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此話一出,這幾人便也不再矯情,爽快的把法器給收入了儲物袋,一個個叩謝不止。

陸奇看他們收下了法器,笑道:「你們在這等著,我去去就回。」

說完,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眼前……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陸奇的身軀便緩緩地顯現出來,隨後他輕觸儲物戒,只聽得噗通一聲!

一陣塵土飛揚過後,一大堆物事便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原來是一個巨大的妖獸屍體。

但見那妖獸高三丈,長五丈,四隻腳,頭部是牛頭,軀體是馬身,全身棕色絨毛,還有一個長長的馬尾巴。

陸奇微微笑道:「此獸誰知道名字啊?」

那隊長王永言沉思片刻,回道:「此獸名為『七星牛馬獸』,乃是牛和馬雜交而成,其修為在智開初期。」

陸奇疑惑的問道:「何謂智開初期?還有就是這妖獸的修為如何能夠看得出來?」

王永言趕緊回道:「智開相當於人類的金丹期,而妖獸的修為您需要開啟天目才能看得出來,不信您可以試一下。」

他面前站的可是創派祖師,正要急於表現一番,所以才慌忙答道。

陸奇聞言,便把眉心的天目睜開之後,看向那倒地的妖獸,果然發現此獸的頭部有著一絲的混沌氣旋,他通過研究,便知這就是智開的境界。

那王永言看到陸奇還在疑惑當中,便又解釋道:「祖師爺,您是不是看到此獸的氣旋了?這妖獸就是憑這個分辨的,而它還與人類不同,人類雖然看不出比自己高一個境界的修為,但卻可以看得出妖獸的修為,這點我也無法與您解釋。」

說到這裡,他咽了一口吐沫,繼續說道:「妖獸的修為分別是淬體、靈動、智開、先天、魂游、化形,分別對應人類的鍊氣、築基、金丹、元嬰和出竅期,至於那化形期卻和人類的化神期一樣,再到後面的境界名稱卻與人類的一模一樣了,這我就不作過多解釋,因為弟子的修為淺薄,只能解釋到這裡。」

陸奇默默地聽完,點點頭道:「我知道了,多謝你告訴我這麼多,正好我下一步要去這森林深處,這些知識也能派的上用場。」 王永言聽到誇讚,內心頗為竊喜,急忙抱拳道:「弟子能為祖師爺效勞,乃是弟子的榮幸。」

「嗯,」陸奇滿意的點點頭,對王永言的表現極為欣賞,再加上此人從始至終都對他禮貌有加,沒有一絲的怠慢之處,足見此人很會察言觀色,且有一定的領導能力,所以陸奇便準備提拔他一下。

想到這裡,陸奇拿出了一隻傳音符,在上面低語了幾句,遞給王永言說道:「你回去把這傳音符交給冬萱,她自會對你重點培養,委任提拔。」

那王永言顫抖的接過傳音符,噗通一聲跪下磕頭道:「弟子謝祖師爺的器重!」

緊跟著傳來一陣咚咚咚的聲響,他接連在地上磕了數個響頭,才止住了動作。

陸奇也沒阻止他,擺擺手道:「你把這妖獸的屍體收起來,作為你們此次的歷練任務,趕快離開這內特森林,回天蒼閣去吧。」

王永言抱拳叩謝道:「謝祖師爺大恩,在下這就回去了。」

旁邊的羅樂邦、芮曉蘭和龔雁菡也跟著行禮,一個個態度極為恭敬。

行禮之後,他們便抬著那宋力強的軀體,向著內特森林的入口趕去……

陸奇望著眾人的背影,輕嘆一聲,抬手抱起了劉雪的嬌軀,飛速向著森林內圍奔去……

此番遇見這些弟子,雖然屬於一個小插曲,但卻讓陸奇感觸頗深,因為他從內心深處有種自豪之感,那便是自己創立的宗門,不但開始發揚光大,而且後期還能流芳千古,這一路走來,只有這創立宗門之事他感覺做的最為正確。

