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樂果橙心生不忍,「媽媽——」喊了一聲就說不下去了。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和媽媽說這樣的事情。

「果然是他。」江雪就像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氣,整個人都傻了。然後猛地抬頭看著樂果橙,「你說,是誰要對果粒下手的?」

樂果橙靜默了半天,才緩緩開口,「是程雅!媽媽,你離婚吧,爸爸心裡根本就沒有我們。奶奶之所以給我和果粒要了股份,是因為他嫌棄果粒,一心讓外頭的女人給他生個健康的兒子。」

「可是果粒已經快好了——」江雪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果粒是他的親生兒子,他怎麼能這樣對他呢?」

「他那個三兒已經懷孕了,最近又和程雅勾搭上了,前段日子兩人逛街被我奶看到了,我奶帶著果粒,沒追上,被他們跑掉了,我奶回了生了一場氣。我氣不過就去找程雅算賬了,我,我把她的房子給砸了,媽媽,我,我沒想到她會下手害果粒——」樂果橙低下頭,十分內疚難過,

「砸的好!」江雪恨恨的說。

「媽媽!」樂果橙不敢置信的抬起頭,「你不怪我?」她都怪她自己,當然並不是後悔收拾了程雅,而是後悔忽略了果粒和爺奶。她早該想到程雅會報復的。

「傻孩子,這怎麼能怪你呢?你也是為媽媽出氣,要怪只能怪媽媽,是媽媽沒用,是媽媽對不起你和果粒。」江雪捧著女兒的臉,聲音哽咽。

「媽媽,不怪你,應該怪爸爸。」樂果橙把臉貼在媽媽的手上,「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媽,離婚吧?爸爸在外頭還不知有多少風流債呢,那些女人為了上位,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的。果粒首當其衝,防不勝防的。還有程雅,雖然我知道是她,可拿不出證據,有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媽媽,你跟爸爸離婚吧!」

樂果橙仰頭哀求著。

江雪為難極了,狼狽的轉過臉去,「果橙,你讓媽媽考慮考慮行嗎?」

樂果橙十分失望,卻也知道這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至少媽媽願意考慮,而不是直接回絕。「好,媽媽你要快點考慮,你別怕,我已經長大了,我會保護你的。」她張開雙臂抱住媽媽。

「好!」江雪忍著淚回抱女兒,冰冷的心底升起一絲暖意。

對,她不是一無所有,她還有女兒,還有兒子呢。 「什麼?沒得手,人還舍進去了?」握著手機的程雅聲音陡然尖銳起來。

那頭的人還在安慰她,「底下的人什麼都不知道,即使落在警察手裡也供不出什麼,不會牽連你的。這次沒得手不要緊,我再派人就是了,不就是個小崽子嗎?話說他怎麼礙著你了?今晚有沒有空,咱們見面詳說?」說了半天,最後這句才是真實目的吧。

程雅忍著心裡的噁心,「不用了,暫時先停手吧。」

「那晚上——」那天傳來期待的聲音。

程雅深吸一口氣,「今晚不行,晚上還要加班。」

「那明天?」那頭的人鍥而不捨。

程雅壓住心中的火氣,「明天也沒空,最近一段時間都沒空,工作室非常忙。」

那頭顯然很不高興,「雅,要我說你還回到我身邊來,我養你著你,省得你一個女人這麼辛苦。哦,對了,你還有個女兒是吧?沒關係,我也一併養著了,你看怎麼樣?」

程雅的臉色難看極了,那段經歷對她來說就是一場噩夢,她恨不得忘得光光的,要不是這次——她是絕對不會和他聯繫的。現在她已經後悔了。

程雅又深吸了一口氣,揉了揉僵硬的臉,讓自己的語氣盡量柔和一些,「吳哥,我也想輕鬆呀,可你也知道這是我的夢想,吳哥一定能理解的對不對——」一番溫言軟語才把人哄住了。

放下電話程雅身體一軟就趴到桌子上了,漂亮的臉扭曲著!

那個小崽子,運氣還真是好!

