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果然即使人類的初始能力較為羸弱,可其經過嚴格鍛煉,大概率會彎道超車、成長到亞人望塵莫及的地步。

在蠍人們感慨人類的強大、猜測對方是不是暗中動用魔法輔助之際,似是猜不到魔術王竟是對現在的狀態很不滿意。

雖然知道余的要求太高了,但為何感覺現在若是與皇甫珪那等頂尖武者對抗,自己依舊會略處下風啊。

當然,這是封閉變形者能力和天賦魔法加成情況下、純粹依靠已獲得的肉身力量來戰鬥。

魔術王很清楚那些頂尖武者無一不是從小刻苦鍛煉、利用天賦與努力,將肉身力量發揮至極限。

早就沒把對手放在【普通】生物範圍內的大魔法師轉世忽然想起,若是拋開天賦魔法的輔助,單純依靠長時間魔力淬體、和從其他武者那兒得到的武學經驗,似乎難以戰勝真正的強者。

或許力量、技巧、反應力等必備方面不弱於、甚至超過頂尖武者,但感覺就是缺了點什麼。

這種想法在魔術王心中越來越強烈。

根據自己從多方面情報、親自觀察得到的皇甫珪實力預測,換做是他來對陣眼前的蠍人王,絕對不會被對方牽制在外圍、久久無法突破。

對,現在表面上看是黑袍人將局勢慢慢扳回,實際上現在為止大魔法師轉世手中的星鑽長棍,自始至終沒擊中過對方身軀。

蠍人王揮舞的長刀阻截了想從上方突進的想法,下面時刻伺機出動的雙鉗截斷魔術王進攻下盤的勢頭。

就算想跳到旁邊對其側面進行攻擊,也被在身後蓄勢待發的靈活毒針尾部鎖定。

全副武裝狀態下的魔術王並不懼怕對方反擊——

即使站在原地讓對方狂砍,怕是都無法對星鑽法袍造成任何傷害。

但大魔法師轉世果然還是不願用這種方法取勝。

甚至嚴苛得暗自下規定,黑袍破裂即視為一處傷口,用天賦魔法限制自己行動。

只是到現在還沒被撕破罷了。

順帶一提,這身黑袍其實是當時因摩斯戰鬥中破損的魔術禮服、經過重新縫製后做成的。

所以原本就擁有高質量的甲羊毛服飾,不至於被輕輕一劃就割破。

得尋找合適的時機。

長棍再次盪開襲殺而來的刀刃,魔術王孤注一擲地把掌心放在棍棒的一端,朝著對方撤回攻擊的間隙直接推擊過去——

細長的武器順利穿過蠍人王防禦空擋,以誰都沒想到的方式直抵其寬大胸膛。

整個畫面就像是乳臭未乾的小毛孩用木棍去戳全身鎧的士兵般。

明明極具落差,卻令在場其他蠍人都緊張起來。

大魔法師轉世的怪力有目共睹、那根晶藍色棍棒的強度亦難以想象。

兩者相結合到底會爆發出多大能量、王能不能將之接下都是個問題。

當蠍人族堅硬的外骨骼和那棍棒碰撞時,發出清脆動聽的音符。

不過沒人會將注意力放在欣賞那美妙音樂罷。

眼前那根感覺輕易能折斷的長棍夾帶著勢如破竹的衝擊力,將蠍人王硬生生震退數步。

蠍子形態的幾隻鋒利足部在草地上發出頻率極高的後退聲。

人類快速回收那根擊退對手的長棍,並早已蓄力朝蠍人王暴殺飛出。

「哼。」

從出生開始便鎮守此地的守護者對周圍環境十分熟悉。

在後退幾步分明已經抵消衝擊力時,竟還是選擇繼續往後倒退。

大魔法師轉世只認為那是為閃避已然避無可避的攻勢,所以加快速度向對方身軀揮出長棍。

但——

轟隆隆!

巨石被拔起的音效出現在魔術王耳邊。

下意識停下腳步的魔術王依舊感到不安,運用強悍肉身力量抵消慣性、並繼續往後撤出數米距離。

就在大魔法師轉世朝身後急速退走時,有塊比成年人還大的岩石從星鑽面具前呼嘯飛過。

隨著岩石與地面撞擊的轟隆聲過去,黑袍人看見對面的蠍人王收回形成鉤狀的尾巴,身體先前傾、準備發起下一輪攻擊。

原來尾巴才是這個種族克敵制勝的法寶。

猜到那塊岩石絕對是蠍人王用尾巴鉤起並甩飛的魔術王,看到對方擺出這個動作是便預料到其下一步攻擊方式。

滴有毒液的尾巴從對手的頭部上方劃過、對著大魔法師轉世所在的方向如殛雷般刺來。

速度之快、威力之強,讓肉身力量達到普通人難以望其項背的魔術王都有些措手不及。

原本以為那條尾巴速度充其量只比身軀快幾分的預判徹底失誤,即便抬起長棍也稍顯來不及。

唰!

