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根本就不像一個殺人不眨眼,懂得剝皮抽筋,身懷各種殺人術人皮手藝人。

老常見我有意撮合他倆,這會兒也不在傻笑,而是對着而我悶聲悶氣的開口道:“炎、炎子,那、那我們出去看日初了!”

聽到這話,我差點就沒一口老血給噴出來。我說老常你TM又犯天然呆了吧?我讓你出門看日初,是示意你帶阿雪出門散步,增進感情。

你TM還真準備帶阿雪去看日初啊?這尼瑪都快十點鐘了,太陽都能把眼睛射爆。

我在一陣無語外加翻白眼之後,直接一揮手,讓老常自己去看日初。

老常見我示意之後,好似得到了愛的勇氣,我第一次見她很是主動的,而且有些不好意思的去拉阿雪的手。

而且都不是拉的手掌,而是拉的手腕兒。

看着老常有些害羞的模樣,我突然想到了這小子和我看島國愛情動作片的場景……

隨後,我又睡了一會兒。直到下午兩點鐘的時候,姬無雙來了。

這小子一身都是汗水,我問他幹嘛去了,怎麼一身都是汗水。

姬無雙說在外面練劍,我說這麼你怎麼中午練劍。

見過姬無雙這小子直接冷哼了一聲,用着他一貫冷冷的語氣說道:“哼!中午練劍算什麼?老常和阿雪這會兒還在山頂上看日初呢!”

此言一出,我差點就沒從牀上一頭栽倒地上。尼瑪!老常這傻逼真帶着阿雪這會兒去看日初了?

我有些不確信,老常太天然呆,阿雪也不會跟在這小子犯傻吧?

姬無雙見我不信,再次開口說道:“你還不信是吧!你跟我來,他們正在後山呢?”

聽到這兒,我也來了興致,也想看看老常和阿雪發展進度如何。

遇上下了牀,然後跟在姬無雙向着後山走去。

因爲這醫療院本就建在山頂,所以這後山也不過是高出了二三十米多了幾棵樹而已。

因此,我們很快的來到了後上,姬無雙示意我小聲的。我點了點頭,慢慢的向着後山山頂靠近。

當我們拔開一處灌木的時候,發現我們正前方還真有兩人,這二人不怕烈日的烘烤,正坐在山頂上的一顆大樹下往外眺望,同時低聲的在說些什麼!

看到老常和阿雪,我真是一陣無語。雖然這大樹可以遮擋一點點陽光,但這貴陽的天氣,也是熱的不行。

正當我和姬無雙看得翻白眼兒的時候,這二人的舉動,當場就讓我和姬無雙瞪大了雙眼。

只見老常的手一把抱住了阿雪,阿雪也是已驚,還不等人家反應,便猛的吻讓了人家的脣。

看到這兒,我心頭暗道:好傢伙!不愧是看了幾百部島國愛情動作片的男人,親吻的方式也是這般霸氣!

隨後,我和姬無雙都是微微一笑,然後從這裏退走。

回到病房睡了一個午覺,約晚上的時候,姬無雙、老常、阿雪等都來到了房間裏。

見老常和阿雪,這二人的心情彷彿都很好。我和姬無雙都不約而同的打量了老常一眼,我們那詭異的眼神,看得老常心裏直發毛。

老常嚥了一口唾沫,讓後用着有些結巴的語氣說道:“你、你倆幹嘛?”

“幹嘛?有什麼事兒瞞着我們,快說吧!”我佯裝出漫不經心的表情,嘴裏淡淡的開口道。

老常這小子聽我這麼說,丫的還不不肯如實招來。在哪兒裝傻充愣,說不明白!

結果一旁的姬無雙直接冷哼一聲:“中午的日初好看嗎?”

此言一出,阿雪的俏臉兒也是一紅。老常也是瞬間語塞,在哪兒支支吾吾說了老半天,纔開口道:“我、我和,我和阿雪成、成了!”

我和姬無雙聽到這話,當場便露出了一個歡喜的笑容。

而不等我說話,我胸前玉佩中的上官仙,直接化作一道白光,當場出現在了病房之中。

而且直接站在了阿雪的身旁,然後也興奮的開口道:“恭喜阿雪妹妹!”

