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格魯森腰往上收,想擡起雙腿將唐帝踢飛,這次唐帝死死地壓住不讓他動彈。

兩人互相重擊,在對方身上留下傷口。 最先撐不住的還是格魯森,他不知已經重擊了唐帝頭部多少拳,換作其他人,一拳直接打破頭。

格魯森的胸膛被撕開,一顆跳動的心臟露了出來,唐帝一隻帶着利爪的手猛地擊向那跳動的肌肉。

就在這時候,格魯森一聲大喝,猛地將唐帝震開了,他頭部亮着一柄斧頭模樣的圖案,連同雙眼也變成了兩團耀眼的藍光。

整個人的氣勢強烈了數倍。 震開唐帝后他將雙手合十進行了簡單的儀式,而後居然把他胸前的那柄斧頭紋章給“拿”了下來。

唐帝在不遠處觀看,並未靠近。此刻的格魯森給他一種十分沉重的感覺,就像自己的每個動作都被對方鎖死了一般。

“啊啊!!”格魯森一聲大喝,唐帝的腳底出現了一個藍色的光圈。

以爲是什麼攻擊前奏的唐帝連忙竄出了房間,又躍到了圍牆上,可是腳底的藍色光圈依然還在。 唐帝的每個動作都如同是在泥潭,比平時格外費力。

並且唐帝有種感覺,腳下帶着這個圈,無論走到哪裏那光頭應該都能找到。

破開木牆格魯森猛追向唐帝,他的速度快到一種地步,身後帶着藍色的殘影。片刻便竄到了唐帝面前,一柄藍光大斧不斷揮舞,唐帝連忙躲避。

這柄斧頭並沒有實體,是一道藍光,但是當他揮擊的時候確滿是風聲。

片刻這片圍牆、哨塔、地面全是坑洞。

閃躲不及的唐帝被劈了一斧,眼看就要遭數下連擊,這一刻唐帝才使用了黑綾,往後一陣飛騰然後落地,看起來就像忽然一個後跳。

身上那道傷痕燃燒着藍色的火焰,唐帝感受到那出傷口附近的生命能量也在燃燒着。有些心悸的望着那雙亮藍的眼眸,唐帝開始發現自己太需要一件趁手的武器了,利爪似乎不好應對目前這樣的局面。

格魯森的動作極其的快,很快逼得唐帝真正使用了黑綾,朝天空猛竄。

就當唐帝才舒了一口氣,準備先行在空中歇息回覆再做打算的時候,一雙大手拉住了他的雙腳,片刻之間藍色巨斧不斷砍在唐帝身上,血雨飄灑。

唐帝猛蹬着雙腿,踹在格魯森臉上,但是無法阻止格魯森的動作。唐帝本能地伸手去抵擋,結果是手和身軀都遭受了猛烈的打擊。 他不斷的向上竄,高度片刻之間猛的拔伸。

格魯森彷彿很意外,看到已經身處如此高空而且高度還在不斷增加,果斷地放了手向下墜去,唐帝趁機猛地一腿踢在他頭上,打亂了他的平衡也讓他加速下落。

看着格魯森在空中無助的揮舞着雙手不斷下墜,唐帝鬆了口氣。他也在想,若是自己沒有飛行能力對上一個能飛的該怎麼辦。 若是有天黑綾突然失效了,或者毀壞了…

並沒過太久,格魯森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他的身子格外健壯,這也意味着他的體重,他所受到的摔傷更加的重。

唐帝緩慢地落了下來,看着地上土坑裏滿是血液的格魯森一動也不動了,心中還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那格魯森死也沒有瞑目,一雙藍色閃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上方纔唐帝所在的高空。

“呼….”唐帝吹了口氣,慢慢的走到了這個小坑旁蹲了下來。他一雙爪子破碎滿是鮮血的手伸了過去,將格魯森的雙眼扶得關上。

“安息吧 光頭。 我甚至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你死的也挺可惜的。”唐帝想着,這還是第一個自己將要埋葬的敵人呢。 想想自己也挺壞的,繞來繞去殺死了別人所有的兄弟,最終利用高空殺死了這個強勁的敵手。

