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正在軒轅楓感到奇怪時,那悠悠的簫聲再次響起,而且這次聽得相當清晰,隨之面露興奮的凌空低低的飛起,就這麼向着那個聲音的來源飛去,直到在一處斷崖前依稀的看清了那個吹簫人的輪廓,這時只看那曼妙的背影,軒轅楓便不由得心生興奮,那不就是曾經和她在獸谷茅草小築內日夜相守的伊人麼?

“玉、玉兒!”這時軒轅楓在靠近那女子些後,就這麼在她身後輕聲喚道,那個女子一聽簫聲便戛然而止,隨之轉過頭來,這刻她看到的不正是日夜想念的人麼,“楓大哥!”那女子深情的喚道。不錯,這個女子就是獸域獸王的千金公主,也正是傾心軒轅楓的人,紫玉兒! 寂靜的長夜,這時軒轅楓和獸王的千金公主紫玉兒就這麼含情脈脈的面對面站着,紫玉兒的呼喊不僅讓軒轅楓心中涌動起萬千的波瀾,軒轅楓的輕喚讓紫玉兒心中更是甚覺溫暖,闊別了多久了,這對心心相惜的戀人這一刻重又再見面了,這時他們兩個誰也沒有說話,也許一切的話語在這一刻都顯得蒼白無力,他們只是這樣默然的相對,就只是這樣就足夠了,世界彷彿在這一刻讓他們覺得什麼都不重要了,只要彼此在一起,他們也只想能夠在一起。

未幾,那種涌動在各自心中的炙熱感情,就像天機洞中熔岩一般在不停洶涌的翻滾着,稍頓,這涌動的炙熱情感再也關不住在情感的閘門了,隨後他們各自向對方奔跑而去,距離很近,但是這一刻他們的奔跑中往事逐一涌上心頭,綠湖中曾經擦肩而過的身影,獸谷深處的悄然相遇,迷失之地共同對抗千眼蜈蚣,獸谷茅草小築內那身體緊貼在一起的濃情。

這些就像犯了黃的電影膠片,一滴滴的侵入他們的腦海,繼而轉化成顆顆思念的淚珠滾動在紅潤的眼眶,抱住了,幾經時間的遷延,面對獸王的不允,他們這一刻終於又抱在了一起,深深的相擁陌生而熟悉,溢滿紫玉兒身上的特有香氣,讓軒轅楓是那麼的迷戀!

這一刻環抱是溫暖的,暖的幾乎可以融化心靈上的所有冰冷,也可以掃去呢蒙在上面的陰霾,明天會怎樣不去管它,下一刻會怎樣更不去理,他們就這樣的抱着彷彿已經一切都滿足了,彼此緊緊的相擁就像要將對方融進自己的身體一般,也許在他們看來也只有這樣纔不能讓彼此分開了。

夜靜謐,只有風兒輕輕的吹蕩在這斷崖間,不時的蟲鳴更讓他們融進了這夜色的大自然的懷抱,雖然不是花前月下,雖然沒有飄香的美酒,但這一刻在這樣的濃情蜜意的夜裏,彷彿要比世俗中的那些浪漫的多了,只要真情在,世間處處都是樂園了!

不知這樣抱着過了多久,軒轅楓聽到紫玉兒趴在自己肩上的抽噎聲,軒轅楓這時將她輕輕的鬆開幾許,只見那隱約可見的淚水如清澈的小溪掛滿了她的眼眶。

“玉兒,別這樣,楓大哥會心疼的!”軒轅楓說着伸出手爲她輕輕的擦着那涓涓流淌的淚水,誰說異類妖獸無情,其實世間所有的事情都不是那麼絕對的,就連人也有好壞之分,那些修爲有成的異類亦是多情心善着甚多,軒轅楓一直這樣認爲如果身爲人身卻有着蛇蠍的心腸,那麼他們自然是連異類都不如了,反過來,如果異類有情有義 ,那麼也應當是比那些惡人好多了。

軒轅楓正是有這樣心存天地萬物的胸懷,才能走上修真這條路,且修爲也能比同樣是修真者的人高出許多,有時候不單是靠那些有助修爲的奇寶,更重要的是他的這顆有愛的心正是和這無上的道理教義深深的相同,爲此纔會比其他人更有慧根,這也是他的師父,那個整天以老乞丐形象出現的隱世高手,至於他的身份軒轅楓這時雖不是很明白,但是封龍山中所見的那副畫,讓他隱約知道他的這個師父絕非一班二班的高人!