陸奇一邊狂奔一邊思索,轉眼間就到了森林內圍,而這裡的獸吼聲到處都是,且還是一陣接著一陣,似乎是永不停歇一般。

陸奇無法忍受這獸吼之聲,便用神念鎖住了聽覺,徹底達到了充耳不聞的效果,這一刻他才感覺清凈了許多,但由於此次危機四伏,他便把土術給延伸出去,隨時戒備著周圍的突發情況。

忽然,陸奇的前方出現了一隻通體黝黑的巨熊,但見那熊高約五丈,腰廣十圍,當真是巨大無比,而陸奇站在它的身前如同螻蟻般渺小。

那隻巨熊擋在陸奇的面前,口吐人言道:「卑微的人類,此地屬於我的地盤,想要過此路,留下買路錢!」

這熊可能是發現看不透陸奇的修為,所以才如此道來,若是比陸奇修為高的話,估計早就出手了。

聞得此言,陸奇感覺有些好笑,同時開啟天目看了一下那熊的修為,不過才智開中期,相當於人類的金丹中期而已。

於是,陸奇調侃道:「你要多少錢啊?」

那熊伸出了一隻熊掌,吼了一聲!那聲音真是震耳欲聾。

陸奇被震得頭皮發麻,從儲物戒中摸出了五顆靈石,道:「夠嗎?」

那熊搖搖頭,吼道:「是五百顆!」

陸奇嗤嗤笑道:「你的胃口還真大,倒是符合你的體型,不過呢,小爺我靈石多得是,但就是不給你!」

說完,陸奇大喝一聲:「火焰刀!」

忽見一隻火焰巨刀從陸奇的手中發出,以電掣之速向那巨熊斬去!

巨熊看到火焰刀來襲,已經感受到了威脅,但由於它的體型巨大,便只能開啟護身屏障硬抗!

只聽噗的一聲!

火焰刀如切豆腐一般,直接穿透了巨熊的腹部,繼而出現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那熊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不多時,一隻大如小山的巨熊徹底被燒成了灰燼,最後,一隻金燦燦的內丹滾落出來,陸奇趕緊收起了火焰,不讓這火焰傷到內丹分毫,隨即抬手一抓,把那顆內丹給收進了儲物戒。

這內丹的成色頗佳,若是拿到坊市去賣,也是價格不菲。

陸奇殺完巨熊之後,又向著前方行去,忽然,陸奇感到頭頂上一陣颶風襲來,且尤為迅速。

陸奇旋即催動火術;

抗拒火環!

從陸奇的周身湧出了一圈紫色火焰,把他環繞在中間,那紫色火焰的溫度極高,頓時把周圍的草木直接烘乾!

這是陸奇發現了其中的奧秘,專門把紫焰妖火單獨釋放出來,因為這種聖火對妖獸極為克制,所以他才如此釋放!

那颶風越來越近,等到了跟前之時,陸奇終於看清楚了,原來是一隻黑鷹,但見那黑鷹發出一聲哀鳴,撲向那巨熊被燃燒過後的灰燼。

陸奇盯著黑鷹沉吟道:「這黑鷹該不會是那巨熊的妻子吧?」

果然,那黑影轉過身來,用一雙墨綠色的眼珠瞪著陸奇,口吐人言,尖銳的厲喝道:「我夫君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出手殺他?」

陸奇淡淡的回道:「你夫君剛才要打劫我,我沒錢給他,它就跟我動起手來,

於是我一個不小心就把它給殺了。」

說完,陸奇擺擺手,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還我夫君的命來!」黑鷹說完,其身軀變大了數倍,直借用那前爪向著陸奇抓來!

早安,顧太太 陸奇面色從容,冷聲道:「不知死活的畜生!你去陪你的夫君吧!」

說完,他的周身湧出了大片的火焰,下一秒其身軀消失在了原地,繼而迎上了那黑鷹!

只聽轟的一聲!

