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源雅博眼睛一閉一睜,世界驟然一變!

「怎麼回事?!」

源雅博環視了一圈周圍,他真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了。

前一秒他還在等著李佑出招,下一秒怎麼……怎麼就掉進坑裏了?

「埋咯埋咯,什麼玩意兒。」

一鏟子接一鏟子的土,蓋到他的頭上,源雅博才慌張起來,大聲叫喚起來。

「哎哎哎!橋多麻袋!橋多麻袋!(稍等一下)」

鏟土的動作停下來,源雅博這才看清了,埋他的人,是居高臨下的李佑,半張著嘴,懵逼得一批。

他是怎麼到這個坑裏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哦?!。 E時空因為經歷過末世,從這之後人類的基因發生改變,極大一部分的人都擁有了異能,而異能執行者要做的便是監管所有異能者,一旦有異能者擅自決鬥等造成天氣異變或破壞公眾設施等等,異能執行者會在第一時間趕到,並實施逮捕。

而演藝圈這邊,每一個導演要拍攝大場面時,需要提前上報,拍攝當天異能執行者便會到場監督,確保在場的人不會被誤傷。

蕭蘭拿到劇本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八點左右,此刻她正坐在拍攝現場的角落慢慢看着,她飾演的是女三號,同時也是這部劇的反派,這也是蘇導第二次拍電視劇。

女三號碧璽曾是男主角的青梅,兩個人自幼一塊長大,後來念大學的時候分開,時隔三年後,兩人再度見面,男主角身邊已經有女主角了。

當然也是在那一刻,女三號碧璽明白了自己對男主角的心意,不過她遲來了一步,所以一心都撲在了事業上,成為了男主角的競爭對手。

兩個人一直斗拼業績,拼客戶,在這期間女主角也沒閑着,她是白切黑的一朵盛世黑蓮花,屢次在背地裏陰了女三號碧璽幾次,最終導致女三號碧璽放棄了和男主角的競爭跳槽了。

然而這只是劇本的前半部分,人心險惡是誰都會發生改變,更何況是已經進入職場的人,女三號碧璽慢慢從一個溫和的人變成了談判的高手。

男主角從意氣風發慢慢走向穩重,一步步坐上了公司的高位,女主角的事業也是風生水起,三個人見面的次數少之又少。

直到有一次,女三號碧璽在外應酬喝得酩酊大醉,身邊的助手吃力的攙扶她離開包廂時,遇到了男主角,而男主角出於自己曾和女三號從小一起長大,提議開車送女三號和她的助手回家,這件事被女主角得知。

起初女主對這件事並沒有多在意,後來男主的公司和女三號的公司開始了合作,這兩個人都是項目的負責人,每天接觸的時間比女主和男主的多。

看到這裏蕭蘭不由得發出疑惑:「這女三號和女主角的戲是不是寫反了?」這是蕭蘭在心裏和0723的對話。

「如果按照套路走下去的話,耍心機的人應該是女三號才對,怎麼是這個女主角先動手?」0723和蕭蘭發出來同樣的疑問,應該是他們倆見識少了。

女主角動用了她家裏的關係,向女三號施壓讓她被項目除名,並將她調離了現今的位置,還調派她去了隔壁市的分公司。

女三號努力了那麼久好不容易坐到了和男主角並肩的位置,就這樣因為一件小事就被降職,還被調派到隔壁事,她怎麼可能會服氣,無論如何她也要查清楚這其中是誰在搞鬼。

當女三號查清楚所有事情的脈絡后,她得到了真相,也徹底走上了反派的道路。

看到這裏蕭蘭合上了劇本,她要緩一下,這個女三號的戲份和女主角的戲份差不多是一樣的,她又緊張又有壓力。

蘇導在這個時候來到蕭蘭面前,詢問她要不要先試一下,如果不行他再做考慮。

「蘇導,我想問一下,女三號碧璽是如何被塑造出來的?」這真的是蕭蘭第一次看到女主使壞,讓女三號被逼黑化的。

「起初我和錦瑟編劇說想要一個被逼無奈從而黑化的反派,她就給我塑造了這樣的女三號碧璽,當然,你現在看到是最終版的劇本,之前還改動了很多次,女三號之前和現在都有些改動過,怎麼了,是覺得這就角色有些太重要了,你不敢演?」

蘇導不愧是蘇導,一眼就看出來蕭蘭的顧慮,畢竟這個女三號的角色對於她來說確實複雜了些,蘇導也不會強求蕭蘭演。

「有點,蘇導,我再冒昧的問一下,這後面會涉及到異能嗎?」至少目前為止,蕭蘭沒有看到有關於異能的描述,所以她這個雷系異能者能幹什麼?

