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樂鬼聳聳肩沉入地下,沒有多久,如今變成光桿司令的趙奇裹著繃帶就走了進來,他的軍團就頂著古狂歌軍團的前邊,人們在死人堆里把他翻了出來,還好的是只是受傷暈了過去,還有口氣,被救了回來。

「主子,你是不是要給我派兵啦?我管哪個軍團?」

一進營帳,趙奇就急忙問出聲,陳青差點那茶杯扔他。


「你老老實實的給我當隨軍參謀吧,就你那修為境界簡直就是狗屎,這次運氣好才沒死,留著你那聰明的腦袋瓜吧。」

趙奇哀嚎出聲,「主子,可不能怨我啊,誰知道我那麼倒霉被妖族精銳主力給看上了!」

「別嚎了,幫我分析下妖族為何陣前換將。」

「有什麼好分析的,這龍祝排名第七,雖然也是銀龍族人和帶兵名將,可跟龍逍遙一比差遠了,全靠一幫聰明的幕僚團出謀劃策。而且他有個致命毛病,就是好大喜功,看不起別人,總想著超越龍逍遙,奪得第一聯軍的番號。這次替換了龍逍遙,絕對會有所動作,先讓他吃點甜頭,絕對會露出破綻。」

趙奇在那侃侃而談,看起來把龍祝分析的很透徹,陳青笑看他一眼又問。

「怎麼讓他吃點甜頭?」

這一問讓趙奇眼睛立刻亮了,大步走到地圖前用手一點,「讓他在這裡突破防線,這防線後面石塊方圓上千里的狹長劇毒沼澤地,沼澤地周邊是陡峭山峰不利用行軍,他只能讓主力飛過去,好繞到咱們後方進行夾擊,咱們就在這裡下手狠狠坑他一把,趁他們的主力飛過沼澤地和密林時突然使用禁飛陣法,絕對讓他們有來無回。」

「他傻啊,從哪裡突破?」

面對陳青這一問,趙奇自信的笑了,「若是龍逍遙絕對不敢,可他龍祝就不一樣了,只要把您在沼澤地後方在指揮的消息透露給他,他絕對會派兵,派第一聯軍的主力。」

趙奇最後一句才是重點,反正上當死的也是第一聯軍主力,跟第七聯軍沒關係,龍祝很可能賭一把,好斬殺了陳青,不過如何讓他得知陳青的行蹤卻是個精細活。

「主子,給我十個惡鬼,這陣子抓了些投靠妖族的人類姦細,讓惡鬼將他們完美融合把消息遞過去。」

一張嘴就是十個惡鬼,讓現如今只擁有不足三十萬惡鬼的陳青心裡像是被割了一刀,可還是給了他,不過沒讓他走,而是又擔心的說到。

「突破點的守軍必死無疑,不能是咱們的人,你好好找個目標當替死鬼,實力不能太低。」

「放心吧,我心裡早有數,抵抗軍派來的援軍里有個軍團殘忍好殺,不過卻是對人類殘忍,把普通人不當人看,讓他們去守很少受到攻擊的那裡絕對願意。這次順道幹掉他們,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見趙奇把所有細節都想好了,陳青擺手讓他去準備,自己也移駕沼澤地後方坐鎮指揮,一到那裡就頻頻發出各種指令,傳令官不走分身塔而是四處亂飛。

抵抗軍的一個軍團開始掉往前線,替換陳青的一支部隊駐守,而在後方的沼澤和密林深處,地下由惡鬼們開始按照圖紙隱藏禁飛陣法圖盤,盡量做到沒有死角,惡鬼們還在山林里挖出藏兵洞,陳青的主力秘密隱藏了進去。

一切都在順利進行,而在龍祝毫不隱藏的行軍大帳內,一場激烈的討論也在展開,討論的重點就是要不要從那裡作為突破口,對陳青的總部發起突襲。龍祝的幕僚團成員分成兩派各抒己見,熱鬧的不得了。

到最後誰也沒佔上風,卻通過這種辯論,把每一種可能都分析的頭頭是道。

龍祝很喜歡自己的幕僚們這種辯論方式,通過互相反駁推演,可以讓自己多出很多思路,最終能做主的卻只能是他。

第一聯軍雖然沒了龍逍遙指揮,可仍是桀驁不馴,有時候龍祝的號令都不能得到徹底執行。趙奇善猜人心,最終還真如他所料般,龍祝力排眾議,在軍事會議上決定出擊,並且還妝模作樣的把斬殺陳青的功勞拱手送給第一聯軍。

仍是一如既往的老套路,無數部隊同一時間全線進攻,妖族戰士們爬上散發著惡臭的屍山與人類部隊甚至是同族人發起戰鬥,讓人看不出他們的攻擊重點,看起來就像是再拼消耗,看誰死人死的心疼先撤退。可陳青知道,關鍵的時刻要來了!

