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溫蒂明顯是經常來這裏,看她輕車熟路的樣子,童言也真是有些糊塗了。一個女人,偏要女扮男裝,還經常出沒在這煙柳之地,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她總不至於也喜歡女人吧?

但童言也只是想想,並沒有發問,因爲這跟他半毛錢關係都沒有。管那麼多做什麼,還是管好自己的事兒吧。

可能還沒有到晚上,這二樓明顯比一樓要冷清,可也更加的清靜。

在二樓的走廊裏走了一會兒,溫蒂和童言終於來到了老闆娘的房間。站在房門外,溫蒂伸手敲了敲門,接着說道:“我的好姐姐,你在嗎?”

話聲剛落,裏面就響起了一陣嬌笑聲。“在呢,我的小寶貝,你怎麼又來找姐姐了?快點兒進來吧!姐姐都想死你了。”

溫蒂也不客氣,一把就將房門推開。緊接着,就看到一個身着暴露的雙翼魔人一扭一扭的走了過來。

這雙翼魔人看上去二十多歲,皮膚當然也是紅的,但是樣貌真的不俗,身材高挑,********,尤其那笑容和迷離的眼神,實在夠勾人的。

不用猜,她應該就是這煙柳軒的老闆娘麗姿了。怪不得能得到獵獸團團長的青睞,果然相貌出衆。

“好姐姐,我還給你帶來了一個朋友。你不會怪我吧?”

麗姿盯着童言看了看,然後向溫蒂笑道:“當然不會,你給姐姐帶來這麼英俊的小哥哥,姐姐感謝你還來不及呢。來吧,別愣着了,快點兒進來坐吧。”說到這裏,她還特意向童言拋了一個媚眼兒。

童言有些不敢直視,只得將目光移向別處。不過來都來了,他肯定還是要詢問一番的。

和溫蒂一同走入了房間,麗姿直接爲二人倒上了美酒。

“我這裏很少有客人來,沒有什麼可招呼你們的,就喝點兒我自己釀的酒吧!”

這話一說出來,童言立刻在心中暗笑起來。這是什麼地方,本來就是給男人取樂的地方,還說沒什麼客人來,實在可笑。

童言可沒心情喝這什麼所謂的美酒,當即直截了當的問道:“老闆娘,我之所以來這兒,是想向你詢問一件事兒。希望你能如實相告。”

“問事兒?什麼事兒啊?不妨說出來聽聽!”

“七日前,你到位於城主府旁的點心鋪買了點心。不知那點心可有贈給他人?”

麗姿一聽此言,立刻咯咯的笑了起來。“你可真是有趣,我買點心當然是自己吃的啊。爲什麼要送給別人呢?你該不會告訴我,你就是爲了一包點心來的吧?”

看麗姿這樣,倒也不像是在說謊。如此一來,童言自然而然的就把目標轉移到那位城主府的侍衛長和獵獸團的副統領身上了。

他實在沒心情在此逗留,於是道了一聲謝,轉身就要離開。

但就在這時,麗姿卻有些不樂意了。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我煙柳軒是什麼地方?溫蒂,他就是你盯上的獵物吧?還等什麼?吃了他!”

獵物?難道一開始,溫蒂就把童言當成了要捕食的獵物嗎?可是一頭魔獸又怎麼會跟魔人勾搭在一起了呢? 「呵……」

在休息室中,沈飛自嘲的笑了起來,沒想到自己竟然被何健給擺了一道!難怪之前他特意強調自己上體驗課的時候千萬不要和學員談論私教賣課的事情,沈飛還以為這是什麼規定,比如上體驗課,是為了給他們一個很好的體驗過程,不過沈飛是真的沒想到啊!何健之所以不讓自己和學員談私教,竟然是為了他自己去談!然後讓自己白白的給他上體驗課?