黑鷹的體型雖然龐大,但卻被那火海瞬間吞沒,眨眼間就被紫焰妖火給燒成了渣滓,陸奇還聞到了一股焦糊的味道,且尤為刺鼻。

接下來,滴溜溜滾落下來一顆內丹,丹身通體呈碧綠色,且並無任何光澤,陸奇抬手便把那內丹給收入了儲物戒,而後他便又踏上了征程……

陸奇越往裡邊走,遇到的妖獸也越來越多,由於剛才的火光太過耀眼,導致附近的妖獸都看到了此番的戰鬥場景,頓時把它們給嚇得瑟瑟發抖,只因火焰原本就讓獸類十分懼怕,況且那火焰還是聖火,更是它們的剋星,這一下子讓它們全都龜縮起來,不敢再去找陸奇的麻煩,甚至一個個避而遠之,唯恐遇見這個煞星。

一時間,整個內圍變得極為安靜,竟連剛才的獸吼也聽不到了,原本那陸地有著妖獸在奔跑,天空也有妖獸在飛行,可這一下子全都躲了起來。

陸奇一個人默默地在綠蔭小道上狂奔,其身側還懸浮著劉雪的嬌軀,此時的劉雪緊閉雙眼,長長的睫毛貼在眼帘,小巧的嘴唇有些蒼白,這相貌雖不是極美,但也算是個漂亮女子,看的讓人生出一種憐愛之心。

陸奇看得有些痴迷,忽然把眼光收了回來,其心裡暗暗自責:『這可是兄弟的妹妹,無論如何也不能對她有任何想法。』

與此同時,他還時刻告誡自己,對待劉雪只能像對待自己家人一樣,決不能有任何邪念。

……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而陸奇在這森林裡面卻看不到一絲的陽光,只因這裡全是參天大樹,且頗為茂盛,根本透不過一絲陽光進來,而周圍也是寂靜無聲,甚至連鳥叫聲都沒有,這讓陸奇感覺十分詭異,但他由於藝高人膽大,也並不怯懦。

只聽嗡的一聲長鳴!

那聲音像似在召喚著什麼,陸奇凝神聽了片刻,卻沒從裡面聽出大概。

隨後,傳出一陣獸蹄之聲!

陸奇抬眼望去,發現前方黑壓壓的一片,幾乎望不見盡頭,四處塵土飛揚,從那塵土裡面顯現出了一隻只妖獸,密密麻麻。

這群妖獸全是狼頭豹身,前爪是黑色,眼珠湛藍色,其修為大部分在智開期左右,全部張開了血盆大口向著陸奇撲了過來。

陸奇見到此景,不敢大意,凌空一點,其身軀便飛了起來,離地足有幾十丈之高。

而那些狼頭豹身的妖獸卻跟著陸奇騰空而起,但速度卻是慢了下來,宛如瀑布一般,呈現一道獸牆。

誰知道陸奇剛到天空中,耳邊卻傳來一道破空之聲,緊跟著其頭頂上方撲過來了一群黑鷹,且數量更多,每隻黑鷹皆是伸展著巨爪向著陸奇抓來!

這妖獸倒也聰明,居然上下齊出,打了陸奇一個措手不及。

而這些妖獸仗著自己那堪比法器的軀體,竟都使用的近身攻擊,且整齊有序,似乎是經過排練一般,頓時讓陸奇的眼前一亮,忍不住的讚歎起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陸奇不敢大意,把火焰給收了起來,旋即催動土術;

土之屏障!

但見一座巨大的小山出現,把陸奇的身軀包裹在裡面,而那些妖獸也如期而至!

只聽得劈劈啪啪一陣聲響,宛如雨滴一般傾瀉而下,全是妖獸的身軀撞在小山之上的聲音,由於那衝擊力過猛,小山四處坑坑窪窪,出現了大片的凹陷,隨著陸奇的修復,漸漸地恢復成原樣。

見此一幕,陸奇也對那妖獸的身軀暗贊不已,因為這些妖獸只有金丹期的修為,卻把他元嬰期的小山都給撞出了一個個缺口,足見這些妖獸的肉身及其強悍,已經隱隱超出了法器的堅硬程度,直逼道器!