“嗯!”紫玉兒在軒轅楓溫柔的關懷下,輕輕的應了一聲,接着長長的唏噓了一下,隨後露出溢自心底的微笑,甜美的微笑讓她那張絕世的容顏瞬間變得更加嫵媚了幾分。

“呵呵!”這時兩人互相望着對方,一時間竟也不知說些什麼的尷尬的笑了笑,笑聲中紫玉兒再次撲進軒轅楓的懷裏,軒轅楓也順勢將她輕輕的摟住,並且用手不斷的撫摸着她身後的長髮,那一縷清香飄來,讓軒轅楓時不時的心神一蕩,也許那恐怕是隻有獸域纔有的香氣了,讓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迷戀,那種氣味是軒轅楓怎麼也不能遺忘的,有時他甚至也在胡思亂想中想過,如果誰能在他穿越前的世界上,能夠開發出這樣的香水,那麼他必然會一夜暴富也說不定!

“玉兒,你怎麼會來到這兒的,你父王知道麼?”香氣的瀰漫中,軒轅楓就這麼對紫玉兒質疑的言道。

“楓大哥,我是偷偷跑出來的所以誰也不知道!”紫玉兒輕聲迴應着,但是卻沒有直起身來而是一直的貪婪着軒轅楓的懷抱,也許這時的相見也是她無數次午夜夢迴的期待了,這一刻果然見到了那個縈懷的男子,說什麼也不願意鬆開這溫暖且厚重如山的胸膛了。

“偷跑出來的,你不怕你父王知道了怪罪麼?再說現在這裏戰亂不斷,你就這樣出來會是很危險的!”軒轅楓抱着懷裏的紫玉兒,同時也就這麼撫摸着她一頭的柔發關切的言道。

“沒關係的楓大哥,只要想到能見到你我就什麼也不怕了!”紫玉兒說着,同時又扭動身體向軒轅楓的懷裏鑽了鑽,臉上滑過幸福的微笑!

“你呀,你這丫頭還真是的,還真是任性!”軒轅楓愛憐的責怨着紫玉兒道。

“人家那還不是因爲想你啊!”紫玉兒曖昧着語氣說道。

聽到紫玉兒這麼說,軒轅楓心中也滑過一絲動容,隨後竟有些哽咽的柔聲說道:“玉兒,你真好!有時候我總是想我何德何能居然能和你走到一起,不僅不能帶給你什麼,還讓你飽受相思之苦,雖然楓大哥覺得很幸福,但是給不了你安定快樂的生活,心中每次想起也是愧疚萬分!”

軒轅楓剛一痛心的說完,一直沒有動作的紫玉兒此刻竟突然從他的懷抱里正起身子,隨後將柔荑輕輕的擋在他的嘴上,“楓大哥,我不許你胡說,玉兒什麼也不想要,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即便是吃苦受罪玉兒也是覺得幸福無比的!”

“玉兒!”軒轅楓這時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激動的情深一句,他很感動,因爲自己以前曾一度的被那些所謂的女友嫌貧愛富的拋去,他知道自己不是多麼有錢之人,所以對那些女友的離開他也是默然以對,沒想到來到無機界,這裏的女子儘管有許多還是異類,但是情深所致那種真摯的情感當部是世俗間所能比的。

“呵呵!”看你那傻樣,一直不見軒轅楓說話,只是呆呆的看着她,這時紫玉兒看着他曖昧的笑笑說道。

軒轅楓不好意思的繞繞了頭,隨後看着她又好奇的道:“玉兒,你怎麼會想到吹簫來訓我的,你這丫頭還真聰明!”

