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此刻,黑袍正看着自己的雙手,似乎在感知着那股邪惡的力量,大陸人類所不能睥睨的力量,而與此同時,海頓化作的那道光芒也忽然飛至到迪蘭手中所握的斷虹劍之上。

“這種感覺是……海頓老師?”迪蘭看着手中的斷虹劍,停下了腳步,其他人都隨之停了下來,“老師難道您已經……”

“海頓老師……”修雷克也好似感覺到了那久違重逢,但有漸漸微弱的氣息,其實,在這之前他們就已經知道了,莎麗斯會在其他王國的使者來之時,用她所有的感知能力感知着到底還有沒有魔血黨殘餘藏在帝國之內,在其確定魔血黨不會以整個帝國性命爲要挾後,她就會在帝國裏面發信號,這時,迪蘭等人就可以全力以赴的對抗空間魔而無後憂慮了。

而在這期間,迪蘭他們同樣得知了海頓回參與到此時的消息,可就算是莎麗斯也弄不清海頓究竟在什麼地方,他只是用魔法傳遞給莎麗斯信息,說在約定之日會趕去幫忙的。

……

而此刻,傳遞到迪蘭手中劍上的感覺正是海頓的氣息,“迪蘭!好徒弟,還有修雷克,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悽淡的聲音從劍身上慢慢傳遞開來,“迪蘭,這把劍已經擁有了當年我老師遊俠封印空間魔的力量……”


“可老師,那樣的話,你不就……”修雷克忽然打斷道,就好像知道了海頓究竟做了什麼一樣。

“嘿,修雷克,其實我在八百年前就應該不存在這個世上了,我本是一個魔力龐大的靈魂體而已,一直局託着遊俠老師留在我身上的神之力,我才能保持着人類形貌,而如今我已經將這種力量全部交於劍上了……”那呼呼的聲音,正淡然的說道。

“……不!用您的命換這種力量——這種事我不幹!”迪蘭忽然大聲道。

“善便該有善果,惡就該有惡報,這一切都是天理,但如果這一切能讓大陸重新恢復和平,那這也不算什麼!”說着,迪蘭手間斷虹劍的光芒忽然加重了許多,“斷虹啊斷虹,百年之後,你此刻應該甦醒了!”

一時間,在密林一處,璀璨的光芒,猶如耀日,遮掩了所有的光芒,所有人都是被刺得閉上了眼睛,但即便如此,眼睛依舊刺痛不已。

在光芒散去,迪蘭看着手中的斷虹劍已經大變模樣,全劍無一處瑕疵,如水晶一般光滑無比,那灼灼的光亮更是星輝點點,而且迪蘭更感覺到無比的力量正在從劍中擴散出來。

“哼,臭小子……這便是新的斷虹劍,拿着這把劍,可不許再輸了咯!”海頓的聲音越來越弱了,“可惜往後再也見不着你!臭小子,修雷克……”

此刻,不只是修雷克和迪蘭,羅斯坦和克里斯也在一旁如其弟子一樣,眼角涌出了淚水,雖然他們不知道該開口說些什麼,但海頓給他們的震撼之感,已經遠遠超乎想象了。

“老師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會打敗空間魔的!”迪蘭抹去淚水,堅定的對着斷虹劍說道。

“哼,那還用你說……”聲音消去了,而這四個人也再次迴歸了前進動作,朝着密林一處,空間魔那裏,帶着全大陸的希望,與之一戰。

……

而空間魔此時正在運行着他的邪惡力量,因爲這個新身體他並不是很熟悉,儘管自己已經再一次降臨這個大陸,興奮已經充斥了他的心頭,但他仍需要緩和,他不停的將所要施展的邪惡魔力環繞於全身,心裏還不停的妄想着:已經八百年了,這大陸的感覺依舊未變,這麼好的大陸怎麼配人類生存呢,帶我將能量完全掌控,我必先亞斯特帝國開始毀滅,使整個大陸沉溺與黑暗之中……

就在空間魔妄想之時,迪蘭等人已經趕到了那個莎麗斯對他們事先指示的地方,空間魔只聽到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從他身後傳來,而回過頭去…… 迪蘭他們看着那個黑袍,從其身上傳遞來的無比邪惡的氣息,沒有錯,這就是所謂的空間魔的感覺吧。