「急報,抵抗軍毒血軍團遭到猛攻,軍團長擅自撤退,防線已經被攻破,妖族……妖族已經攻破防線,大軍已經長驅直入直奔這裡,主子您趕緊逃吧!」

報信的人不知道陳青的計劃,就連總指揮室里的絕大多數人也不知道,立刻變得大亂,還有人急急忙忙的收拾東西,看得陳青眉頭一皺。

見陳青不悅的表情,花瓊芳的臉色也是一沉,這些年來陳青管事較少,很多人都是她一手提拔起來,一遇到緊急情況,表現的確實不怎麼樣。


「慌什麼慌,沒看你們的主子還沒發話嗎?」

花瓊芳的嬌喝聲讓總指揮室里的人立刻安靜下來,陳青起身來到地圖前,笑著對站在身邊的花瓊芳開了口。

「這龍祝還算有兩下子,先是派出部分主力佯攻實力防禦較差的甜水關,逼著我派出惡鬼軍團,當惡鬼軍團在哪裡大開殺戒,無法調動回來時這才動手,看來他的幕僚們有詳細計劃啊。」

花瓊芳立刻笑了,「再詳細的計劃能有什麼用,他這次派進來的人死定了,我就怕他派的太少。」

陳青也跟著笑了,「呵呵,這傢伙不傻,不管這是不是個陷阱,對他都沒太大壞處,贏了名震四方,敗了就排除異己獨攬大權,好一個一石二鳥。」

「咯咯,咱們也不是一石二鳥嗎?錯了,是一石三鳥。」

冷情boss請放手 ,接著他反應過來,毒血軍團打敗,軍團長竟然不先求救就擅自撤退,明面上把總指揮部暴露在極其危險的地步,陳青可以派人名正言順的去抵抗軍那裡抗議,讓他們作出解釋和賠償。就算抵抗軍以後知道這是陳青早就挖好的圈套,也抹殺不了毒血軍團敗退的事實,必須要給陳青一個交代。

能在總指揮室里的人沒有傻子,一見主人和和主母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立刻知道他們早就有計劃,現在也不用保密了,相互打聽下,有知道計劃的人透露了實情,人們立刻開始討論後續計劃,要把戰果擴大到最大。

「主子,我建議趁著妖族聯軍大意,我們可以組織一次小反撲,被動防守變主動進攻,一舉在吃掉他們幾個較弱的軍團。」

對於一個幕僚的建議,陳青只是笑了笑,這一幫子傢伙還抵不上一個趙奇,那小子早就想好了連環計。陳青也早就密令手下沒參與此事的軍團長,聽到總指揮部危險的消息不要前來相救,反而要對敵人反撲一下,但是不可戀戰,能殺多少算多少。

更是把一部分主力調上了前線,一起反撲的同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第一聯軍的弱小軍團猛攻,最好是一舉殲滅幾個軍團,把這曾經盛極一時的第一聯軍打成殘廢。 劇毒沼澤上空,妖族三百多萬主力外加四百多萬協同作戰部隊乘坐著運輸艦遮天蔽日的正在急速飛行,不但覆蓋了劇毒沼澤,周邊的山林上空也不少。

而在劇毒沼澤里,一具看起來就像是浮屍的傢伙正在咧嘴大笑,這傢伙就是肥鋼,劇毒沼澤對活人傷害很大,加上這是地利,利用地理神族也挑不出毛病,丑毒娘又秘密在裡面加了料,所以裡面的戰鬥交給了肥鋼的殭屍軍團。

肥鋼大笑,就是因為絕大多數妖族都選擇了便於觀察的劇毒沼澤上空,少部分選擇了在周邊山林上空飛行,該著他領取頭功。

「杜頭兒,你才肥剛那小子現在是不是笑的后槽牙都露出來了?」

山林中一處極其隱秘的地方,杜洛正在觀察天空的艦隊,聽到副將的話語立刻一笑。

「這次便宜他了,等打完這仗,讓他請客,一直請的讓他哭。發信號吧!」

「可艦隊還沒完全進去禁飛領域啊!看我這腦子,他們用運輸艦送兵就是為了快,為了急著送死,一加速想要立刻停下來可就難嘍!」

副將嘴裡雖然在嘮叨,可事情沒耽擱,一邊說話手掌一邊指向天空,一團火焰衝天而起,接著就爆開了,直接砸在一艘運輸艦上。

運輸艦凌空被打爆,可裡面裝的都是實力強橫之輩,紛紛飛了出來,可下一刻整個地域的地面上閃動陣法啟動的光芒,他們只感覺身體一沉,全都向地面墜去。

「救命啊……」

「上當啦……」

凄涼的吼聲從高空響起,這可是在上萬米的空中,實力就算再強橫,直接砸到地面也夠喝一壺的,為了完成這個超大陷阱,光禁飛陣法盤都不知道用了多少個!