帝都另一處高檔別墅里,夏莞爾氣得扔東西,「又失手了?你還能做點什麼事?連個小崽子都弄不了,你幹什麼吃的?」

私人健身教練兼私人助理尹明陽,額頭被扔過來的滑鼠砸得生疼,卻不敢動一下。解釋著,「本來是得手了的,半途突然又衝出一伙人搶孩子,正搶著,不知又從哪冒出來三個人,把我找的人和另一夥搶孩子人都給踹倒了,我一見不好就趕緊開車走了——」幸虧他跑得快,不然就回不來了。

夏莞爾眼神輕蔑,「難道有三伙人搶孩子?哈,那個小賤人還真是會犯賤。」她咬牙切齒的咒罵著,以為樂果橙還得罪了其他人,心裡十分幸災樂禍。

尹明陽遲疑了一下,弱弱的說:「應該不是——」對上夏莞爾逼人的眼神,他的聲音越來越小了,「那後頭出現的三個人其中有一個是樂果橙的同學,另外兩個也是樂家的朋友。事後我去打聽了,說那個小崽子安全回到家裡了。我又找關係去警局查了一下,他們全進去了,每個人都渾身是傷,特別明顯的印子,應該是被抽了鞭子。」

知道這一情況他就更加后怕了,當時他就開著車子暗暗跟在一旁,正準備下車把孩子抱過來呢。幸虧沒來及行動,不然被抽的人就有他一個了。

「還不是因為你沒用?找的都是什麼人?不是讓你多花錢了嗎?就找了這樣的雜碎?一群垃圾。還有上次,那個什麼郁庭川不是說十拿九穩的嗎?結果呢?你看看你找的人,一點小事都辦不好。」夏莞爾繼續罵,「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立刻馬上給我教訓了那個小賤人,再做不好,你就給我滾蛋!」東西又如天女散花般扔過去。

「是,是,我這就去辦。」尹明陽捂著頭保證著,「我,我一定會讓夏小姐滿意的。」事關飯碗,再難他也得做好,更何況就是個毛丫頭,前幾次也是他大意了,沒把她當一回事。現在看來不得不慎重對待了。

「行了,你出去吧。」夏莞爾不耐煩的揮手,辦事這麼不利,看著就心煩,還是別礙她的眼了。

雖然沒查到樂果橙和姜別有什麼實質性的關係,但並不妨礙她出氣,誰知卻被她逃過一劫,正想再給她個教訓時,忽然接到朋友的電話說姜別悄悄回帝都了。她哪裡還有其他的心思?

她動用了所有能動用的力量,都沒在帝都找到姜別,沮喪之時卻意外得知他駕車出現在鳳鳴路。鳳鳴路?那不是一中的方向嗎?

姜別去一中看那個小賤人?雖然沒有確鑿的證據,但夏莞爾只要想想就嫉妒的肝疼。

新仇舊恨一起湧上心頭,夏莞爾立刻就發了狠了,好,很好,你不是有個親弟弟嗎?我把那小崽子賣到山區去,看你還有空勾引人嗎?

沒想到謀算又落空了,夏莞爾氣得七竅生煙。

樂奶奶拉著樂爺爺嘀咕,「乖橙最近不對勁,咋一回來就找她媽?」

「的確不對勁,老太婆你這一說我就想起來,有兩回我喊她,發現她在走神。」樂爺爺也猛地想起來。

「老頭子你也發現了?我覺得她精神頭都不如以前好了,是不是病了?還是學習太累了?」樂奶奶猜測著。

樂爺爺搖頭,「不大像。老太婆你忘啦,咱乖橙以前每晚學到十二點,第二天仍然活蹦亂跳,她多皮實!我瞧著像是有什麼心事。」

「心事?」樂奶奶就更迦納悶了,「乖橙跟我最親,她有心事肯定會告訴我。沒道理不跟我說反跟她媽說?她媽又不頂事,幫不上她什麼。」

樂爺爺一拍大腿,「嘿,老太婆,你有沒有覺得不僅乖橙不對勁,她媽更不對勁么?昨天我讓她去買點鹽,她買了醬油回來了。還有一次說要幫我澆花,結果她拿著剪刀出來了,險些沒把我的菊花給剪禿。」

老兩口對視一眼,均在彼此的眼裡看到了答案,「不會是和老大有關吧?」隨即樂奶奶就十分肯定的說:「跑不了,肯定是老大那個狗東西又出幺蛾子了。不行,我得去問問乖橙去。」

「老太婆你別——」急字還沒說出口,樂奶奶就大步出了房間,樂爺爺趕緊跟在後頭追,「看你這個急性子,乖橙都還沒放學呢,你上哪找她去?」

樂奶奶惱羞成怒,脖子一梗,「我到樓下等她去。」推開樂爺爺就往外走,心裡腹誹:這個死老頭子,不知道她著急嗎?

