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楊一善接過便籤紙和鋼筆,大筆一揮,不到一刻鐘,就已經將便籤紙和鋼筆交回給院長。

院長隨手將鋼筆扔到一邊,拿着楊一善遞過來的便籤紙,仔細的看着,接着,面露驚訝的神色。

“甘草五十克,適量水文火煎服?”院長詫異的問道:“獨味單方,就這麼簡單?”

“對!就這麼簡單!”楊一善神祕的笑了笑,“獨味單方治大病嘛!”

“好!獨味單方治大病!”院長大讚一句,然後,將藥方遞給護士娟兒,“快去配藥、煎藥!”

娟兒愣了一會,然後,接過藥方走去配藥和煎藥。她之所以有這個吃驚的表情,完全是不敢相信區區的一味甘草,就能夠治大病。

石主任心中更是暗暗得意,他纔不會相信獨味單方可以治大病呢!甘草的功效,他最清楚不過了!

很快,娟兒就已經端着一碗熱氣騰騰的甘草湯過來,並遞到老爺爺的面前。

一直站在老爺爺身邊默默守護的司徒婷,連忙接過甘草湯,喂她的爺爺喝下。

歐文麗、司徒嫣都緊張的看着,她們都不懂醫術,雖然隱隱約約知道甘草無毒,但是,卻不知道甘草的實際作用,也不知道小小的甘草,到底能不能夠治大病?

出於這些方面的原因,所以,她們纔會這麼緊張。相反,院長、四大專家等人,卻是表現得相當冷靜!因爲他們都知道,病人就算喝下甘草湯治不了病,也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半小時後,老爺爺不但沒有因爲迴光返照而死亡,而且喝下甘草湯後,心率跳動已經徹底的恢復正常,並且人也變得越來越精神!

歐文麗驚喜的道:“獨味單方治大病!果然真的可以治大病!”

楊一善點了點頭,笑道:“當然真!難道哥會騙你嗎?”

歐文麗喵了喵嘴,嗔道:“不是騙老孃,而是騙大家。”

楊一善無所謂的攤攤手,“好吧!老師,我說錯了。事實就擺在眼前,哥並沒有騙大家。”

院長詫異的問道:“真難以想象,甘草都能有這麼神奇的功效!年輕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甘草只是一味普普通通的中藥,根本就沒有這麼大的功效,只不過楊一善利用他的氣功,再用甘草湯加以輔助,才能收到立竿見影的功效。

要是其他人,不懂氣功,根本就不可能單靠甘草來治大病。

“甘草並沒有神奇的功效。”楊一善直言不諱,“不過,用對了,卻可以獨味單方治大病。”

院長迷惘的看着楊一善,“我怎麼越聽越糊塗呢?”

當然,楊一善是不會將他懂氣功的事,告訴院長等人,而是婉轉的道:“老爺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兩小時前,由於心肌梗塞導致心律衰竭,而出現假死的症狀,你們一直都給他服用治療心臟病的藥物,久而久之,他就會出現一種抗藥作用。”

院長問道:“這和甘草有什麼關係?”

楊一善笑道:“老爺爺由於體質差,出現抗藥作用後,導致出現藥物過敏現象,比如,他全身發紅、微癢。”

院長吃驚的道:“的確如此!病人的確全身發紅、微癢,這你都看出來了?”

“老爺爺手臂上的紅斑,就是最好的證明!不過,他現在的紅斑,已經逐漸消退沒有了。”楊一善緩聲道。

“果然觀察入微!”院長看了看老爺爺的手臂,果然發現紅斑不見了,“不是吧?甘草可以治紅斑?”

“原則上不能!”等到院長吃驚的時候,楊一善補充着說:“不過,甘草有調和諸藥的作用!老爺爺所出現的所有症狀,差不多都是由藥物過敏引起,既然是由於藥物過敏引起,那麼,就可以利用它這個功效來治大病!”

“獨味單方治大病,妙!”院長豎起大拇指,讚道。 楊一善瞥見院長以讚賞的目光看着他,並沒有感到沾沾自喜,而是暗自慶幸。

要不是他爺爺傳授醫術給他的時候,還教他古武功夫,或許,楊一善根本就沒有那麼順利,就可以這麼快救醒老爺爺。

這段時間,由於楊一善勤練氣功,功力提升了不少!要是以前,他用氣功鍼灸療法幫病人治病,必定會出現短期的體力虛脫,非得運氣調息,纔可以恢復過來。

而如今呢?他不但沒有出現這種現象,而且不需要運氣調息,就可以自動恢復。

那源源不絕的內氣,就好像滾滾長江之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楊一善目前的氣功修爲,已經去到了氣境中級階段,只差那麼一點點,就可以達到氣境高級階段,所以,他纔會擁有源源不絕的內氣。

