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正在笑話仇久的黃印香,沒一會就收到仇久發來的兩段音頻……

……

帶著費亦行抵達度假村的紀澌鈞,和南老爺子坐在客房的陽台談事。

「紀總啊,這事你放心,回去我就教訓那幫工作不上心的人。」南老爺子語氣震怒,「這點小事都會出錯,還要讓紀總為了這些人犯下的錯親自來處理。」

「嗯。」這是工作出錯,還是南老爺子故意設下引他前來的伎倆,恐怕只有南老爺子自己知道了。

工作的事情已經談的差不多了,氣氛隨著南老爺子的眼神發生改變。

拿著紅酒過來的伍成祥,將紅酒瓶遞給南老爺子看。

南老爺子笑著比了一個手勢,就連稱呼也跟著變得親近,「澌鈞啊,知道你喜歡喝紅酒,這是我特地帶過來的珍藏酒,一會你可得嘗嘗。」

「多謝,南老爺子的厚愛。」紀澌鈞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容,輕輕點了點頭。

他還以為紀澌鈞要給他的答案就跟進門時的表情一樣,紀澌鈞這一笑,讓他看到了轉機,「澌鈞啊,我可是一直都很看中你的,不然我也不會在這個時候還冒著和賴氏一樣被捨棄解約的風險支持你。」

「您對我的賞識和支持,我一直銘記於心,不敢忘記。」

「不止是賞識和支持,還有喜歡和希望。」餘光看了眼倒入高腳杯的紅酒,「澌鈞啊,那件事,不知道你考慮的怎麼樣?」

在南老爺子問出這句話的時候,站在一旁的費亦行眼睛立即看向紀澌鈞。

或許是費亦行的眼神引起了南老爺子的注意,南老爺子看了眼費亦行,「我跟紀總兩人談事,你們就到外面去吧。」為了不讓人覺得他是專門針對費亦行的,南老爺子還把自己的人也叫了出去。

「費亦行就留下吧。」

既然紀澌鈞要留,那便留,他話都開口了,也不好再叫自己的人跟著留下,揮手讓停下腳步的伍成祥下去。

伍成祥帶著保鏢下去后,房間里就剩下他們三人。

也許是他要費亦行走,紀澌鈞卻留了費亦行,讓他覺得氣氛有些微妙,南老爺子笑望著費亦行,「你跟在紀總身邊那麼多年,他待你情同手足,這裡也沒外人,你也一塊坐吧。」 歐陽清凌本來以為是葉墨笙,負氣的開口道:"進來!"

結果,推開門走進來的,卻不是葉墨笙,而是宋慧月。

她一臉擔心的看著歐陽清凌:"清凌,我看你在辦公室的時候,臉色不好,你是不是生病了?"

歐陽清凌臉色難看的看著她,自己臉色而不看,還不是因為她!

可是,她一副無辜的樣子擔心自己,歐陽清凌真的覺得,要氣炸了。

她的情緒很是生氣,她努力壓制著,聲音冰冷的開口道:"在公司的時候,請喊我副總,這裡沒有什麼清凌!"

聽到歐陽清凌說的這麼不客氣,宋慧月頓時一臉難堪:"副總,你是不是對我不歡迎啊,我只是好心關心你一下而已!"

歐陽清凌沒好氣的看著她:"宋秘書,這裡是公司,不是宴會,我有什麼歡不歡迎你的,你還是干好本職工作吧!"

歐陽清凌說完,就翻開面前的文件,一副根本不想跟宋慧月說話的樣子。

宋慧月咬了咬嘴唇,本來還想說什麼,就聽到葉墨笙的聲音:"你怎麼在這裡?"

葉墨笙皺眉看了一眼宋慧月:"還不趕緊去工作!"

宋慧月神情委屈的點了點頭:"是的,總裁!"

說完,她就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葉墨笙這才一臉無奈的看著歐陽清凌:"清凌,你怎麼了?吃醋了嗎?"

"鬼才吃醋了!"歐陽清凌的聲音很生硬。

葉墨笙有點無奈,剛才在會議室,一散會,歐陽清凌就走了。

他剛追著她跑出來,就接到一個很重要的合作電話,只能暫且接了電話,他以為,最快的速度接完電話,就趕過來了,沒想到,歐陽清凌的火氣,看起來更大了。

他無奈的看著歐陽清凌:"清凌,你別這樣,你要是生氣了,有什麼事情,你直接跟我說就好了,你這樣生悶氣,我真的很擔心!"

