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楚辰連連擺手,同時心裏不斷腹誹道,“誰和你一樣變態,堂堂一個帝者欺負靈武師還欺負出成就感來了!”

突然,一雙豆大的眼睛緊湊着楚辰的臉龐,那樣子,分明要把楚辰看穿一樣,而楚辰在這樣的注視之下,卻發現自己的靈力彷彿一瞬間被冰封一樣,他的身體就那樣直愣愣的站着,不能有一絲一毫的移動!

“你這小子,是不是在心裏偷偷罵我?”那條翠綠色的身影上樹葉煽動,滄桑的聲音再次響起。

“沒有!”

楚辰乾脆快速的回答,可剛說完這句話,他的注意力卻被眼前所吸引,只見眼前的是一株翠綠色的藤蔓狀物體,只見它通體晶瑩、體表光滑,在它身上,更是有靈光閃爍!

“這絕對是一件了不起的寶器!”楚辰心裏想到,而這樣的東西,楚辰也有,那就是在識海角落隱藏的建木。

建木之宮,如果楚辰沒有猜錯的話,這建木一定出自於這座宮殿!

“嘖嘖,年紀輕輕便有如此實力,勉勉強強有我當年一半風範,小子,你可願做我的記名弟子,得我傳承?”

那翠綠色藤蔓自吹自擂,悠閒道。

“做你的記名弟子?”楚辰看了看座椅,又看了看眼前,試探道。

“喂,小子,你來來回回看什麼呢?”

“我告訴你,這要在三萬年前,這可是大不敬,本帝一個眼神就殺了你!”翠綠色藤蔓發現楚辰的小動作之後,立馬大怒道。

“本帝,那偉大的青帝前輩,你快告訴我,現在的你倒底是它還是他?”


楚辰手指移動,指了指眼前的藤蔓和座位上的青年男子。

“哎,果然是短視的小破孩,讓我給你講講吧!”

“五萬年前,當我剛剛成爲帝者鏡之後,在天妒雷劫之時,一株我一直使用的藤蔓被我煉製成了帝者之刃,成爲我的本命寶器”;

“這之後過了三千年,在我的勢力範圍內,一尊被封印久遠的上古魔族破封印而出,他和我大戰三年之久,我建木之宮所有生靈死傷殆盡,我最終燃燒靈魂本欲和他同歸於盡,可那魔族偏偏等的就是這一刻……”

說到這兒,綠色藤蔓上竟然流出了碧綠色的水滴,彷彿人的眼淚一樣。

“……他趁我虛弱進入我的身軀,而後在我意識還存在時,我倉忙來到這西陲之地,利用上古祕法和他靈魂俱滅!…”


“可誰知我一覺醒來,我竟然進入了我的帝者之刃中,那魔族更是和我靈魂融合,他不僅掌握了我的青木領域,並勾結人族敗類,吸引少年天驕做他的血食,好恢復實力,徹底將我泯滅!”

“勾結人族敗類,把少年天驕做他的血食?”楚辰突然停住,似有所思。

片刻後,楚辰臉上帶有蘊色,冰冷道:“敢問前輩所指?”

“沒錯,就是天驕榜!”翠綠色藤蔓之上,傳來了無奈的聲音。

“天驕榜!”楚辰大驚,雖然之前心裏猜測,但現在真正聽到,心裏還是不由“咯噔”一下跳動。

“據我所知,天驕榜舉辦悠久,這期間雖然殘酷,但每年都有武者活下來,並且得到巨大的好處?”楚辰不解道。

“你懂什麼?” 那翠綠色藤蔓上突然露出一個眼神並且白了楚辰一眼,淡淡道:“有好處纔會有人源源不斷的上鉤,而且你知道他爲什麼給那些人好處嗎?”

“那是因爲他當時看不上這些人,給他們好處,是鼓勵他們繼續修行,好達到那魔族的要求!”翠綠色藤蔓神色突然變得嚴峻,冰冷道。 試煉之地。

伴隨着一個月的廝殺過去,位於中央的擂臺變得愈發凝實,而那些從四面八方趕來的少年天驕們,在經歷了一個月的淘汰之後,留下的人中,幾乎都可以算得上天才中的天才,並且在經歷了一個月的時間裏,無論是他們的心性還是生存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不得不說,即便天驕榜沒有那麼豐厚的獎勵,這試煉之地也足以吸引着一衆少年天驕!

