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水凝煙從樓上的扶手,看見靳言走向水天昊,耐心的將自己帶來的玩具,一件一件打開,給水天昊放在面前。

他溫柔的,耐心的開口跟水天昊解釋:"昊昊啊,來,我們看看這個變形金剛,還有這把手槍,看著霸氣嗎?是不是跟電視上的真槍,一模一樣啊?對了,還有這個魔方,我聽你麻麻說,你喜歡一些高智商的模型和魔方,我這次給你帶了很多,你以後喜歡什麼,你就告訴我,我託人給你多買點,好不好?"

水天昊一本正經的板著小臉,像個小大人一樣。

他看著靳言,突然開口道:"我不是小孩子,你別想著用這些玩具,就能收買我,只不過,你今天既然來了,那我就要跟你,來一場男人之間的對話!"

靳言挑眉,看著小傢伙,忍不住笑了笑:"男人之間的對話?"

水天昊的小臉,立馬冷了下來:"是啊,男人之間的對話,怎麼?很好笑嗎?"

靳言趕緊搖頭:"怎麼可能呢,我就是覺得,你剛才的表情,實在是太認真了!"

水天昊冷哼了一聲,表示自己不相信靳言的鬼話。

他清了清嗓子,稚嫩的聲音,在客廳響起:"實話告訴你吧,昨天晚上,我麻麻已經告訴我,你就是我的親生父親了,可是,我必須認真的告訴你,不要總想著,用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來賄賂我,如果你對我麻麻不好,我是不會認你的,還有,別以為你是我的親生父親,就可以對我指手畫腳,我是一個人,有獨立思想,以及獨立人格的人,並不是你眼中,所謂的小孩子,對,我現在看起來,的確是個小孩子的體格,可是,你不知道的是,我的思想非常成熟,所以,請你不要用那些低智商的東西,來降低我的品位,知道了嗎?"

靳言看著面前的小傢伙,忍不住感嘆。

他真的是沒有想到,自己有這麼一個強大的小兒砸。

他笑著開口道:"我是真的沒想到,你媽媽居然願意,把我的身份告訴你,我真的是很感動,只不過呢,我也要認真的告訴你一些話,希望你能明白,首先,我沒有想著來賄賂你,我給你買東西,是因為我對你的喜愛,最重要的是,因為你媽媽,我愛她,你是我們的孩子,我才愛你,你能理解嗎?當然了,如果你媽媽不原諒我,我也不會從她身邊去搶走你,因為你是她的心肝寶貝,她的命,我愛她,我就會為她著想,想她所想,你懂嗎?還有,就算是我是你的父親,如果你不承認我,我也不會強迫你,我會非常尊重你的,我聽你麻麻說過,你很成熟,很能幹,比一般的小孩子懂事,我真的很欣慰,有這樣的一個孩子,正因為你這麼優秀,我才更加不會對你指手畫腳,我只會在你拿不定主意的時候,給你提供更多的選擇,我要給你的東西,其實,完全是儘可能的滿足你的要求,你可以選擇喜歡的,丟掉不喜歡的,可是,我作為父親,有這個責任和義務,給你更多的選擇,你懂嗎?"

小傢伙聽著靳言的話,神情一愣一愣的。

果然,他就說呢,自己這麼強大的思維和邏輯,怎麼可能是遺傳麻麻的呢!

麻麻就是那種發散性的思維方式,跟這種邏輯學的人,完全不搭邊。

現在看來,他的確是遺傳了眼前這個男人的一些特點。

他的小臉皺了皺,看著靳言:"好吧,我們的對話,到此結束,你的回答,我也基本滿意,沒有完全順著我,卻也有自己的想法和堅持,作為一個小男子漢,我很欣賞你,下面,我們就看看,你買的這些東西吧!"

靳言笑著點點頭。

胡說,剛才還一臉不屑,覺得幼稚的水天昊,分分鐘后,將靳言帶來的玩具,悉數玩遍。

靳言也不嫌幼稚,陪著小傢伙,玩的不亦樂乎。

本來,水天昊對靳言的態度,很是抵觸。

可是,經過這會的相處,已經從板著小臉,變成笑呵呵了。

靳言也非常有成就感。

有什麼事情,比兒子對自己的喜歡,更讓人開心的呢!

