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正當他思量時,一旁的康惠卻焦急道:“蘭雨欣,你想要做什麼?要知道那人的名字在貴族校園中可是禁忌,是不能隨便被人叫出口的!”

“無妨,現在在這結界中只有你、我,還有趙小川,算是學校的一個隔離空間,算不得貴族學校,所以那人是不會注意到的!”蘭雨欣身體上沉悶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口中的那人是什麼人?”趙小川沉聲問道。

蘭雨欣淡淡的瞥了趙小川一眼,說道:“那人是我的父親!”

趙小川眉頭擰的更加厲害了,但很快他腦中靈光一閃,像是猛然間想到了什麼。

“這學院的院長姓蘭,蘭雨欣你也姓蘭,莫非你們是.”

“沒錯!我們是父女,但是我們之前沒有一點關係!”

蘭雨欣打斷了趙小川,身上的寒氣變得更加的濃烈了,整個結界中似乎變化成了冬天一般。

趙小川糾結地看着蘭雨欣,對她說的話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很快趙小川便強忍住了自己心中的好奇,說道:“好吧!蘭校長的女兒,接下來你可以說明有關這場遊戲的關鍵了吧?”

“別叫我蘭校長的女兒,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蘭雨欣,你可以叫我學姐,也可以叫我雨欣,但是請不要讓我再聽見‘蘭’這個字眼!”

蘭雨欣臉色漲紅,但身上的寒氣卻籠罩在她的身體,不斷地在空中翻滾着。

“好!我不提這個名字!”

趙小川和蘭雨欣對視片刻,最終趙小川妥協了,可卻也讓趙小川心中也充滿了好奇。

蘭雨欣得到趙小川的許諾,鬆了口氣,而康惠的神色卻變得越來越陰沉起來。

“抱歉,我有些失態了!”片刻後,蘭雨欣腹部顫動,聲音響起。

趙小川聽到這話一呆,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以爲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

可是蘭雨欣卻並再沒有理會作怪的趙小川,腹中聲音再次響起。

“六道崩潰,鬼道橫行!當初的天地突變讓原本的世界平衡被破壞,六道也被打碎,碎片分散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裏,而這所貴族學校之所以會建立,主要原因和六道輪迴有着密切的關係。”

蘭雨欣身體中的聲音像是風中的飄絮,讓趙小川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腦中的思緒更是不斷地翻騰着,解析着蘭雨欣傳遞給他信息。

蘭雨欣看着皺眉的趙小川,話鋒一轉,繼續道:“其實這貴族學校與其說是學校,更不如說是一個巨大的封印,而我們則不過是這牢籠中的小白鼠罷了!” 當紀凌風鼻樑上的墨鏡摘下,秦穆然愣住了,劉嘯也懵了。

僅僅是片刻的安靜,下一秒,便是發出了有如雷鳴般的笑聲。

「哈哈哈!紀少,你的黑眼圈……」

哪怕劉嘯看到紀凌風這個樣子,也很難忍住不笑。

因為此時的紀凌風實在是太狼狽了,從他的樣子來看,眼袋腫了,黑眼圈有如被墨筆劃過一般。

「小風,這段時間你經歷了什麼?」

哪怕是秦穆然都忍不住咧了咧嘴,問道。

「鬼知道我經歷了什麼,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打了激素似的,每天都很亢奮!然哥,你快幫我看看,我是不是不行了!」

紀凌風鬱悶的都快要哭了。

「我家還有那麼多錢等著我去花,我老頭和老爺子還等著我養老送終,我還有那麼多的妹子沒有撩,還有那麼多的明星沒有睡過,還有那麼多的網紅沒有玩過,世界如此美妙,我可不想就這樣一命嗚呼了!」

