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沈夢瑤在上懸崖上掛着,掙扎着,整個人都嚇傻了。

“林星,救救我!”

“你等着,我拉你上來!”

我不斷的用力,但是我這裏也沒有什麼很好的着力點,最重要的是沈夢瑤也在空中掉着,找不到踩腳的地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了,我們的體力都在飛速的流逝着。

“林星,我把牛傷給你,你放手吧!”

沈夢瑤有些絕望的對着我說道。

“不!不可能,我是不會放手的!”

“這樣我們都會死!”

“那就一起死!”

我咬咬牙,堅定的說道。

“那你找牛傷幹什麼呢?你要救的人,你也不顧她的姓名了麼?”

沈夢瑤這麼一說,我就有點猶豫了,而就在這一刻,她放開了我的手,然後把牛傷丟了上來!

繁花散盡笑滿面 “沈夢瑤!!!!”

我一聲大喝,也顧不得牛傷了,直接衝着懸崖下面就跳了下去。

“你怎麼這麼傻?”

沈夢瑤看着我,整個眼睛都有些朦朧了。

“抱緊我!”

我使勁抓着沈夢瑤。

這個情況我要是不下來,沈夢瑤必死無疑,我下來了,我們未必沒有生路。

“拜請哪吒三太子,學法七歲懂神通,頭梳雙鬢圓腰堵,手執金槍…….”

這是我第一次在半空中唸咒語,我也發誓,這是我念的最快的一次,我也顧不上什麼副作用了,我只祈求請神成功,要是成功不了,我和沈夢瑤都得死在這裏!

玉佩上的靈力瘋狂的輸出,一尊哪吒的金像,再一次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裏面。

請神成功了,我就是一陣的興奮,靈力瘋狂的催動腳下的風火輪。

重力加速度一時半會也不是那麼容易抵消的,眼看着距離地面沒有多遠了,我玩命似得把所有的真元都輸了出去,是死是活就是這麼一下了。

砰的一下,我和懷中的沈夢瑤一起,摔倒在了地上,我只感覺自己一陣頭暈眼花,渾身的骨頭都要散了,懷裏的沈夢瑤,則更是眼睛緊閉。

“我們還活着?”

她看着我,心有餘悸的眨了眨眼睛。

我剛纔又何嘗不是心都快蹦出來。

“對,還活着!”

活着是好,可是看着上面的情況,我就感覺有些操蛋了,這個懸崖,從我們所處的位置朝上看,根本就看不到頭啊,也就是說,我雖然能用請神術請哪吒上身,但也根本就不可能飛上去,光我的真元就不夠燒的。

至於爬上去,更不可能了,這兩邊都是潮溼的苔蘚,滑的都沒法抓,我和沈夢瑤一起研究了兩個多小時,都沒有找到出去的辦法?

“我們是不是,要被困死在這裏了?”

沈夢瑤都有些絕望了!

“不會的,一定有辦法的!”

我拿出銅錢,準備算一卦的,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片大大的黑霧,從天而降,我仔細一看,居然是仙鶴!!!

“我們有救了!”

我激動的對着沈夢瑤說道。

仙鶴下來以後,不斷在我的面前撲騰着,我看見它的爪子上,綁着一張紙條。

什麼心態?我打開一看,整個人就愣住了,而且變得心急如焚。

“魅兒病情加重,三小時內速歸,找不到牛傷就回來見最後一面!”

(本章完) 可以看出,這個筆跡很潦草,很着急,應該是定逸師太寫的。

看到這個以後,我瞬間心急如焚,不過我也並不是拋棄隊友的人,我摸了摸仙鶴的腦袋。

“你能帶人上去麼?”

仙鶴非常通靈的點了點頭。

我請它幫忙先把沈夢瑤給送上去,然後再把我給送了上去。

到了懸崖上面以後,我看見沈夢瑤之前丟上來的牛傷還在那裏,我趕緊撿起了牛傷,非常寶貝的收了起來。

“沈夢瑤,大恩不言謝!我要救人,就先走了!車子在外面,你會開的吧?”

“你趕緊去吧,放心,我會開車的!”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我乘着仙鶴,就趕緊離去了,牛傷我已經拿到手了,可三個小時的時間,對我來說依舊相當緊張。

仙鶴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緊張的情緒,把速度已經放到了最快了。

差不多隻用了一個多小時,我就到了淨月庵。

直勾勾的朝着定逸師太的房間裏面衝進去。

定逸師太看着我,還是那麼的鎮定。

“東西拿到了麼?”

“拿到了!”

我把牛傷拿給了定逸師太,她看了看牛傷,居然露出了些許驚奇的神色。

“你摘的這個牛傷不得了啊,都快要成精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它自己就能動吧?”

尼瑪,我就說沈夢瑤之前摘的時候,爲什麼它差點掉下來來着,原來是這樣。

“沒錯,它是能動,我還見過呢!”

“嗯,這是一顆好藥,只不過摘的時候,有些傷到根本了,待我培植一下,說不定日後它會有大機緣呢,我們也並非取他的性命,只要他的一根虛就好了!”

說着,定逸師太從牛傷的腿上拔了一根虛下來。

“師太,那個,小魅呢? 江少追妻路漫漫 她究竟怎麼回事啊?”

“誒,這也是天命啊,我本來以爲,她只有表面上的傷勢,誰知道她還當時被冥雷炸到了,身上還有暗傷,就在不久之前,暗傷爆發了,要不是我用功力支撐着,她恐怕都不能活着見到你了,她現在在禪房裏面休息,你去看看她吧,我去煉丹!”

定逸師太說着,拿着牛傷就朝着後面去了,我也是趕緊朝着禪房裏面衝了進去。

蘇小魅正半躺着,臉色一片慘白慘白的。

“林星,你..你回來了!”