“可不是,如果不是這樣,這狐族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我得上哪裏找你啊?再說這簫聲只有你聽過,所以我覺得一定行的,果然還是成功了!”紫玉兒面帶得瑟的說着。

“是啊,要不是這簫聲我們還真不好見到!”軒轅楓笑着迴應。

“呵呵!”紫玉兒一笑,隨後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般,急道:“風大哥,你看我見到你只顧着高興了,要不是你提起這簫聲,我就連正事都忘了和你說了!”

“正事?什麼正事啊?和這簫聲有關麼?”軒轅楓大是不解的看着她道。

“嗯,當然了,我在獸王殿聽到父王和青龍白虎的談話,知道他們將獸域的兵力和野獸借給了狼族,我深知那半獸人和野獸的厲害,所以擔心你才特意來相助的!”紫玉兒笑着道。

“什麼?玉兒這是真的,這個太好了,你有什麼好辦法麼?”軒轅楓登時興奮的迴應道。

“呵呵,就是這個嘍!”紫玉兒說着將那長銷在他面前一晃道。

“你的意思是說御獸的簫音,你是要交我御獸?”軒轅楓奇道。

“嗯,這不你也很聰明不是,不過我不是教你用簫聲,你還記得我送你的東西麼?”紫玉兒這時笑着道。

軒轅楓一聽,突然便想到了在**時,紫玉兒曾經送給他的一個東西,因爲當時他說想學這簫聲,所以紫玉兒才送的,隨之軒轅楓恍然大悟般趕緊從無相錦囊裏找出了那個東西——金笛!“玉兒,你說的是這個笛子麼?”

“嗯,正是,我現在就教你用這個笛子怎麼吹出御獸的音律!”紫玉兒笑道。

“在這?不行,這樣會將那些狼族侍衛驚醒的,我們得換個地方,嗯、就這山崖下好了,這樣聲音就不會傳的太遠了!”軒轅楓看看周圍,隨之低頭就這麼看着斷崖下面道。

“好啊!”紫玉兒應了一聲,緊接着兩人便凌空飛了下去。斷崖下軒轅楓找到一塊相對乾淨的地方將自己的道袍脫下,他們兩個就這麼坐在道袍上認真的教、學起來,軒轅楓很聰明沒有多久便掌握了那神奇的音律,隨之笑着對紫玉兒謝道。


“楓大哥,我們之間還談什麼謝呢?更別說是一個笛子和音律了!”紫玉兒情深說着,隨之也惆悵的底下頭去。軒轅楓這時趕緊對她道:“玉兒,你怎麼了?” 東方第一縷晨曦灑落幽靜的的斷崖深處,終於要到分別的時刻了,軒轅楓這時已經和紫玉兒飛躍到了斷崖之上,默然的站在這荒蕪的斷崖,遠處那一抹綠意和花草的爭豔,以及那不知名的鳥兒,經過一夜的蟄伏,此刻它們又迎接來了新的一天的美好,而那斷崖前的的人兒哦,他們卻怎麼樣也留不住夜晚的柔情了,分別的痛和這眼前美好的景色成了鮮明的對比,如果可以也許他們寧願是這自由的不受拘束的一花一草,而不在被現實和命運折磨!

“楓大哥,你還記得在獸域時你心中許下的願望麼?”紫玉兒略帶傷感的就在這斷崖上面對軒轅楓深情的說着。

“記得,那是我一直所向往的,又怎麼會忘記呢?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如果上天允許,我真的是願意和你在一起不去爭什麼名利和地位,只想要一個沒有紛爭,沒有世間所打擾的地方,我們還造一個茅屋,開墾一片田地,我們每天早出晚歸的忙碌着自己的生活,到了深夜還能彼此相擁的靠在牀榻上欣賞着月色,訴說着心中的感想!”軒轅楓憧憬着未來,看着這眼前幽靜的景色,心中一時感慨頗多,他心中的這個理想早就在心中根深蒂固了,只不過他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實現,也許他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實現了!