假以時日去修煉,楊一善必定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華夏醫學博大精深,中醫學更是一門古老,而源遠流長的學科,易學難精!”楊一善感概的道。

“嗯!有道理!看來我們醫院,可能是太偏重了西醫,而導致忽略了中醫,所以,纔不懂得利用獨味單方,去治大病。”院長微微感覺到有些自責,因爲他一直都主張醫院弘揚西醫。

“院長無需自責,其實西醫和中醫都有着自身的特點,西醫治病,方便快捷,或許在這一點上,勝於中醫。不過,中醫可以做到標本兼治、固本培元,可以的話,中醫和西醫相結合,那就最好不過了!”楊一善眼光獨到,一眼就看出院長的心思。

院長默默的點着頭,心中思考着以後如何對在職醫務人員,進行職業道德、中西醫相結合的培訓事兒。

楊一善看到心電監護儀,顯示老爺爺的心率跳動,已經趨於穩定,不禁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四大專家看到楊一善,果真做到可以令病人心率恢復正常後,除了驚訝,更多的是佩服!

而石主任,則恰恰相反,他有點尷尬。不過,更多的是,覺得這是騙人的把戲,獨味單方,不可能治大病。

楊一善走到石主任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戲謔的笑道:“怎麼樣,石主任?半個多小時都已經過去了,老爺爺迴光返照了嗎?”

石主任嚇得後退兩步,連聲道:“不可能,不可能!甘草不可能有治大病的作用,你這個臭小子,肯定懂邪術,所以,才能令病人起死回生。”

楊一善狠狠的瞪了石主任一眼,“華夏醫學被你這個庸醫,說成是邪術,真無知!”

石主任被楊一善罵他無知,氣得怒火衝冠,“你……”

楊一善不屑的道:“你什麼你?無知就是無知!難怪你不知道甘草有調和諸藥,中和藥性的作用,中藥藥方上,經常加甘草作爲藥引,你懂嗎?配伍禁忌,君臣佐使,你懂嗎?”

石主任被訓得無話可說,說真的,他還真的不是太懂!因爲,他一直都潛心鑽研西醫、鄙視中醫,所以,對中醫只是一知半解。

一直呆立於一旁的歐文麗,此刻,鄙夷的看着石主任,嘲諷的道:“朝他那個死樣,就知道不懂了,他懂什麼?他只懂得用邪惡的眼神看美女。”

“你……”石主任氣得直直的指着歐文麗。

“你什麼你?還不快點幫老孃的學生挽鞋、擦鞋、叫他一聲爺?”歐文麗無愛的道。

石主任聽到歐文麗說楊一善是她的學生,不禁驚呆了,再聽到她替楊一善說話,取而代之,化驚呆爲氣憤。

院長、四大專家、護士娟兒,更是不敢相信楊一善是歐文麗的學生。

要是楊一善真的是她的學生,那麼,她的醫術,豈不是更牛叉?

“年輕人,你真的是她的學生嗎?她是學中醫的嗎?”院長指着歐文麗,問楊一善。

“院長,我真的是她的學生,不過,她不是學醫的,她只是一位高三級英語教師。”楊一善略略的將歐文麗的身份,說了一遍。

院長狂汗,他一直都以爲楊一善是讀着醫科大學,或者醫學中專,才懂醫術,真沒想到,楊一善居然只是一個讀着高三的學生。

高三的學生,就能夠擁有如此逆天的醫術,不太可能吧?可事實就擺在眼前,楊一善的確這麼牛叉!

司徒婷知道她爺爺的心率,已經跳動正常,不禁興奮得跳起來。

當她瞥見石主任那副無賴相後,連忙走到歐文麗的身邊,與歐文麗站在同一條陣線上。

“這位姐姐說得對!石主任,我爺爺已經真正被救活了,你還不兌現打賭時的諾言,更待何時?”

石主任聽到司徒婷也走過來對付他,不禁氣得滿臉通紅,當初,他口口聲聲說要打賭,如今,要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幫楊一善挽鞋、擦鞋、叫楊一善一聲爺,這是多麼丟臉的事!

想想,他就覺得後悔了,早知道楊一善這麼牛叉,擁有如此逆天的醫術,石主任絕對不敢與楊一善進行打賭。

“聽到沒有,快幫哥挽鞋、擦鞋、叫哥一聲爺!”楊一善將右腳伸到石主任的面前,嘿嘿笑道。

恥辱!這是極大的恥辱!虧他石主任自持醫術高明,卻敗在一個只讀着高三,還不是醫生的楊一善手中,真是羞得沒臉見人!