一個人真的可以這麼的奸詐嗎?沈飛無奈苦笑起來。不過轉念之間,沈飛又釋然了,那夏阿姨還並不算自己的正式學員,如果被何健搶了過去,自己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多大的損失。反而!因為這麼一個並不太大的損失,沈飛卻看透了一個人的本質,這種買賣,自己何嘗不是賺了呢!想通了這一點,沈飛也就不再鬱悶了,何健么?唯小也。

時間流逝,很快一周的時間又過去了,不知不覺,沈飛來到這個健身房上班的時間已經過去半個月了。不過雖然過去了這麼久的時間,沈飛在工作上的性質上卻沒什麼變化,雖然頂著教練的頭銜,不過還是被何健安排做著救生員的工作。但是,好在的是,沈飛對此也並沒有太多的怨言,畢竟自己確實沒什麼工作經驗,也沒有學員,有著一份穩定的工作,還是挺不錯的了。

雖然在工作的性質上沒什麼變化,不過在這沈飛這半個月左右的時間努力下,沈飛每天幾乎都會抽出一兩個小時來練習游泳,因為有著一定的游泳基礎,所以在這段時間中,沈飛的游泳技術可以說是突飛猛進,現在的他已經掌握了兩種泳姿,而且之前和林明比賽了,從一開始的被林明遠遠甩在身後,到和他持平,最後甚至還稍稍超過林明。林明對沈飛也是佩服得不行,甚至直說,沈飛不去國家隊訓練,為國爭光真是的國家的損失了。

其實沈飛也對自己的進步而趕到驚訝,林明雖然不是從小在游泳隊或者那些更為專業的游泳者,但是他也是在游泳方面練習了好多年才達到了他現在的這個能力,然而自己呢,僅僅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就追趕上了對方,甚至超越了對方,說實在的,沈飛都感覺十分的不可思議,似乎自己的進步,變得十分的容易。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沈飛的錯覺,他感覺自己的體能,甚至身體素質,相比較於之前的自己,整整提高了好幾個等級不止。至少原本自己游上五百米就有些累了,現在自己在水中哪怕稍微的衝刺著游一千米也並沒有感覺到有多累。而且自己身體素質的改變還不止這些方面,他發現自己無論是力量,視力,敏捷,爆發,等等的一切都得到了全方面的提升。難道這就是自己堅持游泳半個月的變化?

沈飛有點不敢想象,游泳會有這麼脫胎換骨的變化?可自己遊了那麼多年怎麼沒感覺這麼明顯呢?沈飛有點百思不解。

比較於自己的能力提升,沈飛在游泳教學方面,也是有著不小的進步的。關於教學,沈飛並沒有太多實際的經驗,於是他的經驗來於無非就是他們其他幾個教練教學員時候所學習的,以及自己查看視頻資料學習的。還別說,何健這個人雖然不怎麼樣,不過他教學員的時候倒是有一套的,沈飛在平時偷學他如何教學員的時候,倒是學到了不少很實用的方法的。如果再加上沈飛自己在網路上所學習的教學方法,沈飛現在對於如何教學員游泳,已經有著一定的信心了,至少來說,如果現在自己有了一個學員,那麼自己已經知道該如何去教了。

現在的沈飛,無非就是在等這麼一個機會罷了,等著有人來充當自己的小白鼠,驗證自己的理論基礎。

話說另一頭呢,在這麼一小段的時間中,沈飛除了在游泳方面的進步外,他同時多了另外一個身份——網紅!

還記得之前沈飛在短視頻軟體中錄的自己變化成貓寫字的視頻吧,經過上次那一個視頻增加了幾千粉絲的事件之後,沈飛感覺到,自己似乎也是可以通過自己的這個能力來讓自己成為網紅的,至於沈飛為啥想成為網紅,那這還用問嗎?在這個人人都想成為網紅的時代,成為網紅的好處,我想這也不需多加以贅述了,首先第一個就是吸金的能力。想想那些大網紅主播,一場直播下來就能收入好幾萬,甚至是上十萬!這種坐著就能掙錢,而且還是掙大錢,想一想,在這個物質十分嚴重的時代,它的吸引力到底會有多大?

沈飛也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他的理想就是開豪車住豪宅,有著用不完的金錢,身邊圍繞的全是美女,過著紙醉金迷的日子,再也不要為什麼找工作而煩惱,也不會為生活而艱辛奔波。原本沈飛想到這的時候,都只是淡然一笑,了無煙痕。

然而,當他看著每天自己的短視頻軟體蹭蹭蹭的向上漲著幾千粉的時候,他似乎感覺到了,自己的幻想,好像並不完全是空想,在自己的這個偶然得來的能力的加持之下,自己的幻想,似乎正在逐步的轉化為現實!於是,在沈飛繼續上班的途中,他還多了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每天堅持發發小視頻。雖然自己的視頻相比較於之前也沒有什麼新意,無非也就是自己再次變為動物,或寫字貨亂畫,但哪怕是如此,僅僅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沈飛短視頻軟體上的粉絲量已經積累到了快二十萬的程度了。而且這還沒完,因為沈飛的粉絲還在時刻不間斷的向上增長。 老闆娘麗姿的話並沒有讓童言憤怒,相反的,這一刻的他不僅平靜,而且滿臉笑意。

