵,怎麼可能在打藥方面出現問題,就算真的出現了,只要人還沒死,他就能救活。

趙義苦笑的道:“前兩天我被調到急診室這邊做護士,今天中午那會我太忙了,好像將要給病人打的針弄錯了,病人家屬就出現問題了,人就救不過了。”

林飛隨意的掃了一眼,在病牀上看到一個躺着的太太,老太太臉色灰白,進氣少出氣多,奄奄一息的估計沒幾分鐘就要徹底沒氣了。

“是她?”

趙義摸了一把臉,沉重的點頭:“是的。”

“人還沒死。”林飛安撫:“你彆着急,會有救的。”

趙義勉強笑了一下,人是還沒死,可和距離死也沒多大的差距了,而且王主任也說救不活了。


“你別慌張,我先去看看,一定將人給救活。”林飛拍拍趙義肩膀,一臉堅定的道。

趙義正想阻止,人都快死了,他們醫院的主任都說人就不活了,林飛能有什麼辦法,到時候萬一把林飛拖進來就麻煩了。

但不等趙義開口,林飛已經轉身朝病牀上的老太太看去。

“給我站住!”王主任滿臉怒火的瞪着林飛。

林飛有些不耐煩的道:“有事?”

要是再耽誤下去,人就算能救活也會被活活拖死,而且他對這位王主任的印象也很爛,就算趙義真的搞錯藥害死人,這可是醫院,這幾個病人家屬打人的時候,這個主任和另外兩個大夫竟然在袖手旁觀,簡直太過分了!

“你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給人看病,我告訴你,人已經沒救了,你不要亂來!”王主任義正言辭的批評。

“就是,你以爲自己是華佗再世?能把我媽救活?”其中一個病人家屬捂着受傷的地方,氣沖沖的大喊。

“不試試怎麼會知道?”林飛淡淡掃了一眼這幾個人,朝老太太走去。

老太太臉色很不正常,皺巴巴的臉上滿是痛苦,一看就是整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且老太太嘴巴和胸前留有大量白沫痕跡,一看就是之前痛苦的吐過白沫。

林飛伸手朝老太太的臉頰上捏去,想看看老太太的嘴巴,還沒碰觸道,之前那個站起來抱着自己這段手腕的青年忽然衝過來,打開林飛的手,怒目圓睜的吼道:“你幹什麼?”

林飛皺起眉,語氣很不好:“我給你母親看看還有沒有救。”

“哈哈!”這個青年仰頭哈哈笑了起來,笑聲中帶着譏諷:“就憑你,王主任都說我媽沒救了,你以爲你自己能看的了?我告訴你,小子,別多管閒事!”

“就是,這位小兄弟,我知道你很想幫你的朋友,但是,醫生不是人人都能當的,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格給人看病的,知道嗎?”王主任一臉不滿的附和。 林飛微微眯眼,目光中透着危險,語氣淡然:“你們爲什麼一直在阻止我給她看病?”

王主任被林飛看到一陣心虛,旋即一陣惱怒的呵斥:“你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就是,你這話什麼意思,你又不是醫生,憑什麼我們讓你給我媽看病,萬一看出什麼麻煩,怎麼辦?” 重生八零有點甜 ,還是一個青年大聲嚷嚷。

林飛冷笑了一聲:“你們這麼阻止我,難不成是怕我發現什麼,又或者將人救活?”

趙義吃驚的看着林飛,有些不敢相信林飛的話,難不成真這是針對自己的陰謀?

其實趙義一直也挺糊塗的,雖然做護士的時候忙了點,可他每次還是在給人打藥的時候注意一下藥瓶上的名字,就怕出錯,可沒想到還是出現意外了。

原本沒有想到這一層,畢竟自己一個無權無勢的普通實習醫生,誰給暗搓搓的搞自己。

可看王主任還有病人家屬一幅極力阻止林飛看病的樣子,忽然就有些疑惑了。

“哼,你亂說什麼,什麼發現什麼,我們又沒做什麼!”王主任像是被人戳穿僞裝一下,猛地**大吼,一陣心虛,硬着頭皮冷斥:“你說這話,是誹謗!是污衊,是要負責的知道嗎?”

“既然如此,爲什麼要阻止?”林飛淡淡的問。

王主任聽到站在病房門口圍觀羣衆隨着林飛的話議論紛紛,知道若是自己再阻止下去肯定會引起懷疑,只能板着臉道:“沒有阻止你,但你不是我們醫院的人,身份又不明確,我怎麼能任由你去動病人的身體,給病人看病?”

“誰讓我身份我不明,我是南林醫院的專家。”林飛開口反駁。

病房裏的人一聽,瞬間愣住,但很快王主任就笑了起來,一臉不屑的道:“我說小子,你可真會冒充,南臨醫院的主任?哈哈,就你這年紀,能做主治醫生已經不錯了?”

趙義也有些緊張的看着林飛,心裏一陣汗顏,林飛那天在宿舍裏也給自己這樣吹牛過,不過自己聽聽也就算了,怎麼林飛還拿到這裏吹牛了。

就算是他們這個靠着裙帶關係的醫院,想要成爲坐診專家。那至少年齡也在四十歲之上,林飛看起來纔剛二十出頭,這牛逼,吹出去稍微有點常識的都不會相信,太容易戳穿了。

林飛已經不耐煩好這個王主任掰扯,這王主任一是想阻止他救人,二是想要拖延時間,他冷冷的看着王主任,道:“讓開!”

“不行,還不知道你是什麼身份,不能讓你隨意接觸病人!”王主任義正言辭的阻止。

林飛轉頭衝着外面圍觀的病人大喊;“你們看看啦,這家醫院絕對有問題,我想幫着救人,這王院長就是不肯,一直阻撓,絕對心裏有鬼!”

“就是呀,雖然我看這個小夥子不像是醫生,年紀也很小,可這王主任也沒必要一直阻止啊,死馬當作活馬醫嘛,萬一救活了呢?”

“就是,我也覺得好奇怪,你看那幾個病人家屬,也一直擋着不讓這小夥子看,我說這不會就是等着他們的母親死,正好訛錢吧?”


“那可說不定,我就住在隔壁病房,每天都能聽到這幾個輪流伺候他們母親的小夥子破口大罵,這人這會死了,估計正好如意!”

外面的人指着那幾個病人家屬和王主任議論紛紛,王主任臉一陣青一陣白,林飛趁機推開王主任,王主任雖然不甘心,卻也不敢再上前救人。

看着林飛捏着病人的嘴巴左看右看,之後又給病人把脈,心裏忍不住嗤笑,原以爲是西醫,沒想到還是個中醫,這年頭,中醫有點刷子的,至少年紀在四五十歲。

就讓你先看吧,到時候看不好,看他怎麼整治他!

林飛很快就判斷出這個老太太確實是藥物相沖纔出事,並且這藥物是直接打入體內,而不是喝進去,與趙義說的一模一樣。


校花空姐的秘密 ,林飛飛快的拿出銀針,在衆人視線下,飛快的紮在老太太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