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樑子說這個自己知道,是控令,這整個宮殿都是奇術師佈置而來,所以才能那麼神奇的傳功,還有很多神奇之處。而這控令可以知曉控制宮殿裏的一切,誰拿着誰就能掌控這宮殿。控令還可以在其中留信息,武皇有什麼要對他說的,都可以留在裏面,紫光島的紫光殿也有這個,而且是同款,估計出自同一人手筆。

何許說武皇是提過這麼一句,讓自己收起來。不過現在她拿在手裏,那有沒有讀取到什麼信息,這宮殿裏還有沒有別的好東西?

樑子說不知曉,這個自己拿了沒用。武皇費力在這裏佈置下武陣,引導他修煉行氣之法,是武皇所修武道的基礎,而這控令,也需要以此法來才能啓用,誰啓用了,誰才能讀到這裏面的一切。

“那我試試”何許拿過來,盤膝而坐,控令置於手心,一本正經的就要搞。

樑子在旁邊取出瓜來切開,吃着看着,突然何許又張開了眼睛。

樑子問這麼快就將力道運轉完了嗎?

何許說不是,剛練會的自己又忘了,得梳理梳理。

樑子翻個大白眼,何許突然說想起來了,這就搞。

重新閉上眼,收斂心神,力道運行而起,控令從掌心飛起來,散發出柔和的光芒,開始圍着何許轉悠。

突然何許睜開眼睛一把抓住:“知曉了知曉了,原來這宮殿裏還有這麼多好玩的。不過那笛子真不是用來浪的,那叫千里笛,一共有兩根兒,吹響之後可以互相定位用。但另一根兒丟失了。沒你說的那麼浪漫,練武還要伴奏。”

“千里笛?奇術師煉製的千里笛?”

“誰煉製的我不知道,但的確是叫千里笛。”

“紅色的嗎?”

“不知道啊,沒說顏色。”

“你知道嗎?我們紫光閣不光制器,也喜歡收集別人做的稀罕玩意兒。那笛子我們收藏了一根兒,說是叫千里笛,但跟你這個一樣,看不出跟普通笛子的區別,也就一直束之高閣。”

“那送給你了,你拿回去試試能不能湊一對兒。”何許也很大方,直接把笛子弄出來要給她。

樑子說不要,這本來就是倆人用的。自己回去把那根兒偷出來,找他試一試。這東西應該有距離限制吧?


“千里之內。”

“那就是了,的確得偷出來才能試,我們紫光島在雙晉國近海的海島上呢。有機會你也要去雙晉國玩,雙晉國是這個大陸最大最富裕的國家。”

“嗯,一定。不過現在我們要去地心殿。”

“地心殿?”

“可以直通地底的地下城,一座地下的城池。地下城跟這天上城的唯一通道,就在地心殿,在武皇宮後面,只有我能完全開啓。”

“還有個地下城,太牛逼了,快走。”

樑子好興奮的樣子,一邊走一邊告訴何許,這武皇宮雖然是他的,但這天上王城的城主還是自己來幹才行。

何許說行,她當城主不變。

一邊往宮殿後面走,樑子問他武皇還有沒有跟他交待別的事情?

何許說有,自己手裏那是赤火劍,原本樹立在平安國王宮之中的石劍。赤火劍出,證明神劍王城已經沒有了,神劍王朝也徹底結束了,神劍會自動尋水家血脈之人落下,至於傳給誰,他們再自己商議,只不過恰好讓自己撿起來了。而宮殿外面,那就是滔天劍。武皇說讓自己去收起來。

樑子停下腳步:“那我們是不是先去收起來啊?”


何許問她想要嗎?

“我想要我也收不了啊,再說了,我是奇術師,那種武劍對我沒用,我用的是術劍。不過這消息如果傳回紫光島,我家裏那些人肯定很有興趣。”

“他們會來取嗎?”

“別開玩笑,我們是生意人,不是強盜。現在整個天上王城是有主的,不是無主之物,我們不會隨便拿,除非主人同意。否則我們還怎麼做生意。”

“講究,不過那劍我不打算收,主要是現在用不着,在我手裏,跟普通武劍也沒區別,甚至不如我的水果刀好使。我能用的時候再回來拿不遲。其二就是,我想把這消息告訴水家人。武皇畢竟是他們老祖宗,看看他們會不會想據爲己有。”

“什麼意思?武皇也有給他們留下東西對不對?”