若是陸奇沒有這小山防禦的話,恐怕早已被撞成了肉泥,即便是他拿出數個法器防禦,也根本擋不住,而這些妖獸的數量也太多,今日的情況要是換做任何一個元嬰期的修士,估計也會身死道消。

即便是元嬰期修士不停地施展瞬移,也根本躲不過如此龐大的妖獸數量,因為這瞬移還有著緩衝時間,且還有距離限制,而這妖獸群太過龐大,再加上它們還都是智開期的修為,別說一名元嬰期修士,就算是數名元嬰期修士估計也難以活命。 陸奇用神念觀察著外面的妖獸,發現它們雖然無法破開那小山的防禦,但卻絲毫不願停歇,一直向著小山撞去,身在小山之內的陸奇被震得耳膜嗡嗡作響,但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這種情況持續了兩個時辰的時間,妖獸群似乎有些累了,便一排排的換著攻擊,非常的整齊有序,並無一絲的混亂,這讓陸奇頗感詫異。

於是他把神念延伸出去,在那獸群裡面查看,試圖找到首領,可他找了半天,仍是一絲髮現都沒有。

那劉雪的眼皮微動,應該是被這巨大的聲音給吵醒,她小嘴輕啟道:「前輩快走吧,不用管我,這些妖獸的數量太多,若是您再遲些,估計性命都沒了。」

陸奇嘿嘿笑道:「你放心睡吧,我們現在安全的很。」

「嗯,」劉雪聽到此言,便又陷入了沉睡……

陸奇把手探入劉雪的脈搏查看,發現其氣息竟又微弱下來,似乎生命將要隨時逝去!

陸奇見狀大驚,便也不再藏拙,旋即輕觸儲物戒,把那洪天和陽平都給放了出來。

重生娛樂圈之奮鬥人生 這倆傀儡一經放出,便相繼施展瞬移攻向那些妖獸。

傀儡們進入獸群之後,猶如虎入羊群一般所向睥睨,瞬間就滅殺了一大片,而傀儡們的軀體也遭受了數撥衝撞,所受之傷也著實不輕,但他們根本不知疼痛,並且還能自我修復,所以這些傷勢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接下來,洪天又放了一記『極光幻波風』,這迅猛的颶風變得巨大無比,狠狠地向著獸群席捲而去!

那獸群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這狂風橫掃了大片,雖然它們的身體太過堅硬,但這畢竟是假竅期傀儡所發出的靈技,其攻擊力更是強橫如斯,直接把那些妖獸給捲成了肉泥!

而那陽平也不甘示弱,同樣用眉心放出了一記『青元神爪』,由於此技乃是上品靈技,且覆蓋的面積極廣,頃刻便抓死了大片的妖獸。

一時間,整個森林屍橫遍野,瀰漫著一股血腥的味道,如同煉獄一般,場景極為慘烈。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的時間,獸群的數量越來越小,從最初的密密麻麻變得零星鬆散,甚至到最後那些妖獸都遁向了遠處,不再發起攻擊了。

嗚!

後方傳出一道漫長的啼鳴之聲,獸群聽到這聲音之後,居然開始緩緩撤退,不多時,周圍便再也沒有一個妖獸,徹底恢復到了剛才的寧靜……

陸奇見到此景,輕舒一口氣,抬手撤去小山,帶著那劉雪的嬌軀向著前方緩慢飛行,與此同時,他還把洪天和陽平護在身體兩側,以防萬一。

此後的一段路程,一直都是相安無事,再也沒有妖獸敢於攻擊陸奇,而陸奇也樂得清閑,雖然在途中偶爾會遇到寥寥幾個妖獸,但那些妖獸看到陸奇之後,便一溜煙的跑掉了,也不知是懼怕還是另有原因。