那個黑袍已經被空間所附體,此刻有了真正的人身,他回頭看到了那幾個趕到這裏的人,嘴角微微一笑,他並不是在看人,而更準確的是看着迪蘭手中那正在發光的斷虹劍,因爲海頓的原因,成功了打消了他運用迪蘭身體作爲媒介的企圖,因爲越是優越的身體他才能帶來更大的力量,可現在迪蘭手中握着那把劍已經將他整個身體用神力包裹住,空間魔是無法在踏入的。

空間魔原本的打算可是準備利用迪蘭的身體復活的,在沒有任何人的干擾下,他幾乎可以選擇任何一個人類的身軀來複活,可如果是普通人的話,可能會無法承受住他所帶來的強大力量,所以,迪蘭那身原本NO.3鬼齒的身體,外加上不可思議的天利,以至於他被空間魔鎖定爲最好的身體,可就在前不久,海頓破壞了他的這個計劃,值得讓他運用心魔黑袍來複活。

這一切,海頓並沒有那麼多時間告訴迪蘭一切,但至少告訴了迪蘭,有了這把劍,他們是可以和眼前的空間魔決一雌雄的。

“哼!無知的人類,你們真的以爲能夠阻我?還不如乖乖的化作靈魂體,在爲我的身體增添一丁點能量的好……”此刻的空間外表如同一個枯面的老人,但並不是想象中的那樣衰老,面色猙獰已經展露了他的全部。

“這就是這個傢伙,魔血黨的主謀?”羅斯坦在一旁稍問了一句。

“不要小看他,他可是擁有着接近神族的力量,在暗黑世界裏的主管人!”修雷克提醒道。和人類世界一樣,那是另外一個世界,空間魔所屬的暗黑世界。

“不管怎麼樣,我們不都要打敗他嗎?如果今日我們敗了,那大陸豈不是就被他所糟蹋了?”克里斯滿臉不願,他甚至想起了和麗莎公主的約定,他一定贏才行。

“要是能那麼簡單就好了!”修雷克無奈的搖了搖頭,此刻空間魔還沒有動手,不知道在揣摩着什麼。

“總之我們一定要全力以赴,不只是爲了幫海頓大叔報仇,還有那些曾經幫助過我們的人,今天我們決不能讓他們失望!”迪蘭氣宇軒昂的說道,同時四個也都各自站好了位置,等待着下一刻與空間的第一次交手。

“哼,無知……”這種口氣和那時的奧洛克極爲相似,但那其中甚至傲氣更重,忽然,空間魔高喊了一聲:“首先,就先把這個林子毀掉吧,看着實在是太礙眼了!”說罷,只見空間兩袖之中忽然衝出一綠一紅兩道洪流,在其中央飛速旋轉狠狠的對撞,一股能量漣漪自己接觸處,猶如波浪一般,暴升而開,隨後便是一道氣浪從腳面狠狠的掃過。

迪蘭等人都將雙臂擋在身前,硬聽着那股衝擊力和周圍的劇烈殺響,幾秒過後,似乎一切都已經平靜了,待四人望向周圍的時刻,他們都驚呆了,方圓一公里左右,那些原本的草樹都已經不見,已經化作了一片空地。

眼睛睜得老大,眨都不眨一下眼的克里斯看着周圍如果換了一個地方似的,不禁嘆道:“這就是……空間魔的力量麼?”

四人裏,其他三人的表情還算可以,“沒有錯,這也許就是他的實力!”修雷克當然知道空間魔到底怎樣的可怕,他可是統一整個暗黑世界的魔鬼,甚至有着半神之說。

“總不能光讓他攻擊我們吧……一起試試看吧!”羅斯坦忽然說道,手中更是充斥起明亮的火焰,隨着用力的揮手,便將那如大魔導師等級的強大火焰衝着空間魔那黑袍揮了過去。此刻,空間魔的四周都如被火網包圍了一般,但空間魔甚至連躲的動作都沒有,依然是站在原地。

在火焰即將化爲中心點時,發生的事情就讓迪蘭他們四人大吃一驚,是一個保護層,所有火焰在接觸到空間魔身體一尺外的保護層後都不知消失到哪裏去了,確切的說,那是魔法力量被完全抵消了。

而且耗費那麼大力氣的羅斯坦所釋放的火焰,竟然被他彈指間的保護罩就這麼抵消了,而且還是這麼強勁的魔法,難道他的防護罩比那個時候修雷克的盔甲更厲害嗎?