溫蒂看了看童言,然後開口笑道:“難道你真的就不怕我吃了你?還敢笑,你膽子可真大。”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正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若是被你這樣的美人兒吃了,又何嘗不是一種榮幸呢?只可惜,你應該對吃掉我並沒有什麼興趣吧?你既然能看穿我的身份,應該也能感受到我體內的神獸之力。吃掉我對你而言,有百害而無一利,只是爲了逞一時口欲,便搭上自己的性命,這麼愚蠢的事情你又怎會做呢?”

聽聞此言,溫蒂立刻“咯咯”的笑了起來。

笑聲過後,她才說道:“沒錯兒,你說對了,我確實不會吃你。不過倒不是因爲你體內的神獸之力,而是因爲呀,我捨不得吃掉你。你知道嗎,像你這樣的人我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見。在我年幼的時候,我的父王就經常跟我講人間的事。他說人間有青色的山,綠色的水,還有藍藍的天空和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海。可我都這麼大了,卻始終無緣親眼去看看。你是從那裏來的,所以呢,我非但不會吃掉你,我還會幫你回到人間。不過到時候你得帶我一起去,可以嗎?”

童言淡淡笑道:“如果我能順利返回人間,當然不介意帶你一起去看看。可你真的只是因爲那裏的風景嗎?恐怕還有別的什麼原因吧?”

溫蒂嘿嘿一笑道:“你真的好聰明哦,不過我暫時不會告訴你原因。等我們成爲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後,我再告訴你。”

童言點頭笑道:“好,那我就等着那一刻。我還有事,先走了。兩位美女,告辭!”

說完,他轉身直接走出了房間。

麗姿現在有點兒發懵,她眨了眨美麗的大眼睛,接着向溫蒂問道:“溫蒂,他真的不是你的獵物?那你把他帶到我這兒幹什麼啊?”

溫蒂嘿嘿笑道:“爲了認識他啊,現在我和他已經認識了。哎呀,我怎麼忘記問他名字了。瞧我這腦子,真是越來越糊塗了。不過也沒關係,我想不用多久,我和他一定還會再見的。而這,或許就是所謂的緣分吧!”

麗姿聽此,撇了撇嘴道:“緣分?我看你是思春了吧!”

溫蒂嬌羞一笑道:“哎呀,你怎麼還取笑人家啊,人家都沒臉見人了。”說着,她用雙手託着可愛的臉蛋傻傻的笑着。這笑容確實很美,但童言卻沒有看到。

此時的他已經離開了煙柳軒,向他的下一個目標出發了。

城主府內現在有六翼魔人坐鎮,爲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衝突,所以他決定前往獵獸團,尋找那個曾於七日前買過點心的副統領巴魯。

糟蹋納莎,害她自殺的畜生肯定是男人。現在可以確定煙柳軒的老闆娘並沒有把點心送給別人,這樣一來獵獸團的副統領巴魯和城主府內的那個侍衛長的嫌疑就越來越大。

一想到納莎那天真可愛的笑容,童言心中的怒火便瞬間噴涌。連這麼善良美麗的女孩都忍心下毒手,這畜生實在是罪不可恕。無論這畜生有怎樣的背景,有怎樣的實力,納莎的仇,他都一定要報。

獵獸團的營房雖然不如城主府修建的那麼氣派牢固,可在警戒上卻絲毫不落下風。作爲天魔城唯一的軍隊,獵獸團足有上千之衆,實力最弱的也是雙翼魔人,而實力最強的更是達到了六翼魔人的程度,當然,六翼魔人只有神威一人。六翼魔人雖然少,可四翼魔人還是有不少的。