紀凌風看著秦穆然,委屈地說道。

「……」

秦穆然聽到他這話,那是滿臉黑線。

不愧是中海第一小魔王,都已經這個時候了,還不忘記他泡妞。

人家是用下半身在泡妞,可是紀凌風倒好,那是用生命在泡妞。

「好了,我幫你看下吧!」

秦穆然看了眼紀凌風也感覺他的身體有些異常,不過光是看,是看不出多大的問題的,具體的還是需要診脈。

「來,伸出手來!」

秦穆然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對著紀凌風說道。

紀凌風乖乖地撈起了袖子,遞給了秦穆然。

「撈袖子幹嘛,又不是打架!你放平,不要用力也不要緊張!」

秦穆然忍不住白了紀凌風一眼。

「咳咳,這不是緊張嘛,意外,意外。」

紀凌風尷尬咳嗽了一聲,將袖子重新撂下,然後坐到了秦穆然的面前,將手腕露出,給秦穆然診脈。

秦穆然兩指搭在了紀凌風的手腕上,開始給他診脈。

漸漸的,秦穆然的臉色開始難看了起來。

紀凌風也是注意到了秦穆然神色的變化,他開始有點慌了。

「然哥,你別嚇我,我不會真的是出什麼事情了吧?」

紀凌風慌張得問道。

「你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秦穆然一臉嚴肅地看著紀凌風道。

「發生什麼事情?然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就喜歡玩,除了去酒吧,就是去會所,哪裡能夠發生什麼事情啊!」

紀凌風想了想,說道。

「你有沒有碰過什麼從來沒有碰過的東西?」

秦穆然再次縮小了範圍,問道。

「沒有啊!」

紀凌風果斷地搖了搖頭。

「小風,你看著我,如實地說話,你有沒有做一些違法的事情?」

秦穆然突然語氣嚴肅地說道。

「違法?嫖娼算嗎?」

都這個時候了,紀凌風還有心思開玩笑。

秦穆然恨不得一個巴掌拍死這貨。

「呸!嫖娼有合法的嗎?」

秦穆然鄙視地看了他一眼。

「繼續想!」

「我真沒有啊!」

紀凌風一臉懵,不過既然秦穆然都這麼問了,肯定是有一些事情的,難道他忽略了什麼?

「小風,最近有沒有對你有什麼不軌企圖?或者說你得罪了誰?」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問道。

「沒有啊!誰敢惹我?」

紀凌風果斷的回答,他說的也沒錯,以紀家在中海的身份和地位,還就真的沒有幾個敢對他動手,尤其還知道他是紀家的獨子,更是秦穆然的兄弟,想要對他動手前,還就真的需要掂量掂量了。

「那誰會給你下毒!」

秦穆然此話一出,紀凌風身軀一震。

「下毒?!然哥,你沒搞錯吧!」

紀凌風瞪大了眼睛直接站了起來,震撼道。

「你覺得我會拿這件事跟你開玩笑嗎?」

「我真的中毒了?」

紀凌風知道秦穆然沒有說笑,再次確認道。

「你中的毒跟我一個朋友中的毒一模一樣,今天原本想找你來說這件事的,但是沒有想到你也中毒了。」

秦穆然搖了搖頭,也幸好他找了下紀凌風,按照紀凌風體內毒素的淤積程度,要是再晚上幾個星期,他差不多也就涼了。

「啊?誰給老子下毒,特么的別讓我知道,要不然我殺了他全家!」

紀凌風大怒。

「然哥,我還有救嗎?」

紀凌風發泄過後,又想到了自己的病情,看著秦穆然有些緊張地問道。

「沒事,我先給你針灸下!」

秦穆然取出針袋,讓紀凌風坐在沙發上,同時抽出幾根銀針,以鬼門十三針的手法,在他的臉上,頭頂,太陽穴,手腕上面扎針。

運轉勁氣,注入其中,一股溫暖的熱流順著銀針進入到了紀凌風的身體之中。

紀凌風身體微微一顫,想要睜眼,秦穆然止住了他,隨後運轉勁氣開始注入到紀凌風的體內,操控勁氣順著紀凌風的經脈遊走。

相比於白冰卿,紀凌風因為練武的原因,身體素質要好上許多,神經受損,但是在秦穆然勁氣的滋養下,再加上他本身身體機能的幫助,在緩緩修復著。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大約過了一個小時,秦穆然再次從針袋中抽出一根銀針,拿起紀凌風的手指,對著其中一根指頭扎了一個口子。

