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柳塵仔細查看老妖留下的信息,上面詳細註明了,那兩顆生態星球裏面,有着自己的完整生態圈,更有着一條完善的生物鏈。

那裏有着強大生物羣體,極其可怕,但沒有發現智慧生命存在,這點就是一個最好的發現。

不過在柳塵看來,就算是發現了智慧生命都沒事,真想要征服兩顆生態星球,滅族都是小事。

“這老妖怪,給這東西我是什麼意思?”柳塵眉頭深蹙,心靈深處快速的思考,不斷地計算着其中隱藏着的無數風險,利益等等。

最終,他神色一定,這是對他有着絕對利益的事情,兩顆不被發現的生態星球,意味着什麼。

那是依偎着他能夠在那裏建立一個祕密的王國,甚至組建屬於他的一股龐大勢力。

不過關鍵是,要有人啊,信得過的人才能做到這一點,否則一旦泄露出去了等於讓人去搶奪這兩顆生態星球。

“老妖怪啊老妖怪,你算錯了一點啊。”柳塵一臉古怪的嘀咕一句。

他面上露出一絲激動,老妖怪算漏了一點,他不知道柳塵還有着一股力量,那就是經過兩次進化蛻變的光腦,小星。

“星圖上面,記載着兩顆生態星球,交給我,也沒辦法開發,我手裏沒有人去開發,唯一能做的,就是交給聯邦,換取更大的利益。”

“可是老妖啊,你不知道我還有小星在啊,她,能夠很好的幫我開發這兩顆生態星球。”

柳塵一字一句,自言自語,面上露出了一絲絲激動的神采,雙眼放光,簡直就是送上門的無價之寶啊。

有了這兩顆生態星球,柳塵相信,以現在小星進化後的能耐,一定能很好的開發兩顆生態星球,甚至組建出一個龐大勢力出來。

“必須立刻聯繫小星!”

柳塵深吸一口氣,打開了私人終端的一個神祕接入口,輸入了一連串的神祕亂碼。

嘀嘀…

“主人,您想我啦?”

只聽私人終端上面傳來一個俏皮的聲音,讓柳塵一愣,立刻明悟這是小星的聲音。

好傢伙,小星竟然懂得說這種俏皮話啦,若是不知道,還以爲是一個俏皮的小女生,但那是一個光腦智能程序,小星。

“小星,立刻掃描這份星圖,記錄下來,它們就交給你了。”

柳塵鄭重其事,直接切入主題,將那份星圖拿出來,讓小星透過自己的私人終端掃面,記錄上面的所有信息。

“咦?”剛剛掃描,就傳來小星驚疑的聲音,欣喜道:“主人,竟然是兩顆生態星球,太好了,我正愁着怎麼尋找生態星球,沒想到主人就送了兩顆生態星球過來。”

“主人,小星愛死了你了呢。”小星嬌滴滴的說了句,惹來柳塵渾身肉麻的樣子,打了個哆嗦。

“好了,小星別貧,記住,這兩顆星球就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好好利用,別讓我失望。”

柳塵滿含期待的對小星說道,心裏可是抱着極大期望的。

“主人放心,小星一定好好幫您開發這兩顆星球,爲您打造一個強大的勢力!”

小星的投影悄悄浮現,俏臉嚴肅,做出了這樣一個保證。

“什麼勢力不勢力的,我只是想要屬於自己的一股力量,小星,你是我唯一能信任人了,唯一能勝任的人也只有是你,所以,拜託你了。”柳塵一臉認真地看着小星。

這話卻讓小星愣住了,呆呆在那,喃喃自語:“剛剛,主人說…我是唯一值得信任的人?人?人…我,我在主人眼裏,真的是一個人?而不是程序?”

“小星,你聽見沒有,在嘀咕什麼?”

柳塵疑惑的看着小星問道。

“沒有,主人,您剛剛說,我是你唯一值得信任的…人?”小星有些不確定的看着柳塵,認真詢問。

這話讓柳塵滿腦子問號,說道:“是啊,有問題嗎,你不就是我最值得信任的人嗎?”