一個獵獸團,四翼魔人足有五十多個,西蒙是統領。其他的四翼魔人則司職副統領、隊長和副隊長等位置。

童言要找的這個名叫巴魯的副統領,他就是一個四翼魔人。

整個獵獸團,副統領共有五位。無論是資歷和實力,都強於西蒙這個統領。但西蒙也有一個最大的優勢,那就是年輕。年輕意味着什麼,年輕意味着沒有上限,意味着充滿希望。

所有人都認爲西蒙的成就不會低於團長神威,所以城主纔會破格提拔他當統領。不然的話,以西蒙的資歷,應該也就是一個隊長或者副隊長。

被一個後生晚輩踩在腳下,獵獸團的這些四翼魔人當然心有不甘,忿忿不平。可他們也沒辦法,誰叫人家是城主和團長面前的紅人呢?縱然不服氣,他們也只能把這口惡氣憋在肚子裏,至於何時爆發,會不會爆發,那就不得而知了。

想找到獵獸團的營房,這當然不是一件難事。整個天魔城的魔人就沒有一個不知道獵獸團的營房在哪兒的,童言只是隨口一問,便順利的來到了獵獸團營房的院牆之外。

他特意選擇了一個高處,向院內看了看。營房之中時常有魔人穿行,還有一個小隊專門負責巡邏。這樣一來,想悄悄地潛入進去基本沒有可能。

既然沒辦法潛入進去,那就只能想別的法子了。

童言倒是很耐心,一直處於觀望之中。過了約莫一個多小時的樣子,幾個身着斗篷的人突然從遠處走了過來。看他們推着木車,車上還有食物,估計八成是給獵獸團送食物的人。

童言想了想,當即擡腿快步走了過去。

幾分鐘後,送食物的隊伍終於順利的進入了獵獸團的營房之中,而童言就在這個隊伍裏。

“大……大人,我已經把你帶進來了,你是不是可以放開我了?我還得送菜呢,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廚房?”

隊伍當中,童言披着斗篷緊靠着身旁的一個魔人。仔細一看,遂才發現,在這斗篷之下,他正用手死死的扣住旁邊魔人的手臂。

正是因爲這樣,那魔人才會同意將他帶進獵獸團的大營。可是雖然進來了,他又豈知那個叫巴魯的副統領在哪兒?總不能一個營帳一個房間的挨個找過來吧?

“朋友,我並無惡意,只想來這裏找一個人。能不能找到他,你還得多費心。辛苦你了。”

說着,他猛地將體內的魔氣注入到身旁魔人的體內。

身旁的魔人雖然也有魔氣,但很顯然沒有童言這麼的雄厚。魔氣在他的體內橫衝直撞着,他又豈能不怕?

“大人,你到底要找誰啊?我經常來這裏送菜,多少還是認識一些的。”

童言聽此,微微笑道:“我要找的人名叫巴魯,是這獵獸團的副統領。你如果時常出入這裏,肯定是認識他的。有勞你帶我去找找他吧,只要見到了他,你就平安了。”

“巴魯?你要找巴魯副統領?不行,我不能帶你去。你可能還不知道,那傢伙他……他被關進地牢了。”

童言聞此,立刻不解的道:“關進地牢?因爲什麼?”

“還能因爲什麼,這傢伙睡了南斯副統領的妻子,所以被關了起來,聽說還要重判。”

童言心中暗忖道:“睡了別人的妻子?那這傢伙肯定是個好色之徒,難不成對納莎犯下罪行的人就是他?”

如此也好,他現在只要潛入地牢,找到巴魯,也就可以爲納莎報仇了。

可他哪裏知道,這獵獸團的地牢可不簡單,只因爲……只因爲這裏面關押着一個十分厲害的東西。

是什麼東西呢?與他竟有着莫大的關聯…… 「小沈不好意思啦,之前那個何教練說你的教學費太貴了,都三百塊一節課,我去他那裡學的話,他只收我兩百二一節課,這樣子算下來我我在他那裡學的話,差不多都能省一千左右了,然後我就在何教練那裡報了游泳課了」

上面這段話,其實你們都猜出來了吧,就是夏阿姨說的!在消失了一周多的時間之後,沈飛再次的見到了她,而這時的她也成為了何健的學員之一。

對於這樣的一個結果,沈飛有著其意料之中,也有著其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沈飛幾乎猜想到,夏阿姨很有可能會成為何健的學員,意料之外的則是,他沒想到何健所用的手段還能夠這麼的骯髒!自己連和夏阿姨談論過一次買課都沒有,這麼就可以說自己給他定了三百塊一節課的私教費。而且!沈飛還清楚的記得,公司給私教的學費,最多也就一節課二百八一節而已,真不知道何健所說的三百一節到底是哪來的。

