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輕輕搖了搖頭。

他直接就把二狗給放到了地上。

整個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從於樑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他現在整個人多少還是有點太累了。

……

“二狗啊,你在這裏先等我一下好不好?千萬不要亂跑,因爲我真的已經抱不動你了,我去給你找吃的,你在這裏乖乖的好不好?”

於樑是真的有些抱不動二狗了,雖然說二狗只是一隻幼年老虎,但是老虎的體型和貓狗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之上。

就算二狗再怎麼小,這一下子抱起來估計也得有10多斤的樣子。

所以於樑已經能夠感覺到自己身體上的壓力了,這種壓力來源於自己的內心。

……

原本於樑就沒有想到二狗這傢伙能夠乖乖聽自己的,可是當於樑說完了這番話之後,二狗對着自己吐了吐舌頭。

接着點了點自己的小腦袋,那樣子簡直可愛極了。

就是現在渾身上下好像都沒有力氣一樣,這是餓的有點虛脫了。

接着二狗就這樣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就這樣不停地舔着自己的爪子,好像還真就準備在原地等着於樑回來。

而且二狗也沒有看着於樑,不知道爲什麼?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輕輕點了點頭,轉頭就離開了原地。

就算他想要離開這裏,那也是一步三回頭,生怕二狗這傢伙又到處去別的地方了。

不過看了許久,二狗依舊沒有想要動彈的意思,於樑這才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原地。

“我說樑爺,你真的準備把二狗放在那裏嗎?”

“總感覺把那麼一個小傢伙放在那裏,有些不太放心啊,如果要是遇到了什麼大型的野獸,到時候二狗可就危險了。”

“你們大家也爲樑爺想一想啊,他又不是準備拋棄二狗逃跑,關鍵問題是真的已經帶不了二狗了,所以你們大家還得稍微體貼一下。”

於樑笑呵呵地點了點頭。

“說的不錯啊,你們大家得稍微體貼我一下,我現在是真的有點痛苦啊,而且話說回來了,不管怎麼講,這件事情從頭到尾我都沒有做錯,我也算是對得起二狗了。”

“感謝花落知多少送來的一架超級火箭,樑爺,我看好你!今天拿出來一天的生活費,給你打賞一下。”

“這傢伙真夠牛逼的啊!你一天的生活費1500塊錢呀?”

“1500塊錢的生活費很多嗎?”

“我跟人家說話跟你有什麼關係?你怎麼那麼喜歡顯擺你自己啊?你要是真的那麼有錢,爲什麼你連個會員都充不起,他媽20塊錢的會員你都捨不得充,在老子這裏逼逼賴賴幹什麼?”


因爲每個用戶充沒充會員,這個是用眼睛就能夠看到的,充了會員的話,在用戶的名字後面會有一顆黑色的鑽石。

“老子就是不想充怎麼了,我有錢不能花到其他的地方嗎?”

“行了行了,別一天天老說的這麼高大上,我給你總結一句話,網絡上你重拳出擊,現實中你唯唯諾諾!有沒有意思啊?”

“就是就是,你他媽要是個V10的大佬,我們一句屁話都不說,那你確實有錢,你實在不行也衝一個會員,最起碼讓我們能夠看到你的實力。”

“你連什麼都不投資,就你這個號還是個私密賬號,能不能別在這裏帶節奏了?你要是不看的話就出去,這直播間1000多萬人,少你一個你覺得有什麼動盪嗎?”

……

於樑輕輕搖了搖頭。

他並不是在鄙視誰。

只是看到這一幕之後,心裏確實挺難過的。

尤其是這種網絡上的互噴,確實讓自己有些反感。

不過這確實也沒有辦法。

畢竟已經到了這種時代,所以是確實有點尷尬。

……

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在網絡上就不要炫富了啊,我一直都在跟你們大家講,如果要是有錢的話,你們打賞給我,我會非常開心,但如果要是沒錢的話,只要你們大家能夠過來捧個人場就已經足夠了,我也非常非常滿足!”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

於樑又專心致志地繼續尋找着食物。

“我得趕緊給二狗找到吃的!現在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野生動物,除了是國家級的保護動物,除此之外,我一定要殺了拿回去給二狗裹腹!”