“楓大哥,玉兒好想過那樣的生活,不過、真的可以麼?我們真的能做到麼?”紫玉兒心中涌起萬丈波瀾,以至於在這一刻她的眼角都溼潤了,壓抑不住的情感在這一切怎麼也控制不住的撲到在了軒轅楓的懷裏,軒轅楓沒有說話,也許所有的話在這一刻也顯得蒼白無力了,下一刻他只是深情的將她抱住,緊緊的抱住,也許他是想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傳遞給他力量了,至於明天和未來怎樣,他真的不敢想象!

…………

紫玉兒帶着惆悵和無奈就這麼飛回獸域去了,望着她那消失在天際的美麗背影,撫摸着懷中那依然還殘存的溫度,軒轅楓的腦海中刺客一直還縈繞着紫玉兒的那句話,“真的可以麼?我們真的能做到麼?”是啊真的可以麼,軒轅楓無數遍的在心裏問着自己這個問題,他在這一刻當真是迷茫了,人世間有多少事情是讓人身不由己的,那種無奈也許只能在心中劃過一串問號而已,曾幾何時,你也有過這種痛心的無奈麼?

回到狐族的天機洞,這時只見易天雪和易天蘭兩姐妹已經翹首在洞口等待了,見到軒轅楓回來兩姐妹面上一喜,隨後便急步迎了上去,“姐夫,你做什麼去了?的我姐姐這麼擔心你,幾乎一夜沒有閤眼了!”易天蘭這時當先面色一轉的嗔道。

“哦,是麼?雪兒,對不起害你擔心了!”軒轅楓緊接着便是柔聲的對易天雪有所歉意的道。

“沒什麼,你安然無恙的回來就行了,別聽蘭兒瞎說!”易天雪笑着迴應,面上也隱約可見疲憊之色。

“哼,什麼我瞎說了,是誰昨晚上一直忐忑的走來走去,嘴裏還一直唸叨着要出去找姐夫的!不理你們了,無聊!”易天蘭又是嗔了他們一句,接着便轉身而去了,估計是到狐族的駐地了。

望着易天蘭的背影,易天雪無奈的聳了一下肩,隨後尷尬一笑道:“楓大哥,你也知道蘭兒就是這個樣子的,別和她一般見識!”易天雪說着,但是她卻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是剋制着自己的情感才這麼說完轉身而去的,轉身的那一刻淚水滑下易天蘭的眼眶,她多想那個有資格爲軒轅楓擔心的人是她,然而這一切又怎能讓愛她的姐姐知道呢?

“怎麼會呢?蘭蘭其實也是關心你我才這樣說的!”軒轅楓憨然一笑的說着,看着易天蘭的背影他知道易天蘭剛纔那樣說也是想借姐姐的名義來表達她對自己的擔心之情了,所以軒轅楓的面上也是一陣難以言表的動容!

兩人默然而立了片刻,這時易天雪先開口說道:“楓大哥,昨晚有什麼事情麼?怎麼一晚上也沒有回來?”這個疑惑易天雪也好像是在無法剋制的情況下說出的,其實她不願太過多的事情,但是這時還是忍不住的向軒轅楓說了。

“哦,雪兒你不提我差點忘了,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軒轅楓一笑道。

“好消息?是不是和對抗狼族有關?”易天雪急道,畢竟狐族的安危是此時的重中之重了。

“嗯,沒錯,昨晚我的一個朋友交了我一個對付獸域野獸的方法,這下我們便不用怕那些成羣的兇猛野獸了,這樣狼族就損失了大半的力量,如果我們再將火麒麟的傷治癒,那麼便可一戰擊敗狼族了!”軒轅楓興奮的說道。

“啊,真的!那太好了,到底是什麼方法呀,楓大哥你快告訴我啊!”易天雪興奮的急道。

“雪兒別急,走、我們去找易狐主也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他,讓他也高興一下!”軒轅楓說着在易天雪高興的應了一聲後便拉着她向狐族所在的駐地走去了!見到了易驚雲,隨後將用金笛音律控制那些野獸的方法告訴了他們,易驚雲身爲狐族之主,在這種族臨危之際聽到這樣的好消息當真是興奮無比,隨後便也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所有的兵士,眼看着狐族即將反敗爲勝,這下狐族上下可算是歡呼的沸騰了。