“嚓”的一聲,一柄藍色閃光巨斧切在了唐帝的脖子和肩膀交界,這一斧原本是要切向唐帝的脖子的,不過偏了點。

唐帝本能的用雙手架住這柄不斷向下的利斧,斧刃也太利了,如同一柄刀子。切割着唐帝的肩胛骨,血液伴隨着刺痛幾乎讓唐帝的左手用不出力來。

這柄格魯森的巨斧紋章所幻化實體的巨斧藍光閃爍還擁有腐蝕的作用,唐帝的左肩很快焦糊、臭了起來。

這時一雙有力的腿將唐帝踢翻了,藍色的光頭居然還沒死透,猛地翻身起來將唐帝壓在了地上。

格魯森鬆開了陷在唐帝左肩的閃光紋章巨斧,大力兩重拳砸在唐帝臉門上幾乎把唐帝打得暈死過去。接着格魯森從腰間抽出一柄小戰斧,猛地砍在唐帝胸口。

這一切發生在片刻之間,雙方生死掌握瞬間轉換。

唐帝雙手揮舞,將格魯森的咽喉抓破了一半,頓時也是血液噴涌。

反手從背後抽出兩根散發着藍光的巨型釘子,一手一個,將唐帝的手臂釘死在地上,任憑他怎麼也掙不脫。

“咳啊!!”格魯森每次用力自己全身粉碎的肌肉和整個背部都疼痛得鑽心,“死吧!!!”斧頭迅速的斬開了唐帝的胸肋骨,咔嚓的清脆響聲伴隨着肌肉的悶響。

戰斧向下切割撕扯,把胸膛的肌肉都扯開,那裏本來也有唐帝自己上次破開的老傷口,這次輕易便破開,露出了一顆黑色的心臟。

“你這個黑色心臟的人面怪物!”格魯森面目猙獰。


“結束了!!!”格魯森高舉戰斧,猛地砍向唐帝的心臟部位。 外面保護的肋骨和肌肉都被砍開了,這一擊絕對能夠摧毀心臟。


——————————————————————短分割線

.寫唐大官人打土匪也寫..了, 轉場了轉場了 唐帝雙眼死盯着格魯森的動作,但是他什麼都做不了。

雙手被釘死了,因爲掙扎而血肉模糊。雙腿和尾巴也被格魯森壓着,唐帝不甘的看着這一切在發生。

若是先一步扭斷這光頭的脖子,再將其吸食一番,又怎麼會落得如今下場。

看着自己胸腔被破開,一顆黑色的跳動的心臟顯現了出來。

發自內心的深深的不甘,唐帝已經死過一次了,沒想這第二次竟然來得如此之快。是第二次,也會是最後一次…

就這樣死毫無意義的在這個土匪山中嗎?

唐帝內心在咆哮着,連同他體內極度不甘的血脈。

“眶”

這沉重一斧砍在唐帝胸昂,卻是被一團金光所凝固阻擋,火星四濺..

在唐帝胸膛暗紅的夜叉紋章上方又浮現了一個金色三頭獅紋章。 格魯森從來沒見過也沒聽說過一個人能有兩個徽章,這一瞬間關乎認知的震驚甚至超過了他這一擊擊殺唐帝落空的失算感。

唐帝紅色的雙眼也變成了金色,一頭黑髮也瞬間開始變成金黃,“吼!”一聲咆哮,唐帝化作了雄獅一般,他的雙手也輕易掙脫了釘在手臂上的巨型釘子。

格魯森從極其短暫的愣神中醒來,他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轉身逃跑。

他竟然還能強撐着自己飛快的行動,幾個跳躍後撤與唐帝保持了一定的距離,而後往後一陣猛衝。

突然地,格魯森停在了原地,轉過身來望着躺在地上的唐帝。

望着金眼金髮的唐帝他一時間甚至有逃跑的衝動,但很快格魯森逼着自己提升戰意。 見過唐帝飛的,他知道自己跑是跑不了了,那就拼死一搏吧。

即便是,代價慘重。

“你很強,真的很強。 我以爲你不過是個小吸血鬼罷了。但是我發現你居然在短短一夜成長了不止一次,你是變種的吸血鬼嗎?”格魯森的語調很平靜。“竟然可以擁有吞噬的能力,真是上蒼不公啊。”


唐帝的身子輕顫,從躺着的姿勢半坐了起來,一雙刺人魂魄的眼睛死盯着格魯森。在他的背後,一個面目神武的金色獅頭虛影浮現。

沒有得到唐帝答覆的格魯森也沒有任何發怒或者情緒失控的意思。“最讓我吃驚的還是你居然能夠同時掌控兩種紋章,我從未聽說過類似的事情。”格魯森頓了一下。

“如果你活下去或許日後會成爲奇蹟。”格魯森突然暴喝起來“但是今日,你我二人,只能活一個!”

