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洛夢櫻也不求人所難,她和小不點說:「你爺爺暫時不想見我們,我們還是回去吧!」

洛夢櫻想要離開的時候,靳英懷卻把門打開了說:「幽小姐,既然來了,就進來了,這裡是你的家,是阿衛不懂事了。」

「靳會長,你現在可以放下心來了,我也不會殺的手下了,墨董事長已經醒過來了,你們都不去醫院看一下嗎?」洛夢櫻真的會對他們出手,但是她也不能讓所有人充滿仇恨。


「真的醒過來了,那我這就過去見他,我們做錯的事情,應該登門請罪了。」靳英懷還沒有收到墨決的消息。

「是嗎?你就打算這樣去嗎?你知道你把事情都說了出來,你知道你將要面對什麼嗎?媽不會原諒你,她會恨你。」洛夢櫻不說,就是希望找一個合適的機會,把事情說開,這件事情不能把所有的責任推給他。

「恨我,那她還會記得我,如果她都忘記了我,我這人生還是什麼意義呢?」靳英懷想,如果凌遙恨自己,是不是會一直都記得自己呢?那他願意她恨自己。

「你是不是瘋了,難道你真的不去調查嗎?」洛夢櫻看著他,他這個人也不是容易騙的,事情都已經到了這裡,不相信他不去調查。

一開始靳英懷真的不會去調查,可是他現在已經調查了,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可是受到傷害的人,是照顧她,愛護她,守護她,也是她唯一的親人,她真的會放下嗎?

「這樣的事情,還是你自己去考慮吧!我說什麼也不合適,也沒有立場,這件事情也沒有辦法改變了。」洛夢櫻不希望他恨他在乎的人,雖然墨昊靳什麼都不說,但是洛夢櫻卻很清楚。

墨昊靳也察覺到了,但是如果把事情說破會怎麼樣,後果真的沒有辦法想象。

但是不說破,又如何重新信任呢。

洛夢櫻真的沒有受到影響呢?墨昊靳怪她,還不理她,洛夢櫻的委屈和誰說呢?

但是讓他們兩個人都相互恨對方,洛夢櫻更加不願意看到。

「幽小姐,你確實不需要瞞住的,你為了已經做的夠多了,你做這一切,以後你不要覺得欠我什麼了。」洛夢櫻雖然什麼不說,靳英懷也是知道,洛夢櫻她感覺到了愧疚,如果不是自己,他也不會來這裡,接下來的事情也可能不會發生。

洛夢櫻把更多的責任扛在自己的身上了。

「我洛夢櫻做什麼事情,都是隨心而為,你想多來吧!我可不會為了別人,讓自己受到委屈的。」 「姑爺,你真是太霸氣了!」眼瞅著那一干人如喪家之犬般,抬著哭天嚎地的單通真從病房裡滾出去之後,福伯眉開眼笑的向著林白比了個大拇指,然後有些疑惑道:「你的性子跟大少爺這麼像,怎麼著他會不喜歡你呢?這實在是說不通啊!」

福伯實在是沒想到林白竟然如此仗義,他原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算了,大不了是自己忍一口氣,只要李秋水能好好的就足夠了。複製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78%73%2e%63%63但卻是沒想到,在單通真就要離去的時候,林白竟然來了這麼大快人心的一出,頓時叫他對林白的好感又加深了許多。

「怎麼,老泰山也干過這樣的事情?」聽到福伯的話,林白頓時有些好奇,在他的印象里,李開澤總是文質彬彬的戴著副金絲眼鏡,似乎不像是喜歡打架的主兒啊。

「那倒不是,大少爺哪有姑爺你這種動動手指頭就傷人的本事。你這是武的,他那是文的。」福伯聞言后,嘿然一笑,然後如打開了話匣子般,向著林白講述起往事。

原來在早年間,李開澤剛被李老爺子派到美國開拓市場的時候,因為當時年少,對商場的爾虞我詐並沒有太多的提防,所以剛到美國,就被華爾街的一名金融大鱷給擺了一道。

若是換做旁人,遇到這樣的事情,咬咬牙也就過去了,權當是吃一塹長一智。但李開澤不同,雖然他自始至終沒多提過這事兒,只是一門心思的繼續打拚。但任誰都沒想到的是,時隔三年之後,李開澤竟然突然出手,直接併購了那名金融大鱷的公司,並且藉助當時的一次股潮,直接叫這名以狡詐和歹毒出名的金融大鱷,從華爾街除名!