「小沈你別太往心裡去啊,其實我真是是想在你這裡來學的,你看上次我過來上體驗課的時候,就是你來教的我,而且你上課十分的有耐心,我也很想被你教。不過你的價格實在是太貴了,再一個何教練給我這麼一個價格,相比較下,還是他教的性價比更高,所以我只好選他的,真的不好意思了!」夏阿姨充滿歉意的對著沈飛說道。

說實話!夏阿姨成為了何健的學員,沈飛說心理一點也不氣那就是騙人的!自己好歹給他上了一節體驗課,可最後卻是為了別人做了嫁衣,這事擱誰身上都會如同吞了一隻蟑螂般難受。不過說回來,沈飛就算是生氣也只是生何健的氣,作為學員,他們自然有著自己的選擇權利,這本無可厚非。但是!如果最後的選擇是因為別的教練用手段所導向的結果,這就是不公平的競爭!這種結果,沈飛這麼能夠服氣?

嘴上笑嘻嘻,心裡mmp!此時用這句話來形容沈飛簡直是再合適不可了,沈飛雖然面帶著微笑對著夏阿姨說:「沒事的阿姨,既然你都在何主管那裡學了,那你就認真的學吧!」如果此時有人能能夠讀到沈飛的內心,在他的內心,現在已經將何健罵得狗血噴頭了!太tm不是一個人了!

夏阿姨看著沈飛微笑的摸樣:「小沈,我知道你心理肯定還在怪阿姨的,你看要不這樣,如果你價格便宜一點的話,我就讓我侄女來你這學習游泳,你看怎麼樣?」夏阿姨自知理虧,心生愧疚於是她主動想著辦法挽救。

「便宜一點么?」沈飛想了想,忽然一個念頭出現在了沈飛的腦海中,既然這姓何的坑我,那你也別想太好受!

沈飛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便宜一點啊!我的價格其實一直都是很便宜的,不看在是夏姐你介紹來的,那我就收她兩百塊一節課算了吧!」

「兩百,兩百一節還可以,那我回去就給我那侄女說說,讓他到時候來你這學,兩百一節還是挺便宜的了,兩百……,兩百?啊????」夏阿姨忽然像反應過來的一般,沖著沈飛大喊了一聲:「你說兩百一節?」

沈飛微笑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多少什麼。

夏阿姨有點抓狂了:「不對啊!你不是賣課都賣三百塊一節么?這麼現在直接少了一百塊了?」

沈飛輕哼一聲:「誰說我賣三百一節了?」

「不是你自己說的你賣三百一節的嗎?」

「我有說過嗎?」

「有……,誒?」夏阿姨忽然愣住了,她像突然回憶起了什麼,沖著就泳池大罵一句勾日的!震得大家紛紛側目。

「這夠日的何健!竟然敢擺老娘一道!我這就找他理論去!」夏阿姨火爆的脾氣一下就點燃了,此時的她就像一隻暴怒了的母獅子,似要將何健和吃了一般。

見夏阿姨這麼憤怒的樣子,沈飛不禁開始變得幸災樂禍起來:「看來某人估計一會要不好受了!」

剛好這時,沈飛見到了才換好了泳衣準備出來上課的何健,沈飛挑事不嫌事大,於是提醒著怒氣衝天的夏阿姨:「阿姨呢,你教練好像來了!」

「我教練?我教他奶奶的練!我這人最討厭被人欺騙了!」說完,夏阿姨就氣勢洶洶的朝著何健走了過去。

眼看一場好戲就即將上演,不過沈飛卻並沒有心思看這一場好戲,他只是邁著自己輕快地步伐,哼著愉快地小曲,就朝著休息室的方向走去了。回到了休息室的沈飛,拿出了手機看著自己的粉絲還在不斷地往上漲,現在自己已經有了二十一萬的粉絲了,而自己之前所發麵每一個視頻都有著幾十萬的點擊,至於自己所發的第一個視頻更是有了兩百萬的點擊。看著這些華麗的數據,沈飛開心的笑了出來。剛好這時,沈飛聽見了休息室門外傳進來了劇烈的爭吵聲,沈飛的笑容則在這一刻,笑得更加的燦爛了。

沈飛在休息室中,回復了一會自己短視頻下的評論,以及一些給自己私信過來的粉絲,感謝了他們的支持。正在這時,忽然休息室的大門,被人從門外用力的拉開了,沈飛抬頭望去,發現這拉開門的人正是何健。不過此時的他卻可以用十分狼狽來形容了。

