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你tm給我滾遠點!!!」穆夜池總算趕到江緋色身邊,把翻白眼的江緋色護犢子一樣直接摟到懷裡,還轉過身子不讓穆思年看到他懷裡的江緋色。

就是這麼不講道理,就是這麼任性,不服來打!

穆夜池揚起下巴,冷哼一聲,把江緋色護在懷中,怕哪個不長眼的衝過來跟他搶。

江緋色現在就是他的命,他當然要看得比自己更重要。

「丟不丟人,你看,對面的人都笑了。」穆思年環胸,調侃的取笑。

「單身狗,你沒有資格說我們一字半句。」

這雙重打擊……

江緋色:「……」

穆思年忍不住笑了:「多大的人了,真幼稚!」

穆夜池冷著臉,「你滾遠點,看見你我就心煩!」

「你心煩又不是我心煩,腳下的土地貼著你穆夜池的名字嗎?」

公主嫁到,王爺請用心 「你真煩——」

穆夜池拉著江緋色,轉身就走人。

浪漫流星雨 被拉住的江緋色扯了扯穆夜池手臂,沒有扯動,背對著光的穆夜池,臉色特別的冷。

「你生什麼氣呢,小叔叔又沒有惡意,你知道的。」江緋色沒有辦法,只好反手輕輕握住穆夜池大手,溫柔的在他掌心撓了一下。

穆夜池薄唇微勾,冷冷的俊臉一下便雲開霧散,綠眸被路燈映出了透明的琥珀綠,深邃而迷人。

江緋色被迷住,獃獃的,小小的身子在穆夜池懷裡,小鳥依人,眼底柔軟得好似要將整個世界融化成穆夜池的模樣。

「帥不帥?」穆夜池壞笑,低下頭,在江緋色小臉上淺淺咬了一口。

江緋色乖乖點頭,小迷妹的笑容天真爛漫,「好看,你真好看。」

穆夜池:「……」要不是江緋色調皮的眼角眨了眨,他都以為江緋色被他迷得神魂顛倒呢。

溫熱大手緩緩往下游移。

江緋色小臉一紅,嬌嗔的小聲吼他,「幹什麼……小叔叔還在看著呢,要臉不!」

一說他,就更來勁。

江緋色覺得穆夜池整隻掌心燙在她伸手,她伸手偷偷打他的時候,他一手摸下去,在她翹tuen上捏。

「呀——」

江緋色小臉緋色,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

「放!」

穆夜池得寸進尺,把她直接摟入懷中,大咧咧看對面的小叔叔。

咦? 婚情綿綿 小叔叔走了?什麼時候走的啊,她一點都沒有發覺。

「看什麼?」穆夜池把江緋色扳回來,看著她哼了聲:「人家一點都不在乎你,一點都不是真心對你好,你還眼巴巴的以為他走也會跟你放個屁在走嗎,天真的女人——」

江緋色:「……」關她什麼事兒呀,小叔叔忽然就走人,她奇怪都不給,真是個小氣鬼。

對穆夜池這種吃醋的行為,江緋色只想說不要停!就是這樣給他點顏色看看,只有小叔叔才敢在他面前如瓷放肆囂張,她看著有點暗爽。

「問你話呢,怎麼不回答。」

「我在半路碰見小叔叔,手機正好跟我鬧脾氣,去你們大公司找你,你的前台小姐太專業,把我這個陌生人說成不是想見你穆大總裁就能見的不要臉的,妄想爬上你穆總裁的女人直接轟出公司了。」

穆夜池的臉,頓時狂風暴雨。

「別生氣了就去把人家開除,人家也是按照你穆夜池定下來的規矩行事。」江緋色說完主動拉住穆夜池的手,「所以呢,你生氣那是跟自己慪氣,不值當。」

大手牽小手,江緋色一路走來,聲音細膩輕柔,把穆夜池都給哄開心了。

「我不想看見她。」

「那你用這個借口開除她也不妥當啊,還有,小叔叔忽然回來蘇城,是不是老爺子的病情惡化。」只有老爺子老夫人他們有事情,小叔叔才會不遠千里迢迢回來。

「誰知道他想回來做什麼。」穆夜池無助江緋色粉嫩的唇瓣,:「不許說某個人,卿月月和卿上邪是不是還在裡面?」

「在又怎麼樣,不在又怎麼樣?」

「在的話我們一起進去亂棍打死!」真是一箭雙鵰的好事。

「……」

「走,進去看看。」穆夜池剛才聽到江緋色和小叔叔的對方,儘管小叔叔有意無意刪掉一些話,專門加大音量故意說給穆夜池聽,穆夜池還是上當,心裡不是滋味。

他就是在吃醋啊,就是吃醋怎麼了!

