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殺手沒有着急向上爬,而是向遠處小巷盡頭看去。小巷盡頭處,包抄而來的另一名殺手立刻向小巷對面跑去,他們打算包圍藍海辰二人。

“怎麼殺手,你不用厲鬼來殺我嗎?”這時二樓突然響起藍海辰的聲音,“我就在這裏,你讓厲鬼上來呀,如果是厲鬼的話,可以輕易上到二樓吧。”

殺手不說話,看來聽到藍海辰明顯經過改變的聲音後,殺手已經意識到自己的聲音不能暴露。

“看來你無法讓厲鬼來殺我呢,是因爲看不到我吧?”藍海辰的聲音再次響起,“那你爲什麼不讓厲鬼帶你上來呢?如果是厲鬼,帶你上來我也攔不住的。”

殺手依然不說話,什麼表示也沒有。

“明白了,看來這也不行,你們的厲鬼還真是夠嬌貴的!”藍海辰諷刺道。

祕密規則:若殺手沒有鎖定目標,厲鬼的能力會被全面限制。

也就是說,現在殺手手中的厲鬼也就是個自己會動的木偶而已,起不到絲毫作用!

“順便說一句,另一邊的大門我也已經鎖上了。如果你們打不開的話,我不介意和你們耗到天亮。”藍海辰又說。

而此時在小巷對面,這棟小樓的大門處,突然響起一陣引擎的轟鳴聲,殺手居然找到了車鑰匙,開動了起來!然後就見一輛三輪摩托車開足馬力向小樓大門撞去!

只聽一聲巨響,大門頓時被摩托車撞開,看似嚴密的防禦頓時崩潰!

灰塵中,殺手邁着自信的步子進入樓內,他向樓梯處看了一眼,冷笑一聲後拾階而上。在他看來,或許藍海辰已是囊中之物,跑不掉了。

但沒過多久一聲憤怒的吼叫聲從二樓傳來,殺手一把將桌子上的東西掃到地上,那居然是個老式的錄音機。

方纔的聲音竟然都是從錄音機裏發出的,藍海辰和小秦早已不在二樓!

他們去了哪裏?

殺手走到房間另一邊的窗戶向外張望,發現窗外有一個可以落腳的凸起,上面有很多腳印,明顯是剛剛踩過的。

腳印一直通到隔壁二樓的窗戶,藍海辰和小秦顯然早已經到了隔壁!很可能在殺手趕到大門前他們就已經跑掉了!

“混蛋,居然被這麼簡單的方法給算計了!”殺手憤怒的說。

距離小樓不遠處,藍海辰和小秦回頭看向小樓方向,方纔的恐怖經歷還歷歷在目。

小秦看向藍海辰,心中更加爲這個神祕人的能力感到驚歎。同樣是玩家,同樣是第一次進入遊戲,這個人居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能在幾乎必死的局面下存活下來。

小秦當然不知道,藍海辰雖然是第一次進入遊戲,但江臨笙的經驗讓他遠比別人有優勢。

“現在我們怎麼辦?”小秦開口問。

“躲,躲得遠遠的,能離殺手多遠就離多遠。”藍海辰回答說,“還有想一想自己的線索,儘量去破解。”

雖然藍海辰認爲在這局遊戲中,解開線索對尋找殺手沒有什麼用,但他還是想盡量將第一個線索解開。

原因無他,因爲藍海辰知道,通常第一個解開線索的人是有獎勵的。這一點法官沒有對玩家們說明,但藍海辰卻很清楚。

“你的線索是什麼?”藍海辰問小秦。

“我?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很模糊。”小秦撓了撓頭說。藍海辰點點頭沒有多問,第一次接觸線索的人總是這樣。

忽然下一秒,藍海辰表情變得認真起來。

“怎麼了,不會是殺手又來了吧?”小秦害怕的問,這到底還有沒有完啊。

“不,我覺得這裏的場景怎麼跟我線索中的有點像呢?”藍海辰回答說。 而此刻,藍海辰發現就在不遠處的黑暗中,似乎有一個與線索中非常像的地方。

“跟線索中的像……”小秦疑惑的重複道,同時也看向不遠處,“你的線索是一個場景?”

“對,是一個場景。”藍海辰點頭道,又看向小秦,“我得過去看看,你跟着來嗎?”