“上官仙姐姐!”阿雪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

隨後,我提議今晚喝酒。衆人都掃視了我一眼,我卻說,沒問題少喝點。

就此,這一夜我們在場的五人,直接來到了老常和阿雪看“日初”的地點,在這裏來了一個不醉不歸。 還別說,老常阿雪看“日初”這地兒還不錯,風景也好。

不過這大晚上的就是蚊子多,但這些都影響不了我們的心情,我們一邊閒聊一邊喝着拉罐兒啤酒,心情那叫一個愜意。

我們先是將老常和阿雪一陣調侃,說得這二人臉色發紅。不過幾灌啤酒下肚,老常和阿雪也放得開一些了,並沒有了之前的拘束。

隨後,我們聊了一些當世道門的問題,比如遁去的黑蓮,黑蓮的大本營在何方等話題。

不過這些都沒有得到一個準確的答案。後半夜,衆人也都喝得醉醺醺的,也是前言不搭後語。

而我此時看着天空的漫天星斗,心有所想。我在思考我真的是否能得到強大的力量,最後終極一躍,進入瀛洲,最後前往仙界。

不過這個想法只是在我的腦海之中一閃而逝,卻在我的心海之中種下了一顆不斷向前的種子!

最後,我們幾人相互攙扶着回到了住所。而我也回到病房,不過我剛一回到病房,便被護士給責備了一番。

但我也是一個耳朵進,一個耳朵出。直接躺在牀上,對着上官仙道了一句晚安,便混混睡了過去。

逐日,天氣依舊不錯,只是正午的時候比較熱。

這一天和往常一樣,很是平靜的度過,而我的傷勢在經過數天的調養也恢復了八九不離十。

這樣的恢復速度,讓我的主治醫生安娜,也就是那個大胸洋妞很是驚訝。

如今我的傷勢也恢復得差不多,老常便打算明天啓程。

同時,我、姬無雙、阿雪也都會跟着老常去十堰。對於這種道門世家,我還沒有去過,對於老常他們這個家族,我其實挺好奇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當日正邪大戰的時候。常家並沒有派家族中主要成員來到飄雲谷,只是派遣了十幾個外門弟子。

也就是常家收的門徒,像那些實力強大的前輩,一個也沒有出現。

當時讓老常感覺很是沒面子,不過他是常家中的分家,而且在家族中又沒有什麼地位。

因此,也沒有說什麼。如今老常這般強悍,此時回到家族中。定當成爲常家耀眼的新星。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已經到了我們啓程的日子。

我們收拾好行裝,給大胸安娜告別之後,便與老常等向着山下走去。

當我們要離開的時候,很多同道都來給我們送行。有幾個小道士更是說要與我們隨行,還說要拜我爲師,讓我傳授他*祕術,日後也能御空飛行。

聽到這兒,我暗中翻了一個白眼兒。我那可是開了仙骨之力,根本就不時什麼祕術。而且這仙骨是地藏王菩薩給我的,你丫的還真當做祕術了?

心頭這般想,但卻沒有說出來,而是婉言拒絕了。

因爲這座山並不高,所以不到半個小時,我們便來到了山腳。

重生空間之忠犬的誘惑 而這裏的交通也算方便,剛一下山,便有一個公家車站。

因爲這裏是郊外,所以我們在這裏足足等了大半個小時,所以才遇見一輛公交車。

如今我們的目的地,就是回到城裏,然後前往貴陽的龍洞堡國際機場。最後直飛襄陽,隨後我們將在襄陽轉站直接前往十堰。

這一路上還算太平,路上也沒有遇到什麼怪事兒。當天晚上,我們便已經出現在千里之外,從貴州直接來到了湖北省的襄陽。

下了飛機之後,我們打算去外面吃點東西,然後睡一覺。畢竟襄陽距離十堰已經不算很遠了,做大巴車也就幾個小時的時間。

這是我第一次來襄陽,即使以前也沒有來過。這襄陽城可謂歷史悠久,風水格局也屬於帝王級雄踞中華腹地,扼守漢水中游。

從地風水上看,襄陽的位置如同被三條巨龍環繞。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古代帝王很多都以這裏爲國都。除了這裏風水好,而且在軍事上也是一處要地。

我們四人隨便找了一個家小餐館,便準備隨便吃個便飯,然後去休息一番。

可就我們剛一動筷子,我們隔壁桌的便出事兒了。一箇中年男子剛喝下一輩啤酒,便一口鮮血給噴了出來。

隨即直挺挺的就倒在座位上,雙眼一翻,當場就掛了!

