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楊恆盯著手裡的「尊靈草」看了半天,心裡突然生出了一個想法,「既然你們想暗算我,那我也用這個來暗算你們!」

他等體內的神元恢復之後,放棄了去明玉宗的打算,朝著辛龍城飛去。

他已經把明玉宗留下的神識印記給去掉了,用了半個月時間就順利回到了辛龍城,然後找到重流尊者,說道:「現在有一件好事找你們做!」

「什麼好事?」重流尊者馬上就來了興趣。

「明玉宗為了追蹤我,在我身上留了一道至聖境修士的神識印記。他們現在肯定沒想到我發現了這道印記。所以我打算用這個把他們的修士一個個引出來滅掉。」楊恆回道。

「此事事關重大,我做不了主,要請示一下。即使要執行的話,也要做好充分的準備。萬一他們同時派幾個至尊境後期修士出來。那我們的損失就大了。」重流尊者慎重回道。

「他們一個多月之前死了兩個至尊境中期,一個至尊境後期。能派出來的高手應該也不多了。」

楊恆把那株「尊靈草」拿了出來,說道:「他們的神識印記就在這株靈草上,執不執行就看你們了。」

「我接下來會到明玉宗管轄的城池殺他們個措手不及。如果我們同時進行的話,他們肯定兼顧不了兩頭。到時候那些城池都是州府的了。」

楊恆看到重流尊者還在沉思,把「尊靈草」留下,去拍賣行找到了宏神尊者。

宏神尊者臉色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起來似乎心情不錯。

他看到楊恆的修為,滿意地點了點頭,笑道:「你們的人已經把『天元丹』都送過來了。正好讓我也提升了一個等級,要不然可能還要等好幾年。如果還有靈元液的話,我再讓人送過去。」

「我這次不是為了這件事!有其他的事跟你商量。」楊恆神情凝重。

「我們現在也算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你有事直說無妨。」宏神尊者也變得慎重起來。

「我們楊氏丹藥的大部分力量可能都要離開辛龍城一段時間,只會留下一小半在這裡撐門面。如果到時候有什麼危險…」

楊恆還沒說完,宏神尊者就打斷他的話,信誓旦旦回道:「這個你可以放心。我馬上就去調人過來。只是你們的人要去哪裡?」

「這個暫時不方便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楊恆回道。

宏神尊者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你應該是要去給你那些朋友報仇吧。但是你要想到你報復之後,明玉宗的地位可能會一落千丈,如果他們瘋狂反撲的話,恐怕…」

楊恆的表情依舊平靜如水,不以為意地回道:「瘋狂反撲又怎麼樣,他們只不過比我們多幾個至尊境後期的修士。至聖境界的修士我們楊氏丹藥也不是沒有!」

「什麼?」宏神尊者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眼裡全是訝然。

過了片刻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再次坐回到椅子上,「你要怎麼做就放手去做吧。辛龍城這裡你就放心交給我們拍賣行!」

「那我就先謝過了!」楊恆說完就從拍賣行中走了出來。

他走後不久,柳源尊者又走進來對宏神尊者問道:「少爺,你真的相信他們有至聖境界的修士?」

「這個到時候就知道了,他不可能說謊!現在這件事可是越來越有趣了,我們一直都小看了這個名不經傳的小子。」宏神尊者一副興緻盎然的樣子。

「但是這件事對我們根本沒什麼好處,還可能會帶來很大的損失。你為什麼要答應他?」柳源尊者有些擔心地問道。

「明玉宗最近滅了他那些朋友的宗門。他這次肯定是要過去反擊。明玉宗應該沒時間過來找楊氏丹藥的麻煩。即使是雲衛谷過來,只要我們出面,他們還不敢對我們怎麼樣。這樣的人情何不賣一個給他?」宏神尊者回道。

柳源尊者若有所思地點了點,問道「剛才要他把『天元丹』要過來,他應該不會拒絕吧?」

「他這個人對自己人很大方,對仇人齜牙必報。我們多幫他幾次,說不定他自己就心甘情願把丹方交出來了。他們連至聖境界修士都有,我們暫時不能引起他的反感。」宏神尊者淡淡回道。

楊恆從拍賣行出來就回到了楊氏丹藥,正好看到霧蔚尊者他們兩個來到了楊氏丹藥。

「黑星尊者他們幾個過來了嗎?」霧蔚尊者一來就急切地問道。

楊恆神情變得有些恍惚,無奈搖頭嘆道:「沒有!」

「哎!我在路上打聽了一下,他們所在的宗門都遭到了明玉宗的報復,看來他們都凶多吉少了。」霧蔚尊者的語氣充滿了悲憤。

楊恆一想到這些人都因為他而死,心裡就如刀刮過一般,恨不得馬上就將整個明玉宗給滅掉。 “就憑几個劍士,還想殺我大鬍子,奶奶的,再等一千年的。”大鬍子抓起一個大酒缸仰頭大口喝着,酒水順着他的鬍子嘩啦啦淌了一地。喝完以後他擦擦嘴,只覺得眼前每個人像是學會了分神一樣,他搖搖頭說起酒話,“當年要不是那個天夜間,我們骷髏海賊團還在中海快活呢,哪裏會來這個窮地方。”