此事發生之後,剛開始的時候,諸人還在好奇,都說李開澤那麼與人為善的一個人,怎麼著會突然干出來這樣決絕的事情。但等到後來有人把三年前的那件事情挖出來之後,諸人才明白,原來李開澤這樣做,竟然是為了當年的那樁案子。

「這就是君子不鳴則已,一鳴便要驚人!」嘿然笑了幾聲后,福伯又眉開眼笑的向著林白比劃了個大拇指,然後又開始感慨道:「姑爺你說說,你跟大少爺是不是一類人?」

林白聞言后,也是苦笑不止,他也實在是沒想到,李開澤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也是不禁揉了揉鼻子,心中暗暗腹誹不已,自己明明是這麼優秀的一個人,怎麼李開澤會看不順眼呢?難不成真的是人這輩子,最看不慣的其實就是自己本人,所以才會有間隙?!

「你們家大少爺年輕的時候花不花?」思前想後,實在是想不明白李開澤看不慣自己的原因后,林白不禁疑惑無比的向福伯問道。

「大少爺不花心的,他是很痴情的一個人,這輩子就喜歡過一個女人,就是少夫人。自從少夫人過世后,我幾乎就沒見他對其他女人動過心。」福伯聞言有些錯愕,雖然不知道林白為什麼會轉移話題,對李開澤的花邊新聞關心起來,但還是一五一十道。

「福伯,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老泰山會看我不順眼了。」聽得這話后,林白長嘆一聲,一本正經的看著福伯,做感慨狀道:「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都是痴情的人啊!」

狗屁!眼瞅著林白話說完后,大笑著向病房內走去,福伯先是一陣錯愕,然後不禁捧腹大笑。自己這姑爺也實在是太逗了,就他那左擁右抱的架勢,也能叫痴情?!

不過即便是福伯自己都沒發現,在跟著林白這麼調侃了一陣后,在林白剛到來時候,他心中對林白存有的那一絲芥蒂,此時已經蕩然無存,完全把他當成是自家人看待。

「秋水……」笑眯眯的走進病房后,看著雙眼無神的坐在李開澤病床旁的李秋水,林白心中不禁一軟,緩步走到跟前,手放在她肩膀上,溫聲道:「雖然這次沒能成功,但是我答應你,我一定會找到其他的辦法,一定會讓老泰山清醒過來的。」

「我相信你。」聽得林白的話,李秋水鼻頭一酸,抬手揉了揉眼角,緩緩道:「我只是覺得自己沒用,爹地這麼疼我,但是他現在這樣,我卻什麼都幫不了他。」

「小姐,個人有個人的命數,大少爺這樣,也是誰都不想看到的。你已經儘力了,我們現在就只能指望著姑爺了,姑爺也一定會想辦法的。你不要這樣,大少爺若是知道你這樣,他一定會更加傷心的。」看到李秋水這模樣,福伯也是溫聲勸慰道。

「秋水,你做的已經很好了,剛才只是差一點就成功了,只是有突髮狀況出現,所以才沒能起效。」林白摸了摸李秋水柔軟的髮絲,安慰了她一句后,心中驟然一動,疑惑無比道:「秋水,你們李家有沒有什麼白人親戚,有血緣關係的那種?」

在剛才血脈牽連斬斷的那一剎那,林白透過神念,已經清晰無比的捕捉到了那攔阻自己引回神魂之人的模樣。但讓林白感到好奇的是,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那人的血液,竟然也能夠如李秋水一般,和李開澤產生血脈牽連,尤其是最後她釋放出的那滴本命精血,其中所蘊藏的血脈牽連,甚至要比李秋水還要更強烈一些。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引魂術才會以失敗告終!可是讓林白覺得無解的是,那施術之人的面容,乃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白人女性,根本看不到任何有亞裔人血統存在的特徵。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這樣截然不同的兩個種族之人,怎麼會產生血脈牽連。