樂爺爺心裡也在腹誹:這個老太婆,都這個歲數了脾氣還這麼急,哎呦,不行了,這一輩老了老了心還懸的高高的。

趕緊抱著孫子追出去了。 樂果橙老遠就看到爺奶和果粒站在樓下,還以為又出事了,連車都來不及停就伸出了頭,「奶,怎麼了?」

「沒事,奶想你了,等你回家呢。」樂奶奶擺擺手,「趕緊去把車停好,你爺爺做了你最喜歡吃的雞爪,還熱乎著呢。」

樂果橙鬆了一口氣,高興的去停車,「奶,您等我一會哈。」

樂爺爺整個人都不好了,小聲的問:「不是要問乖橙的嗎?」

樂奶奶傲嬌的斜了他一眼,嘴巴撇撇,都不想跟他說話,嫌棄的不要不要的。

樂果橙抱著雞爪大快朵頤,邊吃邊狀似隨意的問:「我媽呢?沒過來嗎?」

樂奶奶聽到孫女又問她媽,沒來由的就是心裡一突,「今天一天都沒過來,說是去報名,要學車考駕照。」

樂果橙哦了一聲,繼續啃雞爪。

樂奶奶在她身旁坐著,表情可糾結了,試探著問:「乖橙,你爸是不是又作妖了?」

樂果橙眼神一閃,很詫異的說:「沒呀!沒聽說,我都有一段時間沒見到他了。」

樂奶奶還能看不出孫女的異樣?「橙啊,你就別瞞著奶奶了,你這段時間都不對勁,你媽媽也不對勁,肯定是你爸爸又不要臉了,你跟奶說實話。」

樂果橙垂下視線,覺得愛吃的雞爪都沒滋味了,沉默了好一會,才小聲說:「奶,有件事我一直想跟您說,又不知道該怎麼跟您說。」她一臉為難的樣子。

樂奶奶就更加著急了,「你這孩子,跟奶還有什麼不能說的?說!天塌下來奶給你撐著。」樂奶奶可霸氣了。

「嗯,嗯。」樂果橙一臉崇拜和依戀,「那您得先答應我,不能生氣上火,不然以後再有事我都不敢和您說了。」

「說!」樂奶奶大手一揮,氣勢十足。

「奶,樂雨菲的親媽回來了,就暑假那會,她還差點把我媽給坑了——」樂果橙把程雅騙她媽抵押貸款的事說了,「前些日子您不是說看到我爸摟著個女人嗎?那就是程雅,她跟我爸又搞到一塊去了,您那麼難過,我一生氣就去找她了,然後,然後,果粒就出事了——」說到後頭果橙結巴起來,咬著嘴唇,一副犯了大錯的樣子,「奶,我沒想到她會對果粒下手的。」

樂奶奶一下子就蹦了起來,「是樂雨菲的親媽指使人綁架果粒的?她,她不是死了嗎?」

這下輪到樂果橙傻眼了,「誰說她死了的?」兩輩子加起來程雅都活得好好的。

「你爸!」樂奶奶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滿臉殺氣,「你爸這個天殺的,原來是騙我呢。」他說的信誓旦旦的,說樂雨菲的親媽死了,生她時大出血死的,所以他沒辦法才把孩子抱回來的。這個龜孫子,連親娘都騙,怎麼沒被雷劈死呢?