因爲隔壁桌死了人,所以我們當場便被驚動。

因爲我們四人都是道士,人死人活,我們一眼便可以看出來。

暗中運轉道氣,開了天眼,發現這人的三道陽火已經徹底滅了。也就是說,他已經死了。

本以爲就一個死人,沒有啥好關注的。我們見過的死人也不少,因此我們繼續吃着飯。

可TM就在這會兒,我突然聽到一陣鈴鐺的聲音“叮叮、叮叮”這鈴鐺的聲音剛一出現,我直接就愣住了。

手中的筷子也停在了半空之中,姬無雙和老常見我這般,全都有些不解。

老常更是急忙開口道:“炎子,你這是怎麼了?”

聽老常問話,我眉頭微微一皺,當場便做出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其餘三人見我這般,全都在第一時間放下了筷子。

大家隱約之中發現,我肯定是發現了什麼。

約十秒鐘後,我猛的倒吸一口涼氣。然後開口道:“阿雪結賬,你們兩個快跟我來!”

說罷!我直接起身衝出了門外,老常和姬無雙也不敢怠慢。雖然他們二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這會兒見我這般,也全都跟了過來。

我此刻開啓了天眼,耳朵不斷的傾聽那“叮叮叮”的鈴鐺聲音,這鈴鐺聲音可不是什麼小孩子玩兒的鈴鐺,或者掛在狗脖子上的狗鈴鐺。

這丫的是召喚鈴,也就是召喚死者人亡魂的鈴鐺聲。

換句話說,之憂道士才能用這種鈴鐺。如果是普通人沒事兒拿着玩兒,恐怕自己性命不保。

當時的情況是,我們隔壁一桌剛死了人,這招魂鈴便響了起來。很有可能,有人在招那中年男子的魂。

要不是我現在如此道行,也不會聽到那微弱的鈴鐺聲。

在追出了二百米之後,老常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炎子,你發現了什麼,你到是快說啊!不然我憋得慌!”

此時已經確定了召喚鈴的方向,這會兒聽老常這般問道,我也沒有在隱瞞。

所以直接開口道:“招魂鈴,有人在招剛纔那死者的魂!”

“什麼?剛死就招魂?難道說?”姬無雙疑惑的開口,同時腳步不停。

而老常在聽到姬無雙這般說道之後,也迅速的反應了過來:“難道說那中年人的死,是謀殺?”

“沒錯,而且還有可能是妖道所爲!”我凝重的說道。

正邪之戰後,我身邊有太多的同道離我而去,死在了湘西山中。現在我對妖道可謂恨之入骨,沒想到剛到襄陽,就讓我們遇見了一個爲非作歹的妖道。

我怎能輕易的放過?定然要將其剷除!

約半個小時之後,我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而老常和姬無雙見我停了下來,姬無雙當場便開口問道:“炎子,怎麼停下來了?”

“是阿?難道跟丟了?”老常也附喝一聲。

不過我的嘴角卻露出一絲笑意,然後擡頭向上望去,斜着指着一動大樓的天台,然後開口道:“你們看!”

二人聽我這般說道,當場便順着我的手往上望去。 傻王的庶妃 只見離我們約三米左右的一棟大廈的天台,這會兒竟然掛着一杆白色的招魂幡。

白色的招魂幡掛在大廈的天台之上,在夜風的吹蕩下,顯得極其詭異。

當老常和姬無雙在看到大廈天台旁的招魂幡後,瞳孔都在一瞬間放大。老常更是冷聲開口道:“好傢伙,沒想到這妖道這般狂妄,招魂幡掛在這麼顯眼的位置!”

老常的話語剛落,姬無雙也冷冷的附喝道:“什麼都別說了,我們快些上去,說不定那中年人還有救。”

聽姬無雙這般開口,我和老常都點了點頭。畢竟人死之後,只要陽壽未盡,就算三火滅了。在兩個小時之內,也是可以還陽的。

就好比我那一次前往聖水山,我便幫助了幾個剛死的人還陽。

想到這裏,我三人三步當作兩步,迅速衝向了那棟大樓。

不過這會兒已經是深夜,人家公司早就關門歇業了。就有幾個保安在門口守着。

我也不敢託大,就算我現在有靈慧境界的道行,也不敢隨意在這些保安面前使用暴力。

免得這些保安報警,惹來一身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喚出了上官仙,上官仙是鬼,可以隨意的迷惑他們。

