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機艙內的幾人,也因此變得東倒西歪。

在撞到機身後,才終於勉強保持住了平衡。

「發生什麼事了?」

站穩身子后,陳升扶住座椅,抬頭沖著駕駛室大喊。

駕駛員沒有回頭,用著焦急的聲音回答道:「后艙門被強行打開了,應該是你帶的那個少女乾的。」

「寶寶?」

陳升急忙地掃視周圍。

由於機艙內很空曠。

只看一眼他便弄清楚了原委。

后艙門被人打開后。

撲簌簌的冷風夾雜著雨滴,在不停地往裡灌。

原本坐在後艙的馮寶寶,此刻已經不見了蹤影。

見狀陳升連忙跑到后艙,扶著艙門往下望。

馮寶寶在大雨中不停地翻滾著,垂直地往下墜落。

在最底下是茂密的原始森林。

即使是校尉,在這樣百米高空下墜落。

即便有些樹枝作為緩衝。

也會因為重力加速度的原因,導致重傷。

「寶寶,不要!」

陳升沖著底下大吼。

聲音帶著些撕心裂肺。

似乎是聽到了他的喊聲。

隱約可以從濃密的霧氣中看見,馮寶寶抬頭往上看了一眼。

但隨著速度的加快,馮寶寶的身影逐漸變小。

陳升的臉色變得慘白,無盡的懊悔湧上心頭。

寶寶應該是怕天織跑了,才會跳出直升機內的。

如果自己能多看看她的話,就不會……

在他黯然神傷之時,底下發出了一聲轟然巨響。

陳升瞳孔在這一刻驟然收縮。

眼裡是止不住的震驚…… 劉和這句話,讓在場的人都快哭了!

這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聯合起來對嚴經緯動手,萬一不是嚴經緯的對手,那接下來就要承受嚴經緯的怒火,而一旦他們拒絕聯合起來對嚴經緯動手,就等於得罪了齊雲山!

得罪齊雲山的下場是什麼?

大家都很清楚!

所以,此時他們的臉上都難看不已,特別是達到大天位前期境界的絕世高手,劉和這些話,就是對他們說的。

「有趣!」

嚴經緯環抱着雙手,彷彿看戲一般的看着眾人。

他也想看看,他們是怎麼選擇的,是聽從劉和的話,聯合起來對自己出手,還是乖乖站在那裏妥協認輸。

「看來,我說話是沒什麼用是吧?」劉和看到眾人為難的表情,冷笑不迭:「秦泰山和秦溪山,他們是攔不住我師兄的,等我師兄收拾他們回來,我看你們怎麼辦!」

「陶兄!」

這時,孔豐茂目光看向陶然庭,他眼神裏帶着陰狠,對陶然庭使了個眼神。

陶然庭點點頭,他邁開步子,和孔豐茂站在了一起,然後,他們的目光同時看向嚴經緯,眼神之中帶着仇恨。

他們兩人都知道,其他人,或許還有選擇的權利,但是他們沒有了。

今天這場招親,完全是他們在後面主導,嚴經緯或許會放過其他人,但是不會放過他們,所以,這個時候,他們必須站出來,他們知道,一旦和嚴經緯打鬥在一起,只要能稍微攔得住嚴經緯一會,讓其他人看到希望,到時候其他人肯定也會站出來和他們一起對付嚴經緯。

一般的大天位中期境界可以同時對付十餘個大天位前期境界的高手,但是,更強一些的大天位中期強者,可以對付更多的人。

孔豐茂目光閃爍的看着嚴經緯,他覺得嚴經緯還年輕,這麼年輕,恐怕剛剛邁入大天位中期應該沒多久。

「陶兄,上!」

孔豐茂沉聲說了一句后,他身子猛然一動。

而陶然庭的身子,同樣動了起來,他們速度很快,齊齊朝着嚴經緯攻擊了上來。

「嚴經緯,你欺人太甚,兔子急了也咬人!」孔豐茂大吼一聲,呼嘯著拳風的拳頭,已經狠狠砸向嚴經緯的胸口。

與此同時,陶然庭的腳,已經攻擊到了嚴經緯的腹部,兩人齊齊出手,讓嚴經緯難以躲避,他們知道,只要能拖住嚴經緯,就可以讓在場其他人燃起希望,到時候,他們就會對嚴經緯出手。

啪!