“嗯。”小秦也點點頭說,她現在覺得只有在藍海辰身邊纔是安全的。

於是兩人向前方的黑暗中走去。

那是一棟足有四層高的老式樓房,在這片地域算是鶴立雞羣的地標建築了。

兩人來到幽深的樓道前,裏面沒有燈,漆黑一片,看上去像一個巨大怪物張開的嘴。

“真的要進去?”小秦顯然不太適應這種建築,有些猶豫的問。

“進去吧,放心只是看起來有些嚇人而已。除了殺手,這個遊戲應該不會有其他危險了。”藍海辰說着率先走進樓道,小秦這纔不情願的跟進去。

目前線索中的前兩個場景都已經湊齊,第三個則是一間裝潢老舊的房間。

由於線索中沒有給出房間在哪層,藍海辰只能一個個搜索過去。

這棟樓的樓道也是很老式的設計,現在樓道中常見的扶手被用牆面取代,牆後則是供住戶使用的垃圾道。

由於垃圾道體積巨大,不但壓縮了樓道空間,還使得樓道窗戶外的光線無法直接照進內部,因此顯得格外黑暗。

黑暗、狹窄、壓抑,這就是這樓道給人的感覺,總之沒一個好印象。

“這樓道怎麼這樣呀,設計師怎麼想的。”小秦開口抱怨道。

“這應該是八十年代左右的建築,那個時代的樓道確實不太通透。”藍海辰解釋說。他有幾個朋友家裏住的就是這種房子,因此多少有一些接觸。

藍海辰與小秦將前兩層翻了個遍,卻始終沒有收穫。但當他們進入第三層時,藍海辰一眼就注意到了302的大門。

“怎麼了?”小秦問。

“這裏,我感覺應該就是這裏,和線索中房間的感覺很像。”藍海辰回答。

“這也能判斷出來?”

“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感覺像。”藍海辰皺眉道,“走,咱們進去看看。”

於是兩人推開門進入屋內,剛一進去,藍海辰立刻知道自己走對了。

“這屋子的裝修風格跟線索中的一樣,咱們找對了!”藍海辰激動的說。他向門口的地面看去,見上面有幾雙高跟鞋,另一邊還有幾雙皮鞋與運動鞋,也都是女式的。

“看樣子主人是個女的。”藍海辰說。

“接下來怎麼辦?”小秦問。

“找那個房間,那個梳妝檯。”藍海辰說着開始搜索,最終確定線索給出的房間就是其中一間臥室,也看到了線索最後的那個梳妝檯。

“就是這個?這就是線索最後的畫面?”小秦盯着梳妝檯疑惑的說。

“對,這就是這個。”藍海辰點頭說,然後仔細觀察起來,“下一步線索一定就與這梳妝檯有關。”

這梳妝檯是白色的,顯然頗有些年頭,很多地方都有使用過的痕跡。

桌面上立着許多女性纔有的東西,從化妝品到裝飾品應有盡有。

此外還有一盞老式檯燈以及一些文具等,不一一敘述。

同時桌面下方有三個抽屜,其中一個還換了把手,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線索會不會在這些抽屜裏?”小秦問。

“找找看吧。”藍海辰說,於是兩人打開抽屜開始尋找。

抽屜裏的東西很雜,從剪刀指甲刀到相冊小說全面得很。最終讓藍海辰覺得有幫助的只有那本相冊和一份租房合同。

“這年頭還有人用相冊?”小秦翻着那本相冊說。相冊裏照片很多人物也很多,但主角只有一個。

那是一個長相甜美的圓臉女孩,長髮,算是個美女。

“這應該就是這梳妝檯的主人了,不過光知道這個也沒用啊。”藍海辰說着又看向那份租房合同。

出租的房子應該就是藍海辰此刻所在的這間,租房子的人叫周敏,就是照片中的女孩。

“知道這個也同樣沒用啊,還能說殺手是這個周敏不成?”小秦說。

一世浮華不負卿 “應該不只這麼簡單。”藍海辰說罷仔細觀察梳妝檯的每個角落,但始終沒有什麼發現。

藍海辰抱着手臂思索起來,他覺得自己肯定是哪裏想錯了。

這時藍海辰忽然將目光移到梳妝檯的鏡子上,那上面被貼了一個可愛的裝飾品。但裝飾品不是重點,重點是鏡子中映出的倒影。

藍海辰湊近倒影看了看,又抱住梳妝檯企圖移動它,但卻沒有成功。這梳妝檯就像是被粘在牆上一樣,無法移動分毫,尤其是那面鏡子。

藍海辰看過一個電視劇,上面說正常鏡子實物跟映出的倒影之間,是有一段距離的。

如果沒有,那這面鏡子很可能就是一面單向鏡子,也就是在電視裏常看到的,審訊室裏的那種鏡子。一面反射倒影,另一面就像玻璃一樣,什麼都看得一清二楚。

而這面鏡子沒有中間的那段距離!