樓上,水凝煙本來在整理設計稿,突然發現,小丫頭不見了。

她從房間里走出去,結果看見,女兒在樓梯口,一臉羨慕的看著樓下的靳言和水天昊。

水凝煙的心裡,瞬間有點心塞。

此刻,她有些自責,自己沒有告訴靳言,女兒的存在。

她只考慮了,靳言對他們的態度,卻沒有考慮到女兒的心情。

這一刻,她前所未有的羞愧。

水凝煙將水天芸抱起來,向著房間里走去。

回到房間,關上門。

水凝煙這才看著悶悶不樂的水天芸:"芸芸,你是不是也想要拔拔?"

水天芸看著水凝煙,神情有點忐忑。

她說:"麻麻,為什麼……他給格格買那麼多的東西,卻一個都沒有給芸芸買,他是不是不喜歡芸芸啊?"

小丫頭說的分外傷心。

水凝煙有點無奈和心疼:"芸芸啊,你聽麻麻解釋,不是這樣的,是因為麻麻只告訴他,你格格是他的孩子,他覺得太愧疚了,急於補償,所以,才給你格格買那麼多的玩具,至於你啊,他只是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而已,他也很喜歡你的,而且,他一直以為,你是歐陽阿姨朋友家的孩子,他說不定以為,你已經跟著你媽媽回家了呢!"

水天芸皺著小臉:"好吧,麻麻,我暫且就相信你的解釋啦,只不過,人家還是不開心!"

看著女兒的樣子,水凝煙心疼的抱著她:"芸芸不要不開心,麻麻也會跟著不開心的!" 水凝煙抱著水天芸,想了想,突然開口道:"芸芸,要不麻麻告訴你拔拔,你也是他的女兒,好不好?這樣,你就可以跟格格一樣,和拔拔一起玩了!"

水凝煙剛一說,水天芸立馬就把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不要不要,這樣會打亂麻麻的計劃,芸芸不要!芸芸希望,拔拔和麻麻是真的想在一起,而不是因為我和格格!"

看女兒這麼堅持,水凝煙也只能無奈的嘆息。

只不過,她想著,等過兩天,再看看靳言的態度。

如果他不會存那種,從她身邊搶走孩子的想法,她可以考慮,將芸芸的真是身份,告訴靳言。

想到這裡,水凝煙的心裡,才覺得好受了一些。

水凝煙和水天芸在樓上說了一會悄悄話,就一起下樓了。

靳言今天沒有給水天芸買禮物,是他真的以為,水天芸不會在歐陽清凌家裡待太久。

只不過,沒想到,歐陽清凌都出去了,她還待在家裡。

看到水凝煙和水天芸下樓,靳言忍不住開口問道:"凝煙,芸芸前段時間,不是被她媽媽帶走了嗎? 女僕有毒:黑帝總裁的寵物妻

水凝煙的被靳言這麼一問,表情頓時有點不自然。

她的嘴角扯了扯,緩緩開口道:"哦,是這樣的,這兩天,她家裡有點事,所以,又來這邊玩了,正好,跟昊昊也是個伴兒!"

靳言聽到水凝煙的解釋,便沒有再繼續多問。

只不過,他想到路西西昨天晚上給他說的話。

他開口道:"凝煙,我想跟你說個事情!"

水凝煙看他一副認真的表情,眉毛挑了挑:"哦,什麼事情?你說!"

靳言鄭重的開口道:"是這樣的,我媽知道了孩子的存在,她特別想見見孩子,你也知道,爺爺奶奶,是很疼愛小輩的,只不過,就是見一見而已,沒有別的意思,你陪著昊昊一起,正好,我媽也想找你,談談你給她畫設計稿的事情!"

