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也沒有走進西山公墓,就這麼坐在車上聊天。

「這個東西我想讓您看一下,您是考古界的泰斗,對這樣的東西應該很有見解。」樂天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拿出那張路引圖。

肖功勛一看,居然從口袋拿出了白手套,然後才伸手拿過這張地圖。

「恩?這張圖的年代及其久遠……」

他微微一愣。

「這是一張路引。」樂天說道。

肖功勛點點頭,當他看到路引上面那個飛天的標誌的時候,他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車內的光線不是太好,肖功勛使勁的湊在地圖上仔細地看著。

「你在哪弄到的這個東西?」他問。

「在兩個盜墓賊那裡買到的,裝在一個奇怪的盒子里。」樂天回答。

「盒子?什麼樣的盒子?」肖功勛奇怪的看了看樂天。

「一個崑崙木做成的小盒子,這麼大!機關及其複雜,兩個盜墓賊打不開這個盒子,才底價賣給了我。」樂天比劃了一下。

肖功勛的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盒子裡面只有這個?」他問。

「我沒仔細看,不過我猜應該只有這個吧……那麼大一點盒子,裝別的東西也裝不下!」樂天想也不想的回答。 肖功勛足足看了近半個多小時,這才抬頭看著樂天。

「這個東西……極有可能和帛簡有關!」他說道。

樂天點點頭。

「我就是有這個想法,所以才讓您看一眼。」

肖功勛點點頭。

「這個東西……你打算怎麼辦?」他問。

「您如果要的話就給您!」樂天攤了攤手。

肖功勛極其意外的看著樂天。

「不過副本我肯定會留一手!您也要答應我,如果您回去在這路引上看到了什麼,您也要和我說說。」樂天補充道。

肖功勛想了想,點了點頭。

他將這張老舊的地圖收了起來。

「小華……最近和你怎麼樣了?」他隨口一問。

「很不錯啊!」樂天也隨口一打。

「這個孩子性子比較傻,你是個男人,不要欺負她。」肖功勛交代了一句。

樂天愣了。

「那個……其實我和小華沒什麼的,我就是……」他想解釋。

「你不用和我多說什麼,我雖然看起來像是老古董,但是我並不是真正的老古董,如果你們沒有結果,那就算了,如果你喜歡她,就好好的待她,其餘的也無需多說。」肖功勛淡淡的說道。

樂天一看,自己還是閉嘴吧。

「還有事嗎?沒事的話我回去了……」肖功勛看著樂天。

「肖叔叔,最近山海市的局勢您都看清楚了嗎?」樂天問。

肖功勛點點頭。

「沒事的,單憑那些盜墓賊想要真正的破解陰火熾局還差得遠!」

「可是暗部的人也在盯著。」樂天提醒道。

肖功勛點點頭。

「我有一次去北山,遇到了一個黑衣人……極其厲害!」他皺眉說道。

「羅剎!」樂天點點頭。

「我的金屍也不是他的對手,不過他看起來並沒有要對我下狠手的意思,只是將我逼走後就沒有再出手。」肖功勛皺眉說道。

「您和他動手了?那個人可真的是有大手段……您最好不要和他有正面的衝突。」樂天提醒道。

肖功勛點點頭。

「對了,肖叔叔……我在北山的大後方找到了一個奇怪的地下空間,裡面寫滿了殄文,而且……空間裡面還有空間,我懷疑……那裡可能直接通到了北山大墓的內部!」樂天說道。

肖功勛驚訝的看著樂天。

「真的?殄文上都寫了什麼?」他問。

樂天想了想。

「大部分都是一些零零散散的東西,不過後來我用攝像機將這些東西拍了下來,我發現那是一處詛咒之地!當時進入那個地下空間的我的幾個朋友全部中了和你們肖家一樣的詛咒!」他沉聲說道。

其實樂天在蘇紫萱的身上也發現了紅色的痕迹,但是蘇紫萱身上的詛咒一直不太明顯,樂天懷疑可能是蛟褫的原因,它壓制了詛咒。

「詛咒之地?」肖功勛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是的,我想讓您有時間和我去看一眼。」樂天點點頭。

肖功勛想了想。

「也好!什麼時候你來定。」他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樂天離開了西山公墓,他這才返回了海邊別墅,簡單的洗了洗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蘇紫萱就打來電話,問樂天今天來不來上班。

「準時報到。」樂天對著電話說道。

他發現蘇紫萱明顯對自己更親近了,一些話想也不想的就問了出來。

樂天要出門的時候,又被玲瓏堵住了。

「又怎麼了?」樂天奇怪的問。

「你是不是見過他了?」玲瓏看著樂天。

「誰?」樂天一愣。

玲瓏伸手指了指樂天的胸口。

樂天低頭看了看。

「也不算見過,我只是確定了他的存在罷了……」

玲瓏仔細的看著樂天。

「你有什麼打算?」她問。

「什麼打算? 大宋燕王 你是想說我什麼時候放棄自我嗎?」樂天反問。

玲瓏搖搖頭。

「我只是想提醒你罷了……」

沒人可以反抗的了那位存在,除非你是巫神!