運輸艦帶著呼嘯聲墜落,天上就像是在落下超大流星雨,山林被砸毀,沼澤濺起的泥漿四處亂飛。

還好的是一開始就考慮到妖族可能會用運輸艦運兵,所以藏兵洞都造的很結實,足以抵抗巨型運輸艦的衝擊。


「殺……」

不等所有運輸艦全都掉下來,杜洛就抽出指揮刀大喊出聲,人們立刻就從藏兵洞里竄了出來,將那些墜落的運輸艦團團包圍,趁裡面的敵人被摔得七葷八素都站不穩就衝進去大開殺戒。

相對於山林中,墜落了大部分運輸艦的沼澤地更加熱鬧,運輸艦一墜落就開始下沉,更多的則是直接砸進了沼澤泥漿的深處,站穩之後妖族成員打開艙門就往外跑,接著泥水湧進船艙,竟然能夠腐蝕身體,一個個凄慘的嚎叫出聲。

有些傢伙則很幸運,墜落的運輸艦沒有沉沒,而是像船一樣的漂浮在沼澤上,可運輸艦里擠滿了人,只有一部分能夠跑上甲板,警惕的看著四周,防止敵人進攻,山林里傳來的震天喊殺聲,早就讓他們膽寒。

「咕嚕嚕……」

看不見底部的沼澤地開始圍著那些沒有沉沒的運輸艦冒泡,一些運輸艦開始緩緩下沉,竟然是殭屍們將船體打破,讓泥水全都涌了進去,都懶得跟妖族廝殺。

「救命啊……」

凄厲的求救聲讓人不寒而慄,可在活屍們的耳中是那麼悅耳,抓緊時間指揮殭屍開在鑿穿那些運輸艦,心中對邪毒妃丑毒娘越發佩服,這隻針對鱗甲毛皮類生物的毒藥實在是太狠了!

一開始還慶幸的妖族,現如今只能絕望的等待死亡降臨,不過還有更幸運的。沼澤里不是全都是由泥水組成,一些地方是實地,有幸運的運輸艦墜落在上面。可跟山林里一樣,一墜落地面就遭到了攻擊,這些地方可就需要真刀真.槍的硬幹了,雙方在不大的地方展開慘烈廝殺。

可殭屍們還是有優勢,他們從泥漿中爬出來,周身都是對妖族的劇毒泥漿,舉手投足之間就會濺到他們身上,那種刺骨的疼痛無法忍耐,一個個凄涼慘叫著被擊殺當場,只有那些身穿全身重甲的人能夠幸免於難,可面對他們的是數量龐大的殭屍軍團,死亡對他們來說是遲早的事情。

此事此刻,前線被妖族突破的缺口正在進行更加慘烈的戰鬥,這裡沒有偷雞取巧,只有浴血搏殺,不過想要把缺口奪回來的卻不是陳青的人,而是人類抵抗軍。當聽到毒血軍團兵敗,還沒及時通知友軍的事情后,旁邊防區的抵抗軍就拚命的趕過來想要將缺口堵上,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批運輸艦從這裡的上空飛過,想衝到下方將禁飛陣法啟動都做不到。


「你簡直就是人類的罪人!」

抵抗軍另外一個軍團的軍團長見到毒血之後只說了這一句話,在毒血還想還嘴辯解之時,就揮劍斬斷了他的頭顱,並派人將這顆頭顱送給陳青的人,親自帶隊沖向了這裡新形成的屍山。

同樣在這個時候,整條戰線所有陳青麾下防禦的地區全都發起了反擊,一下打了個妖族措不及防,更有幾處地點反擊的異常猛烈,人類部隊衝出了防禦區,直接殺向妖族兵營,並將這些地方的妖族部隊一舉擊潰,沒人能阻擋他們舉起的屠刀,這才意識到,陳青終於動用了一直保留的王牌主力!

當各方面的消息匯聚而來,龍祝終於意識到了不妙,急急忙忙的在地圖上畫出被重點反擊的那些區域,接著把筆一扔露出苦笑,這些地方選的很是巧妙,都是短時間內不容易救援之地,那裡的軍團完了!接收第一聯軍還沒多長日子就將其玩殘了,自己的威信也完了!

不行,我絕不能敗!