「會,當然會,你的異能很重要,到時候我們還要提前申請,想到這個頭疼,為什麼雷系異能執行者只有一個,真煩。」蘇導揉了揉眉心,這還沒到申請的時候,他就先煩了。

因為小演員的戲份都拍完了,現在要拍攝主角們大學的戲份,對了被蕭蘭一直忽略的女二號戲份比她和女主都多。

不過很可惜,女二號是和女主聯手的,不存在女二號黑化的戲份。

分AB兩個組,B組跟隨蕭蘭去另一所大學拍攝,大學的戲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過後的三年,女主和男主在一起,女三號再度和男主見面。

因為這所大學經常被用來進行拍攝,大學里的人都見怪不怪了,加之蕭蘭可謂是一點名氣都沒有的十八線,更加不會有人關注她。

「0723,主系統給我抽的這個身份,真的是十八線小演員嗎,我怎麼感覺我是那種二十八線的演員?」蕭蘭剛拍攝完一場,路過的人沒有一個斜眼往這邊看的。

0723查閱了一下蕭蘭的身份顯示,上面確實寫了十八線小演員沒有錯:「蕭蘭,會不會這所大學沒有你的粉絲呀,你看檸願上面,你還是有兩千粉絲的人。」

「兩千…是活粉嗎?我發條動態都沒人理我…」說到這個蕭蘭就略微的有些傷心。

在半天之內,蕭蘭將大學的戲份全部拍攝完畢,因為都是用來過度的劇情,她連台詞都沒有,後期要自己念獨白。

正當他們劇組要撤離這所大學時,有火光在大學的男生宿舍冒出,火光里還伴隨了閃電,這兩者引發了天氣異變,瞬間傾盆大雨降臨,劇組的成員一個個抱着機器趕忙去躲雨。

「0723,我知道你接下來的台詞是什麼,你別說,讓我說,氣運之子出現了,穿梭者是否前往查看,對不對~」不得了蕭蘭還學會搶答了。

「咳咳咳,蕭蘭啊,還不去救人?星點就擺在眼前還不去?」0723馬上選擇了轉移話題。

蕭蘭抬頭看了看雨勢,那什麼冰塊臉的氣運之子應該要到了,她先去把人救出來,免得等會要碰到氣運之子。

這麼一想,蕭蘭衝進了大雨里,B組導演的反應快到讓一旁的助手都有些覺得莫名其妙,只見導演開啟攝像機追着蕭蘭衝進了大雨里。

。 第3026章希望的曙光!

「想要馳援?除非從我身上踏過去!」李牧之咧嘴一笑,又溢出不少鮮血,但是身上的氣勢卻在節節攀升,狀若瘋魔。

眼前的異獸在感受到李牧之的狀態后也是紛紛後退一步,都知道這傢伙打算拚命了。

與此同時,林天成也已經破開了銀髮異靈的道術轟殺,此時正飛速的朝着對方逼近。

那些異獸見狀,更是悍不畏死的朝林天成圍殺而去,林天成一臉淡然,渾身靈力鼓盪,以更快的速度朝着銀髮異靈逼近,他發現眼前這隻異靈和寒冰是同一類型,都是攻高防低的主。

就在剛剛,林天成威力突破她的術法封鎖,也付出了不小的暗傷作為代價,如今見對方操縱骨蛇準備遠遁,林天成自然不會讓對方得逞。

而且,四周的這些異獸雖然不弱,但是沒有一隻能對他造成致命傷勢,除了銀髮異靈身下的那頭骨蛇還有些看頭以外。

於是,林天成便如入無人之境一般徑直衝殺向前,放任四周的異獸對他出手,然後一股靈力風暴從他身上爆發,離他遠的還好,離林天成近的那些異獸就遭殃了,一個個宛如深陷颶風之中的小魚一般,瞬間被撕扯成碎片。

成群的異獸,竟然無法阻止林天成哪怕一瞬間,而林天成也從成千上萬的異獸群中殺出了一條血路,這一幕瞬間看呆了所有人。

在其他人看來,在上千頭異獸出手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林天成的隕落,因為即便是聚集地的最強者李牧之也無法在這麼多異獸的聯手封殺下倖存。

可是,眼前那個神秘的男人卻做到了,不僅僅倖存下來,而且還隨手擊殺了上百頭異獸作為回禮!

這一幕讓眾人不由軍心大振,興奮不已,齊齊高呼!

而原本瘋狂的異獸,此時變得更加瘋狂起來,一個個都不再理會身邊對自己出手的眾人,紛紛不要命的趕往林天成的方向,企圖能為自己的主人——銀髮異靈,爭取到一點施法的時間。

於是,便有了接下來不可思議的一幕,成千上萬的異獸追着林天成的身影遠去,放任身邊進在咫尺的眾人不管,哪怕對方出手傷它也是一樣!