“謝謝你,我最尊敬的主人,小星一定完成您交代的任務。”

小星激動了,俏臉通紅的樣子,做出了保證,說完就斷開了聯繫,畢竟這是一種祕密通訊,不能長久。

看着小星消失的投影,柳塵默默的沉思,看着那份星圖,一一烙印在了心靈之中,無法忘記後,擡手一震。

砰!

這份星圖,被柳塵直接震碎,徹底化成粉末消散了。 蔣亦夢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說道:「老王!你是走山派的傳人,平時出入各種危險的深山大澤去尋寶。看樣子你的功夫也不錯哦!怎麼樣?要不要上台來切磋切磋?」

「不要切磋了,我願意認輸。」我簡單明了的笑了笑。

「哪有你這樣的啊!都還沒有切磋就認輸了。沒意思,唉!不好玩啊!」蔣亦夢戴上搏擊手套轉身回到了擂台了,用一種傲視群雄的眼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擂台下的其他幾個人。

其實我並不是打不過她或者不敢打她!我來蔣家只是為了替他們找水靈丹救治好蔣族長。然後拿到那塊記載著長生不死之道的拓片。再說了,才剛剛認識這個蔣家獨女蔣亦夢,還不知道她的為人如何。萬一把她打敗了,而她又好面子的話。。。。。其實我根本沒必要得罪人。想到這裡,我微微一笑準備轉身離開。

就在我剛剛轉身的時候,背後一股危險的氣息讓我心頭一寒,然後只聽見呼呼的風聲朝我襲來。

出於本能,我立馬轉過身來,一手格擋住來人的襲擊,另一手迅速握拳揮出。

當我看清來襲的人廬山真面目時,急忙硬生生的把揮拳的手收了回來。

「噗」一聲悶響,一股巨大的力量擊在我的手臂上。先是鑽心的疼痛,然後又變成了麻木的感覺。「啪」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又打在了我的臉上,這下直打的我眼冒金星。臉上也是火辣辣的疼,看樣子已經腫了。雖然來襲之人戴著厚厚的手套,但那股勁道非常大。

就在第二股風聲迎面而來的時候,我急忙伸出了手臂及時格擋住了。

「老王你的反應不錯啊!居然這都被你擋住了!不過第二下你可沒有擋住哦!咯咯咯。」原來來襲的正是擂台上的蔣亦夢。

她看到我不願意跟她切磋,但她的好奇心又驅使著她對我發動了攻擊。

我苦笑不得的搖了搖頭:「大小姐你功夫那麼好,我怎麼可能是你的對手啊!唉!只怪我自己身手太差了,我輸了。」

蔣亦夢正準備再次對我發動攻擊時,背後忽然傳來一聲咳嗽:「嗯哼!」我急忙扭頭一看,原來是蔣家的管家忠叔正站在後面。

「大小姐,夠了吧!人家王先生是故意讓著你的,要不然你早就橫屍當場了。」忠叔看了看我對蔣亦夢說道。

「怎麼可能啊?你看我不是打到他了嗎?」蔣亦夢仍然不服氣的朝忠叔嚷道。

「別不服氣,你自己看看王先生的右手吧!」忠叔指著我的右手說道。

「右手?他的右手怎麼啦?我看看先。」蔣亦夢說著就繞到我的右邊一看,頓時驚呼起來:「你居然。。。。」

也許是因為習慣性的動作,只要遇到危險,我就會下意識的把手放在腰間青銅匕首的位置,因為這樣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出刀。

「好了!我剛剛看到王先生來到了健身房,而你也在裡面練功夫,平時你的好奇心又那麼重。不管遇到誰都想衝上去切磋。我有點不放心你,所以特意過來看看。」忠叔語重心長的看著蔣亦夢。

「老王,你沒事吧。對不起啦!」蔣亦夢聽見忠叔一說,有些用帶著三分羞愧的語氣朝我賠禮道歉。

「王先生,你的臉沒事吧!要不要叫個醫生給你看看啊?」忠叔十分關心的看著我說道。

「哦!不用!我的臉沒事啊!還好大小姐的力道還不算太大,要不然只怕我的臉早就變形了。」我捂著麻木的臉若無其事的說道。

「那個。。。老王,對不起啦!不過也要感謝你剛才手下留情哈!」蔣亦夢脫下手套朝我鞠了個躬。

「大小姐不用這樣啊!我沒事的,你放心好了。我又不會怪你!剛剛手放在腰間的刀上,那是我遇到危險做出的本能反應。不過以後千萬不要這樣試探我的身手了哦!萬一我要是控制不住我自己的話。。。。」我極力安慰懊悔的蔣亦夢。