“這是一面單向的鏡子!”藍海辰開口說。

“什麼?”小秦不明白,於是藍海辰又解釋了一遍。

“啊,難道對面那戶人就是殺手,而且還是個變態偷窺狂?”小秦聽後驚叫道。

“一切都要過去看看才能知道!”藍海辰說着就帶着小秦往對面那戶趕去,“我估計對面這房子也是那個房東的,否則要安裝這麼一面鏡子可就費勁了。”

“真是討厭,居然有這種人,偷窺自己的女房客!”小秦羞憤道。

兩人進入另一戶,找到了與周敏臥室相對的房間。那似乎是一間書房,對應着梳妝檯的位置放着一個書桌,牆上則掛着一幅畫,同時一架dv被架在書桌上。

藍海辰上前一把將畫扯掉,果然露出一片通透的區域,周敏臥室中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

“這個變態居然還在偷拍,真是太無法無天了。”小秦看着桌子上的dv說。

“但這也爲我們提供了方便。”藍海辰冷笑道。

“難道你想坐收漁翁之利,將拍下來的視頻都偷走?!”小秦驚叫道。

綜福爾摩斯夫人日 “…………”藍海辰翻了個白眼,這個小秦思維怎麼就這麼跳脫呢?他藍海辰絕不是這種人,至少在殺人遊戲裏不是!

“我的意思是這個dv肯定拍到了什麼重要內容,而這就是線索指向的答案!”藍海辰解釋說。 “那我們就要看這些偷拍的視頻?”小秦聽後問。

“對,我想我們已經離答案不遠了。”藍海辰點頭說。

“但是視頻很多,你怎麼知道答案在哪裏?”小秦說着一指書桌上,上面放着不少內存卡,應該都是拍攝過的視頻。

“我記得周敏的租房合同是最近半邊才籤的,咱們先找找最近的視頻在哪張卡里,再重點看。”藍海辰說着隨便拿起一張卡插到dv裏播放起來。

但畫面裏出現的卻是另外一個女孩,她長得也很漂亮,正站在梳妝檯換衣服!

“哇,不能看不能看!”小秦連忙捂住藍海辰的眼,險些把他的面罩抓下來。

“你激動個什麼呀,不就是找錯了嘛。”藍海辰躲開小秦的“攻擊”說,看來這個房東經常把房子租給年輕漂亮的女孩啊,是個慣犯。

“嗯,視頻上的時間顯示是一年前,應該是周敏之前的住戶。”小秦點頭說。

“那趕緊換掉,找周敏的。”藍海辰催促。

之後兩人又換了幾張內存卡,幾乎每張裏的主角都不一樣,但五一例外都是拍的女孩子,場景也同樣是周敏那個房間。

“這個傢伙到底拍過多少人?”最後連藍海辰都有些受不了了,這房東還真有興致拍這麼多。

“找到了,是周敏!”小秦又換上了一張內存卡,終於在裏面見到了周敏的身影。

“找到最近的那一些。”藍海辰連忙說。

小秦將視頻調到最近的那一批,兩人坐下聚精會神的看起來。

視頻裏大都是些周敏的生活細節,分爲一段一段的,只有偶爾纔會出現一些不可描述的場景。兩人起初還看得興致勃勃,到最後卻都有些不耐煩起來。

“這一段也沒什麼特別的,結果真的在這些視頻裏嗎?”小秦不禁懷疑起來。

“一定在的,這是最有可能的了,下一段開始了,注意看。”藍海辰說。

於是下一段視頻開始。

“咦,好像有些不一樣。”這時小秦說。

“確實,這一段有些不一樣。”藍海辰也點頭道。

只見視頻裏的周敏回到臥室突然向身後看去,她一臉疑惑神情緊張,就像身後有什麼一樣。

而後周敏似乎還不放心,又倒回去從臥室門口向外看了一會兒,這才放下心來回到臥室中。

“她是在害怕什麼嗎?”小秦疑惑的說。

“恐怕是的。”藍海辰點頭說,而後突然指着周敏身後說,“快看!”

這時就見一個漆黑的身影突然從外面進入臥室,那身影穿着一身黑色衣服,頭上帶着一個詭異面具,居然與法官臉上的面具有些類似!