下面那四個幹部都還神志清醒,紛紛對首領應和道:“那是那是。”

頭頂上月色已經升高,海盜們喝得差不多了,許多人已經醉倒在地上。

“有敵情,有敵情。”

本來爬在桌上爛泥一樣的海盜們一下跳了起來,本來的醉意也醒了三分。

大鬍子猛跳起來,“那些劍士在哪?拿我的刀來,我要…我要把他們大卸八塊。”大鬍子叫囂着。

這時就見一個海盜朝着這邊疾跑過來,還邊喊着:“有敵情,有敵情。”


那四個幹部其中一個一手抓住跑過來的海盜問:“是不是發現那些劍士了。”

“是…是,有兩個劍士正在襲擊東營地。”

“只有兩個嗎?”

“只有兩個。”

那幹部雙手一抱,對大鬍子說道:“老大,我帶兄弟去看看。”

大鬍子點點頭,頭頂上還是天旋地轉的,他點點頭然後又一屁股坐下來繼續酣睡。

“第一二隊,跟我去把那兩個劍士的頭摘回來,給老大當球踢。”

一聲吆喝,酒桌上立刻站起一百多人,踉踉蹌蹌出了宴席。

“奇怪,怎麼會有劍士自己送上門來送死呢。”

“誰知道,也許是更早之前在咱們這裏逃掉的劍士,現在一堵藏不住了,又跑出來了。”

海盜們不以爲然,繼續大口喝酒大塊吃肉,想想這骷髏島是他們的地盤,也沒什麼好擔憂的,別說兩個劍士,就是像上次那樣再來一百個,他們也不放在眼裏。

那海盜幹部帶着一羣“小的們”到了東營地,果然見兩個劍士正在那裏,不過有些奇怪,這兩個劍士看上去年齡好像很小。

“那些劍士中有孩子嗎?”海盜幹部問道。

“好像…有,不對,好像沒有。”海盜們喝得稀裏糊塗,早已記不清了。

正在和兩個劍士打鬥的海盜一見到海盜幹部來了,紛紛倉皇逃了過來。

“沒用的東西,跟我一起上。”說着海盜幹部帶頭率衆一起朝着兩個劍士衝了過去,海盜們又壯起了慫膽,跟在後面向劍士衝去。

“哎呀,糟糕了撒隆,他們的援兵到了。”星雲看着朝他們衝來的一大羣海盜一臉驚慌地說道。

“什麼,”撒隆假裝看了看,“那咱們快跑吧。”說完兩人撒丫子就朝着黑暗裏跑去。

原本那些捱了苦頭的海盜在海盜幹部身後縮手縮腳,現在一看到那兩個劍士沒了剛纔的狠勁,一下子有了底氣,“殺啊。”海盜們衝到了幹部的前面。

海盜幹部看着自己突然間無比勇猛的手下,那是喜上心頭,也一起喊着追着那兩個劍士而去。

很快宴會那邊就收到了捷報,說那兩個劍士已經大敗而逃,現在幹部正在追趕他們,馬上就能提着他們的頭回來當球踢。

一聽這喜訊,海盜們紛紛歡慶起來,歡慶的方式就是更加大塊的吃肉,更加大口的喝酒。

可是纔沒過一會兒,在東邊又傳來一聲:“有敵情,有敵情。”

那大鬍子又“嗖”一下跳了起來,“拿我的刀來,我的金絲大環刀。”

海盜幹部們又問道:“怎麼回事?”

“在東邊出現了一個拿刀的傢伙,我們頂不住了。”

聽到這消息,其中幹部心裏是靈機一動,請功的時候到了,於是他立刻自告奮勇地說道:“老大,讓我去會會他,把他的心肝挖跟您下酒。”

大鬍子被這麼兩次一覺,酒是又醒了三分,他高興地說道:“好,兄弟,你去吧。”

“第四隊,跟我走。”立時又一大隊人起身,跟着海盜幹部朝着東邊營地走去。

過了一會兒,東邊也傳來了捷報,說很快就能拿下敵人。


聽到這消息,剩下的兩個幹部心裏不痛快了,這麼一來功勞全都被那兩個小子領去了,現在他們只盼着趕快再送上門一個。

夜幽和西摩蹲在山丘上注意着海盜營地裏的情況,星雲和撒隆、風嵐已經成功吸引走了一部分營地裏的海盜,現在營地裏只剩下三四百人,妮悠和清新的黑暗之穹已經可以將這些人全部籠罩其內,任她們宰割。現在妮悠、和清新已經潛進了營地,只等時機便取了那大鬍子的首級。

“看來星雲他們已經成功了,你真的很聰明。”西摩對夜幽說道。

夜幽對這種稱讚無動於衷,“該我們出場了。”

“等等,我還有個問題想問你。”西摩說。

夜幽剛要起身又蹲伏下來,他用疑問的眼神望着西摩那張帶着善意的臉,冷白的月光映在他的臉上。

“爲什麼是我和你一組,而不是我和別人?”西摩說道。

“我不懂你的意思。”夜幽看着他說道。


西摩笑了笑,他眼睛直視着夜幽的眼睛,“你懂的,你似乎對我抱有很大的敵意,所以是你和我一組,好提防着我,不是嗎?”