「這樣吧!我請你喝杯咖啡吧!權當我給你賠禮道歉啦!」蔣亦夢看見我並沒有生氣,於是笑著說道。

「好啊!不過這個理由不太好聽啊!什麼叫做賠禮道歉啊?我們又沒有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這樣好了,就當做是我們慶祝認識而喝的咖啡吧!」我一聽她要請我喝咖啡,急忙點了點頭答應了。

「忠叔,你要不要也一起過去喝杯咖啡啊?」蔣亦夢笑著問站在旁邊的忠叔。

「哦!喝咖啡啊?我就不去了,你們兩個去吧!那東西我喝不習慣,喝多了會睡不著的。你們去喝就行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哦!」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蔣亦夢朝擂台另一邊的黑暗角落喊了一句:「姬叔叔,你要不要也一起去喝杯咖啡啊?」

黑暗裡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不用了,你們去吧!這幾天在外面曬到了太陽,現在身上的魂魄有些受損,我等下要回房間里去聚魂呢!」原來隱藏在黑暗裡的人正是姬亮。

「哦!那我們去喝咖啡了哦!姬叔叔你還是早點回房間去吧!」蔣亦夢朝姬亮所在的地方笑著喊道。

而那個小小的黑暗角落再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看樣子姬亮已經走了。

「走吧!老王。其實咱們兩個人去喝咖啡還好一點,畢竟他們都是長輩,跟我沒有共同語言,有些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蔣亦夢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跟她走。

「這麼晚了還要請我喝咖啡,大小姐你就不怕我是壞人嗎?」我開玩笑的問道。

「呵!壞人?我當然害怕遇到壞人啊?不過我相信你。因為之前我老爸經常跟我們說。這個世間有一個神秘而古老的門派,叫做走山派。派下的弟子則被稱為走山客。他們經常穿梭在各個兇險的大墓和深山大澤里。不過他們從來不會拿那些古董明器或者陪葬品。因為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尋求長生。而兩個多年以來,走山派雖然與世人打交道比較少,但從來沒有聽說過走山派裡面出現過十惡不赦的走山客。當然,我也知道你們對金錢不感興趣,而我又不漂亮。就算你是壞人,你又能在我身上得到什麼?」蔣亦夢一邊走一邊分析道。

「嗯!你分析的頭頭是道。不錯,我們確實對金錢不感興趣。但我感興趣的是你老爸手上的那塊拓片。不過我不會亂來,因為之前答應過師父,一定要找到水靈丹治好你爸身上的五毒屍油降,然後才可以拿那塊拓片回去。」我不由的開始佩服起來這個心思縝密又功夫高的蔣家大小姐起來。 林晉楓:「你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

我:「沒有沒有,其實你比我厲害很多的,我能看到的東西你都能看到,我做不到的事情你都能做到。」

林晉楓淡淡道:「可是你不是驅魔人,我是。」

我這張嘴真是素來口無遮攔啊!!

「你也很厲害啊,一些小妖怪小鬼怪遇到你根本打不過。你已經很厲害了。」

「不用安慰我。」

……

詭異的沉默!

少年你不要這麼心思細膩啊!!騷年你居然是這麼敏感的嗎?!!

我就是隨便說說而已,隨便說說的啊!!

不要往心裡去啊!

我這張嘴說話真是應該經過腦袋思考啊!!

「咳咳,那個辦法總是有的,你記不記得我們來的時候童童似乎能看到鬼怪,他似乎是這個小區的人,我們去問他一下,也許他能告訴我們一些線索。」我斟酌著說道。

林晉楓點點頭。

我們終於小區的一家餐廳找到童童。

我先是笑容可掬的走過去,道:「童童,你粑粑麻麻沒有陪你吃晚飯嗎?」

童童鼻孔朝天,重重的哼了一聲。

林晉楓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我:「……!!!」

小孩子不要這麼愛記仇啊!!!

你要做個好孩子,你要以德報怨啊!!要用德來報對我的怨啊!!好吧,我好無恥!!