那人極其小心,輕手輕腳的一點點從後面接近周敏。更重要的是,那人手中正拿着一把閃着銀光的刀!

“這是?!”小秦驚叫起來。

此刻視頻中,周敏也從鏡子的倒影中發現了不對,她趕忙回頭,但卻爲時已晚,那人手中的刀已經向着周敏刺去!

刀刃瞬間刺穿了周敏的身體,雖然視頻裏沒有聲音,但藍海辰還是彷彿能聽見周敏的慘叫。

一擊過後周敏倒在梳妝檯上,她面向梳妝檯滿臉是血,雙手死死抓着桌面,似乎想站起來逃跑。

但兇手沒有給周敏機會,只見兇手舉起刀,又連續對着周敏刺下!

“殺人了!殺人了!”小秦指着畫面尖叫起來。

藍海辰也有些緊張,他理解小秦的反應,第一次看見這種場面難免會有些失控。

視頻中,兇手不斷向周敏身上刺着,沒過多久周敏便命喪在兇手刀下。周敏倒在梳妝檯前,死不瞑目的盯着前方,讓藍海辰感覺彷彿就在看自己一樣。

周圍全是鮮血,整個場面血腥至極。藍海辰知道,自己目睹了殺人現場的全過程。

這時兇手上前仔細看了看周敏的屍體,在確定周敏已經死亡後,兇手鬆了口氣,將自己的面具摘下!

“他是……!”小秦一見那兇手再次尖叫起來,藍海辰也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視頻中的男人。

兇手居然是那個在教室中與公子哥爭吵,看上去很不好惹的傢伙,藍海辰給他取外號叫野熊!

“他不是跟我們一起參加遊戲的那個人嗎?”小秦問藍海辰。

“對,他也是玩家之一。”藍海辰點頭說,他也沒想到事情居然會這樣,那個野熊在進入遊戲之前就是個殺人犯。

視頻中,野熊殺完人後便開始打掃現場,最後將周敏的屍體裝進一個大袋子裏,拖出了臥室。

視頻到此結束,很明顯這些就是線索想要藍海辰看到的。

“那個傢伙是個殺人犯,他就是兇手!”小秦看完忙對藍海辰說。

“不能武斷的下結論。”藍海辰搖搖頭說,“遊戲角色的分配應該都是隨機的,不能說因爲某人是個殺人犯,在遊戲中就一定是殺手,這沒有道理。”

“讓個殺人犯去當殺手,這不是更符合他的身份嗎?”小秦又說。

“確實是這樣,但法官並沒有告訴我們角色會按照每個人的身份分配,只要他沒說,我們就不能百分百肯定。”藍海辰說,“再說這個線索肯定不只這一點,應該還有後續,天知道後面會有什麼神轉折。”

藍海辰沒有告訴小秦的是,按照江臨笙的經驗,最初的線索很多都是有誤導性的,目的就是讓平民之間互相懷疑甚至相互殘殺。

“就拿野熊的例子來說,現在看來他確實有很大機率會是殺手。但這才第一天,線索肯定還會繼續。

若是將線索進行下去,最後說不定就會發現野熊因爲殺過一次人就留下了心理陰影。從此他見血就暈,根本當不了殺手。

這樣可能是殺手的人就少了一個,也在一定程度上給了平民提示,這並不是沒有可能。”藍海辰在心中分析。

“也就是說,真想要獲得殺手的線索就還要進一步挖掘嗎?那怎麼挖掘?”小秦不解的問。

“線索應該就在之前的答案裏。”藍海辰說,“比如剛纔兇手穿的衣服,你注意到沒,那是一家公司的工作服。或許這就是下一個線索。”

“好麻煩,這樣的線索有什麼用,等全部挖掘出來我們早就被殺手殺光了”小秦說。

“不一定,你仔細想,遊戲給我的線索似乎只針對一名玩家。那我們假設,每個平民的線索都跟我的一樣針對一名玩家。

那如果我們所有人都解開了線索,知道了線索中的人是不是兇手,然後將所有線索集合在一起會是什麼情況?”藍海辰分析道。

“那殺手的身份不就很明確了嗎?”小秦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線索的本意,是想讓我們齊心協力,一起把兇手找出來!”

“對,如果大家真的都配合起來的話,遊戲恐怕會很快結束,而且人死的也很少。”藍海辰點頭說。

“你說如果?”小秦聽後問。 “對,如果。”藍海辰再次點頭,“你想想,大家真的有可能真的全力以赴配合起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