歐陽清凌真的很想轉身告訴葉墨笙,她很生氣,她想讓宋慧月立馬消失在公司。

可是,她卻也知道,公司不是開玩笑的地方,總裁助理剛上任就被換,難免落人話柄。

但是,看著宋慧月突然就出現在自己面前,她本以為再也不會見面的人,就這樣出現了。

更何況,宋慧月還有可能,知道拉薩發生的一些事情,她心裡的崩潰和慌亂,可想而知。

歐陽清凌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一點,她轉身看著葉墨笙:"我擔心?我問你,你人都招進來了,為什麼不告訴我,讓我在那種場合,突然的接受這個事實!"

葉墨笙無奈不已,他開口解釋道:"清凌,是這樣的,我昨天才確定了讓宋慧月來入職,她的能力,完全有能力勝任這份工作,你也是個領導,你要是看了她的履歷,如果不帶著任何偏見去看的話,你也會選用她的,而且,我昨天晚上想告訴你的,當時你說話打斷了我的話,後來我們又聊了別的,我給忘了,沒有放在心上,今天早上的晨會上,我想著你也會看到,就沒有放在心上,可是,我真的沒有想到,你的反應會這麼大!"

歐陽清凌嗤笑著看向葉墨笙:"我反應大,你怎麼不說說你,你心裡是不是覺得,我帶著偏見去看宋慧月了,還是覺得我這個人小肚雞腸,容不下別人,所以你猜會覺得,我小題大做了!"

葉墨笙真的有點頭疼:"清凌,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想跟你解釋而已,你不要亂想了,好嗎?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普通招收一個助理而已,而且,在走川藏線的時候,你跟宋慧月的關係,不是挺不錯的嗎?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我也不會將她招進公司啊!"

歐陽清凌笑了,她笑的很是嘲諷:"這麼說,你是承認,自己因為認識的緣故,才把她招進公司的,你有沒有想過,我為什麼從拉薩回來,下了飛機直接就走,因為我不想再跟任何人聯繫,我不想將川藏線上那些破事,帶入我們以後的生活當中,就算是知道宋慧月在臨海市生活,我也沒想過要見她,可是你呢,你現在不僅把人見了,還招進公司,你這讓我心裡很不爽,一個網上認識的人,就這樣入侵了我們的生活,葉墨笙,或許你能接受,可是我告訴你,我是真心接受不了,你說我小肚雞腸也好,說我不明事理也罷,我不想跟你做任何解釋,我只是不開心,對!你說的很對很對,我很不開心,最後,我也實話告訴你,我這個人,就是個表裡不一的人,我跟宋慧月認識,在走川藏線的時候,看起來很和諧,可是,那只是我裝出來了的,其實很多時候,我心裡都很不舒服,我只是沒有表現出來了而已,所以,以後請你不要再用那些表面看到的情況,來衡量我對一個人的態度,OK!你可以出去了!"

歐陽清凌轉身,就直接轉身背對著葉墨笙,似乎不想再跟他說一句話。

可是,葉墨笙卻看得出來,她生氣了,她很生氣!

試問,一個女人生氣了,而且,還是她的丈夫做錯事情,惹生氣的,如果他的丈夫在她生氣的時候,就直接離開,她以後還會繼續愛她的丈夫嗎?

葉墨笙不傻,他知道自己真的走了,他們之間將會出現很大的芥蒂。

想到這裡,他往前走了一步:"清凌,你不開心,你也將自己的想法,全都告訴我了,我承認自己做錯了,做這件事情之前,沒有徵求你的意見,考慮你的感受,我錯了,你不要這樣,用生氣懲罰你自己了,好嗎?我真的會心疼,只不過,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已經招聘了宋慧月進來,我直接把人開除了,大家臉上都過不去,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們公司有三個月的試用期,等到試用期已過,我就將宋慧月打發走!可以嗎?"

其實,歐陽清凌生氣,求得始終不過是葉墨笙的一個態度而已。

葉墨笙認錯了,而且,也說到點上了。

委屈的歐陽清凌,這才轉過頭,眼眶紅紅的看著葉墨笙,她突然就從那個生氣暴躁的女漢子,變成了一個小女人。

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流出來了,當著葉墨笙的面,她那樣委屈。

看到葉墨笙瞬間心都碎了。

她說:"我還以為你真的會走了呢……"

聽著她哭著說,以為自己真的會走,葉墨笙再也忍不住了。

他大步走過去,直接伸手,將歐陽清凌抱住,聲音無奈又溫柔:"傻姑娘,你怎麼這麼傻呢,因為別人,把自己氣成這樣,你介意,那我想個辦法,把她弄走就是了,讓你委屈成這個模樣,你知不知道,我心裡好心疼的!"

