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沈曼兒將凈水裝入王扣,希望能幫到炎龍宇。

炎龍宇說:「別擔心,我已經有了詳細的計劃,這件事情很快就能解決的。」

沈曼兒相信炎龍宇的能力,炎龍宇平時很謙虛,但凡自己應下的事,沒有做不到的。這一點沈曼兒還是知道的。

沈曼兒也想成長起來,像炎龍宇一樣強大。

沈曼兒也不著急回家了,想看著炎龍宇離開,炎龍宇給曼兒做了一頓大餐。

沈曼兒雖然已經辟穀了,但是還是習慣一日三餐的吃,不過一到進入研究狀態,就忘記吃飯。沈曼兒覺得這樣也挺好,忘記吃飯也不會餓,有事要忙的時候也不用去吃飯浪費時間。

不過沈曼兒還是不會放棄美食的。

炎龍宇陪沈曼兒吃了飯。

很多菜都沒有動,這是炎龍宇多做的,讓沈曼兒放入空間,想吃的時候直接拿出來吃。

沈曼兒再一次感嘆有空間太方便了,怪不得大家做夢想有一個儲物空間呢。

炎龍宇一頭黑線,曼兒的腦迴路總是這樣清奇,這時候不應該表揚一下自己貼心嘛?

炎龍宇覺得有些好笑,自己怎麼開始跟小孩子一樣,還要求表揚。

炎龍宇說道:「我這就走了,你在家呆著吧。覺得自己孤單的話,叫小弟小妹來陪你。」

沈曼兒點了點頭。

炎龍宇抱了沈曼兒一下,轉身消失了。

沈曼兒覺得炎龍宇修為進步也太快了,自己現在還在練近距離瞬移,他都能直接消失了,也不知道去的對地方嗎?

炎龍宇要是知道沈曼兒的想法,可能會後悔在曼兒面前隱藏實力。

沈曼兒在炎龍宇走後,進入空間,研究自己的靈稻。

沈曼兒又研究出一種雜交水稻,打算守在空間里,記錄一下數據。

沈曼兒吃飽喝足了,有點不想工作,看著空間里這麼好的陽光,這麼好的空氣,這麼充足的靈力,沈曼兒覺得不享受還是太浪費了。

沈曼兒躺到躺椅上,吃著桌子上的水果和自己帶的零食,慢慢的睡著了。

而這時,炎龍宇又到靈脈處,炎龍宇已經確信神秘人回來這。

神秘人憑藉神器找到了靈脈所在地,憑他的修為,根本傷不到靈脈。

如果聯繫到阿大說的那個荒村,自己大概明白了。

神秘人就是當年那個要殺了自己的人,也是當初自己第一次離開殺戮大陸,尾隨自己的人。

炎龍宇因為他,想要回去改造殺戮大陸,怕他傷害到那個美好的大陸,就在別的大陸施了障眼法,讓神秘人再回去,就以為自己見到的就是那個大陸。

那個荒村,就是炎龍宇找到的一個荒無人煙的大陸。神秘人受了障眼法,以為這就是那個安樂大陸,就放了一把火把那裡燒了。單純因為他內心的毀滅因子。

他放火之後,才發現這是障眼法,又找不到安樂大陸,所以回去后想要殺了炎龍宇。炎龍宇也因為他,離開了殺戮大陸。 真相

炎龍宇還是不知道神秘人用的什麼神器,也想不明白,那個人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炎龍宇將凈水倒去靈脈,見靈脈一點一點的被修復,心想,事情也該結束了。

炎龍宇就在這等著神秘人,沒多久,神秘人就來了。

神秘人也想做個了斷,他來這就是想和炎龍宇決鬥,就算殺不死炎龍宇,最後關頭自己只要在靈脈處自爆,大家就都會被毀滅了。

炎龍宇見神秘人蒙著斗篷,也不想見到他的樣子。直接開口道:「我想不明白,你怎麼就成了最終活下來的那個人。」

神秘人諷刺的一笑,恨恨的說道:「我不是唯一活下來的那個人。你也是。」

炎龍宇確實是在殺戮大陸出世,但他從不認為自己是殺戮大陸的人,也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是殺戮大陸的存活者。