「好像沒有,爺爺就爹地一個兒子,爹地就我一個女兒。而且也沒聽爺爺說過他有其他姐妹兄弟啊。」聽到林白的問話,李秋水皺眉思忖了許久后,緩緩搖頭道。


「那就奇了怪了。」林白聞言后,不禁眉頭緊皺,然後疑聲道:「那老泰山他平視有沒有比較親密的人,當然這個親密的人也得是老外。」

「沒有的。」李秋水聞言后,斬釘截鐵道,那神情可謂是篤定至極。

「那這就不對了啊!」聽得這話,林白不禁眉頭擰成了個疙瘩,愈發覺得想不通,但就在此時,他眼角的餘光卻是瞥到福伯的神情有些反常,不禁疑聲道:「福伯,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我也不知道啊……」福伯聞言后,連忙搖了搖頭,但林白分明發現,他在說這話的時候,顯然是有些畏懼的向著李秋水望了眼,那模樣絕對不像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人。

「福伯,你究竟知道些什麼,不要含糊其辭,趕快告訴我們!」看到福伯這神情,林白愈發篤定他是知道些什麼,當即沉聲道:「你要知道,現在哪怕是多知道一分一毫的訊息,對救回老泰山的事情就能有一分幫助,而且很有可能你知道的東西,能幫得了大忙。」

「福伯,你究竟是知道些什麼,不要顧慮那麼多,儘管說吧!」聽到林白這話,李秋水也是覺察到了福伯有些不對勁,當即也是急聲開腔。

看著眼前這眼巴巴望著自己的兩人,福伯神情變幻不定,雙唇翕動,似乎還是打不定主意,不知道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究竟是該說還是不該說。 “嗚….”

低沉的號角聲響起,兩百萬精銳弓箭士卒出列,全體手拿長弓,腰間卡着箭壺,一步一步的走向商城東門。

而商城敵軍也是早就發現了黃忠的大軍,只是不敢出來送死而已。

他們的職責只是守衛商城,而不是和敵人死戰。

“咚。咚。咚!”

兩百萬士卒,步伐矯健,如同一人一般,腳步聲連一點雜音都是沒有。

站在遠處,聽着他們踩踏大地的聲音,在看着他們在陽光下閃爍的光芒,是那麼的賞心悅目。

當然了,在商城看來,他們就是來找死的。

“投石車準備!”城牆上,城池副將一聲怒吼。

在東面的數萬駕投石車準備完畢,無數巨石堆放在一旁,一個個士卒將巨石搬到附近,然後等待長官的命令。

近了,精銳級弓箭手的速度很快,更是在李法的帶領下,有着不俗的加成,在距離商城百里的時候,他們停了下來。

這一幕,讓商城上的很多人都是疑惑重重,不明白他們怎麼不前進了。

“大人!敵軍不動了?距離我等百里範圍,知否攻擊?”副將急忙來到張合的面前,稟報了敵人的行蹤。

張合一聽,右手摸着下巴,思考着這隻軍隊的想法,可是想了許久也是想不出。

“傳我命令,三輪攻擊發出,看看他們有何動向!”張合直接命令道。

既然想不出,那就打一打看看,反正敵軍人數就那麼多,只要自己小心謹慎,肯定不會失手。

而且他要報高覽被抓之仇,上次的大戰,因爲呂布和趙雲的出手,竟然在他的面前將高覽擒下,並且後來袁紹討要的時候,李易則是裝傻,裝作不知,反正是一問三不知。

這讓袁紹很是氣憤,但是李易死活不交出高覽,袁紹也是沒有太好的辦法。

如今戰鬥再起,袁紹把希望寄託在張合的身上,要是張合擒下李易的一員大將,用他去換高覽,這個希望還是很大的。

一盞茶的時候過去,數萬家投石車發起了進攻。

無數巨石跨越百里,向着李法的大軍殺去。

那呼嘯的風聲,和巨石砸在地面的聲音,傳遞出很遠,就連在後方觀戰的李易也是聽到了聲音。

“呼!呼!咚。咚。”