“就這麼點力量,也想碰到我,無知……”空間魔稍微拍了拍黑袍的袖口,表現出很輕鬆的樣子,那種樣子真的令人發齒。

這次換做迪蘭和克里斯,兩人各自匯聚起全身鬥力,克里斯現在將所有的魔法元素匯於胸前,形成了一個非常大的光球,最其雷電交加之下,將光球朝着空間魔發射了過去,可結果是一樣的,光球也在距離空間魔一尺身前時,被抵消掉了,看來魔法應該是對空間魔沒有什麼作用的,那羅斯坦和克里斯兩人的瞬間就會下降一半。

但迪蘭緊接下來的攻擊,卻令空間魔大吃一驚,那是海頓將神之力蘊藏在其中的斷虹劍,在其劍身接觸到那保護層時,可以清晰的看到不同顏色的紋裂出現在保護層之上,但並沒有完全將其破壞,但迪蘭只覺得自己的雙手像是被吸引住了一般,劍也一樣拔不下來,正當其他三人相救他的時候,卻被一股衝擊力強勁的推開,三人瞬間感覺到這股衝擊力頗爲強勁,胸前的骨頭似乎已經被震斷了。

平地之上,三人全部都口吐鮮血倒在那裏,而迪蘭依舊是不能脫身,他更不能放棄斷虹劍,所以身體一直在保護層外糾纏着,這時,空間魔的臉上忽然冰冷起來,他已經知道,原來所有神之力都以藏在這個劍中,只要將這個金髮青年殺死,那大陸上定然是無人能夠在威脅他了。

“哼!真遺憾,原本你可是能夠保全身體活着的,如今你的下場也只有死路一條!”說着,只見空間魔繡袍裏忽然出現一把黑氣形成的蛇形長劍,彎曲的劍弧那詭異旋轉,正在逼近迪蘭的身體,那看似鋒利無比的刀鋒,如果迪蘭再不離開的話,那可就要肉綻崩裂了。

這時,迪蘭大喝一聲,他心中想着:自己怎麼能對這個惡魔屈服,他要擊敗他,他要爲老師報仇……手間斷虹劍的光芒忽然亮了數倍,甚至將蛇形長劍給吞沒掉了,旋即一道磅礴勁氣自迪蘭身上暴壓而出,空地中頓時想起了一連串的音爆之聲。

“迪蘭怎麼了?”克里斯嘴中帶着鮮血,此刻他已經無力站起來,相比剛剛那一擊是非常人能夠承受的吧。

“這是斷虹劍裏面的力量,是當年封印空間魔的力量……”修雷克的傷勢能較爲輕緩,但一樣不樂觀,羅斯坦也在不定注視着迪蘭那裏,他也想站起來幫忙,可是他剛剛那全力一擊的魔法竟然對空間魔沒有絲毫效果,果然人類是無法和這等惡魔戰鬥的,那不是一個級別的戰鬥。

感覺到迪蘭手間斷虹劍的變化,空間魔終於略微的長大了一下他那無精打采的眼睛,臉色微變,雙袖上擡,忽然一道黑光大盛而上,將兩個人的身體都包裹在其中。

“碰!”一陣強勁的氣息降臨而下,狠狠的砸向他們所處的地面,後者一陣劇烈的顫抖,片刻之後迪蘭的身影忽然從那道氣息之中後躍了出來,嘴間也同樣是留下了一道血痕。

“哼!雖說這劍上的力量可以觸碰到我的臨界點,不過,你們所不知道的是,現在陰星之殿已經全力向北大陸進攻了,那些可都是擁有魔血黨的戰士!”此刻,空間魔竟然暗喜着,早在之前,他就下令心魔身爲殿主控制着整個陰星之殿,在最近傳達法術口令之中,都已被心魔下了手腳,只要陰星之殿的弟子們學習了這種魔法,他們就會被心魔所控制,空間魔正想達到這個目的,借刀殺人,用陰星之殿的衆多弟子來侵襲大陸。

這時,迪蘭卻自信的笑了笑,擦去了嘴角的血痕,道:“呵呵,這次恐怕你就要失望了,現在陰星之殿除了你那些魔血黨手下,其他都不會聽從你的命令的,你做夢也不會想到,銀月城城主也是傳說中的賢者吧,況且陰星之殿的兩位長老早就懷疑了殿主的身份,你所下的魔法口令,長老根本就沒有傳到弟子口中,想必你的魔血黨戰士現在正和陰星之殿和銀月城的月之騎士們戰鬥吧……”