林天成看着眼前成千上萬擋住去路的異獸,不由一怔,轉頭看向空空如也的聚集地,旋即微微一嘆,轉身看向為首的那條骨蛇。

「人類,你很強,你現在退去,我可以答應你放過這群螻蟻!」銀髮女異靈站在骨蛇頭頂淡漠的看着林天成說道。

因為,從林天成的身上,她感受到了危機,雖然她是近乎不死的存在,但是當她看見寒冰在為這個男人提供掩護的時候,她就明白,眼前這個男人似乎有辦法對付異靈!

這一發現是恐怖的,異靈不怕死,但是卻不想被人奴役,無疑在銀髮異靈的眼中,寒冰就是被眼前這個男人奴役的存在。

如果真如她所想那般,她甚至不敢想像自己被對方擊殺后,然後順着蹤跡找到自己寄魂石後會發生什麼。

對銀髮異靈的提議,林天成的回答很乾脆。

只見一道恐怖的刀罡浮現,然後毫不猶豫的朝前斬去,骨蛇只來得及布下一道骨盾,便輕而易舉的被對方破開,然後被斬飛了出去。

下一刻,銀髮異靈也怒了,作為強者,他有自己的尊嚴,無疑林天成拒絕她的好意就是在挑釁她,當即銀髮異靈也不再客氣,手中權杖揮舞、下一刻,林天成身邊便出現一個黑洞,然後一隻通體黝黑似是惡鬼的石頭人從虛空中鑽了出來,用那黑色冰冷的石手抓向了近在咫尺的林天成。

骨蛇也在同一時刻長大了嘴巴噴出一道墨綠的汁液,汁液一離開蛇口,在空中就開始腐蝕起空氣來,顯然是劇毒無比!

「天吶,那隻異靈竟然能召喚異獸,這誰能打得過!」

「那石頭人最起碼是五星道祖巔峰,這樣下去,誰扛得住啊,而且他身那邊還有一隻六星道祖境的骨蛇存在……」

眾人看見這一幕不禁心生絕望,心中也是一沉,被石頭人糾纏,又面臨六星道祖境的骨蛇致命一擊,四周還有數不清的異獸虎視眈眈,那人危險了!

只是,和眾人心生絕望不同,林天成此刻卻是冷靜無比,身形閃動,帶起道道殘影,避開石頭人的擊打,召喚出道元碑化作圓盾,硬頂着劇毒衝鋒。

下一刻,林天成就穿過了劇毒,只是不等眾人叫好,骨蛇眼中閃過一抹戲謔,一道黑洞瞬間將林天成吸了進去,黑洞的另一端正是蛇口。

顯然,骨蛇是想活生生將林天成吞噬,這也是骨蛇的必殺技之一,只要敵人的境界沒有超過他,在被它吸住之後就會被禁制封印,然後被它的胃酸漸漸消化!

即便是對方短時間內在它體內沒有被禁錮住,想要從它的體內出來也難如登天!

因為骨蛇的體內充滿了各種虛空黑洞,連骨蛇自己都不知道黑洞的另一頭是什麼,要是敢在他的體內亂來,和自殺沒有什麼區別!

所以,在骨蛇看來,林天成已經是個死人了,對它構不成威脅。

只是,下一刻林天成就用行動告訴它什麼為什麼有一句話叫高興的不要太早。

只見林天成在就要被骨蛇吞噬下去的瞬間,身形卻突然消失,而後竟然出現在骨蛇的頭頂之上,和那隻銀髮異靈四目相對。

銀髮異靈眼神中閃過一抹忌憚,手中權杖再次一動,一道流光閃過,屬於異靈一族的伴生戰甲瞬間覆蓋全身,顯然是打算拚命了。

但,林天成的速度更快,不等戰甲覆身,林天成身形就動了,只見一道充滿毀滅氣息的刀芒瞬間沒入了她的眉心,銀髮異靈帶着絕望之色看着眼前的林天成。

那隻被銀髮異靈召喚而來的石頭人彷彿受到什麼限制,瞬間被一道虛空裂縫吞噬消失不見。

而那原本威風凜凜的骨蛇,此時也是十分忌憚的看了一眼林天成,旋即轉身就像逃跑。

只是,一道不知從何處射來的冰箭,瞬間將它冰封在了原地,然後又被一道從天而降的巨大刀罡斬成碎片。

這一切,都在瞬息之間完成,暮光聚集地的眾人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依舊沉浸在林天成被骨蛇吞噬的悲痛中。

結果卻發現身邊有人在歡呼,於是順着目光望去,正好看見林天成斬殺骨蛇的那一幕,當即也是跟着歡呼起來。

因為,隨着銀髮異靈的隕落,以及骨蛇的身死,四周漫山遍野的異獸竟然在撤退,這也意味着,暮光聚集地成功的度過了這次危機!