樂果橙見她奶激動起來,連忙說:「奶,奶,你答應過我不生氣的。」

樂奶奶擺手,「不氣,我不生氣。我要是跟他生氣,我能被他氣死。」她大口吸著氣,「你說你上門去找她了,然後她氣不過就讓人綁架果粒?這個惡毒的女人,你爸的眼是瞎了嗎?」

寵妻無度:老公持證上崗 樂果橙吶吶,「奶,我要是不去刺激她就好了。」

樂奶奶卻不這麼認為,「跟你有什麼關係?又不是你讓她綁架果粒的,也不是你讓她不要臉給人做小三的。橙啊,你沒錯!別說你了,奶奶我都恨不得去撕了她。」

頓了一下,眉頭皺了起來,「這麼說你媽也知道了?」見孫女點頭,樂奶奶的臉上帶著瞭然,「我就說你媽怎麼變化這麼大呢,你爸呀,真不是個玩意兒!」

「奶,她要是再對果粒下手怎麼辦?奶,我害怕!」樂果橙想起這事就擔心,她還得上學,不能天天跟著吧?果粒已經上幼兒園了,就算不上幼兒園,也不能不出門吧?

樂奶奶也想到了這件事,「那個女人住在哪?你告訴我,我去問問她怎麼這麼惡毒呢?我老樂家哪裡對不起她了,她這樣禍害我孫子?不過去找她之前我先去找你爸,問問他還有沒有人性,有沒有良心。」

樂奶奶也是氣的狠了,把桌子拍得啪啪響。果粒再有自閉症,那也是他的親兒子,何況果粒現在都好得差不多了,除了話少點,安靜點,跟正常孩子沒啥兩樣。

樂果橙連忙攔著,她奶去找她爸,免不了要動氣,氣壞了怎麼辦?「奶,還是別去了,我爸又不聽話,慣會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回頭倒惹您一肚子氣。」

看了一下她奶的臉色,又說:「還有那個程雅,怕是有防備了,我怕您吃虧。」

樂奶奶不甘心,「難道就這樣放過他們?」她小孫子白驚嚇一場?

樂果橙又何嘗甘心?「您要是實在想去,那就帶著我。」有她在,看誰敢碰她奶一下?

樂奶奶卻不同意,「這種事情你一個孩子就別摻和了。」她不希望她的乖橙摻和這樣的臟事,女孩子家家的,不好。

「您一個人去我不放心。」

「這有什麼不放心的?別看奶年紀大了,收拾那個什麼雅綽綽有餘。在老家十里八村的哪個是我的對手?」樂奶奶的底氣可足了。在她想來,天底下的狐狸精都差不多,那個什麼雅無非年紀大點,上回那個盧倩都被她揍得嗷嗷叫,這個什麼雅自然不在話下,兩巴掌下去,就扇得她不知東南西北了。

「我不管,我就是要跟。」樂果橙耍起無賴。

「你這孩子……」樂奶奶捨不得罵孫女,勸又不聽,一時還真為難。

祖孫倆正僵持著,江雪回來了。失魂落魄,眼睛通紅。

樂果橙和奶奶都嚇了一大跳,「媽媽,你怎麼了?」不是去報名考駕照的嗎?怎麼這副樣子回來了。

「果橙媽,你說話,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樂奶奶擼著袖子,就等兒媳點頭,她立即去找人算賬。

哪個不長眼的,竟然敢欺負她兒媳,當她樂老太是死的嗎?老樂家是人丁不旺,但有她樂老太在,誰也別想欺負她家的人。

江雪看了婆婆一眼,張了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爽利慣了的樂奶奶哪受得了這個?「你倒是說呀,急死個人了。」

江雪的眼睛更紅了,表情十分複雜,似內疚,又似為難,還有害怕。看到旁邊站著的女兒,這才忍著沒哭出來,「果橙,你回房間寫作業,媽媽有話和奶奶說。」一出口,她的聲音就十分沙啞。

樂果橙很想知道她媽發生了什麼事,但看她媽媽表情,她還是很乖的回房了,臨走時還說:「媽媽,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你還有我,還有果粒。」

江雪嗯了一聲,眼裡泛起了水氣,她拚命告訴自己,不怕的,她還有果橙,還有果粒。果橙說過不會不管她的。

樂奶奶見狀,心裡突突的,拉著兒媳的手安慰,「果橙媽,你別怕,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咱家都會給你撐腰的。」

江雪再也忍不住了,眼睛一下子流下來,撲通一聲跪地上了,「媽,對不起,我對不起您老人家。」

樂奶奶被這變故打得措手不及,連忙去拽她,「快起來,你這是幹什麼?聽話,快起來。」

江雪不願意起來,「媽,我今天跟益民提離婚了。」

樂奶奶一下子怔住了,「離,離婚?你要跟老大離婚?」是她理解的那個意思嗎?