果然不出迪蘭所說,在那個時候,兩位長老看到的奇異光芒便是黛安娜傳遞給他們關於約定之日的信息,兩位長老當然明知事理,心魔代替殿主所下達的命令當然也就沒有得逞,此刻,在陰星之殿,那些原本的魔血黨戰士已經激戰到了白熱化,僅憑那幾百個戰士是根本抵不過這麼衆多的人類,已經全部死亡殆盡。

聽到迪蘭這麼一說,空間魔臉色瞬間大變,他立刻用他那感知能力感知着陰星之殿那裏的戰況,果然,他的勇猛都以竟中技被全部伏殺,也就是說,現在除了他自己,沒有任何一助力在幫助他了,可他確實猖狂的笑了笑。

“哈哈哈,人類,這次算你們聰明,不過,你們四個,我這就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聽空間魔的語氣,那並不像虛張聲勢,而下一刻迪蘭他們四人才感覺到了一種真正來源於心頭的恐怖,那臨近傍晚的空中忽然如血日一般,在其邪惡的能量湃射下,甚至開始有種類似侵蝕大地的感覺,他們四人瞬間都感覺到腳下有種很不自在的感覺,而且那種感覺在無比快速的凝聚着,頃刻之間,使得空間魔身上的黑色霧氣膨脹了數倍。 那黑袍之下忽然生出了雙角,全身更是散發着強大的邪惡之勢,迪蘭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個空間魔實力的異常強悍,已經超過了他之所有遇到過的敵人。

時機到了,那個封印着空間魔的力量封印已經開始鬆動,就像被壓制了千年之久一樣,空間魔手上那股令他想要揮霍一切的力量,使其毫不猶豫的朝着克里斯他們三人那邊回去,一道黑色光芒順勢而出,迪蘭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三人就已經被那股衝擊再次擊退了數十米遠,再加上本來的傷勢,這回可能真的無法再站起來戰鬥了。


而此時,明明邪氣大盛的空間魔卻隱約感覺到了對他來說不祥的氣息,那是迪蘭手中的斷虹劍,就算是在這等邪氣之下,那劍的本身竟然愈發俞亮,毫無阻擋,就好似在告訴迪蘭:用我就可以將他斬斷一樣!

斷虹劍帶給他的光芒,是迪蘭心中頓時勇氣大增,他根本不需要去懼怕,他的身後有着那麼多夥伴,只要大家團結一心,就可以擊倒這個可惡的惡魔。

看到斷虹劍那股光亮,空間討厭的很,手間立刻開始結印,一個黑色圓形的球體瞬間便形成在了其面前,這和克里斯剛剛所釋放的光芒球體剛好是相反的,這是充滿着魔氣的球體,被他擊中的話就會化爲惡魔。

正當空間魔準備揮出黑球之時,“嗖,嗖!”兩道金色光芒忽芒而至,這是光屬性魔法,光芒脈衝,雖然這兩道光芒都被那層可怕的保護罩抵消,但卻成功的阻斷了空間魔的施法。

究竟又是誰來了呢,迪蘭以至遠處的三人都不禁朝着光芒軌跡那端看去,原來不止是一個,是那些在帝國團裏戰鬥勝利存活下來的騎士還有少部分魔法師們,他們都被莎麗斯的傳送魔法傳到了這裏,來助迪蘭一臂之力,共同對抗空間魔的。

此刻,空間魔的身體忽然顫抖起來,並不是因爲他害怕了,而是他身後那一百來個騎士都同時用劍揮出了他們鬥氣,形成的波浪正在不停的打在那個保護罩上,雖然那些鬥氣都抵消掉了,但仍然給保護層內的空間一些威脅,但空間表情依然是很輕鬆,就好像在告訴他們,你們的攻擊就像是爲我瘙癢一樣。

“目標是黑袍男人,東邊,魔法師部隊,快,西邊騎士部隊,北面,劍士戰士部隊,大家快些站好!”這個時候,像是傳達着作戰信息一樣,大家竟然紛紛組織了起來,面對這個惡魔,沒人後退一步。