旋即,林天成飛身閃向獸群,追殺着獸群而去,李牧之也是回過神,立馬領會了林天成的意圖,轉身吩咐著眾人追隨林天成的腳步,痛打落水狗。

這一次,聚集地死傷不少人,如今正是打秋風的好時候,不趁機多留下一些異獸的屍體,拿什麼彌補這一次的損失!

只是眾人沒有發現的是,原本戰場的邊緣有一道寒冰倩影已經消失,化作流光追尋着之前銀髮異靈消散的光芒而去。

那正是受林天成指示,追尋銀髮異靈復生之地而去的寒冰! 那柄長劍一出現,便令人感到渾身一顫,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懼意,所幸在場眾人都是極為出眾的天驕,才能將這股懼意壓下,不受影響。

不過,直面長劍的冥雎顯然承受着極大的壓力,只見她的臉色頗為難堪,更有冷汗流下。

「小雎!」秦楓心中一緊,向那飛快掠去,越靠近越感受到森冷的寒意,透著魔性。

「楓,不用過來,讓我自己來,我想我找到了一件了不得的至寶。」冥雎勉強開口道。

聞言,秦楓有些擔憂地望了眼,但終究是選擇了相信對方,叮囑道:「你多加小心。」

隨即,他便轉身離去。

冥雎所在之處不久便被一團黑霧籠罩,外人無法看清裏面的情況。

秦楓沒有再去管,穿梭在星空秘境之中,經過一個又一個光團。

他在一個光團中又發現了一枚仙丹,將之取出,發現其內蘊含着磅礴的生命力,似乎是個救命的仙丹,再重的傷,吃了這仙丹便可恢復如初。

可他擁有春靈體與天命鐲,這仙丹倒是沒什麼用。

他回到最初的地方,尋到一開始見到的那枚仙丹,也將之取出,細細觀察。

那股磅礴能量似乎頗為精純,堪比中級靈仙,或許是給靈仙吃的,有助突破,但秦楓不敢確定,畢竟他對丹藥研究不多。

這時,一道光影自那仙丹之中飄起,卻是仙丹才可能誕生的丹靈。

那丹靈呈現一個幼童模樣,眨著大眼睛望着秦楓,開口道:「吾名為通天丹,內蘊精純能量,可助六重天靈仙快速恢復損耗,也可助一些需要精純能量激發的仙器發揮功效。」

聞言,秦楓微微頷首,與猜測的相符,對於這等功效並不是太在意,春靈體同樣可以恢復損耗,不過後面的話倒是令其起了些心思,或許這可以作為天魁斗仙的啟動能量。

秦楓伸出手,散發出強大的威勢,很快便獲得了那丹靈的認可,將之收起作為備選。

他抓緊最後的時間,繼續尋找著寶物。

可惜,到現在,他都未能尋得聖器,而其他幾人似乎也沒有,最強的寶物便是天子與靈辰尋到的天品仙器。

至於冥雎在試圖收取的那件寶物,在先前的感覺中應當不比天品仙器差,但那股森然的寒意以及透著的一點魔性,令秦楓有些擔憂。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距離兩個時辰的限時即將到了,秦楓又看過了數十個光團,依舊沒有太過滿意的寶物,其中又尋得一快蘊含精純能量的奇石,被其收起。

差不多到了最後的時間,秦楓來到最後一個光團前,發現其中又是一枚仙丹。

他的精神力透入其中,頓時引來一陣顫動,從那仙丹之中散發出一股震撼靈魂的波動。

「嗯?這仙丹針對靈魂?」秦楓暗忖,出手將封印破開。

封印剛破,那股波動越發強烈,竟是隱隱勾動秦楓的靈魂。

一道身影自其中浮現,同樣擁有丹靈,化為一名青衣男子的模樣。昨夜從傅辭淵手中那厚厚一疊「情報」里可知,許州最大的鹽官葛琰,三十有五未娶妻生子,他平常的愛好便是聽曲兒。

南岑姑娘就是他的「心頭好」。

溫杳可是打點了不少銀子才見到她。

南岑身着戲裝,濃妝艷抹還未卸下,那眉眼輕勾剜人心魄,身段婀娜,舉手投足都是風情。

「木小公子?」

溫杳頷首,她化名木尹生,一個世家小公子,才符合這打扮。

「何事?」南岑撫著額際碎發,沒有要斟茶倒水的意圖,彷彿在她面前的不是一個來撒銀子的金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