好象是下定了某種決心,隨着最後一句話喊出,格魯森整個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

他的頭頂的斧頭圖案爆裂開來,化作三千閃亮的符文圍繞他周身,隱約有渾厚的聲音發出,似乎是很多人在唱誦。 符文閃耀的藍色光芒越來越盛,不久天地爲之變色。

風聲中隱隱有些呼號,像是來自遠方的咆哮。

金色雙眼的唐帝站了起來,肩上深陷着一柄藍光閃爍的斧頭,全身傷痕累累,不過他走得筆直。朝着遠處的格魯森筆直走過去。

剛剛陷在唐帝肩上的藍光巨斧被唐帝一手取了下來,順手扔在了地上。 他全身的傷口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着,甚至更加光亮一新勝過受傷之前。

藍光愈發的刺眼。 格魯森的背後亮起的藍光逐漸變得凝固。

這些藍色一直延伸到半空十來米。

很快一柄接近十米的藍色巨斧在半空凝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變得清晰,更清晰。

這巨斧彷彿不再是光影,而是一種實體的存在。

“喝啊!”格魯森一聲大喝,雙手猛地舉在頭頂,像是握着那柄虛幻而又真實的巨大斧頭。

那十米大由藍光凝成的巨斧帶着無比閃耀的顏色從半空猛劈下來。

“崩山!”格魯森大喝着。 隨着他這一擊打出,全身的傷口皆盡崩裂。

像一座小山一樣壓過來的藍光巨斧還沒有觸碰到地面,這地表已經向地下深陷了幾米,像是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了。

全身金光流轉的唐帝徑直朝格魯森走去,似乎沒有看到天空而下泰山壓頂的巨斧。

巨斧雖然龐大,但是速度絲毫也不慢,眨眼之間劈到了唐帝頭頂,還在揮擊過程中,這周圍的泥土石頭都四濺飛散。

唐帝繼續走着,平淡的舉起了左手,就像是遮擋刺眼的光芒一樣,很隨意的一個姿勢迎向崩山一擊。

以唐帝爲中心,能量波伴着狂風颳向四面八方,一時間飛沙走石,有的樹木發出慘烈的聲音後被折斷或是連根拔起。


煙塵滾滾…

格魯森全身各處皆大噴鮮血,他無力地倒在了地上,知道自己的結局是因爲失血而死在這荒野之中。

但是他笑着。“哈哈,痛快。 總算是遇到一人讓我使出了崩山…”隨着他的笑聲,血液也從嘴邊不斷流淌。

在這樣的身體狀態下使出了崩山,崩斷了他全身的經脈。

可是當他望向那煙塵之中,格魯森的笑容凝固在臉上…

一雙金色的眼睛在煙霧中格外顯眼。

很快唐帝從煙塵之中走了出來,徑直走到了奄奄一息的格魯森面前。

“怎麼可能?”格魯森圓睜着雙眼,他耗盡自身全力的一擊,竟然沒有對對方造成傷害。

金色眼睛的唐帝走了過來,金光閃爍的雙眼看着倒在地上努力撐着身子想要站起來的格魯森。

“成爲我的奴隸吧。 我會救你的。”唐帝開口了,皺着眉頭看着地上的格魯森。

“什麼?”一口氣岔了,格魯森口中狂噴鮮血,他這一身血液也快要流的差不多了。

“以自由換取生命嗎? ”格魯森突然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 收起你那虛僞的憐憫吧!”

“我只是確保你不會背叛我而已。是啊,憐憫。 我又何嘗不是出於對自己的憐憫呢?”唐帝頓了一下“不然我憑什麼會救一個敵人呢,畢竟你那麼想殺死我。”

格魯森愣住了,唐帝說的是真的,他能感覺,他知道。

他的腦海中其實也滿是求生的慾望,但是他的內心似乎還要繼續逞強。他的視線在不斷模糊,他身子的狀況實在是糟糕極了。

但是他始終沒有說做奴隸的話。 奴隸契約,其中一方不願意的話,怎麼也無法簽訂的。

直到格魯森倒地,他也沒再說半個字。

“你這又是何苦呢?”唐帝滿是嘆息。

“我們都一樣,在這塵世追尋着心中的某些東西。”

“怎麼可以隨便殞命呢?”唐帝低下頭來,看着一動不動的格魯森。

格魯森幾乎緊閉的雙眼突然睜開,神色複雜的看着唐帝

雙方沉默着。

最終格魯顫抖着舉起一隻手臂,唐帝知道,這動作是服軟了,是在求救。

“堅持住!”唐帝連忙蹲了下來,雙手按住了格魯森的胸口。金色的光瞬間從格魯森胸口處蔓延開來。.

金光將格魯森全身包裹…. 萊特國北方山脈的更加偏北,冰天雪地的世界中幻術之下藏着一座大城名叫守望者。

裏面生活着接近一千名最後的科沃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