水凝煙聽了靳言的話,尤其是看到,靳言提到讓孩子見她奶奶一面的時候,神情很是緊張,生怕自己有別的想法。

她忍不住笑了笑:"好了,我知道了,我一會跟西西阿姨約時間,你不用擔心了,我也不會多想的!"

靳言傻笑著點點頭。

中午的時候,水凝煙沒有留靳言吃飯。

靳言下午還要去公司,處理事情,就早點離開了。

吃飯的時候,水天昊突然跟水凝煙說:"麻麻,今天拔拔跟我說了,我就是你的命,他是知道的,他愛你,所以,他絕對不會從你身邊,搶走我的!我覺得他的語氣很真誠,而且,他也不是那種說謊的人,我覺得,你還是可以信任他的!"

水凝煙正在夾菜的手,頓在了空中。

她驚訝的看著水天昊:"他真的是這麼說的嗎?"

水天昊連連點頭:"千真萬確,我又不是別的小孩子,怎麼可能會錯意呢!"

水凝煙忍不住鬆了口氣。

既然靳言能這麼說,這就說明,自己的擔憂,他其實是明白的。

所以,他才借孩子的口,來傳達。

他估計是怕自己說了,自己反而會多想吧!

只不過,按照靳言的性格,他能說出這樣的話,就一定能做到。

水凝煙忍不住看了一眼旁邊的水天芸。

她給水天芸和水天昊,各夾了一筷子菜,然後,開口對水天芸開口說道:"芸芸,你不要難受了,我相信你拔拔,所以,我打算,借著明天跟你奶奶見面,我中午請你拔拔和她吃飯,到時候,我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她和你拔拔!他們肯定能理解我的!好不好?芸芸,你就別再悶悶不樂了!"

水天芸都聽到自家麻麻這樣說了,自然是沒有任何意見了。

其實,水凝煙是打算,明天正式的,將兩個孩子介紹給靳家人。

說到底,以前都是她的私心太重了。

可是,孩子也渴望更多的親情,拔拔的照顧關懷,爺爺奶奶的疼愛。

是她考慮的不夠清楚。

還有,不管她跟靳言如何,其實,孩子都是無辜的,孩子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自己是不應該剝奪他們的權利的!

其實,想通了之後,水凝煙反倒是覺得,一身輕鬆。

有了水凝煙的承諾,水天芸格外的開心。

一下午的時間,她都在不斷的祈禱天黑。

天黑了之後,她又在祈禱天亮。

那種感覺很奇妙,隱隱覺得期待,又有點害怕。

水天芸不知道怎麼跟水凝煙解釋這種感覺,反正,她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麼忐忑過。

晚上,水凝煙畫完設計稿,上床后,發現早已上床睡覺的水天芸,此刻睜著一雙大眼睛,毫無睡意的樣子。

水凝煙笑著捏了捏她的小臉:"芸芸,怎麼了?都這會了,怎麼不睡覺啊?小孩子晚睡,可是會變笨的喲!"

小傢伙嘟了嘟小嘴:"麻麻,我覺得心裡很緊張,睡不著,怎麼辦?"

看著小傢伙委屈的樣子,水凝煙再看了看一旁,睡的很是香甜的水天昊,無奈的笑著開口道:"這個嘛,心裡不要亂想了,就不會覺得緊張了,也不會再睡不著了,聽麻麻的,不要胡思亂想,該發生的,等到了再說!好嗎?"

聽到水凝煙的話,水天芸這才點了點頭,閉上眼睛,乖乖睡覺。

水凝煙看著小丫頭的小臉,欣慰的笑了笑,關了床頭燈。

第二天早上。

水天芸一醒來,發現自家麻麻已經下樓去做飯了。

她頓時激動的跑上跑下,問水凝煙,自己穿哪件衣服好看!