“嗯,有些功法是留給他們的。他們要是跑來拿我的東西,那我就沒必要給他們了。”

“你挺壞,這是故意勾搭他們,想試試他們跟你這武皇的傳人親近不近親,還是把你當成搶他們東西的敵人。”


“嗯,是這意思,我在這世界無親無故,我總得先確定誰是自己人。”

“我跟你是”樑子直接攬住何許肩膀,一副哥倆好的樣子。何許笑了笑,他也很喜歡跟這樑子在一起的感覺。

可樑子這時候又突然沉默下來,何許問她怎麼了?

樑子說:“我騙你了,這次去找那任戰送藥,其實是我跟我哥哥一起的,但中途我自己偷跑掉了,他總是管我,這也不讓那也不讓,規矩太多,我受不了,就跑了。但我不能一直躲着他,離開這裏,我可能就得去找他了。到時候我得跟他一起回去覆命,可到時候你怎麼辦啊,你根本沒地方去,我不想把你一個人扔下,你還這麼菜。早知道跟你會這麼投緣,我就不來認識你了,省的會捨不得。” 樑子撅着嘴有點難過,何許卻說沒事兒,自己又不是小孩子,身上也有足夠多的錢。而且也不是菜到毫無自保之力,行走江湖沒問題。

樑子想了想:“不如你去雙晉國吧,這樣我可以隨時出島去找你。有啥事兒我也可以帶人去幫你打仗。”

何許說:“不用,世界那麼大,我想去走走。其實我對練功沒什麼興趣,我更想研究研究怎麼回家。”

“你回了家我們就真的見不到了。”

“再說吧,哪那麼容易回去啊。穿越小說我看了不少,就沒有一個輕易能回去的。”

何許自己也感覺回去的希望不大。

閒聊當中,來到了地心殿,何許把門推開,說這門還帶助力呢。

樑子問助力是什麼?

“這麼大的門,推起來這麼輕鬆,不就是有別的力量在幫忙嗎,那就是助力。”

樑子學到新知識了,問通道在哪,這裏這麼寬敞,但什麼都沒有啊。

“跟我過來”何許帶着樑子走過大殿,來到一個好大的水晶球前,何許把手放上去,立刻地面突然掉落,呼啦呼啦聲中,一條十幾米寬的樓梯出現在大殿中心。

樑子問怎麼這麼寬敞?

何許回答,地下城有兩條通道,其中一條通道,通往山脈中的一個山洞,誰都可以進出,但只能容納一個人通行,馬匹都騎不出來。而這裏卻可以進行大部隊的通行,讓部隊隨時上來駐防。

“牛逼啊,怎麼修建的,歷史完全沒有記載。”樑子服。

二人進入通道,在筆鋒山裏面,一條直通地下的通道,通往地下城。

地下城,正是神劍王城之人傳送到的地方。但這裏不止是一座城,而是一片很大的地下世界,甚至還有陽光,有大片耕種的土地。不知道這光芒從哪裏來的。


在城池的最中心,有一片宮廷建築,有宮殿有花園,這就是平安國國主一家人如今住的地方。他們也沒想到,來到這裏之後,竟然還有房子住。而且還住的這麼好。

葉谷跟國主正一起飲酒呢,現在也沒什麼國事可談了,就這一座城的人,城主自然能管好,用不着他們。

葉谷爲國王把酒倒上:“國主,我們真的就要一輩子生活在這地下嗎?這裏的陽光都是昏暗的。”

國王告訴他:“我來的時候,這裏有祖上留給我的一些消息,消息中說,打開通天殿,我們就能重新見到陽光,回到一片安全的地面之上。可我們打不開,武者打不開,我們唯一的奇術師也打不開。我已經告訴王弟,他會在外面遍尋奇術師,再來幫我們試過,總有打開的一天。”

葉谷點頭,說希望他們運氣能好一些吧。

正說着呢,宮中有人來報,通天殿傳來消息,通天殿開了,有一男一女走了下來。

聽到這消息,二人都是霍然起身,國主說走,快去看看。

通天殿就在這王宮的後頭,下來的自然是何許跟樑子,樑子身上玄獸竟然不止一隻大鳥,還有一頭大獅子。在石梯上轉啊轉,樑子嫌慢,就把大獅子給放了出來,直接讓獅子跑,就這樣還跑了半個多時辰。

從通天殿出來,就是大票的宮中護衛圍着他們。二人都是一臉懵逼,樑子問這裏怎麼有人?