可就在天驕榜即將步入尾聲時,試煉之地卻變得一片風聲鶴唳,人人自危起來。

“呼啦!”“呼啦~”

在試煉之地各處,不知怎的,大片大片的藤蔓從泥土裏、森林中、水底悄然出現,它們成羣結隊,彷彿蟒蛇一樣靈活嗜血,所過之處,那些少年天驕幾乎沒有任何反抗就被殺掉!

而就在這些少年天驕被殺掉的同時,他們的血液順着這些藤蔓流下,最終全部匯聚到一起,眨眼間就形成了一道血液長河,腥臭味飄得很遠!

“生生不息!”

只見在試煉之地內部,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一劍劈出,頓時在他的身後有無數浪花濤濤,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過一浪,那洶涌的浪花聲,彷彿死亡的聲音一般,雖然如此,在凌厲的攻擊下,藤蔓還是一時被阻礙了!

“南宮仙子,這是怎麼回事?”持劍男子大聲質問道。

“哼!”南宮菱秀眉緊皺,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

“火焚八荒!”

一名批發青年雙手持火,當即在他的手中有四條蛟龍踏火而出,龍威浩蕩,火焰炙熱,再加上火克木,所以那些藤蔓在沒有堅持多久之後就被燒成灰燼!

“神行百變!”

另一邊,一名面如刀削的冷酷青年嘴角掛着淡淡的笑容,身形立刻變得模糊起來,只見他的身影如同鬼魅一樣在鋪天蓋地的藤蔓中穿梭,如同一道閃電,在藤蔓還未反應過來時,他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天邊。

“哈哈,王荊軻,等等我!”在冷酷青年身後,一名面容慵懶的星眸青年大笑起來,遠遠喊道。

“追雲趕月!”

伴隨着慵懶青年的話音響起,頓時在他的周圍,天地間靈氣快速混亂,只見青年的身軀不知何時微軀起來,在他的月字剛剛落下,慵懶青年的身軀便如同一枚箭矢一般直射前方!

“滋滋!”“滋滋!”

凌厲的勁風和周圍的空氣劇烈摩擦,不一會兒時間,空氣中便泛起陣陣火苗,遠遠望去,慵懶青年的速度並不比前方的青年慢,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噗!”

“噗!”“噗!”

皮膚被刺穿的聲音不斷從空氣中傳來,就在慵懶青年正欲穿梭藤蔓,飛離此地時,那些原本慢悠悠的藤蔓突然爆發,鋪天蓋地,那速度,竟絲毫不比眼前這兩名青年慢!…

“我、我孟東行不甘!”慵懶青年大口大口的吐着鮮血,他看了看天邊,眼神裏滿是留戀,在感受到生命力的快速流逝後,他說完這句話後,撒手離去。

“嘎嘎,找到了!”

試煉之地一處,一名全身黑霧瀰漫的身影中,只見這道黑色身影在看到從四面八方涌出來的藤蔓時,他心裏非但沒有害怕,反而一臉興奮,他的眼光看得很遠,在短暫的停留片刻後,只見一道黑霧閃爍,彷彿一道移動的烏雲,所過之處,即便是藤蔓也不能阻止他。

………

建木之宮,等到眼前的藤蔓說完所有的事情後,楚辰腦海大驚,一連串的消息實在是太爆炸了,就連他也需要時間來消化。

“這麼說你是青帝?”楚辰眼角抽搐,“怎麼說也是一方巨擎,這個樣子實在讓他難以接受……”

“準確的說,我現在只是帝靈,而且是一個隨時會被吞噬的帝靈!”


說到這兒,眼前這翠綠色的藤蔓情緒變得有些低落起來,畢竟曾經是叱吒風雲的大人物,可是現在……

“嗡~”

突然間,以綠色藤蔓爲中心,泛起了一陣陣靈氣浪潮,如同海嘯一般,波濤洶涌,整個大殿的靈氣瞬間變得混亂起來!

“魔族,本帝是不會屈服的!”

翠綠色藤蔓突然發出一陣尖銳的嘶吼,響聲震天。

“噗通!”

這一刻,楚辰耳朵裏傳來陣陣心跳聲,如晨鐘暮鼓,從大殿的各個角落響起,每一聲都如同心跳一般,重重的在楚辰的心臟砸下!