歐陽清凌將腦袋埋在葉墨笙的胸前,眼淚濕了他的襯衣。

她帶著哭腔,悶聲道:"都怪你,如果不是你,人家也不會哭,還害我在那麼多人面前,丟臉……"

葉墨笙聽著她這樣說,更加無奈心疼:"好好好,都怪我,我們家清凌永遠是正確的,不要哭了,這件事情錯在都在我,是我讓你丟臉了,你說,你要怎麼才不會難受,我都按照你說的做,好嗎?"

葉墨笙為了討老婆開心,完全是百依百順,徹底豁出去了。

歐陽清凌的心情好了,態度也鬆了下來:"我又不讓你上刀山,下火海,你幹嘛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聽到歐陽清凌的話,葉墨笙也笑出來了:"可不是視死如歸嘛,你哭了,我跟快死了一樣難受,你知道嗎?"

歐陽清凌雖然臉上還掛著淚水,但是,她的嘴角也帶著笑意。

她揚起腦袋看著葉墨笙,笑著開口道:"是嗎?我怎麼看你這會,都不難受了呢!"

葉墨笙無奈的颳了刮她的小鼻子:"難不成,你還想讓我一直難受下去?"

歐陽清凌輕哼了一聲:"想得美!一直算什麼,我要你生生世世都難受!"

葉墨笙知道她鬧著玩呢,他也故意哄她開心:"這麼殘忍啊,我好害怕,看在我是你老公的份上,能不能放我一馬!"

歐陽清凌輕笑著搖頭:"不能,我可不會放過你,就算是你是我老公,也不行哦!"

葉墨笙笑著剛想繼續開口,就聽到有人敲門。

他們倆相視一眼。

歐陽清凌伸手推開葉墨笙,她調整了一下情緒,擦了擦眼角的眼淚,這會看起來,已經正常多了。

她開口道:"進來!"

小助理拿著幾分文件進來:"總裁好,副總,這兩個項目是您負責的,需要您簽字!"

葉墨笙看了一眼小助理,點了點頭。

歐陽清凌也點了點頭:"嗯,文件放哪裡,你先出去吧!"

小助理點點頭,放下文件,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結果,她剛出去,帶上門,葉墨笙就又笑著來抱歐陽清凌。

只不過,卻被歐陽清凌巧妙的躲開了。

她看著葉墨笙,笑著說:"去去去,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什麼東西,整天就知道不務正業,好好工作去! 一境無敵

葉墨笙笑著裝出一副難過的樣子:"好,我這就去好好賺錢,養活老婆大人!" 歐陽清凌看著葉墨笙,笑的好開心,她好久都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尤其是從拉薩那件事情之後。

她笑著說道:"我可是很費錢的,你要考慮好,估計養我,你下輩子要當牛做馬!"

葉墨笙立馬狗腿的開口道:"就算是當牛做馬,我也在所不惜!"

歐陽清凌忍不住捂唇輕笑:"好了好了,你趕緊去工作吧,一個大總裁,一直杵在我辦公室,叫什麼事啊!"

葉墨笙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有什麼! 重生七零嬌嬌媳 我們是夫妻,就算是時時刻刻黏在一起,也沒有敢說什麼!"

歐陽清凌投去嫌棄的目光:"那工作誰來做啊?"

葉墨笙一臉沒事的樣子:"我們養那麼多員工,又不是白養的,老婆聽話,過來讓我抱抱!"

葉墨笙說著,果真走過來,直接給了歐陽清凌一個熊抱。

歐陽清凌笑著開口道:"別鬧,我說真的,趕緊去工作吧!"

葉墨笙這才依依不捨的放開她,他一臉一本正經的開口道:"老婆大人,我中午邀請你一起吃飯,好不好啊?"

歐陽清凌輕笑:"榮慶之至!"

"那就這麼說定了!"葉墨笙笑著看向歐陽清凌,眼底全都是溫柔的笑意。

葉墨笙離開之後,歐陽清凌洗了把臉,這才開始工作。

話說,葉墨笙上了樓之後,回到自己辦公室。

他讓助理給他準備一件新襯衫,助理把襯衫拿過來之後,他接過襯衫,打算去休息室換一下。

只不過,走到休息室門口的時候,他突然轉身看著助理:"對了,給你說件事,去告訴宋秘書,我們公司有一個對員工的審核考察,試用期三個月,也就是說,她的工作,要是做的不合我心意,三個月後,照樣走人,懂了嗎?"

助理愣了愣,他以為,總裁的首席秘書,是不用試用期的。

結果,總裁突然這麼說了,讓他挺意外的。

雖然今天早上的晨會,他沒有去參加,但是,晨會上的事情,他可是聽說了一些!