龍祝彎腰又撿起扔掉的筆時,一直帶著笑容的臉突然變得猙獰,為了名聲蓋過龍逍遙,他輸不起,尤其是好不容易臨時取代了他的位置,就更加輸不起,再站起身時已經做出了一個瘋狂決定。

「命令所有部隊全線壓上,不給人類任何喘息之機,一舉將其徹底殲滅。」

副將的心一顫,「司令,這可等於決戰了,需不需要請示上邊?」

龍祝臉色一冷,「我是此地最高指揮官,我的命令就是最高命令。」

這次沒人再敢抗命,全線總攻的號角立刻響起,逐漸向著遠方傳遞。

「這傢伙瘋了!」

妖族其他地方趕來的援軍聽到這號角聲后紛紛咒罵出聲,部隊全部出擊,很多部隊將會被擠在一起成為活靶子,就算滅掉對面人類部隊,也會付出成倍代價,而且現在都不知道對面人類來了多少援軍。持續的消耗才是正道,萬一戰敗,將出現兵員斷層,陸續趕來的援兵將是羊入虎口。就算是勝了,也將是慘勝,無力再繼續進攻,萬一人類的援軍先到,同樣死無葬身之地。

可命令就是命令,必須服從,哪怕是應付也得上,龍祝可是有權擊殺抗命之人。聽到號角聲后,所有部隊立刻向著戰場前進,拉開了更大規模戰爭的序幕。

「報……天宣關告急,請求撤退!」

「報……滄海城破城在即,請求援兵!」

「報……枉淵山失手,正在組織兵力奪回!」

「……」

僅僅不到三天時間,甚至劇毒沼澤的戰鬥還沒完全解釋,形勢就來了個大逆轉,對半地方告急,數個地方失守,只有不多的地方在壓著敵人打。

「告訴他們,誰都不許撤,一撤就會造成全線崩潰,誰撤了滅誰族。」

陳青在總指揮部向著傳令兵們大吼出聲,吼完之後又看向那些幕僚參謀,「下令所有預備隊給我頂上去,再派人繼續催援兵,告訴抵抗軍,這仗我要敗了,以後休想再讓我管無盡大陸人類的事情,老子以後隱居山林。」

總指揮部絕大多是人都行動了起來,陳青更是直接變身邪神,手提滅魂刀,背後舞動著鎖神鏈,殺氣騰騰的趕往戰場親自督戰。


戰事吃緊,陳青最怕的就是出現逃兵,尤其成建制的一起潰逃。如今就是在拼耐力拚膽量,憑誰殺到手軟死的人少,只要有一方膽怯,勝負也就分出來了。

沒衝出多遠,就看到了遊盪的騎兵,他們就是專門負責抓捕逃兵的督戰隊,就算在自己人中也是臭名昭著,不過沒了他們還真不行!

前線到處都在打仗,妖族排著密集的陣型大踏步前進,前方的人和人類部隊絞殺糾纏到一起,後方的妖族也夠狠,經常直接用遠程魂技覆蓋性打擊,連自己人一起幹掉,在踩著破碎的屍體前進。衝鋒?那根本不可能,人實在太多了,都擠成了一鍋粥,很多戰死者都無法倒下,被裹挾著前進!

瘋了!妖族是真瘋了!

親眼所見后,陳青的感觸更深,用絞肉機已經無法形容戰鬥的慘烈,妖族如此不惜血本,簡直是要同歸於盡!

「樂鬼,給我找到龍祝殺了他……」

陳青的心中在咆哮,樂鬼早就帶精英神力惡鬼去找那龍祝了,可龍祝雖然大牌,從不掩飾自己的身份,很容易就能找到,可惡鬼們卻無法靠近他,千米之內都能感覺到一股淡淡的抗拒力量存在,這股力量感覺雖然淡,可卻讓惡鬼拼盡全力也靠進不了一步,隨著龍祝的移動,還被擠出了原來的位置,這龍祝身上絕對有對付神力或者魂力生物的寶物。

「主子,沒法靠近啊!」

隨著樂鬼的稟告,陳青更急了,在這麼下去,自己麾下的部隊可就真要被打殘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意氣風發的龍祝站在高台上遠觀戰場,腰間還掛著龍逍遙的屍體被運走時留下的刀。£∝

「報……左衛軍團突破敵人防線,正向敵人背後迂迴!」

又是一個軍團成功突破防線,龍祝更是得意萬分,他抽出鬼哭刀斜指天空大笑出聲。

「斬殺陳青者,封賞一國皇位……」

「彩……」

周圍的妖族人齊聲大喝,甚至蓋住了鬼哭刀內傳來的鬼魂哭泣聲,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惡鬼們發現那股抗拒他們靠近的力量竟然消失了,立刻大喜的沖了出去。

短短千米而已,對於惡鬼們來說轉瞬即到,上萬精英惡鬼同時出擊,那龍祝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撕扯成了碎片,周邊將領也倒了大霉,一起遭了災,現場一片血腥。

「為龍司令報仇啊……」

稍遠處的妖族部隊發出悲憤的吼聲,齊齊向惡鬼群衝來,這些惡鬼來了就沒打算回去,既然殺了龍祝完成了任務,那就可以放手去殺個痛快,直到被打散為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