就在這時,楚辰感覺腦海裏一陣眩暈,在他眼神迷離之際,只是隱約看見眼前翠綠色的藤蔓突然放大……


無數分支、根部從大殿各個角落魚串而出,瞬間將楚辰四周圍十米圍成了一個巨大的綠色藤球,只聽見藤蔓聲音罕見的變得謹慎,頓時一股大道的聲音直接刺激着楚辰的識海:“靈魂契約、死生同步!…”

就在這聲大道之音落下以後,整座大殿突然間變得安靜下來,在大殿中央位置,一座巨大的藤蔓在快速旋轉,沒轉一圈,藤蔓就會減少幾分,就這樣,時間在一點一滴的流逝……

三個時辰後,就在藤蔓只剩下最後一點時,遠遠看去,才發現原本鋪天蓋地的藤蔓並不是在一點點消失,而是在一點點收縮,就像是妖獸回巢穴一般,這些翠綠色的藤蔓也回到了他們的“巢穴”!

只不過,這次他們的巢穴不是其他,而是楚辰的身體,確切的說是楚辰的心臟!

“前輩,這樣做不好吧!”楚辰冰冷的聲音傳來,顯然,他對剛纔帝靈不經過他的同意的所作所爲感到憤怒。

“什麼?”帝靈突然拉長聲音,那語氣像看怪物一樣。

“臭小子,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希望得到本帝的傳承?現在得了便宜還賣乖!”

“不過看你的樣子也不知道!”

帝靈用一種鄙夷的眼神撇了撇楚辰,道:“你可知道得到帝靈的認可有多珍貴,就算你的天賦馬馬虎虎,可有本帝指點,你將來至少都是皇者鏡,運氣好的,成爲帝者鏡也不是沒有可能!…”

帝靈說要之後,隨即十分人性化扭動着藤蔓,做出一副我是大爺快來巴結我的神態。

“區區帝者鏡,又怎麼會是我修行的終點,青帝,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楚辰的聲音淡淡響起,此刻在他的瞳孔深處,彷彿有日月星辰運轉,深邃悠久!

恐怕就連楚辰自己也不知道,在他說出這些話之後,整片天地在他眼裏彷彿都變了。


例如以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可是現在楚辰卻發現他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無涯野望…”

就在楚辰的身體發生變化之時,帝靈也一反常態,他用一種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喃喃道。 “好了,辰小子,本帝收回之前的話,但是現在你必須要去辦一件事,要不然,你我都得死!”

帝靈收起了之前的嘻嘻哈哈,的語氣又變得滄桑起來。

“我們倆?”

楚辰眉頭微皺,雖然在剛剛他暗自的試了試修爲,發現他的實力經過剛纔的突變,竟然一躍成爲靈武師二階!

可楚辰更發現,自己的靈魂確確實實和帝靈綁在一起!

可以說,現在的他們倆,是真正的同生共死了!

“不錯,我之前說了,那魔族和我靈魂融合,此刻他要恢復部分實力,好徹底掌握我這帝者之刃,如果被他恢復,你我都得死!”

“好!”

楚辰的臉上也收起了不爽,現在的情形,他哪裏不知道自己被帝靈帶上了賊船;

但他也知道,也正是這個機會,帝靈纔會白白便宜他!

“以後再狠狠的敲你一筆!”心裏這樣想着,楚辰便開始動身了。

“呼呼~”

楚辰背後,一對翅膀突然出現。同時,天地間靈氣頓時如水波一樣四處散開,只見楚辰翅膀微微煽動,下一刻,楚辰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

試煉之地,擂臺下。

伴隨着第一個人的腳印踏入這片區域後,陸陸續續的有武者不斷踏入,話雖如此,但這些抵達這裏的武者,幾乎都各個帶傷,沒有帶傷的也都身形狼狽,灰頭土面!

“司馬炎,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終於,一名斷了一隻胳膊的青年男子滿臉殺氣,厲聲喝道。

“哦?那不知道厲少門主要什麼交代?”司馬炎眉角上挑,淡淡道。

“哼!那藤蔓到底是何物?一下子就吞了我們拜劍門三名天驕,就連我這胳膊……”

“司馬炎,這藤蔓的實力至少有武侯階段,你不要說這事你們坤吾書院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