他心裡不高興,進去找卿月月兄妹發泄一下怒火也挺愉快的,憋著不好。

可惜,江緋色和穆夜池走進去的時候,裡面已經恢復了購物狂潮。

都是品牌店,因為卿上邪新上任,便做了回扣打折,吸引了很多捨不得花錢的,也吸引了有錢的還想占點小便宜的很龐大人群。

江緋色想起剛才小叔叔說的話,上車之前忽然問穆夜池,「你知道這裡是卿上邪新接手的商場嗎?人家要做大老闆,新官上任。」

穆夜池薄唇幾不可聞的微微勾了起來,漫不經心的哦了聲,「那又怎樣。」

「人家是想要對付你,還想怎麼樣,你不怕人家背後暗搓搓搞小動作陷害你嗎?」江緋色都要急紅了眼,誰知道人家穆大總裁一點都看不出煩惱。

「說他們這些人做什麼,聽著都噁心。」聽江緋色緊張的在身邊像個小媳婦嘮嘮叨叨,穆夜池好笑又心疼的把人摟著,輕輕她小嘴,不讓她說話了。

甜甜蜜蜜,長長的一個吻結束,江緋色小臉粉紅,烏黑的大眼睛里染上迷離,像只可愛的小狐狸,沒有嫵媚艷麗,只有不染纖塵的清新脫俗。

穆夜池老捨不得了,磨磨唧唧的,低頭又含住了江緋色嘴裡要罵他的話,身子軟綿綿的任由他為所欲為。

「你這個人……怎麼,怎麼這麼壞!」好不容易喘口氣兒,穆夜池滾燙的身子又貼上來。

江緋色感受到某個不可描述的變化,在兇猛霸道地想吃掉她,身子就更軟,只能咬著牙打也不是罵也不是的抱緊他。

「寶貝兒真熱情,我最喜歡寶貝兒這樣主動投懷送抱。」穆夜池拉開一點距離,空著一隻手幫江緋色整理好衣服,不然讓路過的甲乙丙丁看到,他會把人揍得爹媽不識。

江緋色趁人不注意狠狠捏了他兩下,把穆夜池捏得哼哼的暗爽,還一臉不高興的模樣跟她控訴,「以後不準背著我跟野男人亂出來,逛逛也不行,誰知道那些野鴨男人有沒有心懷不軌,尤其看起來衣冠楚楚一本正經的人,最有可能是個變!態!」

江緋色噴笑。

不就是在背後說小叔叔壞話嗎,哪兒來的仇和怨啊,怎麼他們叔侄兩人每次見面都恨不得把對方啪到牆壁上吊打,過過嘴癮什麼的,真是一大奇景。

「其實你看到小叔叔,挺高興的吧。」

「胡說!誰見到他還高興,我不打他一頓亂揍成豬頭就不錯,還高興,太陽要從西邊出來了嗎?」穆夜池拒絕,帶著火氣冒著煙否認。

江緋色戳戳他腰,穆夜池結實有力的蜂腰一扭,臉色帶了幾分難得一見的驚嚇。

穆夜池怕癢。

江緋色戳戳戳,被有點著急的穆夜池直接抱起來仍到車裡,用力關上門,壓了上來,將她禁錮在自己身下。

「寶貝兒這麼調皮,誰這麼不要臉,教壞我的寶貝兒了?」穆夜池朝江緋色二醇呼出一口熱氣,大手若有似無的摩挲江緋色手臂。

慢慢的,他的手指帶著冰火兩重天,一點一點撩起江緋色的熱情似火。

常年訓練的他,掌心有著點扎人的繭子,與她細嫩肌膚摩擦,令江緋色忍不住嬌吟出聲,媚眼如絲,眼神帶了幾分欲拒還迎。

穆夜池咽喉鼓動,綠眸深深的凝視著江緋色。

「寶貝兒……你是我一個人的,你是我穆夜池的女人!」情不自禁,他想把她揉到骨子裡,把她藏在他的心上。

江緋色睜開迷離瀲灧的眸子,將情難自控的男人看清楚,記住他。

「寶貝,我想要……」

江緋色害羞,伸手勾住穆夜池頸項,把羞紅的小臉埋入穆夜池胸膛,什麼話都不好意思說出口。

現在車上呢!這麼刺!激的事情想都沒有想過……

難分難捨,誰都不想放開對方。

衣衫一件件飛下沙發坐。

穆夜放下軟墊,車裡的座位變成了溫暖舒服的床馬,雙雙鐵入——

「啊!啊!啊……」

忽來的尖叫,把享受兩人甜蜜的江緋色和穆夜池打斷。

江緋色真是……一言難盡。

穆夜池喘著氣,在她耳邊輕輕說了兩句話,江緋色更是羞臊得在穆夜池身上打了好幾下,「去接電話,怕是醫院給你打,說老爺子的身體。」

穆夜池這才不情不願起來,身上凌亂得痞痞壞壞的,人家說的雅痞,大概就是穆夜池這種壞了。

接電話的穆夜池,才聽了不到三秒鐘,忽然就轉頭看著江緋色,目光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寒氣……