“對,我回來了!”

我緊緊的抓住蘇小魅的手。

“你放心,你和孩子都會沒事的,牛傷我給你帶回來了,師太已經拿去煉丹去了。”

“沒用的!”

蘇小魅搖了搖頭。

“我的身體我清楚,就算是牛傷,也只能暫時維持罷了

,道傷不是那麼好治的!”

蘇小魅的身體看起來很差,精神頭倒是挺不錯的,不過她說的話,我倒並不贊同,只要人還活着,就肯定會有機會的,怎麼能輕言放棄呢?

“對了,我這次出門,抓了個山膏,我放出來給你看看!”

說着,我獻寶似得,把鬼袋裏面的山膏,給抓了出來。

“你這個傻逼,又拿我獻寶!”

山膏一出來,就衝着我吼。

“我告訴你,這次我就算是菊花不保,我也不會幫你的忙了!絕!對!不!會!!”

“誒,這隻紅色的小豬,好有意思哦!”

蘇小魅看到山膏以後,整個人都開心了許多。

果然,女生還是都喜歡可愛的小動物麼?

山膏一聽到蘇小魅的聲音,轉過頭去,整個猥瑣的形象,瞬間就變化了。

“偶買噶,我失態了,我剛纔,剛纔怎麼罵人了呢?這位尊敬的小姐,我..山膏,對你表示誠摯的敬意!”

“我能抱抱它麼?”

蘇小魅對着我問道。

這我倒是沒有阻止,我相信這隻山膏,它要是想佔蘇小魅的便宜的話,那麼結果肯定只有兩個字,那就是——找死!

山膏倒是聽懂規矩,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我們在這邊呆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定逸師太就推門進來了。

我趕緊把山膏給收了回去!

“師太,藥好了麼?”

定逸師太朝着我點了點頭。

她把藥拿給蘇小魅服下,服下這顆丹藥以後,我感覺蘇小魅的情況好了很多。

我稍微鬆了一口氣。

“這個藥,只能暫時壓制她身上的傷勢,卻不能徹底的治好她的暗傷!”

定逸師太對着我說道。

聽了這話,我感覺剛剛送下來的氣,又變得嚴重了起來。

“那要怎麼樣才能徹底治癒小魅啊?”

我有些着急的對着定逸師太問道。

定逸師太緩緩的對着我說道。

“她的這種暗傷,隱藏的很深,想要徹底治癒的話,得有好幾個條件,首先,必須的煉製鬼帝護心丹,煉製鬼帝護心丹,我同樣有輔材,但是主材,我這裏是沒有的,必須由你自己去收集!”

“好,我知道了,那第二個呢?”

我趕緊繼續問道。

“第二個,這種丹藥我練不出來,必須的找到鬼王以上的級別,來煉製!”

聽到這話,我纔算是徹底愣住了。

“這意思是說,我要到陰間去請一位鬼帝?”

“那倒也不必,鬼王以上,我們人界也有啊,只是需要天師級別的強者!”

“天師?”

鬼見愁送

給我的書,介紹到真人以後就斷了,我還真不知道關於天師強者的事情。

“沒錯,我們人類的天師強者,就差不多相當於是鬼帝的級別,目前隱士的天師應當有不少吧,存世知名度最大的,應該算是龍虎山的張天師一脈,張天師一脈天師傳承不斷,代代相傳。”

找天師,這個似乎比找鬼帝要容易一些,但是我們這樣的屌絲,天師怎麼可能給我們煉丹呢?

有困難要上,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我決定先把這個記住。

“第三個條件呢?”

我咬咬牙,繼續對着定逸師太問道。

每一個條件,都比上一個要更加的嚴苛,我都不知道我自己能夠支撐到第幾個條件。

“第三個條件.....”

說到這裏,定逸師太居然賣起了關子。

“到底是什麼,您倒是說啊!”

我瞬間就急眼了。

“這第三個條件,則是必須要陰陽平衡,誒,就是要找一位鬼王級別的強者,和魅兒雙修!”

納尼?

聽到這個,我感覺我整個人都要炸了,和鬼王級別的強者雙修。

“師傅,我不要!”

我還沒說話,蘇小魅一聽到這個話,瞬間就急了。

“我就算是死,也不要做出有辱清白的事情來!”

蘇小魅的性子,當真是極其剛烈的,說着她居然就要朝牆上撞。

“傻孩子,你幹什麼呢,又不是說你即刻就要找鬼王強者雙修?你這個藥,能保你一年的時間呢!”

定逸師太點到即止,大家都朝着我看過來,這是什麼心態?是要讓我在一年之內,成爲鬼王級別的強者?

“我一定會努力地!”

我對着她們說道,也是對自己下決心。

“對了,師太,那個鬼帝護心丹的主藥是什麼?”

定逸師太看着我,緩了緩,似乎是在回憶。

“九轉還魂草,雪蓮玉蟾丸,還要並蒂雙珠彼岸花!”

聽到這三個東西,我腦子裏面瞬間蹦出來四個字,不明覺厲。

我好像都聽過,但是一個都知道的不清楚。

“還請師太示下,這幾種東西,到底哪裏有!”

“九轉還魂草,好多年都沒見過了,這個我也不知道,雪蓮玉蟾丸,乃是四大宗門之一的太皇宗的神藥,數量極其有限,並且從未外傳過,最後一位....”

說到這裏,定逸師太又沉默了。

“彼岸花我倒是知道,可什麼是並蒂雙珠彼岸花?”

“傳說彼岸花有兩種,一種生長在三生河邊,一種生長在彼岸,並蒂雙珠,就是把這兩個品種,移栽而成的品種,相傳,只有地府有這種東西!”

(本章完) “不過現在,恐怕地府也不一定有了!”

定逸師太又嘆了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