“我想你可能是誤解了。”夜幽眼睛挪向營地,“我想我們該行動了。”


一旁的西摩冷笑了一下,嘴角透出一股詭譎和陰狠,“不,你沒有誤解,因爲你的判斷完全是正確的。”

夜幽聽到這話猛然一愣,還不等他做出何種反應,西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掌劈了下來打在他的後背上。

夜幽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整個人被拍倒在地,五臟六腑彷彿都被拍碎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夜幽已經全身使不出一絲力氣,他趴在地上,直覺得腦袋裏一陣發懵,隨時都要暈倒過去。


西摩又是一聲冷笑,他一手抓住夜幽的衣領,將他整個人從地上拎了起來,然後就這麼朝着山下的海盜營地走去。

夜幽眼前像是隔了一層霧,那一掌把他打得全身麻痹,使不出一絲的力氣,他望着海盜營地心裏想道:清新、妮悠、星雲、撒隆、風嵐,快逃啊…這個人,我們絕對不是對手。 這四周修士說的話白毅可是聽得清清楚楚,自己現在聽得越多則是心中越加的震撼,這些人爲什麼都要揚言殺自己啊!全部都是敬畏侯雄首領的修爲,從而全部將目光轉向自己,從這些修士的嘴中,白毅的到了一個訊息。

那就是隻要自己滅亡,那侯雄首領也不會獲勝!因此自己將會遭受到難以想象的攻擊與截殺!換而言之,這些修士但凡是對自己有企圖的都是敵人。

白毅唯能搖了搖頭,心中滿是不情願之情,可是現在白毅可沒有時間在考慮這些,自己渾身上下都是熾熱一片,那相當於歸一境六重天的熱量目前對於自己而言依舊是是一個最大的麻煩。

“看!那個修士凝聚的寒冰早已融化了,現在他要獨自對應這歸一境六重天的熱量!相比達到這赤陽之內便是重傷!”

“沒錯!只要這修士受了重傷!那麼我等就立馬斬殺他!換而言之那侯雄首領也就等於提前淘汰了!”無數修士紛紛在交流,看來在他們眼中這侯雄首領是一個很大的阻力,也是一個很強的對手,因此無數修士紛紛都盯上了自己。

“恩?不對勁······”一個修士再次看向白毅,則是渾身一顫一臉的震撼與吃驚之情,他看見白毅一人在這赤陽之中橫飛,儘管全身上下的衣衫都在不斷的化作灰燼,但是這絲毫沒有影響白毅的神情與動作。

這修士看見白毅在這赤陽的高溫之中,居然在閉目養神,渾身上下的肌肉既然出現了一道一道的紅暈,更是一道又一道的光芒從體內向着外面爆發。

“果然不對勁!此子雖然只有歸一境四重天的修爲!但是居然在這相當於歸一境六重天的高溫之下在靜心修煉!此子居然是一個體修!!”

這一眼發出,頓時再次引來無數修士齊齊看向白毅,沒錯!這些修士再次看見白毅的時候,猛然發現這白毅的的確確實在修行!而且這渾身上下的肌肉已然能承受這歸一境六重天的高溫!

這一幕倒是再次讓無數修士再次震撼!畢竟這些修士都是在用神通和鎧甲在做防禦和抵抗!但是再看這白毅居然依靠這高溫在修行,這境界與心究竟是有多大啊!

要知道如果在此刻有修士突然在白毅身旁襲擊,白毅定會吐血!導致體內氣血不穩!然而這也僅僅是說說罷了!畢竟在這白毅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這身影越來越清晰,最終露出了樣貌!

此人就是歸一境九重天的魔域兵團的侯雄首領!!侯雄首領一出現,無數修士全部字決的收回了目光,神情更是變得再次凝重與嚴謹。

“秦辰,記着好好的活着!別死的太早了!!”侯雄首領在秦辰耳邊緩緩而道,隨即整個人消失不見,環顧四周空無一人。

話罷,白毅整個人猛然一顫,突然睜開了雙眼,這一眼看去,白毅心中發麻,猛然就知曉了這侯雄首領的意圖!!

“他奶奶的!!老子就知道你這侯雄沒安好心!!還說這是團隊作戰!到頭來小爺吸引火力,你自己倒是可以輕輕鬆鬆的辦事去了!

我堂堂魔域兵團的副首領!我堂堂秦家的希望與未來!我堂堂的三級煉丹師居然成爲了你的替死鬼!更是成爲了你的敢死炮!奶奶的!!”白毅的內心在抓狂,這侯雄首領果然在最爲關鍵的時候把自己給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