有幾個劍士急忙跑到了迪蘭身邊,將他攙扶起來,向遠處跑着,因爲接下來就是他們的猛攻了。

“魔法、攻擊!”隨着一聲攻擊指令的下達,騎士部隊分別施展出那騎士專屬的鬥氣力浪,劍士戰士更是空劃出無數道光劍刃,一時間點亮了夜空,魔法師部隊因爲傷殘的緣故,只有着冰屬性魔法、土屬性魔法、但他們沒有怠慢,全力以赴以前施展出了冰雪之刃,和大地之脈兩種高級魔法,五彩的光芒瞬間混爲一談,在空中,地上形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最終全部擊中在了站在那裏絲毫不動空間魔。

因爲衆多力量彙集的衝擊,幫助迪蘭逃脫的幾個劍士也因爲衝勁失去了平衡,和迪蘭一起跌倒在地。

“這下他應該斃命了吧!”其中一個劍士立刻站了起來,走到迪蘭身邊再次將其扶起,說道。

“咳咳,不行的,這種程度根本不能傷他分毫的……”迪蘭勉強道,他知道,只有他手中的斷虹劍才能他戰鬥,這些攻擊都會被他的保護層抵消掉。

“不,不會吧……”那個劍士一臉驚異。但結果卻是向迪蘭所說,儘管那近二百人的力量全部打擊在了他的身上,而那個空間魔卻一點都沒有損傷,如果換做大陸上的人,就算是賢者也未必能夠這樣接下這種攻擊吧。

嘴間一絲冷笑,黑色能量在長袖劍急速凝聚,一晃,空間魔朝着騎士部隊轟殺過去,騎士們都瞬間做出了反應,沒有傷亡。激戰之中,在不知不覺下,在場的人似乎有人發現,他在用保護罩抵消能量衝擊的時候,他的身體是動不了的。


帶着這個想法,騎士、劍士們依然繼續大聲的指導着:“不要給他反擊的空隙!”看着那些勇士浴血奮戰,在一旁的羅斯坦他們也都被醫療魔法師整頓了傷勢,終於能夠衝心回到戰場和迪蘭一起作戰了。然而,羅斯坦在這個時候也忽然驚訝了一下,給他治療的正是從布蘭卡王國來到劍士,羅琳,那個曾經被魔血黨雷文陷害,被羅斯坦設計所救的女孩。

這裏是戰場,當然不能感情用事,看着這個曾經被自己所救而有所作爲的女孩,羅斯坦頓時欣慰,浩浩蕩蕩的走向了前方,身後的羅琳長髮披肩,朝着羅斯坦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然後便回到了自己的崗位部隊。

加上了羅斯坦等實力人士,這邊的火力瞬間增大了好多,火焰,冰錐,各種鬥氣波動,不定的擊打着空間魔那所謂的保護層,至今爲止他一直是站在那裏,果然空間魔在保護狀態下,身體是不能去施展什麼的,迪蘭一直在等着機會,準備用手中的斷虹劍將他那個可惡的保護層破壞掉,那樣他們一定能獲得勝利的。

“哼,區區人類,想要動我一根手指頭,別作夢了!”站在保護層內的空間魔一臉輕鬆,自言自語道。忽然,他眉頭一皺,那個斷虹劍的感覺瞬間襲來,空間魔猛地回頭,看到迪蘭已經高舉斷虹劍向他劈來。

然而迪蘭不知道,他已經上當了,對於斷虹劍來說,空間魔寧可自己撤去保護層自身受些傷害,也要不惜一切將眼前這個金髮小子和斷虹劍徹底毀壞的。

這時,迪蘭只發現空間魔忽然將保護層撤去,因爲迪蘭攻擊的原因,遠處的人並沒有施展過多的魔法或是鬥技,怕傷害到迪蘭的身體,可這正應了空間的得逞,空間魔一瞬之間,將一股銀黑色的電芒揮出,直接擊中了還在空中的迪蘭,劇烈衝蕩感覺好似五臟六腑全部碎掉一樣,迪蘭身體立刻失去平衡,倒在了那一邊。

當然,羅斯坦他們是不可能不站出來救迪蘭的,可他們都在半路被空間魔所召喚出的黑色霧氣擋住了去路,正面的魔法師部隊更是被他揮袖而退,那些魔法師也頓時全部倒地。

“哼!死吧!看來這八百年來的孤注一擲,是我贏了!”此時此刻,羅斯坦都無法看到迪蘭,嚇得整個人身子僵住,屏住了呼吸,就算能看到的也無法伸出援助之手,他們被一股強大的邪惡壓迫力所震退,這是本能的反應,並不是他們膽小,空間算計了好久,終於可等到了這個時候。