江雪點頭,更加不敢看婆婆了。她也是最近才看清的,婆婆雖然是鄉下人,性子又強勢,可對她是真的很好,幫她把果橙養大,還養得那麼好,現在又幫她帶果粒。也不像別的婆婆那樣偏心護著自己的兒子,她還教自己要強勢起來。親媽也無非就這樣了,可她卻……

「要是益民只是外頭有人,我睜隻眼閉口眼就過去了,可是果粒那麼小,不離婚我護不住他呀,我沒有辦法,我就他和果橙兩個孩子,以前也沒好好帶他……」江雪哭得泣不成聲,「媽,對不起,讓您失望了,可是果粒……」

雖然兒媳的話說得語無倫次,但樂奶奶卻聽懂了。她張了張嘴,半天才發出聲音,「果橙媽,你快起來,不是你的錯,是老大對不起你,是我們老樂家對不起你呀!」

她咬著牙,無非痛心。老大,這個不是人的東西,好好的一個家被他給作散了。

江雪哭得更傷心了。

樂奶奶眼裡也有了淚,看著哭得跟淚人似的兒媳,她心口一陣陣疼,多好的兒媳婦,老大怎麼就不知道珍惜呢?「果橙媽,都是老大的錯,我也沒臉勸你,可是離婚畢竟是大事,你能不能再考慮考慮?不是我向著自己的兒子,我是心疼兩個孩子呀。」樂奶奶痛心的說。

要是老大兩口子離了婚,她的乖橙和小孫子就是單親家庭的孩子了,長大了找對象都會被人挑剔。

江雪不住搖頭,「媽,我今天去找益民了,您知道她怎麼說?他根本沒把果粒放在心上,別的我都能忍,可是孩子……我以前糊塗,可我現在已經清醒了,我是個媽,我得保護我的孩子……」

這幾天她白天想,夜裡想,也曾試探過娘家爸媽的意思,他們都不贊成自己離婚。她自己也猶豫,離了婚唾沫星子能淹死人。

今天她鼓起勇氣去找老公,老公卻一臉不耐煩的問她怎麼來了,說影響他工作。她是他的老婆,是信達的老闆娘,怎麼就不能來公司了?她就那麼見不得人嗎?她不信他的工作就那麼忙,還不是心裡有鬼?

她還沒剛提了一句果粒,他就粗暴的指責,埋怨她果粒都找到了也不通知他,耽誤了他多少事。當她說出是程雅指使人綁架果粒時,他一臉看瘋子似的看她,讓她別無理取鬧了,少看些腦殘電視劇,有點素質,別跟個潑婦似的。

江雪的心都涼了,也終於清醒的認識到:老公早就變了,或者說他一直都是這樣,是她眼瞎沉浸在自己以為的假像中。老公根本就沒有她以為的愛她,更沒把她的孩子放在心上。

這樣的人她還留戀什麼?她不能為了所謂的面子害了自己的孩子。

這一刻,江雪才徹底下定決心離婚。當她跟老公說出離婚時,就發現沒有想象中困難,她也沒有想象中的難過,反倒渾身都輕鬆了。

「知道,知道,我都知道。」樂奶奶一臉難過,她也是當媽的,她怎麼會不知道當媽的心?要是有人敢害她的兒女,她生啃了他們的心都有。

「老大,這個畜生啊!」怎麼就這麼作呢?樂奶奶淚水連連,跟兒媳兩人抱頭痛哭。

趴在門外偷聽的樂果橙和樂爺爺臉色也不好看,兩個對視一下,猶豫著要不要進去勸一勸。

這時就聽裡面傳來江雪的驚呼,「媽,媽,您怎麼了?」樂果橙和爺爺臉色一變,再也顧不上其他,想也不想就沖了進去。」 樂果橙衝進屋就見奶奶雙眼緊閉歪在地上,她媽一臉驚慌的抱著她。看到女兒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果橙,快來,你奶暈過去了。」嘴裡還自責著,「都怨我,都怨我。」