“感覺樑爺就是個寵啊!”

“是不是突然有一種二狗是自己寵物的感覺?”

於樑輕輕搖了搖頭。

“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二狗並不能算作是我的寵物,只能算作是我的一個朋友,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在我最孤單的時候,出現在我的身邊陪着我!”

說完了這番話之後,於樑轉過頭看着直播間。

“希望你們大家能夠幫我一下,一定要好好看看這周圍發生的一切,如果要是發現了什麼動物,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這個你就放心好吧,樑爺,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就是就是,我們這兒也沒有什麼問題!”

“這些都是小事情,我們大家一定會非常細緻的幫你觀看!”

……

要知道這一雙眼睛和1000萬雙眼睛的差距還是很大的。

最起碼有這麼多人盯着,不會出錯! 現在只要於樑往前多走一步,基本上所有人都能夠看清楚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如果要是有動物的話,一定也能夠第一時間的告知給自己,這一下於樑直播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

於樑走了大概20多分鐘,左右突然之間從不遠處閃過去了一道白色的影子。

這一下最起碼得有好幾百萬個人都看到了,儘管於樑自己沒有看到。

“樑爺,就在你右上方的位置,有一個白色的身影距離你大概得有100多米左右直接跑過去了,而且速度挺快的,你要不要過去追一下?”

“我也看到了,就是一個白色的身影,有點像小兔子,反正個頭絕對不大!”

於樑看到彈幕的那一瞬間,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對着直播間開口。

“你們大家給我好好看着!我現在跑過去,你們幫我調整一下方位!”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這樣扒腿就跑!

直播間的衆人一直都在給於樑調整方向。

當於樑跑了得有不到兩分鐘的時候,就看到自己側面的一個樹叢直接抖動了一下。

一隻野兔就這樣從自己的面前劃過。

當於樑看到野兔的那一瞬間,整個人的雙眼閃過了一道精光!

這種感覺真tm舒服啊。

如果要是於樑這種狀態,來一隻大型的野獸,他自己肯定是吃不掉的,搞不好還會被人家反殺!

但是野兔可沒有什麼問題。

與此同時,於樑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從自己的兜裏拿出來了那把匕首,看準時機,狠狠一下子就朝着野兔紮了上去!

……

也就在這時。

匕首直接嗖的一聲!就這樣朝着野兔的身上紮了上去。

野兔應聲倒地。

在地上抽搐了兩下之後,直接就倒地不起了。

“我操,這是什麼神仙技術啊?”

“這tmd也可以嗎?”

“我感覺樑爺真的太厲害了!從這點就可以看得出來,樑爺此時此刻得有多麼牛逼了!”

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接着輕輕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無奈的。

他並沒有多說什麼。

就這樣一步一步朝着對面的野兔走了過去。

當於樑拔起來匕首的時候,鮮血直接濺到了他的臉上。

這一幕看起來似乎有些詭異。

“我總感覺樑爺要黑化的樣子啊!”

“原來電視上說的不錯,不管在怎麼樣的老好人,只要表情嚴肅,再給臉上弄上幾滴鮮血,那感覺一下子就出來了!”

“說的不錯……”

於樑舔了舔自己的嘴脣。

他現在真的很想把這隻野兔給解決了,但是沒辦法,畢竟家裏還有二狗在等着自己呢,這隻野兔給二狗應該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吧。


……

於樑的兜裏還有個水壺。

水壺裏面的水是滿的。

自己的腰上還有一些芭蕉芯,最起碼暫時的水源問題是解決了。

於樑直接提着這隻野兔,就這樣往回走去。

當於樑回到了剛剛離開的那個位置時,二狗已經在地上睡着了。

看到這一幕之後。

於樑突然之間撲哧一聲就笑了起來。

“你們大家難道沒有發現嗎?現在的樑爺看起來就好像一個媽媽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