一頭亂蓬蓬的頭髮,全身濕透,因為裸露著上身,沈飛可以清晰的看見他的脖子,前胸後背,都充滿著密密麻麻的抓痕。這些痕迹顯然是之前何健並沒有的,聯想到剛才門外的爭吵,還有夏阿姨,暴躁的情緒,沈飛的心中一陣感慨:「這夏阿姨是真的猛啊……」

「沈飛你什麼意思!你都給那老婆娘說了啥了!」何健一進門就看見神情淡然的坐在椅子上玩著手機的沈飛。

沈飛收回了手機放入兜中,雲淡風輕道:「我啥都沒說啊,只是她說她的侄女也想來學游泳,然後我說可以啊,我給她便宜一點。」

「就這樣?」何健滿臉不信。

沈飛呵了一聲,微笑的對著何健笑道:「畢竟三百一節課的價格賣不出去啊!」 至於之後的事情,沈飛倒是沒有過多的去關注了,他只是聽說。那夏阿姨最後還在前台去和何健大鬧了一場,,夏阿姨本想將自己交的錢退回來,不過何健以已經簽了合同為由,堅決不給她退錢,最終兩人以不歡而散退場。

這件事情對於沈飛來說,其實並沒有受多大的印象,不過沈飛似乎因為這件事情,更加的受到了何健的刁難了。在工作中,何健總是找著各種理由來為難什麼,比如什麼泳池衛生沒做好,水質不達標,值班不認真……反正能找到的借口,何健都會用在沈飛的身上。

很明顯,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沈飛上班得上得有多憋屈,因為無論沈飛工作做得有多麼的認真,但是都會面對何健各種無理的刁難。好在在何健這麼久而久之的『照顧』之下,沈飛已經找到了應對他的辦法了。那就是,他說任他說,自己就當左耳朵進右耳朵出,雖然表上聽著他的各種無理要求回答著嗯嗯,對對,是的之類的話,但等何健一頓牢騷發完,沈飛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講了些什麼。如今的沈飛已經練到了充耳不聞的境界了,這可全歸功於何健的功勞啊。

何健也漸漸地發現了這個問題,那就是自己雖然故意刁難著沈飛,故意的找他的茬,沈飛聽了也只是一直點頭或回答是的,但是卻沒有任何的反應,甚至何健連他到底聽進去了自己的話沒有,他都不知道。這樣過去了好多天,何健沒有將沈飛弄鬱悶,反而將自己給鬱悶了,因為每次當自己教訓沈飛的時候,他總是一副乖巧十分聽話的摸樣,讓自己挑不出任何的毛病,而越是這樣越是來氣。你想啊,本來就是去故意找麻煩,但是對方卻十分的配合你,還不生氣,你說這氣不氣人!就這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每當何健準備找沈飛的麻煩的時候,他自己就首先感到抗拒,自己就開始鬱悶了起來。

既然何健不再找著自己的麻煩了,沈飛也就樂得清閑,他除了每天練了練游泳,平時發發短視頻,一天的日子也是過的十分的充實的。不知不覺間,沈飛竟然來到這個天空健身中心來上班已經一個多月的時間了。今天,對於沈飛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也許並不僅僅是對於沈飛,應該說是對於在這裡上班的人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日子,因為今天就是發工資的日子了!

沈飛老早就在期待著今天的日子了,一個是他對於自己的工資到底是不是六千而感到好奇,在一個他這也是從出了學校以來第一次拿到這麼高的工資呢!

從今天走進公司第一刻開始,沈飛便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氣氛,人人臉上都帶著笑容,人們的談話大多三兩句便會轉到工資的事情上。游泳館的休息室里,這裡也是毫無意外的,大家討論的事情都關注在了工資的事情上了。

「健哥,這個月你上了那麼多課,你這個月的工資應該都有一萬多了吧。」

何健看了看才從門外進來的沈飛,不過他今天似乎心情好,並沒有打算理會沈飛的想法:「哪裡哪裡,我這個月也就上了五六十節課,差不多算下來的話,也大概剛好有個一萬塊左右的。」何建明面上是在謙虛,但是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夠輕易的看出他炫耀的神色。