江緋色坐在大床中央,遠遠的看著穆夜池,那個眼神,讓她有些不安。

她站起來,用身邊的白色薄被裹住身子,輕手輕腳走下底板,朝對面的穆夜池走過去,剛才他的眼神,令她不安。

是老爺子的消息,她更希望是他們都信任的消息,而不是讓人暗中算計。

「怎麼了,誰的電話,你怎麼一句話都不說。」江緋色靠過去,從背後抱住他,輕聲細語的有他說話。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沒事,別擔心。」

穆夜池轉過身子,在窄小空間內輕輕擁抱江緋色。

「是不是老爺子的事情?你不要瞞著我,這樣我只會難過,有什麼事情,不管好的壞的還是怎麼樣,你都快要告訴我,就算是對我江緋色惡意中傷,或者對我誹謗,羞辱我,我都沒有關係,我只是怕你在意。」

穆夜池有事情,以前他就是這樣,不管什麼事都不想讓她知道,不想讓她參與,想要把她江緋色當成溫室花朵藏起來,不讓任何風吹雨打。

他的小心翼翼,最終還是沒有躲過對她江緋色的風吹雨打,穆夜池畢竟不是卿月月這些人,不是他們女人心,他不會知道女人一旦撒潑無賴起來,會做出什麼事情。

「嗯,顧瀾應該跟你說過,以前有個長得跟你很像的女孩子吧。」

啊……他知道這件事情呢。

江緋色有些心虛,乖乖點頭:「是,顧瀾大哥私底下找過我,還說你當初跟他過去別的城市,在那裡的小矮房裡攔住一個女人,把那個人當成我。」

「抱歉,那次是我太想你,我要瘋掉了,但我一靠近她,接觸到她的時候,我就知道她不是你。」穆夜池沒有反駁,低聲與江緋色細細說起那件事。

當初沒有怎麼深入調查,竟然會因為這個疏忽,迎來了如今卿月月的利用與可乘之機。

「那個人真的很像我?」

「不像。」

江緋色失笑,瞄了他一眼,「你抱都抱過人家了,還怕我說你啊,像就像,身材比我好什麼的就比我好什麼的,你跟我說出來我又不是不能理解你,主要是你願意跟我說,讓我知道你誤會了什麼,我不是無理取鬧的人,不會因為這件事對你醋意大發跟你撒潑婦罵街。」

穆夜池緊緊抱著小聲說話的小女人,心裡暖洋洋的,說不出口的感覺,那樣無法形容的動容,他沒有辦法用隻言片語表達。

他只知道,現在跟他說話的女人是江緋色,是個可以包容他,體諒他,願意與他互相傾訴的江緋色。

「剛才的電話是那個女孩打過來的嗎?」

穆夜池臉色柔和了幾分,輕輕的應著,「不是她,是顧瀾他們發現那個女孩被卿月月利用,拍攝了很多不堪入目的東西,那些東西還躺在我的抽屜里,我最近收到了很多私密郵件。」

江緋色:「真清閑……興趣愛好真重!」

「所以我就順水摸魚,將卿月月做的這些事情都摸得差不多,咱們結婚以後在對付他們,我不希望我們的婚禮被這些轟動的新聞刷滿影響。」

是哦,上次說的婚禮,老夫人已經籌備得差不多,請帖明天也要一一發送出去。

老爺子和老夫人德高望重,穆夜池如今也是個大人物,有些人就算不想邀請,但老爺子的面子不能丟。

「奶奶說你還沒有去試過婚紗,要不要偷偷去試試?」穆夜池在江緋色耳邊壞笑。

還偷偷……

「為什麼不光明正大的去?」

穆夜池嘿嘿一笑,「這寶貝兒你就不懂了吧,咱們偷偷摸摸去試婚紗,我不想讓寶貝兒這麼好看的樣子被別人看到。」

就這樣?江緋色有點不相信。

「當然,畢竟是婚紗,我怕我會情不自禁,想要寶貝……」穆夜池咬了江緋色小手一口,灼熱的氣息帶著野獸的狂野,讓江緋色小臉一下就紅了起來。

「才……不要,被人發現的話多丟人,婚紗還沒有製作完成呢。」

「不怕,我會很溫柔,小心翼翼……」

穆夜池帶著小臉羞紅的江緋色,很快將車子開到製作婚紗的工作室。

燈光暖人,至於發生了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噓。

*

隔天,天氣晴朗,江緋色腰酸腿酸。

把某個吃飽喝足精神饜滿的男人送出門,她也早早出門。

江緋色約了黃晨律師,黃晨律師給她發了消息,時間緊迫,不能再等下去。

本想等婚禮過後的江緋色思量再三,決定跟黃晨律師見一見,母親留下來的遺產確有其事,她覺得黃晨律師還會有別的事情跟她說。

面具男人暗示過,卿上邪也對她神秘兮兮的暗示母親身份不簡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