之後,軒轅楓帶着易天雪和狐王一起去了熔岩洞,此刻火麒麟在火雲靈芝的不斷治療下,所受的傷勢也是大有好轉,基本上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曾經一度萎靡不振的火麒麟,這刻在傷好之下也不斷的發出聲聲的獸吼,聽着這火麒麟的興奮吼聲,大家在這一刻都開懷的笑了。

兩天過去了,這天還是在熔岩洞,一連兩天了軒轅楓和狐王易驚雲都沒有出這熔岩洞,就這麼軒轅楓用自己的真力配合火雲靈芝的爲火麒麟的傷勢早日痊癒而努力着,功夫不負有心人,果然在這天那火麒麟一陣撼天的獸吼響起,巨大的吼聲就連整個天機洞的彷彿跟着顫動了幾分。

“歐耶!”火麒麟吼聲落,軒轅楓興奮的第一個打出了一個勝利的手勢!狐王易驚雲在他一旁看的更是熱血沸騰,隨後便差人喚來自己的兩個女兒和兩個狐族的護法阿珠、阿蘭,更少不了的就是那個神祕不見其面的聖姑了,讓他們到這溶洞來議事。

隨後,在狐王的急召下那幾人便很快的進到了溶洞內,“恭賀大王,這下火麒麟得以恢復我們奪回失地的日子也指日可待了!”聖姑第一個高興的說道。

“誒,這個得多虧了軒轅楓,要不是他我們也不會有今天可以看到翻身的時刻!”易驚雲擺擺手道。

“易狐主你嚴重了,在下很慚愧!”軒轅楓不好意思的道,畢竟這火麒麟當初也是被他所傷。

“大王,那我們現在就出去給狼族一個痛擊奪回失地!”護法阿珠這時上前道,剛說完另一個護法阿蘭也緊接着道:“是啊,我和阿珠子願打先鋒衝進敵軍中去!”

稍頓,易驚雲看着軒轅楓道:“軒轅楓你的意思呢?”

“依在下看我們也是到了該反擊的時候了!”軒轅楓決然道。

“那好,用兵貴在神速,我們這就衝出去給狼族來個出其不意,讓他們也知道我狐族的地盤也不是那麼好奪的!”易驚雲隨後也這麼決然的說着,隨後又正色吩咐道:“阿珠、阿蘭和聖姑,你們帶領一對兵力,雪兒、蘭兒你們兩個和軒轅楓帶一對,我自己帶着火麒麟引一軍打先鋒,你們兩隊分別從左右夾擊!”

“易狐主這樣不妥!”軒轅楓接着急道。

“哦,那你以爲該如何?”易驚雲詫異的向軒轅楓道。

“我看還是我和雪兒引一對做先鋒,易狐主你可帶着蘭蘭引領火麒麟爲一對,其他不變。這樣的話我可以用金笛先將那些野獸控制住,在這狼族必亂那時易狐主可帶着火麒麟給他們再來個出其不意讓他亂了陣腳,到時兩位護法和聖姑你們帶隊繞道狼族的後方,趁機截殺逃遁的兵力,這樣可以最快的速度全盛!”隨後軒轅楓這麼重新佈置的說道。

“這樣啊?這樣好是好,不過你和雪兒兩個可以麼?”易驚雲不解道。

“嗯,可以的!再說雪兒練會了狐族的拈花訣,這樣大規模的殺傷性靈力正好在我控制住那些野獸後,讓她擊殺掉那些野獸,以除後患!”軒轅楓這麼說着,易驚雲登時便是一驚!