他看向葉墨笙,點了點頭:"好的,總裁,我知道了!"

這當總裁秘書啊,首先得過得了總裁夫人這關,更別說,總裁夫人還是公司的副總。

看來這位宋小姐,是要倒大霉了喲!

助理一臉無奈的向著外面走去。

話說,就在葉墨笙換衣服的時候,助理已經去跟宋慧月傳達這個消息了。

他走到秘書辦,敲了敲門,直接走了進去。

宋慧月看到助理進來,站了起來:"高助理,您找我有事嗎?"

助理同情的看了一眼宋慧月:"是這樣的,我們公司有一項規定,我忘了告訴你,新人的試用期一般是三個月,這三個月,總裁會對你的工作進行考察,具體考核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你好好表現吧!"

宋慧月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高助理,點點頭:"謝謝高助理告知,我會注意的!"

助理看了一眼宋慧月,點了點頭,向著外面走去。

高助理一走,宋慧月的雙手,立馬攥緊!

昨天那麼長時間,高助理都跟沒有自己提試用期的事情。

可是,歐陽清凌一見自己,這事立馬就出來了。

她也不傻,知道是歐陽清凌跟葉墨笙說什麼了。

看來,他們是不會讓自己留在公司里的,只不過,三個月也有好長時間,足夠她做好多事情了。

葉墨笙換完衣服出來,就開始工作。

快中午的時候,他已經想著,中午要跟歐陽清凌去哪家餐廳吃飯。

他根本不知道,這會功夫,宋慧月已經去找歐陽清凌了。

歐陽清凌聽到有人敲門,根本沒想到,這個人會是宋慧月。

畢竟,她現在是總裁的秘書,在公司跟自己的交集,不會太多。

看到宋慧月進來,歐陽清凌有點吃驚,只不過,她這會情緒已經好多了,完全能夠很平靜的面對宋慧月。

她看著宋慧月,平靜的開口:"宋秘書,你來幹什麼?"

宋慧月一臉笑意的看著歐陽清凌:"中午想請你一起吃個飯呢,畢竟,我們回來再見面,也是一種緣分!你覺得怎麼樣?"

歐陽清凌對宋慧月的態度,已經沒有在川藏線時候,那麼好了。

她的聲音有點冷:"我中午要跟葉墨笙一起去吃飯!"

宋慧月笑著開口道:"那正好啊,我本來也打算叫上葉總嘛,畢竟,我們都認識,我再喊上南宮瑾吧,這樣的話,我們四個人,就齊了!你看怎麼樣!"

歐陽清凌真的很想說不怎麼樣,但是,這樣直接跟宋慧月撕破臉的事情,她還干不出來。

更何況,宋慧月並沒有對她怎麼樣。

她只是開口道:"這樣恐怕不好吧,我跟葉墨笙已經約好,今天中午約會呢!"

宋慧月一臉笑意,似乎卻不怎麼能聽懂人話:"那有什麼,我覺得正好啊,只不過是多了我跟南宮瑾兩個電燈泡而已,我們就聚聚而已,我剛來公司,你不會這個面子都不給我吧,再說了,你們老夫老妻,以後有機會約會啊!好不好,你就答應我嘛!"

宋慧月根本就是一副死纏爛打的模樣。

她好像未曾考慮過別人的感受。

歐陽清凌皺眉看著她,最終點了點頭:"好吧,既然都見了,遲早也是要聚的,那就今天中午,一起吃飯吧,你自己組的局,你打電話喊南宮瑾吧,就這樣,葉墨笙那邊,我給他說!"

宋慧月頓時高興不已,好像完全沒有注意到歐陽清凌的不客氣一般。

歐陽清凌看著宋慧月,當真是無比鬱悶。

只不過,宋慧月還不算完,她笑著跟歐陽清凌說:"我還要上樓,我上去後跟葉總說一聲,就這樣,拜拜!"

宋慧月根本不給歐陽清凌說話的機會,就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歐陽清凌被她氣的有點像砸東西,最後,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

她想給葉墨笙打個電話,告訴他,中午一起吃飯的事情。

可是,想了想,她又放下了手機,她知道,自己就算是打了電話,宋慧月那個女人,還是會去找葉墨笙的。

歐陽清凌揉了揉頭髮,感覺有點煩躁。

而正如她所想,此刻上了樓的宋慧月,直接去找了葉墨笙。

葉墨笙聽到敲門聲,以為是助理,沒想到,推開門的卻是宋慧月。

他皺了皺眉:"宋秘書,你有事嗎?"

宋慧月笑著看向葉墨笙:"葉總,中午一起吃個飯吧!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