「嗖!」

鮮血順著傷口流了出來,秦穆然操控勁氣,將紀凌風體內的毒素順著傷口排了出來。

「滴…滴…答…答…」

黑色泛著腥臭的血液從指間流出,滴落在煙灰缸里,當鮮血逐漸恢復正常的顏色,秦穆然這才收回勁氣。

這麼長時間的治療,哪怕是對於秦穆然來說都是不小的消耗,他的額頭上已經滿是汗珠,劉嘯連忙攙扶秦穆然坐在沙發上,給他遞上了一杯水,緩緩。

紀凌風緩緩睜開雙眼,當體內毒素排開的剎那,他的黑眼圈全部消失,目光中比剛才更多了一絲的精芒,整個人都看起來精神了很多。

「然哥,我感覺身體好舒服啊!」

紀凌風站起來活動了下筋骨,他感覺背後那一直有座大山壓著的感覺沒有了。

「嗯!毒素排出來了,這幾天我再開個藥方給你調理下就沒事了!」

秦穆然喝了口水,緩緩說道。 聽到自己沒有什麼事情以後,紀凌風一顆懸著的心這才稍微放了下來。

只是他怎麼都不明白,好端端的,怎麼就中毒了。

「然哥,我這個失眠亢奮跟中的毒有關?」

紀凌風看著秦穆然,關心地問道。

「嗯!」

秦穆然點點頭。

「我了個靠!是誰給本少爺下毒的,也太狠了吧!」

紀凌風有些生氣地說道。

他並沒有怎麼在外面吃飯,而能夠發生這樣的事情,肯定跟紀家的人有關。

只是這麼多年了,紀家都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可偏偏最近發生了,這裡面,有古怪。

「你心裡有懷疑了?」

秦穆然看了眼紀凌風。

別看紀凌風大大咧咧的,一副不靠譜的樣子,但是他能夠在中海橫行,成為中海的混世魔王,沒有點腦子,是個莽夫,早就不知道被人幹掉幾次了。

若是真的跟他表面那樣的話,以紀旭琨和紀老爺子的才智會將偌大的紀家交到他的手中?

肯定不可能!

僅僅是幾句話,紀凌風的心中其實已經有了些數了。

「想要給我下毒,肯定是我身邊的人才能夠做到。若是可以下毒,早就下了,不會到這段時間才動手,那麼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這個人剛剛到達我的身邊。」

紀凌風一邊分析著,眼睛之中閃過冷冽的寒光。

一個人,已經從他的腦海里呼之欲出。

「紀凌塵?」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突然說道。

「嗯?然哥,你神了!這你都知道!」

紀凌風瞪大了眼睛,本來想學著名偵探柯南來一個很裝逼的姿勢說真相只有一個的,只是沒有想到秦穆然搶先了。

「我當然知道,要不然你以為我找你來是什麼事情?」

秦穆然白了紀凌風一眼。

「原本我還在擔心這件事跟你有關,但是現在看來,你都中毒了,我也就放心了。」

秦穆然笑了笑。

「不對,然哥,你這話我怎麼聽著都感覺怪怪的。」

紀凌風聽著秦穆然的話,愣了愣。

「有什麼問題?」

「什麼叫做我中毒了,你就放心了,有這樣當大哥的嗎?」

紀凌風都快要哭了。

「你中毒了,我就放心這件事跟你沒有關係了!你可知道你中的毒是一種對神經會造成永久性損傷的新型毒物,若是流傳出去,將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嗎?」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嚴肅地說道。

「什麼影響?」

顯然,紀凌風對此一竅不通。

「輕則成為植物人,重則失去自我意識,淪為被人操控的工具。」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什麼?怎麼可能!」

紀凌風聽到這話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所以,確定這件事與你沒有關係以後,我才稍微放心下來。」

「然哥,你的意思是這件事跟紀凌塵那傢伙有關係?」

紀凌風也是心思靈敏之輩,當即問道。

「嗯,初步懷疑,不過這個紀凌塵是誰?我怎麼從來不知道?」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問道。

「然哥,之前沒有告訴你,紀凌塵是我家老頭收養的養子,據說是因為那傢伙的老爸曾經救過他的命,後來他成了孤兒就帶回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