“什麼?雪兒你練會那天機洞中的拈花訣了?”易驚雲訝然的看着易天雪道。

“是啊父王,只是怕你責怪女兒偷練狐族的功法,所以一直都沒敢告訴你!”易天雪當即言道。

“傻孩子,你這就不知道了,其實那拈花訣從未被狐族之人練成過,因爲容易走火入魔,弄不好會傷及自身,所以我才一直沒讓你和蘭兒修煉,不想這奇妙的功法居然被你練成了,女兒你可是狐族的第一人了!”易驚雲既興奮又驚訝的當即言道。 狐族的天機洞內狐王易驚雲興奮和驚訝的看着自己的女兒易天雪,他委實不敢相信千百年來狐族天機洞的畫壁上的拈花訣居然會被這裏的精靈練成了,而且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女兒,且不管她是如何練成的,這一刻易驚雲對自己的女兒當真大有讚許之意!

“父王,那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已計劃行動給狼族還以痛擊,奪回狐族的失地!”易天雪自然也是高興的說道,自己偷練了拈花訣,本來只是好奇的修煉,不想今日卻派上了用場,她在這一刻也是相當的滿足了,能爲自己的家園出力,其實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所以她很高興自己有這樣的能力!

“好,我們這就來他個出奇制勝,各位這次關乎狐族在無極界的存亡,所以各位放手一搏,相信狐族必然能夠勝利的!”易驚雲再次動員的說道。

“好,一定會勝利的!”大家朗聲回答道。

“出發!”易驚雲這刻不再耽擱一分的向大家發令道,隨後他們幾分各自帶齊狐族的兵士,猶軒轅楓和易天雪打先鋒,隨後就這麼浩浩蕩蕩的先後出了天機洞!

狼族這時在瘋狂的掃蕩了多日後,依然不肯放過漏網之魚的在狐族的領地大肆的搜尋着,所到之處能砸的砸能毀掉的就毀掉,就連一處再小的地方也不肯放過,這次狼族的大王也來到了這裏,親自的指揮着屬下進行搜尋,幾日下來狐族已經被他們破壞的沒有一處好的地方了,到處偶是一片狼藉!

狼王心裏很明白,如果這次找不到狐族的漏網之魚將他們除去,那麼山高水長,來日倘若讓他們在成了氣候,那麼勢必會危機自身的勝利果實,爲了斬掉後患,狼王不惜一切的瘋狂的在狐族領地肆孽着,一方面爲的就是狐族的漏網之魚,一方面也在搜查着狐族那個神祕的天機洞所在,甚至以狼王的聰明才智幾乎已經想到了狐族必定會是藏到了哪裏,找到了兩者其一,一切便都就找到了,所以他不會放掉半點線索的查着,但他真不知道那天機洞的所在事關狐族的重要祕密,哪裏又是那麼能被輕易就發現的!

爲了天機洞的祕密,爲了狐族所剩的力量,狼王竭盡全力的瘋狂的掃蕩着,幾乎將狐族的所有已經破壞的殆盡了!這一刻狐族的天空下雖然是晴朗的一片,但是就像蒙了灰塵一般,就連平日在山間的飛過的鳥兒都不知道哪裏去了,毫無生機的狐族熱土,這次即將再浴腥風血雨了!

抱着復仇的信念,氣勢洶涌的狐族兵士在軒轅楓和易驚雲的帶領下逐一從天機洞出來,軒轅楓以最快的速度,奔赴着趕去狐族的所住地,誓將狼族趕了出去。

“不好了,大王、大事不好了!”這時狼族的一名士兵趕緊跑到狼王的面前報道。

“什麼事慌慌張張的,快說?”狼王狠狠的瞪了一眼這個冒失的士兵道。

“大王,狐族的人,狐族那些兵士不知是從哪裏冒出來的,現在已經像我們而來了,那一片殺聲震天人數不可計算,他們還不斷的吼着、吼着……!”那個狼族士兵說到此卻是不知爲什麼的說不下去了!

“他們吼什麼,速速報來?”那狼王瞪了他一眼道。

“是,他們吼着要生擒大王,還說要將大王做成烤狼肉!”那士兵唯唯諾諾的說着,邊說邊往下低頭而去,其實這麼怪言吼的正是軒轅楓的先鋒部隊,軒轅楓這麼讓士兵喊一是爲了提高士氣,再就是對戰之前先在氣勢上贏了狼族!