陸奇也不願再造殺戮,況且下一步還要去尋那獸王幫忙,若是在這片區域殺太多妖獸的話,可能會激起整個獸族的同仇敵愾,到那時恐怕會徹底得罪獸王了,如今這狀況還有辦法解釋,到時完全可以說自己是身不由己出於自保,即便是面見獸王也能討個理字,因為陸奇深信有理走遍天下。

漸漸地,陸奇將要走出外圍了,因為這邊的樹林及草木全都是及其古老,而那些樹木竟然比五人合抱還要粗壯,而那些花草竟也是高大無比,就跟長了數百年一樣。

此時,陸奇在低空緩緩飛行,其身軀離地面只有十丈之高,而他的頭頂全是茂密的枝葉,把天空全都給遮蓋起來。

忽然,樹木上的枝幹開始扭動,若是用肉眼看去,還根本察覺不到,隨後,那些枝幹猛然向著陸奇席捲而來,底部的花草居然射出了數道尖刺,猶如雨點一樣密密麻麻!

陸奇大驚,旋即催動土術;

土盾!

只見一圈淡黃色光暈把他和劉雪給包裹起來,密不透風!

那些樹枝開始自動彎曲,呈包圍之狀,徹底把陸奇給卷在了裡面,而那尖刺也蜂擁而至,撞在土盾上發出了一陣叮叮鐺鐺的聲響,只因這土盾太過堅固,只是泛起了陣陣漣漪,便徹底擋住了數波攻擊。

接下來,那一根根粗大的樹枝向著陸奇蔓延過來,瞬間把他給纏的結結實實,而陸奇有土盾保護,也並不懼怕這些樹枝。

然後,這些樹枝開始慢慢的向內靠攏,越收越緊,在遇上土盾之後,便也始終無法縮小。

我的技能不正經 陸奇見狀,旋即催動火術;

召喚火靈!

從他的正前方出現一個火焰巨人,全身都跳動著紅色火焰,頓時令周圍的溫度驟增,隨著陸奇的神念微動,那火靈便開始向著樹枝撲去!

只聽得滋滋啦啦一陣聲響,看似粗壯的樹枝,遇上那火靈之後,即刻被燒成了飛灰,繼而那火焰開始

向著周圍蔓延,且越來越旺盛。

與此同時,陸奇還把那聖火分離開來,只用那灼炎玄火攻擊,因為此火乃是專門克制山川及大地的,想必對於這些樹木應該也能剋制。

果然,那些樹枝起初還有些頑抗,待過了片刻的時間,它們瞬間被烘乾,跟著就全部燃燒起來,再加上這片區域全是樹木及雜草,不多時,那火勢越燒越旺,轉眼間就蔓延了十丈左右的距離!

而那火靈在森林中來回穿梭,如同火焰的引子一般,它奔到哪裡,哪裡就成了火海,同時,陸奇還能隱約聽到一些凄厲的哀鳴之聲,估計是這些草木發出的,雖然它們並未修出靈智,但由於修行的年代已久,早已有了疼痛之感,故而才會有此現象。

「火靈再出!」陸奇大喝一聲,從他的周身又冒出了三隻火靈,個個魁梧精壯,一起向著森林撲去!

就在這時,從遠處飛來一個龐大的身影,距離陸奇越來越近,而那身影時而顯現,時而消失,估計是在施展瞬移的法門,最後,陸奇終於看的真切了,原來是一頭巨猿。

但見那巨猿身高三丈,全身都是黑毛,頭部居然和人類極為像似,陸奇用天目察看了一番,發現這隻巨猿竟然有著先天後期修為!

一夜恩寵 吼!

那巨猿張開大口,發出了一聲驚天長嘯,震得陸奇頭皮發麻,而周圍百里的妖獸似乎也聽到了這聲吼叫,那空中的妖獸被嚇得差點跌落下來,地面的妖獸被嚇得趕緊縮入洞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