神秘人又說道:「你一出世就是強者。你為什麼不幹脆把我們都殺了?這樣你就是最後的強者了。」

炎龍宇覺得這人有些好笑。

「我本來就是強者。我當初保護你們,你不想要,居然想我把你們都殺了?」

神秘人被戳到痛腳,大聲回到:「保護?開什麼玩笑?在殺戮大陸你跟我談保護?我們生來就是為了殺戮。」

炎龍宇覺得說不通了。

神秘人又說道:「本來你離開以後,我也跟著你一起離開了。我見到了那個大陸,安樂大陸,那裡的人們真幸福呀!讓我忍不住想毀滅。」

炎龍宇說:「你沒做到。」

神秘人說:「是呀,我沒做到。都是因為你。從那一刻起,我就改變了主意。我本來打算作為一個弱者死去,但是我要當一個強者,能殺死你的強者。」

炎龍宇覺得自己太無辜了,自己明明沒做什麼事情,結果這麼遭人記恨。

神秘人說:「別做出一副與你無關的表情。你當初就一副這樣的表情,不是還是帶走了那個孩子。哦,這麼一說,殺戮大陸活下來三個人呢,那個傷我的人就是吧。」

炎龍宇點了點頭,神秘人抓狂到:「我怎麼能忍受,我要把你們都殺了,要不然大家一起去死。」

炎龍宇說:「你是怎樣看到靈脈的?」

神秘人說:「這還多虧了你。」

炎龍宇想不到自己有什麼神器能看到靈脈。

神秘人哈哈大笑道:「你忘了你怎麼施展的障眼法了?」

炎龍宇想了起來,那是自己的眼靈。自己當初施展障眼法,用了眼部的靈力,但是怎麼成神器了?

神秘人也不知道,當初自己放火燒安樂大陸,燒完之後才發現中了障眼法。

神秘人將荒村走了一遍,發現有一口枯井處閃閃花光。神秘人伸手去拿,發現是一個神器。

神秘人通過那個神器,才得以修鍊,他能用神器看到周圍的狀況,因此躲過不少暗殺。

神秘人還利用靈器觀察周圍的情況,修鍊能吸收別人靈力的功法。

神秘人吸收別人的靈力,並不能增強自己太多的修為,因為他很少能接觸到強者,畢竟他得自保。

神秘人靠著神器活到了最後,就認為自己是強者,想要和炎龍宇做個了結。

這已經成為了他的一種執念,殺戮大陸要不就只活下來一個,要不大家一起死。

炎龍宇沒想到自己當初的一點眼靈居然能成為神器,自己的存在真的是太逆天了吧。

炎龍宇突然意識到自己跑偏了,最近跟曼兒相處的時間太久了,思維跟曼兒都一致了。

神秘人問道:「你為什麼會帶走那個小孩?」

炎龍宇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問,阿大能為自己站出來,自己帶走阿大也理所當然,自己又不是那麼不近人情的人。

神秘人說:「那時候你想要改造殺戮大陸,不讓強者屠殺弱者,但是我並沒有在你身上看到在意。你只是把這當成一場遊戲,對什麼都不在乎。就是你這種態度,讓我更加想成為強者,不把一切放在眼裡。」