“什麼?咚!”狼王暴怒,這刻竟是一腳將那來報士兵踹到在地,緊接着那個狼族士兵便爬起來跪倒一旁不敢再說話了,瑟縮着身體當真是駭然之極!

“大王息怒!依在下只見,那也只是狐族虛張聲勢而已,他們的實力已經被我們削弱了下去,他們端不是我們的敵手,帶我這就帶獸域的野獸先衝上去殺殺他們的銳氣!”這時黑狼將軍站在狼王一邊說道。

“嗯,也好,那些野獸兇悍無比,想來他們也是難以抵擋的!”狼王面色一緩道。

“你還在那兒幹什麼,還不快滾!”狼王對黑狼戰將說完,卻是發現那士兵還跪拜在地上,遂便這麼

又是凜威一怒的言道,說完那士兵便急速的跑出去了,他早就恨不得離開這是非之地了,只是在向來兇殘的狼王淫威下不敢挪動半分而已!

黑狼帶着狼族的兵士,帶着獸域的野獸和驅使這些野獸的半獸人向狐族的來犯兵力迎了上去,片刻他們雙方便狹路相逢了,這是個兩山中的開闊之地,兩軍就在這裏對陣開來。

狐族止住吼聲,緊接着軒轅楓看着黑狼道:“呦呵呵,想不到剛一出來就遇上了熟人了嘿,賣炭的你是來迎接我們回狐族的麼?”軒轅楓的怪聲一言下,易天雪也不由的笑了笑!

“哼,你別以爲你是修真者我就怕了你,你看我這強悍的兵力你自己一人怎能奈何,就憑這些野獸軍隊,你們就不是對手,我看你們還是早一點投降的好,免得成爲我們的階下囚而受辱!”黑狼叫囂道。

“呸,你這些毛毛蟲以爲我會害怕麼?那你就錯了!有種你就過來呀,看灑家怎麼收拾你們這些雜毛!”軒轅楓氣勢上不屬於他們半分的說道。


“好,既然如此多說無,我們就手下見高低了!獸域的弟兄們,給我上!然他們見識見識獸軍的厲害!”黑狼將軍大聲令道,接着那些獸域的野獸在半獸人的驅使下,瘋狂的向軒轅楓所帶的狐族猛撲了過去,那氣勢真像是要狐族全軍覆沒一般。

“吼嗷吼……!”不斷的吼聲響起,在這兩山之間飄渺的迴盪開來,那瘋狂的氣勢真是不能一般想比!狐族的士兵從未與這樣兇猛的對戰過,此時不免也露出些許懼怕之色,但卻沒有因此而退縮的,有時候爲了家園和信仰,在怎麼可怖的事情也是要面對的!

“哼哼!”軒轅楓這時冷笑一聲,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飛身而起,接着掏出身上的金笛,隨後就這麼放在嘴邊按照紫玉兒所授的音律吹奏了起來,那些捲起漫天塵土向狐族撲來的野獸這一刻在聽到這笛聲旋律後,居然放慢了奔跑的腳步,繼而那猩紅的眼眶一暗,隨之在慢跑的速度中也緩緩的停了下來,個個站在離狐族不遠的地方低頭輕吼着,沒有了一點的進攻之意!


“什麼?”黑狼將軍大驚,“怎麼會這樣?”當即他又對着那些半獸人吼道。

那些驅使野獸的半獸人當然熟悉那個聲音,所以在這一刻他們幾乎完全是驚呆了,他們誰也沒有想到過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半晌,那半獸統領才面帶不可思議的嘆道:“是公主的御獸金笛!怎麼會這樣,那個修真者怎麼會有公主的至寶的?”

半獸人統領嘆說着,黑狼將軍這時急步上前道:“統領,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可能阻止住整個野獸軍隊呢?”對獸域的這個在此的最高掌權黑狼還是相當客氣的說道。

“將軍,那是獸域的至寶,是公主殿下才擁有的可以御獸的金笛,那吹奏的聲音正是獸域不外傳的御獸曲,怎麼會這樣?”半獸統領這時怎麼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所以面上也大是駭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