空間魔薄脣一抿,冷硬的脣角越發冰冷,接近着的就是一團邪氣旺盛的黑火正在逼近迪蘭,那速度如此之快,倒在地上的迪蘭都來不及反應離開,值得握緊斷虹劍,可這回卻並沒有什麼用,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忽然而一個身影擋在了迪蘭面前替他擋下了這奪命的一擊。

迪蘭當然知道這個身影是誰,這一瞬間,他的眼睛已經涌出了淚水,內心更是如同心絞一樣的痛,頓時大喊着:“蕾伊娜──!”被黑火擊中的蕾伊娜胸前紫色的裙襬瞬間變爲了黑色,迪蘭瞬間起身將倒下的蕾伊娜摟在懷裏,懷裏的蕾伊娜正在不斷咳血,氣息也漸漸微弱下來……


“可惡,怎會有人能夠突入黑霧之內……”空間很驚奇,這個女的到底是怎麼來的。能夠看到蕾伊娜忽然出現的人也都失神般朝這裏看來。


此刻,迪蘭緊緊地抱着蕾伊娜的嬌軀,他可以感覺到她的體溫正在慢慢消失,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頃刻間,他失去了生命中所有的東西……

“咳……咳……咳……迪蘭……”迪蘭懷中的蕾伊娜悠悠醒轉過來,發出了奄奄一息的聲音,迪蘭瞬間握住了蕾伊娜的手,淚水順着蕾伊娜的手掌不斷的流淌而下,他們自從上去前往拉爾王國就沒有再見過面,那個時候,他答應蕾伊娜好好的,一定要活着回來,可如今竟是這樣的重逢。

“蕾伊娜,你怎麼這麼傻,你爲什麼要來這裏!”迪蘭心底升起了強烈的恐懼感,失聲說道。蕾伊娜原本應該是在帝國內的,而且還有莎麗斯跟在身旁,迪蘭怎麼也不會想到蕾伊娜來到這裏,熟不知,蕾伊娜將莎麗斯給她的水晶放在了房間裏,那個水晶有着定位的作用,所以莎麗斯纔會沒有第一時間發現這件事。

蕾伊娜勉強擡起手,撫摸着迪蘭的面龐,微笑道:“傻瓜,因爲我想和你在一起……啊,你那麼……笨,如果我……不在身邊……你一定會吃虧……的,剛剛……不就是……”一提起剛剛,迪蘭心中更痛了,他冥閉着雙眼,任憑着眼淚不斷流下。

蕾伊娜輕輕的嘆息了一聲,看着寂靜的傍晚,眼中一片迷茫之色,“迪……蘭……,看着我啊……”說着,蕾伊娜用顫抖的雙手抹去了迪蘭臉上的淚水,迪蘭也同時睜開了眼睛。

此時的蕾伊娜嘴脣已經全無血色,從接觸到蕾伊娜的身體可以感覺到,剛剛那一擊已經將蕾伊娜全身經脈破壞,就算是莎麗斯也很難再將蕾伊娜救回了。 蕾伊娜在帝國團內隨着科莉一同行動時,便悄悄暗自打招呼離開了,科莉知道她是擔心迪蘭,所以沒有去勸阻她,可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別,便是要與蕾伊娜永遠的訣別。

“蕾伊娜,你先不要說話……我一定會治好你的,你不要……”迪蘭緊咬着自己的嘴脣,他已經不是在默默的流淚,嗚咽的哭泣聲不斷從他口中傳來,看着蕾伊娜那雪白、滄桑的臉龐,心裏更是悲傷到了極限。

然而此時,蕾伊娜的臉色已經漸漸暗淡了,她輕輕搖了搖頭,臉上的笑容未減,斷斷續續的道:“不用了……迪蘭……你只要答應我好好……活下去……”

“我答應你……你也答應我,要活下去!”迪蘭淚如涌泉,顫抖着道。

蕾伊娜那紫色的大眼眸微微合攏了一些,長長的睫毛已經快搭在眼瞼上,如夢似幻的說道:“恩……我不要……死……我還想……和……你……們……一起……快快樂樂……的……活下去……”