毒針被棍棒拍擊導致準星丟失、加上大魔法師轉世臨時做出閃避,原本想刺擊心臟部位的毒針將右肩黑袍撕破。

「嗷!那是什麼!?」

同樣有晶藍色光輝從黑袍下溢出,尾部受到強烈震蕩的蠍人王被始料未及的疼痛驚嚇,連連後退。

那懸挂在頭頂的毒針,亦出現略微破損的狀態,似是難以壓制內部儲藏的毒液流出。

顯然是被內部裝備的星鑽法袍防禦、導致有過大反衝力讓尾部遭受重創了。

明白現在情況的大魔法師轉世心裡對它產生些許愧意。

畢竟用這種方式擊傷對方,並不在自己預料範圍之內。

「余這兒常備有幾包魔葯,能快速治癒傷口,要不要治療好再戰鬥?」

魔術王稍微停下動作,並向蠍人王表達意願。

誰知那不願違背戰鬥意志的亞人,幾乎想都沒想便直接拒絕了魔術王提議,並將尾巴慢慢地放回身後:

「這是吾自己不查,才導致意外受傷。外界有許多強敵,並不是依靠自身力量、而是有許多強力裝備支撐。所以您無需自責,更不需要對吾表示同情。若是想繼續尊重吾,便拿出身為那位大人轉世之身的實力吧!」

聞言,大魔法師轉世發出一陣苦笑,把「受傷」右臂反背於身後:「在余眼中,既是公平對決就要以能【殺死】對方為決鬥的基礎,所以余配備這身武裝本就不合規矩。既然右肩被你的毒針擊破,哪怕有魔葯隨身,想必整條手臂暫時也用不上力了。」

與他對陣的亞人似是有些不快:「您完全不必——」

「余意已決,接招!」

哪怕只剩下左手揮棍,攻勢依舊凌厲無比。

失去尾巴的威懾,大魔法師轉世的戰鬥站位顯得更為靈活多變。

迅速感受到沉甸甸壓力的蠍人王,也不再去計較對方故意放水的行為,全身心投入對戰。

局勢依舊是那樣緊張刺激。

許多蠍人族捫心自問,若是它們加入這場巔峰對決,絕對撐不過幾個呼吸便會遍體鱗傷得淘汰。

而且還是在雙方各失去一隻攻擊手段的情況下。

隨著戰鬥節奏開始變緩,魔術王左臂出現無法忽略的酸痛。

蠍人王亦感到渾身上下像是要散架了般,上下協同攻擊越來越不協調。

直到又過了幾分鐘,亞人的長刀劃破大魔法師轉世的大腿黑袍、人類的長棍抵住蠍人王的喉嚨。

局勢在眨眼間變得僵持不下,忽然那身披黑袍的大人先放下手裡動作,呼吸沉重地說:

「是你贏了,蠍人族的領袖。在近戰方面,余還有很多需要改進、加強的地方。」

亞人聽聞對方的話語,愣愣片刻。

旋即完全不去理會周圍即將爆發的歡呼聲,朝著已然退出十多步遠的人類發起衝鋒:

「你是在侮辱吾的戰鬥意志么!!明明你還有很多富餘、武器被替換成毫無威脅的鈍器、魔法甚至都還未使用!你到底為什麼要選擇認輸!難道身為那位大人的轉世之身,你依舊不願解放吾輩、從這片迷宮心安理得地出去嗎!」

眼見那揮舞著長刀襲殺將至的蠍子,大魔法師轉世發出寬慰的笑聲:

