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沐雲軒驚訝的看着周圍,這裏的風景真的很好。

陌兒一定會喜歡住這樣的地方。

沐雲軒緩緩走向院中。

小院不是很大,卻溫馨。

有一名黑衣男子背對着沐雲軒,坐在院中喝茶。

那樣子悠閒又高雅。

沐雲軒微微有些疑惑,他緩緩走過去。

突然,那黑衣男子緩緩轉過身來。

沐雲軒這纔看清楚,他是夢魘。

這裏,是夢境,沐雲軒微微蹙眉。

“你回來了。”夢魘對着沐雲軒笑了笑。

“你在等我?”沐雲軒驚訝的看着他。

“不錯!我在等你回來。”夢魘緩緩坐下。

指了指對面的椅子,示意沐雲軒坐下。

“這裏是哪裏?”

沐雲軒看了看周圍。

感覺很熟悉!

“寒靈洞,她會很喜歡這個地方的,我在這裏守護着,等着你回來。”夢魘微微一笑,那笑,似乎如釋負重。

“夢想雖然是美好的,但過程卻很痛苦,我們這一生,活的太孤單,現在已經不在孤單了。”

沐雲軒微微驚訝!

問道:“你知道陌兒的存在?”

“你回來了,自然也就會帶着她一起回到這裏來。”夢魘輕輕喝了一口茶,那樣子高深莫測。

他溫柔一笑,那眼中,帶着一股滿足。

他突然看着沐雲軒說道:“明天就帶她過來這裏吧?這裏很漂亮,靈氣很充足,她一定會喜歡這裏的。”

“寒靈洞。”沐雲軒看了看周圍。

突然,夢魘的身影化爲一到藍光,瞬間飛入沐雲軒的體內。

緊接着,場景快速的轉變,沐雲軒又碰到了一個黑衣男子。

沐雲軒正想走過去,去突然看見夢魘又出現了。

“夢魘,我們鬥了這麼久,這是最後一戰了,誰輸了?就離開這裏。”

說話的是那名黑衣男子,語氣非常的狂傲。

“銀靈!你輸定了,這裏可是我夢魘選中的地方,你不想住在這裏,就滾!”

夢魘殺氣騰騰,語氣淡漠。

“哈哈……”銀靈狂笑不止。

“夢魘,作爲古月夢神族,能成爲兩種人,一種就是永遠孤孤單單的活在這個世界上,另一種就是魂魄離開自己的身體,去找尋一份屬於自己的真愛,你現在已經有了這個想法了,你心中已有了牽掛,你是打不贏我的。”

銀靈很狂傲,別有深意的笑看着夢魘。

“那不如,你就以靈魂的方式,出去過一生,體驗一下什麼叫做人生,如何?”

夢魘語氣風輕雲淡。

一點都不把銀靈放在眼中。

“來吧!誰贏了?誰就是這寒靈洞的主人?”銀靈大聲的吼道。

緊接着,天地之間瞬間變色。

強大的修爲卷席着四周。

這一戰,昏天暗地,足足打了三天三夜。

最後是夢魘贏了,銀靈死了。

從銀靈的身體裏,飛出一股黑氣。

“夢魘,我還會再回來的,我和你之間,永遠沒完。” “等你再回來的時候,所有的事情都會有一個了結。”夢魘依然一臉的風輕雲淡。

那股黑氣飛走,夢魘將地上的屍體煉化。

那地方瞬間什麼都沒有留下。

所有的一切都恢復了平靜。

這裏,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他回頭,看了沐雲軒一眼,緩緩走開。

沐雲軒跟在他的身後。

看着他封印了寒靈洞,然後離開了希冀城。

沐雲軒看到了很多有關夢魘的場景。

夢魘的孤獨,夢魘的一切。

場景再次轉變,沐雲軒站在了一片鳳尾花裏,突然,看到夢魘從山谷的入口處走了進來。

鳳尾花裏,一名女子正在摘鳳尾花。

女子是背對着沐雲軒和夢魘的。

沐雲軒看着女子的背影,這裏,是夢魘遇到簡陌的地方,魔獸大陸中的山谷。

夢魘在這裏找到了真愛。

遇到了那個叫簡陌的女子。

從他們的相愛,到他們死去,不過短短半年的時間。

之後便是長達一百年的等待。

場景再次轉變,沐雲軒突然發現,自己在雲城的墓室裏。

棺材裏躺着兩個人,是他和陌兒。

所有的一幕幕,在沐雲軒的眼前劃過。

他們的相遇相愛到又回到了寒靈洞。

“這就是我們的一生,有苦,有樂,但更多的是幸福。”

沐雲軒的身後,傳來帶着濃濃喜悅聲音。

沐雲軒回頭看去,只見夢魘神采飛揚,臉色紅潤,眉宇間泛着喜悅的光彩,那張乾淨而俊朗面容上,充滿了純粹的脈脈真情。

“這就是我們的一生。”沐雲軒重複着他的話。

“那結局又會是什麼?”