賴上vip情人 搞定了守門的保安之後,我們一行人全都上了電梯,最後直上頂樓。

不一會兒,我們便來到了頂樓。可剛來到這裏,我們幾人便皺緊了眉頭,這頂樓不僅有一股濃濃的陰氣,還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我示意三人放慢腳步,畢竟我們是來救人的。所有得小心行事,對於即將出現的敵人,我並不認爲能是我的對手。

而是擔心敵人一會兒撕票,讓生魂出現一些意外,導致最後無法還陽。

慢慢的,我們幾人摸上了天台。

可是剛一上天台,眼前的一幕便然我們所有人後背一涼,頭皮發麻。

萌妻來襲:腹黑老公賴上門 什麼場面我們沒見過?唯獨今晚這場面,讓我們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心頭也都是一震。

只見這寬廣的天台之上,竟然密密麻麻的全是蟾蜍,而且個頭都很大,約有兩個拳頭那麼大。

不僅如此,這些蟾蜍的腦袋,這會兒全都被用釘子,活生生的釘在地板之上。

密密麻麻的,正片天台,竟然釘滿了這樣的大號死蟾蜍…… 在見到這般噁心的場面,我當場便嚥了一口唾沫。

他奶奶的,雖然我不知道爲何要釘死這麼多的死蟾蜍。但我卻知道,這一定是妖道所爲,只有妖道才能想出這麼歹毒噁心辦法。

而所爲的妖術,就是一些難以理解,而且殘忍的道術,便叫做妖術。

這天台上的人,沒得說。肯定是一名妖道。

想到此處,我當場便皺緊了眉頭,然後對着衆人開口道:“諸位,一會兒前往被放走了這妖道!”

老常聽我這般開口,直接回答道:“放心吧!”

而姬無雙和上官仙,也在此時點了點頭。見衆人答應,我也不在廢話當場便墊着腳,走向了滿是癩蛤蟆的天台。

而我剛一出現,我們左後方便傳來一聲冷冷的聲音:“誰?”

我沒有搭話,而是順着聲音走了過去。剛繞過天台屋牆便一名衣着黃衣道袍的男子,而在那男子的身邊,竟然有七八個魂魄。

有男有女,其中一人赫然就是在飯館裏猝死的中年男子。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最讓我驚訝的是。這衣着黃衣道袍的男子,我TM竟然還認識。

此刻還不等我說話,那男子便搶先開口道:“冤家路窄,沒想到是你!”

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直勾勾的盯着那男子,然後開口道:“列車長,好久不見!”

沒錯,這黃衣妖道。就是列車長,當時這小子自爆身體,魂魄最後跳下火車逃了。

而且留下一個骨罐,差點讓老子信命不保。

沒想到輾轉了半個華夏大地,今日竟然在這湖北襄陽,再次遇見了這該死的妖道。

而此時,我身後的老常也認出了這男子。發現他就是上次自爆的列車長時,這會兒也是暴然大怒。

“哼,沒想到是你這個*養的。上次沒讓你魂飛魄散,算你的幸運。沒想到你不知悔改,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老常低沉的開口道,同時拿出了十幾圈墨斗線,就準備動手。

可就在此時,我卻發現不對勁。按理說,列車長已經死了,只剩下了魂魄。身體早就在列車之中自爆。

但現在、現在他竟然不是魂魄。而是血肉之身,這、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兒?

如今在發表了一通憤怒感言的老常,這會兒也發現了異常,他也發現不對勁。

對面的列車長見我和老常這會兒都瞪大了雙眼,一臉吃驚的望着他。

對面的列車長當場便露出一臉賤笑,然後用着有些狂妄的語氣說道:“想讓我魂飛魄散?那就來啊!看見沒?老子又血肉重生了!”

“血肉重生”這四個字就好比一陣驚雷,當場就震得我和上官仙全身一抖。

就連老常和姬無雙,此時也都倒吸一口涼氣。死人可以復生?這本就是逆天改命,艱難無比。但是這個列車長,他、他竟然又活了過來。

而且血肉重生,我平靜了一下新神,然後用着有些急切的語氣說道:“你、你是怎麼辦到的?”

列車長見我這般表情,好似很是受用,嘴裏哈哈一笑,然後接着說道:“我知道你叫做李炎,你們在場的所有人我都認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