樂爺爺搶先一步,「老太婆,你咋了?咋了?」聲音都顫抖了。

樂果橙也是嚇得腿軟,「奶,奶,你快應我一聲……」

可是樂奶奶雙目緊閉,無聲無息。

「醫院,快送醫院。」樂果橙尖叫著,「救護車,我打電話叫救護車。」

她抖著手打電話,心裡比知道弟弟被人綁架了還要慌張。上輩子奶奶的那張遺照在她腦中不停閃現。

電話打出去了,可是救護車怎麼還沒到呢?樂果橙的心如長了草一般,手在手機上無意識的划著。

突然,手機亮了,傳來低沉而磁性的聲音,雖然只是一個「喂」,樂果橙卻如黑暗中的人看到了希望,話未出口就先低泣了起來。

「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乖,不怕。」是姜別沉穩的聲音。

樂果橙慌亂害怕的心頓時安定了下來,她抽泣著說:「我奶暈倒了,救護車還沒來。」

姜別立刻就說:「告訴我你現在的位置。」樂果橙趕緊把地址報了過去,耳邊聽著姜別堅定的聲音,心漸漸平靜下來,「嗯,我知道了,我不怕,我奶奶一定會沒事的。」爺爺年紀大了,媽媽不頂事,她要是也慌了誰來主事?

很快,樓下就響起了救護車的聲音,樂果橙眼睛一亮,「姜別哥哥,救護車來了。」

姜別一聲低笑,「我知道,去吧。」

樂果橙有些不舍的掛上電話,「姜別哥哥再見,你要早些回帝都哦。」

樂果橙跑去開門,「趙助理。」和救護醫生一起來的還有趙助理,果橙驚訝極了。

趙助理恭敬的說:「大少讓我過來送老太太去醫院。」往旁邊一讓,醫護人員快速進屋,很快抬了樂奶奶出來。

樂明橙顧不得多想,立即就跟著一起下樓。樂爺爺和江雪也連忙跟在後面。

樂果橙下樓下到一半,猛地想起什麼,又折身沖了上去,把站在門后的果粒一把撈進懷裡,抱著他往下跑。剛才險些把果粒忘了。

婚婚欲醉:傲嬌總裁的新妻 很快就到了醫院,樂奶奶立刻就被推進了手術室。樂果橙和爺爺媽媽等在外面,每個人的臉上都十分凝重。樂果橙更是緊緊抱住懷裡的弟弟才沒倒下。

趙助理見狀,安慰她,「果橙小姐放心,找的是帝都最好的專家,是老爺子的私人醫生,樂老太吉人天相,一定會沒事的。」

樂果橙十分感激,「謝謝你,太謝謝你了。」私人醫生什麼的,一聽就十分靠譜。

趙助理擺手,「都是大少吩咐我,果橙小姐要謝就謝大少吧。」他可不敢搶了老闆的功勞。

「我會謝謝他的。」樂果橙點頭,「但你也是要謝的。」她認真的說。

雖然是姜別吩咐的,但救護車來得這麼快,卻多虧了人家趙助理。

趙助理非常高興,心底的小人歡快的翻起跟頭,耶,果橙小姐對他的表現很滿足噠!要不是場合不對,趙助理真想大笑三聲。

四十分鐘過去了,接到消息的樂姑姑夫妻倆也趕來了。沈為忠扶著大肚子的樂姑姑,兩個人臉上都帶著急色。

「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就暈倒了呢?媽的身體不是很好的嗎?」樂姑姑不解的問,「現在什麼情況?」

樂爺爺沉重的搖頭,「不知道,進去好一會了,誰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江雪白著臉,「怨我,都怨我!」她要是不說那些話,婆婆也不會被刺激的暈倒。要是婆婆有個好歹,果橙是她一手養大的……她不敢想下去。

樂姑姑立刻就皺眉指責,「大嫂,不是我說你,媽幫你養大了果橙,現在又幫你帶果粒,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你怎麼能把人氣暈倒了呢?也太過分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