感受這天崩地裂一般的動靜,李易的心情很是激動。

要是自己完好無損的拿下商城,那商城的這些器械都是自己的,不過李易也就是想想。

“主公,李法那小子開始反擊了!”黃忠在一旁提醒道。

“哦,可惜太遠了,看不清,只能看個大概,張角不再的日子真是不爽!”李易抱怨了一句。

“要不我讓人回到無天城叫張角來?”黃忠詢問了一下。

“罷了,如今張角正值實力提升的時候,不能打攪,算了,在遠處看也是不錯的。”李易搖了搖頭,繼續看了下去。

此刻,一部分巨石因爲速度等原因,先一步落到地上,但是準頭嗎則是大不相同。

有的距離李法大軍還有數十里就掉到地上,還有的甚至飛過了李法的大軍,打到了一百五十里之外。

正常算來,投石車的有效進攻範圍是八十里,最大進攻範圍是一百五十里,不過超過九十里那準頭可是無法保證,只能有數量來擬補。

“吼,破石箭準備!射!”看着告訴飛來的巨石,李法沒有慌張,而是有條不紊的下達命令。

在他沉穩的指揮下,一些飛來的巨石都被箭矢射碎,除了讓前面的士卒灰頭土臉之外,一點傷都是沒有,當然了一些被掉下來的箭矢砸傷,這就不算在內了。

“嗖嗖嗖…咚咚咚…”

一時間箭矢和巨石飛馳的聲音響起,時不時的有巨石砸落地面的聲音傳來,讓許多人的內心都是糾結起來,不知道李法的大軍傷亡如何。

其中幽州玩家對李法的結果可是很想知道,只要李法傷亡不大,他們纔敢去和商城戰鬥,要是李法傷亡很大,那就說明商城的防禦器械很強。

雖然他們的比法有些不恰當,但是他們內心就是這麼想的。

隨着玩家等級的提高,裝備的更換,技能的增強,面對六十級以下的士卒,已經能夠做到一比一的戰損,而一般諸侯的士卒都是普通,也就是六十級左右,再強也是強不了太多。

所以他們認爲李易的大軍也就是這樣,這次的試探,肯定都是普通級士卒,要是傷亡不大,那他們也是不會死太多。

… …

一刻鐘之後,商城沒有再次發射巨石,而是等待這次的結果。

李法的所在則是被煙塵所遮擋,這讓一些焦急的玩家不爽,其中有很多自認爲實力強大的,衝了上去,想要第一步看看李法大軍的傷亡。


在他們衝上去之後,一陣大風吹來,那些煙塵都是被吹散,倒黴的他們,則是被沙塵擋住了視線,什麼都是看不到。

沒有衝上去的玩家則是看的清清楚楚,那裏巨石林立,有些地方甚至堆成一座小山,而李法的大軍則是還如同沒事人一般,站在原地,彷彿在等待命令。

在遠處看去,大軍還是一個個正方形,每一萬人一個方陣,足足兩百個方陣林立,組成一個更大的方陣,細細看去,根本發現不了傷亡的具體人數。

但是他們可以肯定,傷亡不大就是了,要是傷亡很大,不可能如現在這般一動不動。

“哈哈,一個沒死,一個沒死,商城都是一羣廢物,竟然一個都沒殺死!”這時幾個跑得快的玩家,查看一圈,然後直接跑了回來。

將這個驚人的消息傳播開來,讓玩家的士氣大震。

本來商城的幾輪投石攻擊,可是嚇壞了他們,對於進攻商城的慾望也是大大降低,不管怎麼說死亡一次也是等級降低一擊,身上裝備掉落數件,現在裝備好弄,但是等級難升。

開服到現在,時間快過去十年了,但是一個80級四轉的都是沒有,就連一直升級飛快的李易也是沒有四轉,可想而之升級的難度有多難。

玩家們初步估計,第一批四轉的玩家至少要三年之後才行,也就是需要十三年的時間才能到達八十級!

而現在玩家的一線等級是六十五級左右,最頂級的不過是七十級,弱一點的還是五十多級。

“呵呵,太好了,看來商城不過如此,等到城牆攻破,咱們可是要第一個衝上去。”

“誰說不是呢,竟然一個都沒死,商城的主將真是廢物。”

“不對,話不可這麼說,如今李法的部隊距離城牆至少百里,一般投石車根本無法擊中…”

“什麼無法集中,那你去試試,看看你死不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