可惜,就算再給樂天一百萬,他也不可能達到巫神的程度。

「謝謝了,我現在是走一天算一天,等蘇紫萱有了孩子,我也就什麼也不怕了,是死是活都無所謂了!」樂天笑呵呵的看著玲瓏。

他對著玲瓏擺擺手,轉身上了車子開車離開。

玲瓏看著樂天的車,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來到警局,樂天發現自己居然處於了一個無所事事的狀態。

「有沒有案子啊?」他問。

「你怎麼好像奔著發生大案一樣?」 萌妻甜甜圈:男神,我不約 蘇紫萱翻了個白眼。

「那倒不是……對了,巫門涉及的那幾個案子有進展了嗎?」樂天問。

蘇紫萱搖搖頭。

「全部都是死路,那些人好像也沒有再出來……他們不會全部都藏在北山大墓裡面吧?」她看著樂天。

「有這個可能……」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閑聊了半天,樂天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看了看。

「喂?」

「樂天……你來一下子我這裡。」

顧建的聲音從電話裡面傳出來。

樂天愣了一下。

「怎麼了?」他奇怪的問。

「你上次說幫我看看工地的事,怎麼沒聲了……你先過來吧,工地上出了點事。」顧建模稜兩可的說道。

樂天看了看手機,出了點事?什麼事?

「我去小冷爸爸那裡一趟,有事你再找我。」他和蘇紫萱說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

樂天急忙去了顧建的公司,保安已經認識樂天了,秘書居然還親自下來接待樂天。

「你就不用和我客氣了,我和你們老闆熟得很,帶我上去。」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秘書將樂天帶了上去。

顧建看到樂天來了急忙請樂天坐下說話。

「怎麼回事?」樂天奇怪的問。

「工地突然鬧鬼了……幾個工人都出了事!現在我的基礎建設都停了。」顧建沉聲說道。

樂天一愣。

「真的?」他問。

「可不是……上次你不是說只是一點小問題?為什麼現在出這麼大事了?」顧建點點頭。

樂天仔細地看了看顧建的眉心,發現他的眉心依舊只是一點點昏暗罷了。

突然樂天心中一跳,自己估算錯了一件東西,顧建這個人因為命中格局太大,所以他即使出了這樣的問題,對他來說也是小問題而已。 我猛地戳了一下司馬靜的腦袋,她並沒有嚮往常一樣的反駁我,而是重重的嘆了口氣。

“終於有一個人肯相信我們的時候,結果那個人纔是真正的騙子,故意讓我們相信他,然後趁機訛詐我們。秦瑤啊,你說這個世界上的人是不是都是那麼醜陋的不像話,我真的是不願意和他們再打交道了,真的是讓我感覺到噁心。”

“說不定你那個有緣人必須要認真尋找,而不是走大街上隨便拉一個人就去問的。那樣的話你也不知道真假,對了,你不是會算卦的嗎?爲什麼不算一下?”我奇怪的看着司馬靜,爲什麼有一個那麼好用的方法而自己卻不用?

司馬靜狠狠地翻了白眼:“我不是告訴過你,算卦的人不能算到自己的事情嗎?那個有緣人既然是和我有關的,那麼我怎麼能夠算出他的具體事情呢?除非我已經知道了那個有緣人是誰,可是現在最關鍵的是我還不知道那個有緣人是誰啊。”

她說了一大堆的話,我似懂非懂的點頭,沒有再說話。

按理說這個事情並不難找的,只不過現在經過司馬靜和司青兩個人一攪和,說不定就快被黃了一半。

司馬靜站在一旁,見我不出話,頓時急了的追着我的衣袖:“秦瑤啊,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好好的幫我找找有緣人是誰好不好?”

我實在是被司馬靜纏的沒有辦法,只好的點頭答應。復而想起還沒有問司馬靜是男的還是女的,她則是想了一會兒答道:“應該是男的吧,電視上不都是這樣的放的嗎?通常那個有緣人會和女主角在一起。”

我嘴角抽了抽,她這是想到哪裏跟哪裏了,那個有緣人又不是要和她在一起的,只是要幫她消除災難的。

司馬靜給我的範圍太大,我並不知道該去哪裏去找她的有緣人,但是每天都是被她拽着上街。我心裏很是不安,聽說金蠶族正在到處給我使絆子,如果他們趁着這個檔口來找我麻煩,那麼我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司馬靜聽完我的所擔心的時候,輕蔑的笑了出來:“難道你不知道我有練過嗎,一般人是不能把我們怎麼樣的,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幫我找到有緣人啊,要不然就像族長說的那樣,我會陷入一個災難裏不可自拔。”

她看着我下巴一抿,眼神委屈的像是如果我不趕緊答應她,我就成了一個大大的惡人一樣。

我嘆了口氣,慢慢的點了點頭。

司馬靜開心的拉着我下了樓,我卻緊張的抱緊着身子,連忙說道:“等一下,我需要回去加件衣服。”

她像是明白我的想法似的看了我一下身體,遂而點了頭。

暴戾總裁強制愛 大街上十分的熱鬧,來往的人羣臉上都洋溢着一種笑意,像是正在經歷什麼開心的事情一樣。

看着往來的人羣,我的心情好了不少。早知道這樣會讓自己的心情變好,就早一些出來透透氣了,整天的呆在家裏,我都快悶死了。 顧建親自陪著樂天來到了他的建廠地址,樂天驚了,這麼一大片地方居然在同時動工!

但是有一塊地方,所有的機械都一動不動的停在那裡。

「就是那個!你看……機器一個都啟動不了,工人都說一走進那個地方就頭暈眼花……」顧建皺眉說道。

「你在這等著吧,我過去看看。」樂天點點頭。

他快步的走了過去,剛剛踏入這一塊區域樂天就停下了腳步,他微微皺眉。

這裡的陰氣極重,幾乎已經達到了一個聚陰地的程度。

樂天來到中間的一架挖掘機的面前,這裡的陰氣最為濃郁,這大夏天的,挖掘機上面居然還掛著一層水珠?

樂天取出了一枚鬼錢放在腳下,可是這枚鬼錢居然放不穩,在地面不斷地滾動。

樂天驚了,這下面一定有什麼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