「現在都是游泳的淡季,建哥你都能做這麼多的業績,太厲害了!」周圍的人恰是奉獻出自己的恭維。

這樣恭維的話也確實令何健十分的受用,他一邊擺著手,一邊做作道:「哪裡哪裡,都是大家承讓了!」

沈飛沒有參與這場虛偽的追捧會,他只是搬了一根椅子默默地坐在角落裡,然後打理著自己的短視頻軟體。至於何健這個月上了這麼多課,有著這麼多的業績,沈飛也只是笑笑不說話了,其實大家都明白他上這麼多課,這麼多也業績是怎麼來的。因為,可不止沈飛被搶過業績,明明是自己的業績,但是何健仗著他是主管的便利,然後從中作梗利用手段將別人手中的業績搶過去,比如說,何健規定教練的課時費不能低於二百二,但是他自己卻可以將價格降到兩百,這樣一來,人們為了性價不,於是就選擇了在他那裡買課。光就這第一個月的時間,沈飛除了第一個夏阿姨之外,後面又開發了一個新的准學員,但不知道何健是怎麼得到了對方的聯繫方式,然後直接與她溝通,最後再一次從自己手中搶走了一個學員!對於何健這樣的行為,沈飛只能說,他十分的對得起自己的名字,賤!奈何他始終是這游泳館的主管,沈飛也拿他沒辦法。好在的是,雖然少了教學院的提成,但是能混個六千塊的底薪,即使被他搶了一兩個學員,沈飛也還算是能夠接受的。

眾人的交談還在繼續,這時林明忽然嘆了一口氣說道:「唉,我這個月只上了十幾節課,估計我就只能拿到三千多的工資了,三千多的工資在這個城市裡,能做個啥啊!」林明十分氣餒的說道。

何健走到了林明的身旁拍了他的,惺惺作態的安慰道:「哎呀!沒事你三千多算不錯的了,你看我們這裡估計有人連兩千塊錢都不到呢,對吧!哈哈!」何健大笑著說完,最後還刻意的朝著角落方向的沈飛看去。眾人雖然覺得尷尬,但還是附和著同何健一起笑了起來。

林明也十分的尷尬,何健說的話,他當然明白,就是暗指沈飛。不過林明卻沒辦法這麼釋無忌憚的笑出來,因為這裡的人中,自己算是和沈飛關係比較好的了,於是林明只好歉意的對著沈飛笑了一下。 沈飛並未將這些事情放在心中,因為他甚至都不明白為何這些人會用這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傻笑。說工資兩千都沒有的人,可這和自己有什麼關係?為什麼都要盯著自己發笑?自己不是光底薪就是六千了嗎?而且為啥林明會說他的工資只有三千多?

沈飛疑惑萬分,不過他並不打算現在就將自己的疑問問出來,他準備等大家都離開瞭然后私下的問下林明到底什麼情況。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大家對著沈飛取笑了一番之後,他們的話題又回到了原來的軌道:「健哥呀,聽說你最近要買車了,你準備買什麼車啊?」

既然說到了這個話題,何健又到了可以裝b的時刻的,他刻意的的咳嗽了兩聲:「這個啊,我最近看上了一輛寶馬車系,大概二三十萬,我準備再等一兩個月之後,我便直接去全款將車提了。」

之後的場景莫過於,又是大家對著何健一陣恭維,然後何健再裝模作樣的謙虛一番,一切都是那麼無趣而官僚。

「誒!對了,你們知不知道最近新出了一種新能源汽車呀?」林明有些受不了了這種虛偽的對話,於是他主動的轉移了話題。

「什麼樣的新能源啊?難道就是用電的汽車,比如那個什麼特斯拉?」一位同事疑惑不解的問道。

「……,不是呢!電能汽車都出來好久了,這還哪能算作新能源汽車啊!我是聽說最近好像出了一種燒石頭的汽車,只要放入一塊石頭,那麼這車就可以行駛一年,開上萬公里!」

「切……!!」聽著林明的介紹,大家都發出陣陣的噓聲,顯然對他所說的事情都是嗤之以鼻的!