“都怪我,都怪我沒有能力,要是我再強一點,你就不會這樣了!”迪蘭很自責,甚至想到了那個時候被矇蔽的修雷克的話,要是自己實力夠強,就可以安穩的立足在世上。

看着眼前這個女孩,曾經救過自己性命的女孩,他緊緊的抓住她的小手,一邊灌注着暖緩的力量,眼中流露出感激且傷感的神色。

此刻,蕾伊娜的眼眸更加暗淡了,她咳嗽幾聲,鮮血順着嘴角流下,溫柔的看着迪蘭,聲音也更加虛弱了,“傻瓜……我又沒有……怪你……我要堅持……我會堅持……我……”這些話似乎耗盡了蕾伊娜的全部精力,她的眼神已經漸漸渙散,那撫摸着迪蘭的手也無力的垂落了下來,她靜靜的閉上了眼睛,臉上帶着滿足的笑容靠在迪蘭的懷裏,一滴晶瑩的淚水順着她那蒼白的面龐流淌而下……

蕾伊娜的最後一口氣斷了,是的,斷了,但是她很滿足,能遇上這個男孩,能遇他經歷那麼多故事,已經是非常幸運了,她一直在死去前的最後一剎那都對自己的所有所爲無怨無悔,沒有任何遺憾。

……

黑霧漸漸散去,迪蘭緊緊的摟着蕾伊娜那已經沒有了任何生機的嬌軀,他的臉色和蕾伊娜的臉上一樣蒼白,在極度的悲痛中,整個人完全呆滯了,就那麼靜靜的坐在那裏,一動不動。甚至忘記了空間魔還在他眼前的事,他心中的悲傷已經達到了頂點,他的心在流血,大腦中更是一片空白,他願意相信,之前還在他面前活生生衝她微笑的蕾伊娜,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此刻,羅斯坦他們也終於發覺了那個女孩似乎正是蕾伊娜的事實,他們知道,這一刻,不管他們去說什麼也無法驅除迪蘭心中的悲傷,可空間魔似乎從剛剛那陣黑霧中走了出來,目標似乎正是臥坐那裏,抱着蕾伊娜的迪蘭。

此刻的迪蘭,在蕾伊娜離開那悽泠中,毫無鬥志的抽泣着。

“哼!浪費我這麼長時間,原來只是一個替死鬼,金髮小子,你不用悲傷,我馬上就送你去你心愛之人的那個世界!”蕾伊娜在來之前的一剎那,似乎用了什麼幻覺魔法,將空間魔的視野暫時困住了幾秒鐘,只是僅僅的控制了幾秒鐘,對空間魔並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空間魔的這些話已經傳不到迪蘭的耳朵中了,當然也不需要他去聽,他只要乖乖的受死就可以了,說着,空間魔又一次揮了揮黑袍袖,剛剛那將蕾伊娜重創的黑色光芒又出現了,而且這次不是一個,而是四個,紛紛朝着迪蘭兇猛飛去。

“迪蘭快逃啊!”遠處不時的響起呼喚聲,可是迪蘭依然無動於衷,就好像已經做好決心,要和蕾伊娜一起去死。

邪惡能量的逼近,大家當然不能眼睜睜的就那麼看着,幾道魔法光芒都從周圍飛過,試圖想要阻止那黑色光芒前進的軌跡,但都遠不如黑色光芒的力量,在還沒有靠近黑芒時,就被其周圍的衝勁直接被彈開了,如果這一擊下去,還有誰能夠用斷虹劍與空間魔決一死戰呢?

“迪蘭,你忘記你的責任了麼?”這時,默默閉着雙眼的迪蘭,忽然從心底裏聽到了一個呼喚之音,那是誰的,那是……蕾伊娜的,“迪蘭你不可以因爲我的離去而忘記自己的責任啊,你要爲了整個大陸着想纔對啊!”這個聲音依然不停的在迪蘭腦中迴盪着。

是啊,迪蘭這纔回想起來,他這纔想明白,蕾伊娜之所以會救自己,並不是要讓自己這樣下去,他要站起來,將空間魔擊倒纔是蕾伊娜所希望的,就好似迴光返照一般,迪蘭身體忽然開始放出金色光芒,他毅然的站了起來,將蕾伊娜身體輕輕放下,只見一道金色光芒化作氣罩一樣,將蕾伊娜的身體瞬間包裹起來,在光芒四射之下,蕾伊娜的身體就好似天使的翅膀一樣化作星辰消逝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