陌兒現在還沒有活過來。

“結局?”夢魘微微一笑。

“你想要什麼樣的結局?他就會成爲什麼樣的結局,就像你相信什麼?他就會變成什麼。”

“我想陌兒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拿到解咒石,然後回家,我還欠她一個盛大的婚禮。”沐雲軒凝視着他。

寒靈洞,是他唯一的希望。

他該感謝他的,靈魂的碎片,指引了他很多的東西。

若是沒有這些靈魂的碎片,也許他就真的失去陌兒了。

夢魘的眼底,跳動了一絲情緒。

“你欠的何止是一個婚禮,你欠的太多,她爲了你死了兩次。”

沐雲軒的眼底,掀起了一抹很痛的風波。

是呀!

她爲夢魘死了一次。

爲沐雲軒死了一次。

他欠她的,實在太多。

而她,那樣的美好,永遠都可以讓他爲她發狂。

“你已經擁有了所有的記憶,我是你的最後一縷靈魂,從此之後,你便是真正的夢魘,不管你願不願意做他,古月夢神訣的力量,永遠都會屬於沐家,我夢魘的這一生,纔算是真正的重生了,我的陌陌,我也能實現承諾,一輩子陪着他的身邊。”

夢魘的身子,再次化爲一朵藍光。

緩緩的飛入沐雲軒的身體裏。

空間指環戒裏。

沐雲軒猛的坐起身子來。

臉上傳來冰涼的感覺,他伸手去擦,卻發現是自己的眼淚。

他低頭,目光溫柔的看着身邊的人兒,一臉的幸福。

“陌兒,明日爲夫就帶你去寒靈洞。” 清晨的太陽,溫暖的照射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讓時間變得溫暖又明亮。

蘇紫陌緩緩睜開眼嗎?

她眨了眨水靈的大眼,她又睡了嗎?

這一次她又睡了多久?

沐雲軒在一旁看着她醒過來。

墨黑的眸子林漫滿是驚喜!

“陌兒,你醒了。”

“我睡了多久?”蘇紫陌緩緩起身。

沐雲軒快速的伸手扶着她。

“陌兒,我還以爲你要睡上好幾天,沒想到只睡了一天一夜你就醒過來。”

“一天一夜?”蘇紫陌掀開被子。

“睡了一天一夜,我倒覺得挺精神的。”

蘇紫陌突然想起花姨來。

她着急的問道:“雲軒,花姨怎麼樣了?”

沐雲軒扶着她下牀榻。

“陌兒,你先彆着急,我這就帶你出去見她,然後我們去寒靈洞。”

昨天晚上他已經恢復了很所有的記憶。

現在的夢魘纔是完整的夢魘。

至於銀靈,他已經絲毫不放在心上了。

“去寒靈洞?”蘇紫陌目光驚疑的看着他。

“雲軒,你恢復記憶了。”

“嗯!”沐雲軒替她拉了拉衣服。

四目交接,兩人的眼底,流淌着深深的愛意。

“太好了,雲軒,這樣的你纔是完整的你。”

蘇紫陌牽着他的手。

“是呀!陌兒,所有的記憶全部都記起來了。”

不管夢魘還是重生的夢魘,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見到她。

和她在一起!

夢魘的這個夢,因爲他的堅持,得到了他想要的。

而他更相信自己對陌兒的愛,可以讓陌兒活過來,一直陪在他的身邊。

沐雲軒帶着蘇紫陌出了空間指環戒。

讓蘇紫陌意外的是,大廳裏坐着很多穿着白色衣服的老者。

總裁暮色晨婚 洛瑤和陸離也在。

只見那些老者起身,恭恭敬敬地起身對着沐雲軒行禮。

“恭迎王回家。”

“不必多禮!”沐雲軒拉着蘇紫陌坐在中間的軟榻上。

“邱長老!你們找本座何事?”

“咦!”陸離上下打量着。沐雲軒。

這夢魘恢復記憶了?

連邱長老都記得了。

洛瑤猛地看向沐雲軒。

他,恢復記憶了嗎?

邱長老目光看向蘇紫陌。

“王,想必你已經聽說了,這位夫人……”

“給本座閉嘴!”沐雲軒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響徹雲霄。

邱長老身子微微一抖,不敢再支聲。

就連蘇紫陌都被他嚇了一跳。

蘇紫陌不知道他爲何發怒,靜靜地坐在一旁看着。

“陸離,那些傳言是誰傳去的,查清楚了嗎?”

“查清楚了,她唄!”陸離毫不客氣的指了指洛瑤。

“陸離郡王,你這瞎冤枉誰呢?”洛瑤憤怒的看着陸離。

“我有沒有冤枉你?你等一會就知道了。”陸離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