童童耍小脾氣了,根本沒有理我。

童童吃完飯就走了,我們趕緊跟上。

我遞給他好多糖果,他終於理我了。

林晉楓見狀,乾咳一聲問:「童童,可以告訴哥哥你有沒有見到奇怪的事情嗎?」

童童一臉罕見的嚴肅,不,簡直是嚴峻,道:「不可以。」

林晉楓:「……」

我見狀覺得問不出什麼了,就打算把給童童的糖果收回去,童童大怒,「給人家的東西怎麼能收回去?」

「呵呵。」回應他的是我的呵呵二字。

「好好,我告訴你們。」

「說。」我重新坐下來。

「我的確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他的臉色更加嚴峻:「有妖怪出現,我看到妖怪。」

「哦?」我維持著面癱:「你該不是看喜羊羊看多了吧?」

童童破天荒的沒有生氣,臉上還是一臉嚴峻:「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沒騙你!」

林晉楓有了興趣,問:「妖怪?什麼樣的妖怪?」

我道:「我們這次要找的不是妖怪,既然沒有的話我們不如走吧。況且小孩子能知道什麼,說不定他看到什麼奇怪的人就以為他是妖怪。」

童童覺得受了侮辱,臉漲得通紅:「太侮辱人,我怎麼可能連妖怪都分不清楚!」

我哦哦一聲,道:「既然是妖怪的話,與我們無關,我們要找的是幽靈,那就先走了。」

「等等!」童童說:「你這樣很不敬業啊,顏漠姐姐。」

我嗯嗯一聲。

腦袋轟的一聲大了。

我去!!!要不要這麼倒霉啊!

怎麼我走哪兒都能遇到仇家呢?

第一,他說我不敬業,八成是把我當做驅魔人了。

第二。他叫我顏漠姐姐,我從來沒告訴過他名字,那麼意思就是他是認識我的……

林晉楓瞥了我一眼,低聲問道:「熟人?」

呵呵!

要是熟人就好了!

就怕這貨不是人,還是我的仇人!

我摸摸鼻子,有點尷尬道:「可能是仇人。」

我們三人正在僵持,忽然從童童身上傳來一種異樣的感覺,我和林晉楓不約而同地怔住了。

周圍陰氣逼人。

我不禁寒毛倒豎。

童童已經變回原型,薩滿巫師典型的服飾,和大清的服飾差不多,因為薩滿巫師一般就是滿族的人。

薩滿帽上飾飛鳥,服飾的肩部有鳥飾,身上披鳥羽,裙子上飾有雲紋,它代表雲濤或者波浪。

沒錯,童童就是童哥,是蠶馬的朋友。

童哥此刻簡直是盛裝啊,佩飾有各類靈禽靈獸之骨、之皮、之羽、神石、神鈴、神鏡等,可惜他太小了,整個人看起來有點……搞笑?!

童哥神帽上的飄帶長短不一,帶的顏色亦不一,各色都有,飄帶有兩或三節的,各節的顏色也不同。

在帽後有一條布帶特長,約為其他布帶的兩倍,帶稍系一小鈴鐺,叫做『脫帽帶』。

據說薩滿巫師布帶的數目亦視薩滿品級的高下而定多寡。神帽上的小鈴鐺的數目亦因薩滿品級的高下而規定鈴的多少。如此看來,童哥就是薩滿神童的傳聞應該是真的,因為他的布帶和神帽上的鈴鐺很多。

帽的前面正中有小銅鏡一面,他的功用是保護頭,所以叫做護頭鏡。

好大的架勢啊!

我要跪了!

我何德何能,需要薩滿神童您這麼謹慎對待啊!

看看您的裝備,您到底是做了多少準備啊!!

您這麼隆重的『歡迎』我,我受寵若驚啊!!

辣眼睛,好多的裝備啊!不用這麼謹慎吧!

「童哥?」

童哥冷笑著,道:「叫誰童哥呢,我叫阿不罕甘敏。」

……好長的名字……

我乾咳一聲,道:「好,阿罕,額,阿漢爾……額,你能重複一下你的名字嗎?」

童哥滿頭黑線,道:「……你叫我童哥吧。」

林晉楓問:「童哥?就是那個薩滿巫師?傳聞是神童的那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