炎龍宇沒想到在別人眼裡自己居然是這樣子的。他還以為自己當初是天使的形象呢。畢竟年代太久遠了,自己也記不太清具體的細節了。

炎龍宇也大體明白了這就是腦子有病,也不想再了解很多更多的東西了。

炎龍宇用靈力向神秘人襲去,神秘人勉強躲開。

阿大之前將黑衣人重傷,黑衣人現在勉強能使用靈力,也知道自己就算不受傷,也打不過炎龍宇。

神秘人取出神器,炎龍宇看到那是一隻眼的形狀。

神秘人將神器帶在眼前,想要儘力一搏。轉眼見到靈脈居然開始恢復了,周圍充滿著靈力。

神秘人實現法術,想借靈脈之力,補充自身法力。

炎龍宇乘勝追擊,想要直接殺死神秘人。神秘人帶上神器之後,很靈敏的避過了炎龍宇的襲擊。炎龍宇連出數招,都未擊中。

神秘人得意的笑出聲,剛想要反擊,阿大從他身後用靈力直擊神秘人後心。

神秘人不可置信的回過頭,見是阿大,也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機會了。

神秘人在失去意識之前,奮力將靈器扔入靈脈,想用靈器之力斬斷靈脈。可是炎龍宇根於靈脈之靈力。

可以這麼說,如果靈脈真的消失了,炎龍宇可以在最後關頭化成靈脈。

所以炎龍宇的眼靈根本對靈脈造不成任何傷害,反而加速了靈脈的修復。

神秘人並沒有見到靈脈被修復的場景,到死都不知道,死去的只有他一人,並沒有人給他陪葬。

阿大見事情總算結束了,對炎龍宇說:「他死了。你可以安心準備道侶儀式了。」

炎龍宇點了點頭,這件事到這就算結束了。

炎龍宇一揮手將神秘人的遺體送到了無人島。

靈脈又恢復了原來的狀態。

炎龍宇發現無人島居然又長滿了蘆花,就像自己剛出世時一樣。炎龍宇想,總算有什麼不一樣了。這個大陸以後可能也會變成安樂大陸。

阿大在旁邊說:「這就是我印象里的花。我記得我們走的時候,身後就是這麼一大片蘆花。」

炎龍宇見阿大說的認真,也不想告訴他真相了,就讓他以為那是他印象里的蘆花吧。 驚艷

炎龍宇從無人島回來,感受到無比的放鬆,殺戮大陸的事情終於全部結束了。

阿大沒有跟著回來,去準備結侶儀式需要的東西了。

炎龍宇直接去了沐家成衣鋪子,去取婚服。這件婚服是炎龍宇特意囑咐要先製作的。

炎龍宇沒想到靈脈這事這麼好解決,可能是自己這麼多年對殺戮大陸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覺得處理起來會比較麻煩。現在沒有人搗亂了,只等著靈脈修復好了。

炎龍宇的眼靈促進了靈脈的修復,剩下的需要炎龍宇定期去補充凈水了。

靈脈雖然已經在修復了,但是炎龍宇為了加快修復的速度,只好讓它先不要釋放靈力。距離靈脈受損已經這麼多天了,修靈者或多或少出現了異常,曼兒的靈稻得趕緊準備好了。

炎龍宇看到了已經做好的婚服,做出來的效果很不錯。沈曼兒最近一直補充營養,長高了,也長了些肉,也能撐起來了。

炎龍宇帶著婚服回了家。

沈曼兒見炎龍宇居然這麼快就回來了,還有些詫異。

「不是說要十天嗎?這才第二天,事情已經解決了?」

炎龍宇說:「是我高估他了,已經解決了。」

沈曼兒上下打量了炎龍宇。

炎龍宇轉過身給沈曼兒看,說:「放心吧,那個人還傷不到我。而且還因禍得福了,靈脈已經開始修復了。」

沈曼兒大喜道:「真的呀?這麼說我們任務就快完成了!」

炎龍宇說:「沒那麼容易,靈脈修復起來特別慢,我估計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我們要開始出售靈稻了。」

沈曼兒心想,也對,還沒有改善沈家的生活條件,希望出售靈稻能賺到錢,改善他們的生活。而且自己正在研究的改良靈稻已經有了進展,到時候可以讓大家都種,以後大家生活都能改善了。

沈曼兒見炎龍宇手裡拎著一個包袱,問道:「這是什麼?」

炎龍宇牽著沈曼兒的手走進屋裡,將包袱放在桌子上打開。

沈曼兒驚喜道:「嫁衣,好漂亮呀。」

炎龍宇讓沈曼兒進屋裡去換上給自己看。

沈曼兒拿著衣服進了自己的屋子。

炎龍宇坐下,等著沈曼兒出來。

沈曼兒換好衣服,還有些不好意思走出來,想先自己照照鏡子,可是屋子裡也沒有全身鏡。

沈曼兒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出來,姿態有些扭捏。

炎龍宇見了卻覺得驚艷。

自己設計的這身嫁衣,整體是紅色的。裡衣是暗紅色的,外面的大袖衫是顏色較亮的紅色,整體有層次感。外面的大袖衫,整體綉了大朵的牡丹花。

沈曼兒很喜歡這件大袖衫,大朵的牡丹花特別精緻華貴。怪不得那句詩「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

脫下大袖衫,裡衣是暗色的,看上去很乾練,平時穿也可以,也不會不方便。

炎龍宇很滿意這個效果,曼兒穿上紅色特別好看,紅色顯得人更加嬌艷動人。

炎龍宇誇讚道:「真好看,曼兒,你很適合穿紅色。」

沈曼兒被誇了,也有了信心,也不害羞了。大大方方的轉了個圈,欣賞裙擺轉起來的樣子。一會兒又提起袖子,觀看袖子上的花,邊看邊摸還邊驚嘆:「太美了。」

炎龍宇見曼兒這麼喜歡,給掌柜的傳了消息,其他的衣服也抓緊做。

炎龍宇說:「我們出去轉轉,我給你拍幾張照片。」

沈曼兒說:「會不會不太好,這畢竟是嫁衣。被人看見也不好。」

炎龍宇說:「沒關係,我帶你個地方。用手機給你拍幾張寫真。離我們成親還有一段時間,你莫不是要每天看著它?」

沈曼兒背說動了,自己現在也不想脫下來,就這麼穿著在屋子裡呆著,也很奇怪,不如出去拍照,自己還沒享受過男朋友給拍照的待遇呢。

沈曼兒點了點頭,問道:「我們去哪?」

炎龍宇說:「你閉上眼,到了我叫你。」

沈曼兒閉上眼睛,把手交給炎龍宇。

炎龍宇帶著沈曼兒去了無人島,自己出世的那裡。炎龍宇想讓曼兒來這裡看看,這裡的蘆花應該是最純潔的了。

「曼兒,睜開眼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