啪!

就在這時,嚴經緯揚起手。

兩聲巨響!

地面上的碎石飛濺!

只見孔豐茂和陶然庭兩人身子重重砸在地面上,地面同樣都凹陷了進去。

兩人不停的在地上掙扎著,慘狀和許仁川一模一樣。

砰砰砰……

此時,所有人的內心都不停的狂跳着。

孔豐茂以一個晚輩的身份,能做孔家掌舵人,說明實力有多強?至於陶然庭,他的實力也不差,和孔豐茂處於伯仲之間,但是……現在他們的模樣,卻讓人心悸無比。

太強了!

所有人目光恐懼的看着嚴經緯。

劉和本能的呼吸一窒,他看着嚴經緯的眼神中都是難以置信的味道。

怎麼可能!

嚴經緯竟然這麼強?

他還這麼年輕啊,這樣的實力,恐怕已經和他師兄相當,就算有差距,也差不了他師兄多遠了吧?沒錯,直到這個時候,劉和依舊認為,嚴經緯的實力不如他師兄,因為兩巴掌直接把孔豐茂和陶然庭打成重傷,他師兄也可以做到,甚至可以把他們打得更慘!

「我說過,對我動手,是要付出代價的!」

嚴經緯眯着眼睛,邁開步子走到孔豐茂面前,這個時候,孔豐茂已經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看着嚴經緯的眼神里,充滿了恐懼:「嚴少,饒了我,饒了我吧!」

「呵呵!」

嚴經緯冷笑一聲,然後伸出腳一踹!

噗!

孔豐茂的身子再一次狠狠砸在地上,不過這一次砸在地上之後,他的精氣神瞬間就蔫了,整個人,彷彿蒼老了許多一般,臉上再也沒有之前的強勢!

完了!

看到孔豐茂精氣神全失的樣子,大家都知道,孔豐茂丹田破碎,成為了一個廢人!

孔家的一代梟雄,就此落幕!

看着自己父親的慘狀,孔莉心中顫抖無比,這一刻她悔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要抓來許嫣然,如果她不抓許嫣然來許家,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如果她對於許無量出軌生女一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一切,也都不會發生!

「嚴少……」 墜星山谷。

路德穿過草木蔥蘢的山林,途經呼嘯的瀑布,來到海岸邊。

沙灘邊上,有一座赤色『權杖』懸浮空中,閃爍著盈盈的紅光,充滿科技感。

黑龍的眸光滯留片刻,口中就吟頌起龍魔法:

「水生化形。」

咒語方起,黑水瓢潑落下,龐大的龍軀驟然消失無蹤。

一隻金蟬振動薄薄的翅翼,飛向陡峭高聳的山崖。

路德在高空徘徊,很快,就發現了峭壁上的巨大空洞。

空洞中築起一座用樹枝、雜草堆砌的巨巢,幾頭海之妖舒展着蛇一般的魚尾,趴在上面,裸露在外的肌膚水嫩動人。

兩頭公的,一頭母的,模樣都很年輕漂亮。

真是個神奇的種族。

路德沒有發現風暴鷹妖的蹤影,他在海妖望不到的天空一角,重新變回黑龍,攀上空洞。

黑龍那對暗金色的龍眸中金光流溢。

凝如實質的龍威潮水般湧來,幾頭海妖垂下腦袋,瑟瑟發抖,口中發出低低的哀鳴。

或許是它們體內有淡薄龍脈的緣故,所以對真龍威分外敏感。

「你們的主人是誰?」路德挾著龍威,用鷹語問。

「風暴重生者、不死鳥、未來天空之主……其名為喬恩·塔納雷斯。」一頭海妖流着汗、不斷喘息。

好多前綴。

聽起來怪厲害的。

黑龍由衷地想道,他接着發問:「哦?它哪去了?」

「尊敬的閣下,它正外出狩獵。」海妖顫巍巍地說,「請問,您要做什麼?」

「和他談論一些隱秘。」黑龍語氣平淡中挾著龍威滾滾:「立刻滾,遠遠的離開,不要妄想偷聽真龍的隱秘。」

海妖們大驚失色,紛紛振翅飛向天空,沉到咸濕的海水裏顫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