「搞什麼啊,給你留點面子還不想去珍惜。那好吧,既然你這麼想見識魔法的力量,余成全你便是!」

黑袍無風自起、掀開帷幕的是那如星河揮灑而下的光芒,吸引在場所有生靈的眼球。

「近戰方面,確實是你贏了。但若比拼魔法,余還從未輸過。」

緩緩抬起的手正對著距離自己不到數米距離的亞人。

在長刀將揮向那根本無法擊破的法袍前剎那,劇變發生。

有股無形力量化作狂躁的颶風,將周圍萬物洗禮。

向外形成不弱於迷宮內各處形成的沙塵暴、往遠方呼嘯而去。

向內形成讓蠍人們都不得不以手捂面的勁風,吹起綠洲外圍本就稀疏的小草、夾雜著染成白色風牆的塵土往前方擴散襲去。

那強烈風力爆發的中心點,正是蠍人王與大魔法師轉世面前的小塊區域。

當其他生靈得以在風暴過去后睜開眼、迫不及待觀察面前景象時,卻發現原本全力衝殺的亞人王早已不見了蹤影。

唯有那仍然站在原地,像無事發生的晶藍色法袍人類,帶著從未摘下的面具立在那兒。

不多時,人類開始朝前方邁出腳步。

陷入混亂的蠍人們跟隨視野里僅剩下的人類步伐,目光也隨之看向他的前方。

那是位於綠洲靠近深處的水池,聽說也是大魔法師當年用魔法陣連同第一層地下水領域造就,無限地供養了蠍人族數百年歲月。

現在再看過去,見到有兩個屬於蠍人的巨鉗如孤立的小島漂浮在視野內。

剛才握著王的長刀亦遺落在水池邊不遠處的草地上。

仔細觀察能發現水池表面、隱隱約約還浮現出蠍人族外骨骼的顏色。

大魔法師轉世移步到水池邊,略作思忖,抬起一隻手、掌心面向池水。

很快那像是失去意識的亞人被憑空出現的力量浮起,並移動到草地上。

「蠍人族永遠無法和人類握手?我那徒兒凈說些蠢話。」

人類瘦小手掌,輕柔地按在蠍人巨鉗上。 按照韋恩最初的計劃,他用1000枚金幣來發布任務,主要目的是為了打廣告,讓更多冒險者注意到雪暴公會的存在。

但從與岡瑟的交談中,韋恩得知三大公會不知出於什麼目的,並沒有將這一個消息放出來。

這一個騷操作對韋恩造成的直接影響很大,畢竟花1000金幣打的廣告,連個水漂都沒漸起。

韋恩當然不會開心,他必須要有所動作。

既然問題出在三大公會身上,韋恩自然要讓三大公會付出相應的「代價」。

白鴿在韋恩的手掌起飛,穿過窗戶,朝著天空飛去,直至消失在他的視野中。

計劃已經制定好了。

既然三大公會不讓冒險者知道,那他就把風聲放出去,特別是冒險者經常去的酒館,那裡可是他們經常交流情報的地方。

當然,目前只是放出「討伐大惡魔」和1000枚金幣的事,後面再把三大公會也拉進來。

碰瓷嘛,誰不會?

接下來,就看雅達操作的效果了。

火煉和薩茲來到公會之後,韋恩一直沒有提討伐大惡魔的事,但火煉的成員卻沒有閑著,刻意跑了幾趟維澤樹海,每一次都不是空手而回——火煉的藥師每次都能帶回來不少草藥。

岡瑟乾脆拿起了魚竿,前往流經維澤樹海的小河邊釣魚,完全當作是休假。

大概又過了四天,最後一組成員也過來了,同樣由五星冒險者領銜,一共三人,劍士、弓箭手以及魔法師。

10人小隊就此成立,但根據韋恩的觀察,這些人中沒有一個是勇者,這與韋恩最初的預想不符。

看來三大冒險者公會,刻意避開了勇者。

韋恩對此稍有怨念,但也不著急,畢竟單獨調查勇者沒有太大的意義,想要搞明白這個世界,還是要查詢勇者背後的勢力。

除了這10個人外,公會也來了其他冒險者,大概二十人左右,三星或者四星冒險者居多,過半的冒險者來自哈羅格。

這些人到來之後,多半人會在空閑的時間,待在雪暴公會,詳細詢問「討伐大惡魔」的情報,隨後便會留在冒險公會,與女僕們閑聊,同時目光不時掃向女僕的白絲,而每當公會的辦公人員站起時,又不忘偷瞄兩眼黑絲和高跟鞋,便又覺得心滿意足和索然無味。

看著突然出現的冒險者,韋恩知道,雅達在哈羅格的作用發揮了。

在10人小隊集合的第三天,韋恩通知10個人,決定翌日前往雲澤樹海,討伐大惡魔。

10人小隊做好準備,而自行來的二十名冒險者,同樣磨刀霍霍。他們過來,可不只是為了看戲,而是準備隨時趁著大惡魔不備,幹掉大惡魔。

那可是黃花花的金幣,還是1000枚,他們可不傻。

更重要的是,由於不是從公會接下的任務,所以,這1000枚金幣不需要再分給冒險者公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