同事A:「你可拉倒吧,要是真有這麼一種車,我立馬就把這個泳池裡的池水喝乾!如果一輛車隨便加入石塊就能夠開上一年的時間,那我豈不是只需要買一輛車,然後其他什麼都不用了就可以用一輩子了?」

同事B:「你不是又是在哪看的什麼假新聞吧,就好比,之前有個什麼加水就能行駛,燒空氣就能前進的車一般!」

見大家都對自己說的話不信,林明有些急了,他站了起來拍了拍桌子:「我騙你們幹嘛啊!我這個消息都還是在國家電視台看見的,你們想國家電視台能夠放一些假新聞嗎?」

聽了林明的話,大家都沉默了一下,誠然,國家電視台還是在普通的老百姓中有著很大的可信度的。

「你說的那個燒石頭,應該不是燒普通的石頭吧!」沈飛原本就只是在角落中默默的呆著,並不准備參與他們的吹捧奉承何健的談話,不過當眾人的話題轉換到這個燒石頭的新能源汽車上時,沈飛倒是也來了興趣,於是主動地加入了他們的談話中。

「對呀!」林明猛拍一下大腿:「肯定不是燒普通的石頭嘛,如果真的是路邊隨便撿起一塊石頭就能成為汽車的動力,那這汽車也太變態了啊!」

林明說得正興起,只見他頓了頓,然後十分神秘的看著眾人賣著關子說道:「你們知不知道就在前面一兩年前,各個國家陸續的在大海中發現了一種神秘的礦石?」

同事A忽然激動的搶答到:「難道你說的是那個什麼能量礦石?」

林明一拍手,大聲說道:「對!」

「你們說的那個什麼能量礦石,就是只要一指甲蓋那麼大一塊礦石就能夠保證一個家庭一個月能量需求的那個礦石?」顯然能量礦石的事情,對於大眾來說都不算什麼特別的秘密了,何健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加入了眾人的討論中。

同事B嗤笑了一聲,用著看傻子的眼神掃視了眾人一眼:「你們不會真的相信有這麼一種能量礦石吧!如果真如他們所說的那樣,一甲蓋就蘊含了這麼多的能量,那這礦石得有多不穩定,而且,以現在人類的技術,真的可以達到在岩石中安全的取出這麼強大的能量,並且還加以利用么?」

同事B的話將林明懟得啞口無言,自己了解的這個消息,雖然是國家電視台發出來的,但是,說實在的,在她的內心也十分的懷疑這件事情,而且在b同事的駁論中,他更加的懷疑起了自己的判斷,因為這個所謂的能量礦石確實有點匪夷所思不是自己淺薄的知識能夠了解的東西。不過既然自己一開始就支持了自己的這個結論,那林明還是決定堅持支持下去:「你要是不信那我也沒辦法,反正前不久國家電視台也報道了這麼一件事,說是在我國的領海下方也發現了許多的能量石,而且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研究,能量石的應用已經向著更廣闊的範圍發展了,它不僅僅是汽車,聽說在手機,航天,戰爭,聽說都在加緊對這方面的研究了,相信不久之後,這些新能源物品就能夠誕生了。」

沈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發著呆,關於這個新能源能量石,沈飛也是知道一點的,但他對所謂的能量石的了解,也僅僅是限於石頭並非普通的石頭,而且石頭中蘊含著豐富的能量。

關於這個話題,實在是有些超綱超線了,眾人都不是專業的人士,對這一方面也只是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再討論下去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何健站了起來:「別聊這些了,就算真有這種能量石,而且能量石運用在了我們身邊,那肯定也是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你比如剛才林明所說的那個新能源汽車,想必它的價格肯定不便宜。

「聽說一輛要兩億……」林明及時補充到。

何健倒吸了一口涼氣:「你看看這價格!完全就不是我們能夠想得,好了好了!該上課的上課,該值班的去值班!別再這裡浪費時間了,現在大家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然後等著中午的時候去領工資就行了!」

「對對,一會領工資了!」聽見了領工資,大家都一瞬間從沉重的心情恢復到了興奮的神色。

見著眾人都離開了休息室,沈飛也將手中的手機放了下來,不過沈飛臉上並沒有任何因為一會要領工資的而露出高興的神色。相反,他依然保持著沉重的心情,因為自己有著能夠變化為動物的能力,沈飛能夠感受到一些別人完全不能感受到的事情,雖然這些事情,沈飛也弄不懂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沈飛有一種直覺,這個世界似乎就要面領著最大的考驗了。 不管怎樣,這地牢他都要進去瞧瞧。他現在已經將巴魯視爲最有可能迫害納莎的兇手,眼看着就可以揭露真相了,他當然不會就此停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