何許說估計是神劍王城的人,就是被傳送到這裏來了。說着跟大家打招呼,說自己人。

一個護衛首領下令,通天殿乃是重地,膽敢闖入,直接拿下。

這些護衛並不知道這通天殿根本打不開,還以爲這倆是神劍王城的人,混入了宮中,摸進了通天殿。

聽到這話,何許直接一個何雷扔出去,拉着樑子回了通天殿。

他也沒炸人,只是阻攔而已。何雷響了之後,一幫護衛衝上來,但大門轟然關閉,他們進不去。

何許讓樑子放心,這門除了自己沒人能打開,在這裏等着,等着平安國的管事兒的過來。可不能被拿下,被拿下雖然沒危險,但不好聊天啊,在人家手裏,都得緊着人家說。

樑子分給他一塊瓜,說慢慢等。

何許啃着瓜,問她怎麼帶了這麼多西瓜?

樑子啃着瓜:“我就喜歡吃西瓜啊。”

“西瓜利尿,沒看你解手呢。”

“你竟然還想看我解手。”樑子一副遇到流.氓的樣子。

何許尷尬,這妞咋這麼會聊天。

平安國王急匆匆的趕來,問怎麼回事兒?人呢?

侍衛首領回答,那倆人眼看要被抓捕,躲回到通天殿去了。

“躲回到通天殿,真是太好了,這說明他們可以輕易進出這通天殿啊。”國王一臉激動,跑到大殿門口:“兩位,侍衛不知曉這通天殿的隱祕,以爲你們是從宮外混進來的,所以多有誤會,兩位出來一下吧?”

何許吐口煙出來:“不開,等聊明白了,聊成自己人再開。你是國王吧?我剛剛聽到別人拜見你了。”

平安國主說是,自己就是平安國的國王。

何許問水依依有沒有回來,要是回來了自己要見她,見了她好說話。

“公子還認識依依嗎?”國王這倒是沒想到。

何許說認識,一起從將軍府裏逃了出來,怎麼能不認識呢。

“一起從將軍府逃出來?”國王嘀咕一句,很快明白過來:“你就是何許何公子吧?我家將軍在外,曾經看到過將軍府對你們的追捕令。”

“是啦是啦,現在是自己人了對吧?”何許覺得這下要好聊一些了。

國王說當然,大家自己人,沒毛病。

“那我出來。”何許跟樑子把手裏的瓜皮扔掉,抽着煙一起推門出來。這貨吃瓜也不忘了抽菸。

從殿中出來,何許指着那些侍衛:“你們都閃遠點,你們在旁邊我有壓力,咋一個個的連點笑模樣都沒有,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沒聽過嗎?”

何許看他們挺不爽的,但幾個護衛不但沒有退下,反倒是上前一步。國主在前面,他們可不能退。直到國王回頭擺擺手,他們這才往後退去。

平安國王打量着何許:“公子,我見過將軍府六少爺任天大的畫像,跟你…….”

“跟我像是吧?就因爲跟我像,我被他們弄去當了好幾天少爺,認識了依依公主,然後一起勝利大逃亡。”

“原來依依是靠公子逃出來的,真是感謝。”

“算是互幫互助吧,不過你們家公主不地道,把我給扔下自己跑了,還拐走了我的小寵物,她人呢?”

國王說還沒回來,平安金刀將軍已經去尋。

何許跟樑子一起大笑起來:“哈哈哈,她們甩了我們半天,還沒我們走的快,早知道跟我們一起走多好啊。”

樑子說沒毛病,那倆妞就會瞎折騰。 看着倆人的得意勁,國王感覺水依依好像有點遇人不淑。這怎麼有點像是幸災樂禍呢?

葉谷在旁邊輕咳一聲:“兩位,見到國主,還是要有些禮數纔好。”

何許跟樑子停下笑,一起看着他,突然何許轉身就拉着樑子跑,躲回了通天殿中。

樑子問爲什麼要反應這麼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