水凝煙看著水天芸開心的樣子,心裡挺不是滋味的。

這麼一件事情,就能讓小丫頭開心成這樣,或許,她不應該騙靳言,應該早點告訴靳家的人的。

其實,只要兩個孩子高興,水凝煙無論做什麼,都是心甘情願的。

純禽冷梟請溫柔 她一邊做飯,一邊耐心的告訴水天芸,哪件衣服好看。

水天芸興奮的換了好幾遍,最終,才確定穿一身明黃色的小衛衣,看起來,格外的活潑可愛。

看見小傢伙激動的在客廳里轉圈圈,水凝煙一臉淺淺的笑意。

吃完早飯,水凝煙就帶著兩個孩子,向著上次的咖啡廳而去。

因為這次要跟路西西和靳言,介紹小丫頭。

所以,水凝煙也沒有讓小丫頭迴避。

就在水凝煙離開歐陽清凌家裡的時候,一輛車尾隨著她,跟了上去。

透過車窗可以清楚的看到,車裡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前段時間,偷偷逃跑的水如煙。

她開的這輛車,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弄來的套牌車,她的樣子看上去,很是憔悴。

畢竟,這段時間為了躲避靳言的人,她可算是費勁了心思,從這個地方,躲到那個地方!

本來,她是不知道水凝煙回來的。

可是,靳言安排出來找她的人,比往日少了一大批。

她一邊躲著那些找她的人,一邊暗中觀察。

只不過,因為水凝煙這次回來,行蹤隱秘,不怎麼在外面拋頭露面。

直到這兩天,她這才發現,那些人力,竟然被安排去找水凝煙了。

而水凝煙,這段時間,就住在歐陽清凌家裡。

她知道的時候,當時就大吃一驚。

只不過,隨後,她便覺得,這是老天爺賜給自己的好機會。

靳言不是要將自己的眼睛,給水凝煙嗎?

如果水凝煙死了呢!

他還會有這樣的想法嗎?

水如煙腦子裡,瘋狂的想法,是一個緊跟著一個滋生。

今天,她一早就守在水凝煙家不遠處。

一看見水凝煙出門,她就跟了上來。

這兩天,她守在歐陽清凌家門口,發現水凝煙鮮少出門。

而靳言,這兩天就來了水凝煙家裡兩次。

最重要的是,她發現,水凝煙這個賤人,居然有孩子了。

一個小女孩,一個小男孩。

那兩個孩子長得粉雕玉琢的,一個像極了靳言,一個像極了水凝煙。

一看見那兩個孩子,水如煙心裡的恨意,就如同雜草,漫無邊際的生長。

這六年的功夫,她吃盡了苦頭。

可是,水凝煙那個賤人,居然跑到外地去生孩子了。

現在,她的孩子都這麼大了,她有了跟自己爭鬥的資本,所以,便回來了。

水如煙憤怒不已,這次,她就算是同歸於盡,也不會讓水凝煙輕易得逞的!

自己的眼睛,不僅不會給水如煙,而且,就算是自己的行動失敗了,她也不會讓水凝煙得到這雙眼睛。

想到這裡,水如煙用力的踩下油門。

因為這回時間,正是上班高峰。

就算是海景別墅這邊,也是擁擠的要命。

水如煙剛加速,又不得不減速。

而且,她還看見,水凝煙開到前面去了,距離自己,有兩輛車的距離。

水如煙很是憤怒,她恨不得自己的車子,長雙翅膀,可以直接飛到水凝煙車子的上空,狠狠地砸下去。

看著車流,像是緩慢的烏龜一樣,慢慢的爬行。

魔魅 水如煙的心裡,就更加的焦灼。

好不容易等到,水凝煙將車開到一家商場的停車場,水如煙也趕緊跟上去。

看到水凝煙帶著兩個孩子下車。

水如煙在車上,暗暗的注視著。

等到水凝煙下車,帶著孩子,向著咖啡廳走去。

水如煙鬼鬼祟祟的下車,快速的跟了上去。

水凝煙帶著兩個寶貝,坐在了她上次和路西西見面的地方。 阿雲蘇說藍霽華在背後搞鬼,藍霽華卻懷疑阿雲蘇有問題,尉遲不易不知道他們孰是孰非,不過她的天平傾向了藍霽華,似乎從一開始,他們還是敵對關係的時侯,她就莫名信任他,到了如今,兩情相悅了,她更加不會懷疑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