石主任看到楊一善的右腳,穿着的是有些陳舊的球鞋,似乎聞到了一股難聞的臭味,忍不住掩着鼻子,拼命幹吐。

大家都看得出,現在,石主任分明是心理作用,所以,纔會有如此大的幹吐反應。

“別裝了,石主任!哥的鞋子每天都洗,很香的,不信你聞聞。”楊一善快速的將右腳,伸到石主任的鼻子旁。

石主任幹吐了一會,剛拿開手鬆了一口氣,現在,又遭到楊一善的突然“襲擊”,於是,“舊病復發”,又再幹吐起來。

“天作孽,猶可爲!自作孽,不可活!石主任,這是你自找的,怨不了別人。”楊一善並沒有將右腳放下,而是繼續保持着這個美妙的舉腳姿勢。

“院長……”石主任向院長投來了求助的眼神。

“叫我也沒用,誰叫你不自量力?誰叫你和別人打賭?所謂願賭服輸,你就認了吧!”院長冷哼一聲,看也不看石主任一眼。

這次,石主任真是丟光了醫院的臉,試問院長又怎麼會理他呢?

石主任見院長都不幫他了,這才感到害怕,要他做其它的事,或許他不會感到害怕,不過,要他挽鞋、擦鞋、叫別人一聲爺,這是多麼丟臉的事,不害怕纔怪!

“你還是不是男人,知道什麼叫言出必行嗎?”司徒婷輕蔑的道:“像你這種人,根本就不配做男人。”

“他本來就不是男人。”歐文麗鄙夷的瞥了石主任一眼。

“那姐姐,他到底是什麼?”司徒婷眨了眨她那雙迷人的眼睛,擺出一副很天真的樣子,弱弱的問道。

“烏龜,四腳爬爬的那種!”歐文麗掩着嘴巴,笑得合不攏嘴。


這種笑態,美得扣人心絃、奪人心魄!

楊一善指着石主任,吼道:“不想做烏龜,就快些兌現諾言!” 石主任緊繃的臉,變得越來越陰沉,他很想反駁,無奈理虧。

剛纔,楊一善沒有救醒病人的時候,他曾經大言不慚,口口聲聲說要和楊一善打賭。

如今,楊一善救醒了病人,他卻想反悔,畢竟,他覺得這個臉丟不起。

“嘻嘻!帥哥,其實我剛纔是和你開玩笑的,你又何必當真?”石主任無計可施的情況下,爲了避免兌現諾言,以及被大家罵他是烏龜,所以,只好強忍着心中的怒火,擺出一副,我剛纔只不過是和你開玩笑的樣子。

“開玩笑?石主任,哥看你剛纔很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咧?”楊一善搖了搖頭,並沒有急着去懲罰這個狡猾的石主任,而是想像貓捉老鼠一樣,慢慢的作弄他。

“呵呵,其實我是想考驗你的,所以,纔會擺出一副很認真的姿態。開玩笑,開玩笑,別當真!”石主任拍了拍楊一善的肩膀,擺出一副嬉皮笑臉的小丑姿態。

對於這個會變臉的石主任,楊一善真是徹底的服了!無恥的人,他見過多了,就是沒有見過,像石主任這麼厚顏無恥的人!

這個石主任爲了不想履行諾言,居然找這樣的藉口,擺明是當大家是傻的。

他也太低估大家的智商了吧?大家又不是傻的,是不是真的開玩笑,難道還判斷不出來嗎?

石主任以這種藉口來忽悠大家,未免有些太天真!

“開玩笑?石主任,你說得真好!”楊一善輕蔑的道:“烏龜王八,敢做不敢當。好!你問一下大家,如果大家都覺得,你剛纔是開玩笑的話,那麼,打賭的事就算了。要不然,你就等着幫哥挽鞋、擦鞋,叫哥一聲爺吧!”

楊一善已經是做出了最大的寬容,要不是看在院長的份上,他纔不會這樣說呢!

“大家快告訴這位帥哥,其實,我剛纔是開玩笑的,對不對?”石主任向大家投來了求助的眼神。


石主任連續問了好幾遍,大家依然無動於衷。

“石主任,怎麼樣?大家都不理你,證明你剛纔不是開玩笑的,你還有什麼話可說?”楊一善甩開石主任還搭在他肩膀上的髒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誤會,誤會,純屬誤會!”石主任虛僞的笑着。

“誤會?”楊一善幾乎笑噴了,“有你這樣誤會法的嗎?哥打你一下,然後,再說是誤會,行不行?”

“……”石主任一時之間,被反駁得無言以對。

“快!別耽誤哥的寶貴時間,先幫哥挽鞋再說。”楊一善直接將右腳,舉到石主任的左肩上。

石主任嚇了一跳,他想不到楊一善居然能夠做出,這麼高難度的動作!

彼此之間的距離,只有幾十釐米,楊一善卻能輕鬆的將右腳,平穩的放在石主任的左肩上,真不簡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